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董家小爷>第四十五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五章

小说:董家小爷 作者:王ee 更新时间:2019/3/28 10:04:16

来过无数次的候府,星宇还是难免觉着生疏,她静静地立在门前,等着人进去传话。李鬼手看她一眼,没有跟着她一起进去的意思,甩手打个鞭花,赶着马车去一旁的暗巷里候着了。

出来迎她的是董慎,几日未见,星宇惊觉父亲鬓边多出了许多白发,之前就不少,这几日他又瘦下去许多,只这么看了两眼,星宇便觉得酸楚难当,双腿一软,跪地便拜。

“星宇不孝,给父亲请安。”

董慎上来扶起她,先将她搬来倒去地打量了一番,目光最后落在她包着白布条的脸上,叹口气道:“几天不见,瘦了这么多。”

星宇低头无言。

董慎又问道:“身上伤碍不碍事?”

“无妨,只是皮肉伤。”星宇回道。

这父女俩胡闹惯了,难得的这般一板正经,两个人都不自在。

“我想去看看大哥,您跟我一起吗?”星宇道。

“长公主身边离不开人,我就不去了,晚上我抽空去找你。”董慎说道,又叹了一口气,“眼睛还能好吗?”

“李鬼手说日后不喝酒就无事了。”

“那就好。”

“让李鬼手给殿下看看吧?”

“再说吧。”董慎不置可否地摆摆手,“你去吧,一会儿该下雨了。”

星宇闷头“嗯”了一声,招呼李鬼手赶了车过来,董慎目送他二人走远,这才回身进府。

“丧门星,你带着药箱没?”星宇隔着马车帘子问道。

“吃饭的家伙哪能不带着。”李鬼手赶着马,扭着头问她,“怎么,可是有何处不适?”

“不是,一会儿你看看我大哥吧,天牢那么个地方,不知道他受不受得住。”星宇歪在马车里,人躺的缩手缩脚的,声音也显得皱巴巴没什么精神。

“他呀,我早去看过了,好着呢,脉搏有力,气血充足,虽是被董侯爷开了瓢,也没伤到紧到的地方。”李鬼手得意洋洋地又补充道,“我能不知道你的心思?”

“哎呦喂,你本事越来越大了,不但医得了病现在还能看透人心呢?”星宇揣着手往后靠了靠,脸上倒是带上了点儿笑意。

“别人我看不透,你在我眼里还不是跟个刚出世的毛头似的,眼珠子一转我就知道你晚上是想吃甜的还是咸的。”星宇若是撩开了车帘子,必能看见李鬼手一副头动尾巴摇的轻浮样子,不过就算不看,她也能想见。

有李鬼手作陪,一路上也是热热闹闹到达刑部天牢门前。

“丧门星,这天牢重地,你个江湖游医,如何得入的?”星宇板着李鬼手的肩膀从马车上往下走,一边问道。

“我报你的名字啊,”李鬼手被星宇扯得不住地后仰,仍尽力维持着不正经的语调,“董大统领的名字,如今可是好使的很,不信你试试。”

“行,试试。”星宇整整衣服,大步踏上台阶,往天牢内部行去。

果然是畅通无阻。

有些事星宇本来还不甚确定,待见到董明朗如今所处的环境时,心中便已有了八九分的把握。

“晚晚。”董明朗听见身后动静,转过来,微笑着看着她。

董明轩说星宇这次回京才肯叫他一声二哥,要是没记错,从小到大,星宇也只今日才第一次听见董明朗这般亲热地唤她的小名。

“大哥。”星宇道,“你可好?”

董明朗笑意更深,并不答话。星宇看出来他周身的气势已然不同了,李鬼手没看错,她大哥确实是万中无一的高手。

而且,他不再隐藏实力了。二十几年来日夜循规蹈矩,掩人耳目,一朝挣脱羁绊,直上云霄,不知他这时的感受是何等样的松泛快活。

“大哥,你可好?”星宇重复道。

“晚晚,你知不知道,我有多羡慕你。”董明朗头脸齐整,衣着干净,端坐在天牢中突兀的太师椅上,笑容满面,和善可亲,星宇看了片刻,觉得心头发寒,便就势在他对面的那张椅子上坐了,以防之后听见更加诡异的事情,会让她大病初愈仍有些瘫软的身子支撑不住。

“从你被父亲带回府,他的心力便全然在你的身上,幼时你体弱,时常生病,他更是日夜不离,我与明轩,还有小妹们,都不在他的眼中。”董明朗嘴角仍似挂着笑意,眼神却渐渐冷了下去。

“你在府中,母亲便没有一天舒心的日子,你去了浔阳,祖母也跟着去了,那几年外间皆传母亲善妒心毒,自持身份贵重,使董侯爷骨肉分离。”董明朗探身过来,两手星宇坐着的椅子扶手两端,几乎将她圈在怀里,声音变得及其阴冷,说道:“外人见候府风光无限,谈资频出,这风光是你挣的,谈资是由你而起的,大统领,置身与风口浪尖,万人仰视之处,你可觉得志得意满?”

星宇不禁腹诽,不都说了是风口浪尖,哪里来的满不满的,要不咱俩换换?

看着离着如此之近,表情几近扭曲的董明朗,却依旧及不上西北蛮族任何一位能叫上名号的将领所散发出的杀气之十分之一。星宇想到,董明朗或许是隐瞒了自己的武学实力,只是一味地遮掩搪塞算什么糊弄人,还差着火候呢。

“西北有烈酒,酒香醇厚,入口甘冽,起大风时,漫天黄沙,不见天日,人们会躲进屋子里,封门闭窗,足不出户,无事可做无法可想,便起出这酒来喝,祈一回醉生梦死,得一时人我两忘,酒醒后,屋子还未埋进黄沙里去的话,就开门撒扫,归置物件,继续平常的过活下去。”星宇靠着椅子背,将两只脚都踩在椅子上,抱着膝盖,喃喃说起西北的民俗。

“此酒我带回京城,改了名字叫做西风,大哥改日去我那里尝尝吧。”星宇迎向董明朗的目光,只露了一只在外的眼眸里,像沙漠深处藏着的一汪泉眼,澄澈见底的坦荡,夺魂摄魄的诱人。

“你……你说什么?”董明朗松开手,被她这样的目光看得往后退了退。

星宇却欺身上前,直直看着他的眼睛道:“怎么,大哥苦心孤诣做如此一个局,真的只是为泄我夺父辱母的私愤扎我一刀,那怎么只捅在肩窝处,照着脖子来不更干脆些?”

“我……我没有。”董明朗一时语结,干脆一咬牙一跺脚,扭过头不去看她。

听得星宇幽幽一声叹息,她道:“大哥有所不知,我从小有种奇怪的能力,若是身上有哪处受伤,那处必得无事先疼上数天甚至是数月,我这心口疼了有三五年了,我知道有把刀日日悬着,我能感到杀气森然,却不曾想握着这刀的手是你的。我的大哥。”

董明朗紧握双拳,似是下定决心要说什么,才张了张口,便被星宇打断。

“西北的落日比京城看着舒坦,长河里混浊的水大哥也该去趟一趟。”星宇望着牢中照不见天日的一方小窗,目光幽深而怀念。

“你都知道了?”董明朗低头看着星宇说道,此时便没有了那种虚张声势的咄咄逼人。

“只是有一点我不确定,”星宇站起身,眼里精光毕退,锋芒全收,背着手看向董明朗,说道,“大哥是效命于严太师,还是陛下?”

“我虽有功名在身,一向未入朝堂,此事是严太师起的头,但我从前也并未入在他门下。”董明朗说道。

“那星宇便没有什么要问的了。”星宇站起身,掸掸身上的灰尘,一边说着:“大哥多保重,星宇这便回去了。”话音刚落,星宇便转身欲走。

“晚晚。”董明朗叫住她,“大哥对不住你。”

“一家人没什么对得住对不住的。”星宇没回头,朝身后摆摆手,就往外走去。“星宇在外面等着听大哥的好消息。”

董明朗起身欲追,动了两步便颓然停步,天牢深深,何处再去寻那人身影。

星宇行至天牢大门,外间暴雨已经落下,水汽扑面而来。星宇眯着眼费劲地朝外张望,见一人举着伞自连天接地的雨幕中向她而来。

“丧门星。”星宇道。

“咱回去吗?”

“去看看李桑榆吧。”

“看他做什么?”

“我怕他饿死了,回头下了阎王殿算到我的头上来。”

“你还信这个呢。”

“信啊。”

“扶着我点行不行,你个独眼儿能看清什么?”

“你要是不会就打伞撇了,咱俩冒雨冲过去这会儿都到南城门了。”

“星宇,你说你不疼的。”李鬼手扶着她上马车,语气里满是掩饰不住的自责之意。

星宇便知他方才都听见了,看了看他湿漉漉的眼睛,再往下看全身滴滴答答落汤鸡似的狼狈模样,星宇脸色变了变,掀了车帘往内里一钻,说道:“哄我大哥的鬼话你也信,快着赶车吧,天黑前还能赶上口热乎的酒酿圆子。”

“不可饮酒。”

“米酒不算。”

“算。”

0

第四十五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