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董家小爷>第四十九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九章

小说:董家小爷 作者:王ee 更新时间:2019/3/30 23:14:42

天光熹微,南城门外。

城门始开,南来的南去的人们还都未在这里聚集,只有两队守城兵因着换班轮值的事宜,发出些许交谈的响动。

“昨儿晚上可有什么新鲜事儿?”一个矮个儿的小兵一脸痞笑地舔脸跟个大个子兵逗乐儿,总算轮到白班的他现在可是浑身舒爽,精神百倍。

“你妈昨晚上嫁了你爹,算不算新鲜?”大个儿兵打着呵欠,睡眼迷蒙,没好气地答道。

“哟,大热天儿的别上火啊。”矮个儿笑着,抱着肩膀又凑过去,“那边儿那辆马车干什么的啊,看着是什么贵人才能用的吧。”

“贵什么人啊,还贵人呢,发配岭南的贵人。”大个儿兵摘下腰牌,往小个儿怀里一扔,推他一把。“滚一边儿去,别挡道。”

矮个儿知道跟这儿守一晚上不好受,也没与他置气,仍是笑嘻嘻的,挂好了腰牌便去城墙根儿站着了。

在城门口不远处是有一辆马车停着,车外的徽文已经大改,与原先大为不同。从方才城门兵换班时就等在那里,其身后还跟着几辆马车,驮着的都是些出远门的必备之物,且看其数目,可以想见去的必是离着京城千山万水的地方。

赶马的也不急,干等着城门兵换班完毕,赶着车出了城门,没走两步又停下来,像是刻意在等什么人。

车内的人正是原先的储君人选如今被贬向岭南的陵王殿下,他掀起布帘,望着城门的方向,目光沉静,不起一丝波澜。

若说当初做太子时,他身上还很有些帝王之气,到此时为止,也竟都消散地差不多了。他只是平平常常地坐着,等着一个什么人,像春天的农夫等夏天的瓜熟,夏天的农夫等秋天的麦落。

“来了。”

他还是等到了。

等来的人,担着近卫军统领的虚名享乐了这许多天的董星宇。

“星宇见过殿下。”她在马车边跪下行礼,听见车内一声低低的叹息。

当初先帝在春秋鼎盛之年立了大皇子周玦为太子时,朝中没有一人觉得意外,周玦与先皇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一样的心软,一样的优柔寡断,一样的好把控。

不一样的是,这些相同点大多是周玦假装出来的,他没有先皇的好运气,平白捡了个不用操心的命数。等着要他操心的事情有很多,他早早建立了自己的势力,在朝中有着不小的声望。这些声望被他很好的遮掩成一个东宫太子的本分,在先皇眼里,在没看清局势的人眼里,他只是恰到好处甚至是近乎中庸地为江山社稷分忧,却从来不曾刻意的声明过自己在其中至关重要的作用。

而为这些功劳能彰显人前奔走的便是蒙他大恩的安国公陈应捷,周玦的势力在京城中有不少,地方上其实更高。

江南水患,他自请亲去赈灾,与灾民同苦,三月方归。

徐州大旱,他焚香礼佛,食素斋戒,又是十几个日夜无功的操劳。相应的,却给先皇留下了纯孝的印象。

暗地里,他亲下江南与地方官员建立了密不可分的联系,因为尽是些沆瀣一气见不得人的勾当所以谁也摘不干净。赈灾银两物资在能保证灾民人数不会增加到产生暴动的前提下,大头进了周玦的私库,用以日后的疏通,比如徐州旱灾,他双足未踏出京城半步,已有银钱声响在耳边“哗哗”而动。

舍不得小钱套不着大钱。这是生意人陈百业的口头禅,用在陵王殿下身上也不为有过。不过也不算贴切,上位者来钱之易,比之陈百业这样低人一等日夜奔忙的商贾,怎可相提并论?

星宇低头跪着的时候,眼前一幕幕浮现的便是这位人前良善内里漆黑的陵王殿下,多年来的所作所为。

“起来吧,你就是跪着,心里也是看不上我的。”陵王从车内出来,看着跪在地上的星宇,语气里满是嘲弄。

“多谢殿下。”星宇站起身,垂着眼眸,不动声色。

“卯时本王便在城门处等着了,就想看看会不会有什么人来送送我,没想到肯来的也只有你了。”陵王倚着车身,失了主心骨一般,茫然地抬头望天。

星宇知道,以他的手段,便是去了岭南那等烟瘴之地,也会是有办法过得很好,关于陵王殿下此时的失意,她也有几分明白。

“殿下误会,今日乃家中先辈冥寿,星宇赶去浔阳祭拜。”星宇说道,她今日一身素衣,头发也只以粗布条束之,看起来真是如她所说要去祭拜先人的打扮。

陵王殿下也只看了她两眼,发出一声冷笑,像是并不相信她的话。

“你至于吗,本王如今到了这种境地,你能不能说两句好听的,就是要骗,也寻个更吉利些的由头来行不行?本王在京城这么些年,就没听说过董家六月时节奔丧的道理。”

“殿下。”星宇认真地说道,“您与星宇实在是不熟,没必要骗你。”再有一项,我董星宇又没该着你什么,往日里哄周琛就已经够费劲了就砸手里不是,还得再供这么尊泥菩萨,凭什么呀,敢问您是打哪儿路来的神仙,叫你一声无脸天尊可敢答应吗?

这些闲街星宇自然只敢在心里滚过一遍就罢了,她已经过了动辄破口大骂的年纪。

“她如今可好?”陵王也不跟他纠缠,问了这么一句,笃定星宇会知道他话里这没名没姓不知男女的人是谁。

“劳殿下惦念,姐姐很好。”星宇不装糊涂,大方地答道。

“你说我是不是欠的,我有今天还不是拜那毒妇所赐。”陵王恶毒地说道。

星宇听见“毒妇”二字,觉得血直往脑门上冲,“你就是欠的”差点就脱口而出。

又听他说道:“什么都是假的,什么情呀,爱了,至死不渝了,斗倒了本王才是真的。”

“亏心事做多了,哪儿能遇不见鬼。”星宇凑到他面前说道,“您说是吧。”

“董星宇,你好样的,我若早知道严老贼是保着周琛的,白羽就是再跟天仙似的我也不会碰她一根指头。”陵王偏不开,被迫地与星宇那张幸灾乐祸的脸对视,他倒坦荡,行至今日的局面,也见不到一丝的愤慨,大概是认命了吧。

“殿下聪慧在星宇之上,应当明白没有那么多的未卜先知,向来多见的只是悔不当初。”星宇背起手,淡淡说道。

“你们董家如今也没比我好哪儿去,你也不用上赶着来看我的笑话。”周玦袖着手,破罐子破摔地站在五十步上笑着百步。

这人也真怪,又盼着有人来送他,来了人吧又嫌送的不好,得了便宜卖乖地劲儿怎么看怎么欠得慌。

“星宇并非来看殿下笑话,而且像殿下这样大的笑话,星宇怎敢独享,必得是拖家带口,招一大帮人来,捧着瓜子茶壶来,那才叫看笑话呢。”星宇用手抵着下巴,一脸正经地描绘出一幅市井人家聚在一起说人是非的盛况,“看到痛快时,还得鼓掌叫好,狠狠地啐上一口,这才是正经看笑话的架势呢。”

陵王被噎得说不出话来,瞪了半天眼,苦笑道:“是我忘记了,就不该招惹你这张损不死人的嘴。”

“殿下您又取笑星宇......”

“得得得,您可闭嘴吧。”陵王告着饶道。

“星宇今日来确有一物要交与殿下。”星宇自怀里摸出一把柄上镶金嵌银的短刀,递到陵王殿下眼前。

陵王先是摆出一副“我早知道你是特意来送我”的表情,才伸手接了那把短刀,见那刀极为华丽精巧,却无一副与之相配的精致刀鞘,只以布条草草包着,他解了两道便不解了,看了看那刀刃,又原样包好。

说道:“本王明白了,从此两不相欠了是吧,那便不欠了,总归是本王该着她的多些,不亏本。”

言毕,陵王将短刀收入袖中,大笑着上了马车,向那早该出发去往的岭南缓缓前进。

星宇目送着陵王的人马远去,看见周玦自行驶的马车车窗里探出头来,对着她大喊道:“回去告诉她,她要忘记的事情本王会替她记着,记一辈子,本王记得了,就算是替她记着的。”

星宇听着这话不像人话,很想拒绝,但还是冲他点点头。

毕竟点头也可能表示的是听见了,并不是就应了替他传话的差事,到时候你早不知走哪儿去了,谁管你。看着周玦缩回马车里去,星宇如此想到。

白羽姐姐要她送刀给周玦时,星宇心里老大不愿意的。

此刀贵重,其弊处也在于太贵重了,星宇见他爹个大老爷们配着把晃死人的镶钻物件,老是取笑他“娘兮兮”的,嘴贱皮痒地见一次笑一次,董慎毛了,就把这刀撇给星宇了。机缘巧合下,得知了这刀的来历,不免就有些后悔了,一不该出言取笑,二不该四处臭显摆,显摆到长公主耳朵里去了,人能给你好脸色看?

白羽只说是弄丢了陵王殿下一把刀,皇家物品,其规制式样大都相同,长公主那把与周玦丢的那把除却少了刀鞘,其余的大抵是差不多的,星宇问过董慎的意思,得到的是“既然给你就由你处置,不必来问我。”的答复。

行吧,那便处置了吧,总有一个人如了愿,不是说千金难买的就是这如愿吗?一把死物换一个活人开心,不亏本。

星宇看着车马直到看不见的地步,便拨正马头,正欲扬鞭而走。

斜刺里出来一人,目光热切地看着她,嘴里道:“星宇,你有东西落在我那里了。”

星宇被班长生突如其来的熟稔弄的有些不自在,却也从马上下来,朝着班长生走去。

0

第四十九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