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董家小爷>第五十四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四章

小说:董家小爷 作者:王ee 更新时间:2019/4/7 19:22:00

  

  班董二人在浔阳游玩了数日,相处得也算是融洽,星宇见离京时日过久,恐生事端,三日前启程回京,到这日二人已来在了城门口。

  “班兄,星宇要去办点事儿,就此别过了。”

  “等会儿,你就穿这身去办事,办何事啊,京城叫花子帮今日要改朝换代,跟着你姓董吗?”班长生挤兑她道。

  “不瞒班兄,星宇待会儿要见的人可比我干净不了多少,就我现在这身绰绰有余了。”星宇笑道。

  “行了,只要你别再膈应我就行。”班长生被董星宇这两天时不时抽风似的故作的亲热姿态,弄出一身盖过一身消掉得赶不上长出来的鸡皮疙瘩。

  “星宇何时膈应过你了,长生哥哥?”又是拖的恨不得断气的长尾音,“你说是不是嘛?”

  “董星宇,你给老子等着。”班长生提了缰绳,挥鞭策马,扬长而去。

  星宇定在原处吃了会儿灰,也策动马匹,不紧不慢地往迎春楼而去。

  她曾后悔过一万遍,后悔不该把李桑榆安置在寒光阁,那么个好地方,又能喝茶又能嗑瓜子又能看戏,三日不到的光景给糟蹋成了猪圈班房。

  星宇双手撑在门上,深深吸着气吐着气,给自己鼓劲,你可以的,董星宇你可以的,死人味儿都闻过来了,还怕这个?

  “啪”一推,房门应声而开,星宇屏住了呼吸,大义凛然地迈过门槛,踏入房中,环顾左右,却见窗明几净,一尘不染,再提鼻子一闻,也只有淡淡的药香味儿,仿佛之前绕梁不散的腥臊馊臭,只是一场推错了门的误会。

  就像面前衣冠楚楚的李桑榆,与此刻在朝桐巷里同样衣冠楚楚的李鬼手,从小体会到大令人混淆不清的误会。

  “你,你没事了?”星宇回身带上门,狠命克制着想要冲出去看看门上的匾额是不是还写的“寒光阁三个字”,短短几天功夫,不止是干净,李桑榆把这里变成悬壶济世的药材铺子了。

  陈百业到底有多宽的心星宇是越来越摸不准了,向来吃喝享乐的迎春楼又多了位江南百草堂神医坐堂会诊,更是引得人流源源不断往楼内涌入,星宇来得巧,正赶上中午李桑榆上楼休息的时候,早来了或是晚来了也只有抄手等在一旁的份儿。

  “无事。”李桑榆道,又继续摆弄着药材书籍之类的物件儿,屋子里已经很整洁,超出医家本分的整洁。

  “那就好,不去宫里了?”星宇捡张离着最远的椅子,这屋子里随便捡块地砖也比她的衣角子体面,更不用说那边玉树般立着的人儿了,如此这般的自知之明她一直都很富余。

  李桑榆却放下手中忙活的事情——尽管在星宇眼里他的忙活多少带着点没事找事的欲盖弥彰,径直朝她走过来。

  “抬手,号脉。”李桑榆冷冷说道,连拉带拽地将星宇脏乎乎的手从袖中摸出来,搭手便号,装作看不见她脸上从抗拒到无奈的转换。

  “怎么着,死不了吧。”星宇懒洋洋地说道。

  “今年死不了。”

  “你弟兄俩都这么说,我也不知道该哭还是该笑。”等李桑榆一撒开她,星宇便往后一仰,瘫靠在椅子背上。改天应该来看看李大神医于旁人诊治是不是也是这般的直言不讳,一针见血。

  “你自己不也是晃在外面,还有功夫管我。”虽然还是不冷不热的,话总算说得多了点。

  “那不一样啊,我这是因伤病告假,您是因为什么呀?”星宇提了茶壶就着嘴灌了一气,斜眼瞟着他。

  “奉了严太师之令来监视你。”李桑榆将药箱往桌上一搁,白了她一眼。

  “那您这差事当得可不怎么样。”星宇放下茶壶,板着脚脱鞋,拿着鞋抖搂里面的沙子,她这奔波了几天的脚可不会好闻,又是存了心膈应人,抖完了也不穿,脱了鞋就脱袜子,光着脚走来踏去,不一会儿,这屋子里的味儿又沤到了待不住人的地步。

  “你心里若不是有如此的怀疑,何必又来我这儿找不自在?”李桑榆依然一脸的面无表情,却又能分明地让人看出来他的不在乎和不高兴,也是,能把自己糟践成叫花子他二大爷模样的人,不会忍不了这么点不洁的气味,还得给人治脚气不是。就是不知道除了朝桐巷那几天假装出来高兴,他有没有真正舒心快活的时候。

  “迎春楼是我在京城最重要的情报线,拿十家凤仙楼来换我也不会觉得划算。”星宇干脆把挽得不怎么成型的头发也散了下来,一抖罗,一地的尘土白屑,李桑榆终于从椅子上弹起来,蹦哒着离她远远的。

  “你…。”李桑榆又说不了完整话,星宇成功地恶心到他了。

  “我再怎么脏不过是些扑在外面的风尘,您这心里弯弯绕绕地,时间长了着了灰了土的可就腻住了,洗不下去了。”星宇盘腿坐在地上,拿手指通着头发。“跟这头发打了结儿似的,梳不开,只好剪了去。”她举着几根拉扯下来的头发,举到自己眼前,也举到李桑榆面前。

  无言良久,久到星宇终于吹掉指间的发丝,站起来,拍拍手,也拍拍身上,这是预备着要走了。

  “我能和他做同样的梦。”星宇边穿着鞋子边听得他说了这么一句,她便停下来,稍微坐端正了点儿,摆了个虚心受教的谱儿。

  “他也能梦到我做过的梦,从我们未分开时,我们做的都是同样的梦,我们一刻也未分开过,梦里也是,我梦见的是他在研习医典,在我身上练习针灸,他梦见的就是我在研习医典,在我身上练习针灸,我若病了,他便会病得一模一样,我们相互地号脉,开方,同时见好。”李桑榆缓缓说着,低头扣着手指,嘴角微微上扬,总算有了点鲜活气儿。

  “后来,他离开了江南,便很久没有了。”

  “没有什么?”星宇问道,为了不发出过多的声响,她不捯饬头发也不捯饬脚了,披头散发踢拉着鞋子,托着腮听得极为入神。

  “没有梦到他的梦。”李桑榆叹了口气,他抬起脸来看着星宇,直勾勾的。他跟星宇家的丧门星或许是有太多的相通之处,只是李鬼手绝没有过量地传染到他弟弟性子里的古怪与软弱,至少他从来不肯在人前示弱,从来没让星宇或是红俏见过这样不忿与怨毒的表情。

  “有一天,我又梦见了,梦里全是黄沙,是混浊的长河,我才知道他真的是江湖上那个臭名昭著漫天要价的李鬼手,真的逃去了西北。”李桑榆有点失落,还是扣着手指。

  “都要吃饭不是,像我们这样的,从小被逼着学了一身的本事,最后连一张嘴都护不了,不是白费功夫了?”星宇给他宽着心,其实也知道治个伤寒脚气敢开人六万两紫金子的不要脸的事儿,李鬼手确实做的不老地道的,也不怪江湖上的任何一条道上都有他的追杀令。“我都知道开家酒楼换钱使,他那可是真材实料的救人之术,要得多了些也不为过。”

  “除了黄沙,他梦里最多的就是你。”李桑榆看着星宇,眼底的那点癫狂业已消失不见,取而代之却是一片平和,或者说是茫然,“我便发了狂地想见你,发了狂地恨他,等狂劲儿过了,我就在这里了。”

  “难怪你会跟严太师联合起来憋着弄我,原是我夺了你的梦去。”星宇就地一躺,恍然般说道。

  “没有,不是,对不住。”

  “最近对不住我的可真多,我都有点替自己冤得慌了。”星宇望着上方雕梁画栋,捂着肚子“咯咯”地笑。

  笑了一会儿就没声了,李桑榆走过去看的功夫,星宇竟是已经熟睡过去,小六又来催他说是楼下等着人又排到正阳街尾去了,李桑榆轻轻踢了星宇一脚,踢的她也不过是翻了个身。

  小六也是个急性子,抱了药箱拉着人就往楼下跑,边跑还边说:“神医爷,您可快着下去吧,这儿有我您别管了,咱家主子皮实得很,睡地板睡树的比她睡床踏实,您再不去迎春楼非得被砸了不可。”

  “去你大爷的,小六。”星宇闭着眼,笑骂道。

  

0

第五十四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