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董家小爷>第七十九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十九章

小说:董家小爷 作者:王ee 更新时间:2019/5/18 20:39:49

  赵琪是没想到星宇说的打架是这么个打法儿。

  “赵琪。”星宇放下酒坛,大喝一声,“老子忍你很久了。”

  “本王怎么惹你了?”赵琪刚捞着坛酒,才尝两口,睁着俩大眼睛瞪过去。

  “不是你小子告状,徐清明敢把军法动到老子头上来?”

  “哪一年的老账了还记着呢,您两位哪一天不打八百遍不是他有伤就是你断了腿,用得着我告状?”赵琪气性也大,拍着桌子跟星宇叫起来板,大有要趁机新帐老帐一起算的势头。

  “当了王爷就是不一样啊,肚子长了胆子也长了。”

  “现在可是在京城,你敢动本王有你好看的,你当还在西北,任你胡作非为无人管不成?”

  两个人你一句我一句,动静越来越大,另一边吃酒席的各位就被引过来瞧热闹了。

  人一多,星宇便更起劲儿了。

  “赵琪。”星宇掀了桌子,“你敢再说一遍小爷就敬你是条好汉,不往你脸上打。”

  赵琪被泼了一身,酒劲上来了,底气愈发足了,也不管两个袖子滴滴答答往下淌水,发了狠把歪在在身前的桌子往旁边一轴,清开场子,指着星宇的鼻子就嚷上了:“再说一遍,你让本王爷再说一遍本王爷就要说一遍,我还就说三遍了。”

  “说,不说你就是老子养的。”星宇比赵琪矮一丝儿,揪着他的衣领子踮起脚来,气势却是更强。

  “你个杀人不见血的魔头,找你偿命的冤魂从宝安桥排都到北城门去了。”赵琪嘴里骂着,心内不禁腹诽着,一会儿是孙子一会儿是儿子的,他俩这是什么辈儿?

  “再说点?”

  “不知廉耻,四处留情,有辱斯文。”

  “老子又不斯文。”

  “欺师灭祖,罔顾人伦。”

  “三句了。”星宇腾出一只手来,在赵琪眼前比了个三,“罔顾人伦是哪儿来的,一会儿挨完了打,你可得好好给我说说。”

  话音刚落,一拳直捣赵琪面门,拳风狠烈,毫不留情。

  “小人,不是不打脸吗?”赵琪一双潋滟桃花眼疼得皱成个三角眼,鼻歪口斜,青青紫紫,煞是好看。

  “你可听说过哪个杀人魔是说话算数的?”星宇揉着拳头,勾着嘴角笑。

  赵琪被一拳打得血直往头顶涌,再顾不得其它,扳过一旁的屏风就往星宇身上砸,星宇以掌相抵,木制屏风四散分离,却令偷摸着看热闹的人视野更开阔了些。

  他俩这一架,拳拳到肉,招招见血,可比上回梁晓声与董明轩二人发乎情止乎礼,半天没人动换的小打小闹精彩多了。

  赵琪一击不中,窜进了人堆儿里,那方酒宴将将散场,桌上杯盘碗盏,不论吃没吃尽,油油水水的被他囫囵抱了满怀,看也不看就朝身后砸去,砸中别家公子的次数倒比碰到星宇衣角的次数多的多。

  也没人敢劝,一个是王爷,一个是大爷,都喝得没溜没边儿的,上赶着找打吗?再说了,王八拳好汉腿,都不长眼,谁又能近的了身呢?

  班长生跟梁晓声倒是在场,这二位更乖觉,从他俩打起来,就赶忙找了角落咔咔里窝着,抄着手百事不问。

  星宇跟赵琪跑了几转,把满场狼藉踩踏地更狼藉了些,正因着地上黏湿,星宇脚下一滑,赵琪也脚下一滑,两个人缠手缠脚地滚着打了会儿,突然就和好了。

  “换个地儿咱再喝啊?”星宇抹把脸,把脸上的菜汤油抹匀点,把腿从赵琪身上拿下来。

  “行啊。”

  一众看热闹的公子们都不敢说话,张口结舌看着二位爷相互搀扶着站起来,互相整整发冠,理理衣领,各自把衣服上挂着的剩菜剩饭往下捋捋,打楼梯勾肩搭背就下去了。

  “嘿,怪事儿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哈。”

  “看来仗打多了真能给人打傻了,这两位平时看着挺有样儿的。”

  “什么呀,你难道没听说过他们之前的事儿,都不是善茬儿。”

  “哦?在下今年才进的京,还望兄台告知一二。”

  “我跟你说啊……”

  星宇跟赵琪换的地方并不远,就在迎春楼的后巷子里,也听不见身后口舌相撞翻动出的如烟往事,尽管大半是以讹传讹,与他们切身相干的并不太多。

  唤小六摆了酒,赵琪卸下心中重担,也不要酒杯,同星宇一样,搬起酒缸就往嘴里倒。

  “星宇,为什么我的媳妇,我的媳妇。”赵琪喝多了就大舌头,“我的媳妇,见了你才会哭?”

  “谁让小爷我是第一个把她弄哭的呢?”星宇翻着白眼,打出一个个酒嗝,“我认识的姑娘们,个顶个的铁骨铮铮,有泪不轻弹。”

  “你醉了没有?”

  “还早着呢。”

  “兄弟我先走一步。”

  “脓包。”

  赵琪瘫坐着靠着一个墙角,星宇瘫坐着靠着另一个墙角,赵琪醉了,星宇醒着。酒还有很多,沿墙根摆着,在他们身周围起一道屏障。

  这道屏障一直维持到日暮时分,星宇喝空一半被搬走了,近卫军统领张梁大人带着一队人马来至后巷,隔着另一半酒坛望向尽头处的两摊烂泥,面色凝重,两道剑眉间拧着个大疙瘩,嘴唇抿着,咬着牙,两边腮帮子鼓起,憋了好大气的模样。

  “张兄,也是来喝酒的?”星宇放下刚举至唇边的酒坛,脸颊飞起两坨红晕而不自知,一笑之下,红晕从脸上洇至眼角,“张兄好鼻子,我这儿的酒可比楼中的香,赏脸尝尝呗。”星宇乐呵呵的,跌跌撞撞朝半边酒墙挪过去。

  “胡闹。”张梁一脸怒其不争,抬手挥剑,十几坛酒,坛坛碎裂,酒水迸溅,星宇没躲,赵琪没机会躲,全溅在了这俩难兄难弟身上。

  “还是张兄知道,就得这样喝酒才痛快。”星宇一手叉腰,一手抹脸,站稳了不过片刻便摇摇晃晃地歪倒在地上。

  “下雨了,咱回去吧。”赵琪被浇醒过来,努力撑着眼皮。

  “行,搭把手。”

  “好,我扶着你。”

  星宇头抵在赵琪胳肢窝里,赵琪靠在星宇肩膀上,两摊泥互为倚仗地搀扶着,摸索着找各自的胳膊腿,一人一步地从角落里往外挪。

  “拿下,拿下,拿下。”张梁皱着脸看了会儿俩醉汉耍疯,终于忍不住开口下令,“都扔马背上扛着回去。”

  “星宇,咱这是去哪儿?”赵琪死蛇似的搭在颠簸的马背上,“颠的慌,呕…要吐啊。”

  “你学我,翻个面就好了。”星宇是仰面躺的,腰力了得。

  “我试试,唉,哟哟哟,救我救我。”怀王爷被马扔路上了。

  “废物。”星宇哈哈大笑,不料动作大发了,立马就跟赵琪一个下场,滚落下马。

  “哈哈哈,你个废物。”

  “哈哈哈,你个废物。”

  长长的街道上回荡着他俩一声高过一声的对骂,逼得张梁就近借了卖肉铺的两根竹竿,捆了手脚给抬宫里去了,就是碍着二人身份,不好堵住嘴,享不了耳朵清净。

  “杀猪咯,你跑不了了吧。”

  “你也跑不了了吧。”

  “你跑老子就跑。”

  “你先打个样。”

  “先这样,在这样,然后,竿就断了,张兄张兄有话好好说,别动脚。”

  “哈哈哈。”

  

0

第七十九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