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谍战之蜂飞>第一章  仙人跳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  仙人跳

小说:谍战之蜂飞 作者:永远的陆军少校 更新时间:2019/1/31 23:45:54

开篇自我介绍一下,本人,是个有身份的人。姓徐,林则徐的徐,名平安,这个就不解释了,谁都听得懂,乱世里的一个美好祝愿而已。1929年5月出生,祖籍重庆,当然,这个也不重要,重要的是,我年方二十,就曾是汇丰银行上海总部总经理了,括弧,半小时前。

或许会有人怀疑,我这年纪轻轻的,怎么可能当得银行的总经理,而且还是名贯天下的汇丰银行上海总部的总经理?

吹牛皮?NO,NO,知道什么叫乱世江山风云起英雄不问出处少年豪杰辈出吗?1949年初夏的上海,就是如此。我正是凭借一股乱世邪风,直上青云,从跑堂伙计连升五级,直接坐上了总经理的宝座。

不过,三天前,在我快速上位时,早为这昙花一现般的“辉煌”写下了注脚。所以,对于半小时前发生的倒霉事,我是有心理准备的。但是,我所没想到的是,今天居然祸不单行,姑姑的,背运一开走,连喝口凉水都要被呛死的节奏!

这不,半个小时后,我又莫名其妙的“踩着”别人的脚了,而且还是个看起来不太好惹的女人的脚!

“哎呦喂,怎么这么不长眼睛,你踩着我脚了!”

当时,我正闷头走路,一个女人的尖叫声就在我身后响起。回头一看,一个脸上砌着白粉墙的女人冲着我直瞪眼。她人在我身后,说我踩着她,难道我是用脚后跟着“踩”的她?什么叫碰瓷有理,什么叫理全在她那边的“理她娘”,各位,只要看一眼这女人,就全明白了。

“哟,小水梅,今天刚开门就有生意上门了,你还瞎叫什么春?这小赤佬还蛮标致的,让我也一块享用一下,怎么样啊?”

“就是嘛,小水梅,你不是被包了吗?屋子里的两个男人还喂不饱你?这小白脸,就大伙一块耍耍呗。”

“她才不让你们呢,人家这么早就出来寻食,哪舍得让给你们啊。”

——————

还没等我反应过来,不远处三五成群的女人们就开始起哄了。

六月天的太阳,虽然下午五六点钟了,但还是滚烫的。这些操皮肉生意的女人怕晒,所以都在有树荫的墙边站着。她们用贪婪且无聊的眼神扫着路人,看到男人就用花手帕招呼。

这些女人手帕四处飘扬,整条街弄充满了脂粉气,因此,这条街,就有了个名:凝脂路。这是老上海有名头的野鸡街,虽然隔着外滩不远,低矮的房屋连片,却构成了与外滩的繁华迥异的景像。

这时,本就脸红耳赤了的我算是撞上了枪口,当即成了这些无聊之极的女人们开心的对象,窘得连话都说不出来。

“这小哥,来了就进来玩会儿吧。”让路边的女人们一起哄,刚才还冲我直嚷嚷的女人态度突然转了一百八十度大弯,狐狸一样的脸上荡漾起媚笑,不由分说地把我往一间木门里拉。她边拉我还不忘扭头冲不远处那些女人喊,“我就喜欢男人多,男人多,钱就赚得多。男人我全包了,你们那一亩三分地闲着吧,哈哈————”

这小水梅反应很快,根本不容我有所反应,硬是用身子把我顶进了屋子。说实话,本想反抗的,但我长这么大了,没碰过女人,被这女人用身子硬顶着,只能不断向后退,因此,与其说是被人推进门的,不如说是我自己“逃”进去的。

一进门,小水梅立即把门给结结实实地关上,然后背靠着门板深深地呼出一口气。

看着眼前这女人,我开始纳闷起来:这人实在是太反常,不到两分钟的时间里,变了三四次脸,玩的究竟是什么花招?

要说这凝脂路,其实也不算陌生,这离我上班的汇丰银行总部大楼就隔两条街,平常搭车上班,都要从这个街口路过。声明一下,仅仅是路过,从来没有进来过,毕竟我才刚满二十。再加上那个现在还霸占着我家的女人总是警告我,像凝脂路上站街的这种女人,都脏,个个有传染病。所以,在我心里,对这些女人一向没有什么好感。

不过,人一进到门里面,我马上意识到,这会儿自己需要考虑的,已经不是女人的问题:有个男人已经站在我面前!

门一关,房间里就显得特别暗,再加上心里慌乱的,所以我都不知道这个男人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面前的。

“对,就是他!”站在我面前的这个男人个子不高,比我矮了半个头。一见到我,他就冲我说了这么一句。

明明是站街女人赖我踩着了她,硬逼着我进来和她玩“那个”,怎么又突然冒出个矮个子男人来了?这一来,我更是云山雾罩,都不知道自己闯进了什么地方。

“他是谁啊?”小水梅这会脸上已经没有了笑,她似乎怕极了这个男人,但是好奇心驱使下,她又忍不住问了一句。但她很快被那个男人训斥:“没有你什么事情了,就守在这门口,把好门,不要让其他人进来。记住,你如果不老实,你儿子的命就没了!”

吓唬完小水梅,矮个子男人就推着我往里屋走。

刚从大太阳底下进来,这没开灯封闭极好的房间就像是小黑屋,眼睛似乎一下子瞎了,什么都看不清楚。我被推桑着向里屋走去,恍惚间,感觉被绊了一下,我整个人就摔了出去。我下意识蜷缩身体减轻落地的受伤概率,可还没等人落地,一只有力的大手已经托住了我。

“麻老板,汇丰银行的人给您带来了。”那矮个子男人在我背后说道。

显然,托住我的人不是推我进来的矮个子,而是另有其人。接着,他继续向屋里人说道:“我从汇丰大楼那边一路跟踪这小子,没想到他居然自己送上门来了。他这么主动,我们再客气就不地道了,所以,我让小水梅故意碰了个瓷,哈哈,用他们中国人的话说,这才叫是得来全不费功夫。”

我晕!听这话的意思,这屋里的人早在算计我了!

“肯定是我刚才在公司楼下偷偷数钱,被这人看见,坏了!中了仙人跳了!我刚刚发的横财啊,完蛋了!”一想到刚才那人托住我的时,手刚好在我腰包的位置上,想到里面装着的钱,几大滴汗当即从额头流了下来。

以前听说过仙人跳,尤其是在凝脂路这种野鸡出没的地方特别多。显然,刚才在门外并不是我不小心踩到小水梅,而是她故意往我身上凑的,难怪冲着我笑的那样诡异。

不过,意识到自己跳进了陷阱里,我并没有慌张,而是顺势挣脱那只扶着我的手站起来,尽可能地保持冷静的状态。

中了“仙人跳”还能这么冷静,一般人会觉得我是吹牛皮。嘿嘿,这不过是我身上众多优点中的一点罢了。谁都知道,越是危险时刻,越是要保持冷静,但能做到人的不多,我算是其中一个。我不算笨,这点智商以及反应能力还是有的,要不然,四五天前,无论金富怎么给我挖坑,杰克也不会看中我,让我当什么汇丰银行总部的冒牌经理。毕竟,即使是装大象的事情,也得是挑头大肥猪鼻子上插两根葱去做嘛。

有一个重点再强调一下,我姓徐,当然不能埋汰了林则徐。不管怎么说,几小时前,我还作为汇丰银行上海总部经理,参加了上海外资机构代表座谈会呢。再往前四个半小时,我还和上海市那个姓陈的市长握过手。这种“潜质”,自然不是常人能够比的,是吧。

不管怎么说,幸运也好,倒霉也好,今天,1949年6月11日,注定了是一个不平凡的日子。

半个小时前,即下午5点半,刚刚参加完上海市市政府外资机构代表座谈会回到公司,正牌汇丰银行上海总部经理杰克就把我叫到他的办公室,说道:“徐,明天起,你不用再替我参加对外活动了。共产党的军队攻占上海的时间虽然不算长,但我看出来了,新政府是真心要搞经济建设,而不像某些人说的那样搞土匪的那一套。我们汇丰是大银行,虽然从来不参与业务国的政治,但新政府搞经济建设的号召和我们业务悉悉相关,所以要积极响应,争取尽快恢复各营业部的业务正常开展。你是学会计专业的,明天起先到业务部帮忙吧。我看好你,只要你努力,肯定会有大的前途!”

在我听来,杰克这一番话,颇有点卸磨杀驴的味道,所以,没有心理准备的我不知道说什么好,只是傻愣的点了一下头。

杰克看我不说话,还以为我在想工作上的事,就又说道:“你之前做的大堂里的那些锁事,我让金富再招个人做。另外,你这几天参加市政府的外资机构代表座谈会辛苦了,尤其是上午你回答陈市长的问题时的表现很不错,所以我以个人的名义给你一点奖励。”

说完,他把一个信封交给我,还特意拍了拍我的肩膀。

当杰克肥胖的身子消失后,作为汇丰银行上海公司历史上最年轻的总经理,我一共只有三天的任期就结束了,回归到之前大堂接待职员的角色。唉,这瘾没过足,真真的是一夜回到解放前的感觉。不过,当我郁闷地打开信封后,惊喜的发现里面居然是五百美金。杰克不是小气的人,这我知道,但他大方到如此程度,却远远出乎我的意料!

拿着五张花花绿绿的美钞,我对那个曾经被我问候过祖宗八代的英国佬,已经是充满着无比的好感,甚至有想亲一下他那满是麻坑的脸的冲动。天呐,五百美元!看样子我们银行里外国大爷有钱真不是吹的!

这突如其来的五百美元砸得我有点晕,以至于下班了我并不想马上回家,而是沿着马路牙子瞎晃,想着怎么把钱藏好不被家里那个凶狠霸道的女人发现。这一晃悠,就晃到凝脂路这边,没想却招来这出“仙人跳”。

要说我走背运,还得从我家里那个说站街女人脏的女人说起。

如果不是因为她,拿到杰克给的巨款,我肯定是直奔家里。但是现在的情况是,因为有她在家里,我成了一个不想回家的人。那个女人的出现,比我成为汇丰银行上海总部经理的历史要久远一些,已经有四个月零十七天了。

一想起这会在家里等着我的那个女人,一身鸡皮疙瘩就冒了出来。我打死都不愿意回家,但我又必须要回家,否则的话,我的父亲就会有危险了。“你要是敢不听我的话,我保证,你再也见不到你父亲!”那个女人怕我不为她和她的同伙做事,总是这样警告我。

当那个女人冲我发狠的时候,父亲就那样一声不吭地躺在床上,像个植物人。那个女人每次都是在饭前弄醒我父亲,等吃完饭后,再给他喝一小碗药水,然后父亲就继续如同植物人一样睡觉。

夏天天热,一直昏睡的父亲身上闷得发臭,我必须每天给他擦身子,如果让那个女人闻到臭味,她就会抽我的耳光,连着抽十几下。你很难想像,一个看起来文文弱弱的女人手上会有那么大的劲,连我一米八个子的男人都不是她的对手。

因为内心对家里那个女人怕到了极点,所以刚刚在路上走的时候,我一直在想,把五百美元这么大数额的钱藏到什么地方才是安全的。家里绝对没有安全之处,这笔巨款可不能便宜了那个女人。公司里也没有我的私人空间,惟一属于我的就是一个衣帽柜,还三天两头会丢东西。

所以,对我来说,这笔钱的安全是个大问题。然而,现在进了这个黑屋子,我倒明白了过来,和要面对这屋里的人相比,之前回家要面对家里那个女人的顾虑,根本就不算什么事。

115

第一章  仙人跳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