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诡战>代号死神(1)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代号死神(1)

小说:诡战 作者:大野孤行 更新时间:2019/2/9 23:49:00

“黄皮猴!滚出来!!”

一个充满不屑与蔑视的声音突然在黑暗的房间中回荡。

锈迹斑斑的门轴开始转动,铁门缓缓的打开,伴随着让人牙根发酸的吱呀声,一道光线照进了本来黑暗无光的房间。

一个人正躺在房间内唯一的一张铁架床上,他背对着房门,白色的背心已经变得肮脏不堪,腿上的迷彩裤也显得十分皱褶。

“滚出来!”一个身材高大的白人军官捂着鼻子走了进来。

“少尉,您小心点。”白人军官身后跟着一个白人中士。

“妈的……太恶心了,怪不得人人都怕被罚到这个单独拘留室。”被称作少尉的白人军官皱着眉,两步走到了床边。

“封!说你呢!”他说着,一脚踢在了铁架床上,险些将那个床踢散架。

床上的人微微动了动,然后伸了个懒腰,转身坐了起来,头发由于长时间没有梳理,已经变得有些擀毡,浑身上下散发出了一股汗酸味。

“该死……”少尉退后了两步,不耐烦的从腰后抽出一个短柄木棍,示威似的挥舞了两下。

“……”床上的人抬眼看了看那个少尉,冷哼一声,慢慢站起身。

“封剑寒,有人要见你,现在命令你,马上去水房把自己洗干净,然后去2号休息室,换上你的军装!之后等候命令。”少尉认为自己的威慑很有效,满意的嘿嘿一笑。

“你刚才叫我什么?”封剑寒做了个伸拉运动,双眼无神的看着面前的少尉。

“你是要吃点苦头吗?”少尉再次挥舞起手中的木棍“黄皮……”

话未说完,封剑寒一脚已经踢在了少尉的面门上,伴随着一声闷响,少尉的身体直直飞出了门外,撞在对面的另一个房间的铁门上。

铁门发出了巨大的响声,那少尉身后的中士,张大着嘴,傻愣愣的看着躺在地上,正在抽搐的白人少尉,一时间居然忘了拉响警报。

刚才……什么情况?封剑寒什么时候动手的?

“你。”此时,封剑寒已经站到了中士的身前,略微抬头看着面前的这个高大的高加索人。

“封剑寒……你要越狱?”中士缓过神,下意识的想要抽自己携带的木棍。

“我有点饿,给我拿点吃的。”封剑寒看了看中士僵直的身体,再次冷哼一声,径自走向了单独拘留室的出口。

当封剑寒走到出口的铁门前时,门对面的2名宪兵正一脸警戒的看着他,宪兵的手已经放在了腰上的枪套上,随时准备拔枪射杀封剑寒。

“你们听见了,有人要见我。”封剑寒偏头冲身后紧跟过来的中士比划一下,然后很随意的靠在了门旁的墙上。

对面的宪兵看了看封剑寒,然后对视一眼,随后慢慢的后退。后退中,一个宪兵按下了墙上的一个控制按钮,铁门伴随着一阵警报之声,缓缓打开。

“封……封剑寒……你疯了吗?”中士面色苍白的看向封剑寒。

“我姓封,但是不疯。”封剑寒耸耸肩,再次径直跨过铁门。

1944年3月11日,德克萨斯州,布里班军事监狱

监狱的一间审讯室内,昏黄的灯光照亮了半个房间,一个穿着考究西装,戴金丝边眼睛的中年男人,正坐在房间正中的一张桌子前,不紧不慢的翻阅着手头的一份文件。

而角落的隐案中,一点火光忽隐忽现,伴随着丝丝烟雾,让雪茄的味道传遍了整个房间。

“报告!”门外响起了一个慵懒的声音。

“进。”中年男人头也没抬,随口应到。

门打开了,封剑寒衣装整齐的走了进来。

“原美国101空降师空中突击步兵旅,第二空中突击步兵营,芬里尔连副连长,封剑寒奉命报到!”

与慵懒的声音不同,封剑寒走到中年男人桌前,胸膛挺拔,身型笔直的敬了个军礼。封剑寒那东方的面容,一身的戎装,双眼中如狼的寒意,一时间让整个审讯室中,军威四溢,杀气腾腾。

“请坐,封少尉。”中年男人依旧没有抬头,随手指了一下桌子对面的椅子。

“……”封剑寒坐下的同时,第一时间就闻到了室内的雪茄味,也发现了阴暗角落中,那忽隐忽现的火光。

“临被枪毙之前,解释一下。”中年男人用手拍了拍桌上的一个档案夹。

“解释什么。”封剑寒一坐下,神情又恢复了那种慵懒,但是身体却充满着警戒与敌意。

“敌后渗透,侦查敌情,战场抗命,屠杀俘虏,临死之前,我想知道,你为什么这么做。”中年男人抬起头,扶了扶眼镜,似笑非笑的看着封剑寒。

“简单的还是复杂的?”封剑寒一声冷笑,冲角落里一瞥眼。“临死之前,给根雪茄。”

“……”角落中沉寂半晌,突然间,一根雪茄如箭般冲封剑寒的面门飞来。

封剑寒心中一惊,但是没有表现出来,依然表情慵懒的微微端肩,在雪茄快要砸到自己面门的一瞬间,伸手抓住了那根雪茄。

“火。”封剑寒把雪茄放在嘴里,冲中年男人伸出手。

“拿去。”中年男人从西装内侧口袋中,掏出一盒火柴递了过来。

“谢谢。”封剑寒点着烟,面带惬意的深吸一口,缓缓的突出烟雾。

“先说说简短的。”中年男人微笑了一下。

“男儿征战罢,马革裹尸还,屠戮本无道,何须天来报。”封剑寒有些嘲弄的看着面前的这个中年人。

美国人大多对中国的诗词很有兴趣,也喜欢研究,不过……能看懂听懂的,太少。

“原谅我的无知,请尽量考虑一下国情。”中年男人没有一丝生气的感觉,只是再次扶了扶自己的眼镜。

“战士,战场杀敌为天职,战士,以服从命令为天职,战士,不屠戮手无寸铁的百姓,战士,更不能被随意的屠戮。”封剑寒收敛了玩世不恭的态度,认真的说道。

“所以,这是你在敌后渗透任务当中,屠杀15名俘虏的理由?”中年男人似乎预料到了封剑寒的回答。

“你对中国文化有多少的了解?”封剑寒突然问道。

“足够到我与中国国民政府高层有很深的交往。”中年男人笑了笑。

“那好,西方国家,有骑士文化,东方国家,有武士文化,综合起来,看重的是对君主的效忠,对命令的服从,对荣誉的信仰,和对杀戮的节制。”封剑寒吸了口烟,仰头缓缓的吐了个烟圈。

“请继续。”中年男人做了个请的手势。

“敌后渗透,我们乘坐滑翔翼,秘密降落在了法国,我们得到的任务,是对法国康城、兀斯特罕港、宝剑海滩进行战略侦查,我相信判决书里应该都写的很明白。”

“连续三天不分昼夜的侦察任务很顺利,但是当我们准备返航之时,在奥恩河口突然与一队德军巡逻兵相遇,由于过度劳累,负责沟通的战友答错了德军暗号,战斗也紧接着进行。”

“恩……我看过报告,你们伸手很利索,不到一分钟,你们6人侦查小组,将那个12人组成的德军巡逻队,杀光了。”中年男人微微点头。

“但是通讯兵罗杰负伤,他腰后被捅了一刀,我们将德军尸体负重沉入水底后,带着罗杰去附近的一个农庄进行包扎,同时联系接应部队。”封剑寒显然对这段回忆很抵触,皱着眉大口吸着烟。

“之后呢?”

“罗杰半路就死了。”封剑寒点了点烟灰“前往村庄的路上,我们看到……道路两侧立着很多杆子,上面挂着……很多男孩和老人的尸体。”

“有的孩子还未成年,就这样,脖子上被拴着绳子,挂在杆子上暴尸荒野。在这些尸体的身上,还挂着一条白色布单,上面用德文写着:我因为恐惧,拒绝为我的国家作战。”

“党卫军的手段。”中年男人表现的没有丝毫意外。

“战争是政治家的游戏,是男人之间的杀戮,是战场上的血肉互博,而战争,不能成为随意屠杀孩子、老弱妇孺的理由。”封剑寒眉头拧在了一起,陷入痛苦的回忆。

“当时我们离预定的集结时间还差一个小时,查尔斯队长决定去一探究竟,我们摸过去以后,发现村庄的一个谷仓里有灯光,还有男女嬉笑的声音。当我们包围那里时,通过侦查发现里面一共8男7女15个人,用德语在那里谈笑风生。他们基本都穿着党卫军的制服,武器都随意的放在周边。本来没什么事情,直到其中一个德国人吹嘘,说他在党卫军的哥哥,如何奋勇杀敌,如何宰杀盟军时,查尔斯就暴躁的跳起来,带着我们冲进去将他们围在了中间。”

“恩……”中年男人微微低下头,摆弄着手中的一页材料。

“冲进去后,我们将其中一个军衔最高的德军上尉抓了过来,经过审讯,获取了不少军事情报,随着集结时间的临近,怎么处理这些德国军人,对查尔斯来说成了问题。”

“人员太多,而且不带走容易暴露你们的行踪。”中年男人意有所指的看着封剑寒。

“死人,而且是无情屠杀老弱妇孺的死人,不会说话。”封剑寒盯着中年男人,一字一顿的说道。

“战士……不,你所说的,武士的荣誉呢,对杀戮的节制呢?”中年男人似笑非笑的问道。

“对刽子手,不需要节制。当时查尔斯迟疑了,但是我没有,我一把拽过那个德军上尉,割断了他的喉咙。随后命令其他人,快速清理掉这群该死的党卫军。”

“当时这些曾经的刽子手们,已经吓傻了,抱成一团蜷缩着,颤抖着,仿佛待宰的羔羊,已经失声,只会张大着嘴恐惧的看着我们。”

“其他人呢?”中年男人问道。

“按照我的指令,用刀无声的杀光了屋里的所有人。”封剑寒冷笑一声。

“查尔斯没有劝阻吗?”

“劝了。”封剑寒点点头,看着对面你的中年人,意味深长的一笑“所以说,是我……战场抗命。还有,你上过战场吗?”

“很遗憾,没有。”中年男人摇摇头。

“战友就是你在战场上的至亲之人,他死在你面前,你会感到一种撕裂心脏的痛。”封剑寒面色悲戚的闭上眼。“而更加令人心痛的是,面对针对平民的无端杀戮。”

“之后呢?”

“之后我们快速的清理掉了地上的血迹,将所有的尸体扔进了谷仓附近的一个废弃水井,再用石块将井填满,让这些混蛋们永不超生。”

“之后,就像判决书里写的,我不顾直属长官的命令,下令杀了15名俘虏。”封剑寒扔掉雪茄,靠在椅子上,长出了一口气。

“我承认,战区和即将成为战区的地方,会出现虐待甚至杀害俘虏的事件,但是从来没有,你这样无差别杀俘虏的事件发生,而且还一个人顶下了所有指控。”中年男人摘掉眼镜,从上衣口袋中掏出一包好彩香烟,抽出两根,将其中一根递给封剑寒。

“谢谢。”封剑寒接过烟叼在嘴里,点燃火柴,先给中年男人点上烟。

“南京。”封剑寒喃喃的说道。

“你是说……南京的血色六星期。”中年男人吸了口烟,冒出一个烟圈。

“那是一场无情的屠杀,不需要给它冠以任何虚伪的代称。战争应该是军人之间,在战场的博弈,而不是对平民落下屠刀。”封剑寒不自觉握紧了手中的烟。

“所以……你是因为那些被人吊死,挂在路边的孩子和老人,杀了那些征兵的党卫军?”中年男人冷哼一声。

“有问题吗。”封剑寒蔑视的说道。

“……”中年男人盯着封剑寒看了半天,突然间一笑,慢慢的合上了手中的档案夹。

“怎么,抽完烟,要给我送行吗?”封剑寒也笑了笑。

“美军空降师曾经成立过一个特别任务旅,秘密空降参加了瓜达尔卡纳尔岛战役,将近5个月的时间,整个旅伤亡近一个半。但其中有一个亚裔军官,以惊人的手段,带领一个排,成功完成了对日军前沿工事的侦查袭扰,按照特别任务旅的总体战略计划,辅助攻岛海军陆战队,切断日军在后方的给养,对水源、食物下毒,毫不留情的,在日军后方制造混乱,杀人无数。”中年男人话锋一转,突然说道。

“日军对这个人的代号,是天狗,而知晓这次任务的美军军官,则称他为……死神。”

“而这个至少杀了170余名日军,甚至连当时日军俘虏都不放过的死神,居然会成为一个因为违反战争法则的阶下囚,很讽刺不是吗?”中年人一脸玩味的看着封剑寒说道。

“哼。”封剑寒一脸嫌弃的冷哼一声,“法律上,我是美国公民,但是从根上来说,我更是炎黄子孙。”

“……你很有意思。”中年男人点点头。

“你很无聊。”

“嘻嘻……”突然,角落中传来了一个女人的轻声嬉笑。

“伊芙琳,你认为呢?”中年男人扭过头,看着那个黑暗的角落。

“我觉得,他是我们的了。”

1

代号死神(1)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