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推理>日暮莫川>第一百五十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百五十章

小说:日暮莫川 作者:杨鹭 更新时间:2019/8/18 0:10:27

莫鹤秋:“还有一个最主要的问题。”

“还有什么问题?”陈宝荣不解。

莫鹤秋:“荒木歌川是一个特别高傲的人,很多新政府的官员他根本不待见,却单独接见李士邨。所有官员都知晓,攀上驻守南京的联队长荒木歌川便是多了一道护身符。”

莫鹤秋早前便已知道李士邨经常单独去拜访荒木歌川,而拒绝过很多人的荒木歌川却接待他。

“在这里上班的人,都会巴结一位日本人仕运才能亨通,李少天是酒井寿夫,李士邨是荒木歌川,宝荣是伊藤松阴。”

而莫鹤秋,他是莫共的父亲,是荒木歌川毕恭毕敬经常来拜访想要巴结的“岳父大人”,攀上荒木歌川是比伊藤松阴更有利益,更强大的靠山。

“那该如何是好?”明少福暂时显露的愉悦即刻成为担忧。

莫鹤秋默默说道:“该关键人物出场了。”

“谁?”陈宝荣问道。

两人伏耳听完莫鹤秋的计策,明少福惊呼一声:“这绝不可以!”

莫鹤秋沉默不语,明少福突然从椅子上坐起来,不知所以然的转了几圈,看向莫鹤秋愤然道:“褚铭燃心狠手辣,如果她下毒毒量很大,那么,解药剂量轻重难以拿捏,共儿岂不是十分危险?又或者,她加入别的东西怎么办?”

莫鹤秋:“她不会的,搞情报的人都知道砒霜的毒性有多烈,她怎么可能会加入别的东西?”

“可是……这……这完全就是要要了小姐的命啊。”

莫鹤秋抬头深沉望向明少福:“不会,你要理智一点,这是一包失了效的砒霜,毒性是正常的十分之一,再将解药提前喝下,最多就是昏迷。”

明少福愤怒的神色依旧不减丝毫,几乎是瞪着他的“老爷”:“可以使人昏迷的物质有很多,为何不用普通的催眠药物,非要用砒霜?”

“动机呢?动机如何解释?莫共中毒以后荒木歌川定会送她去医院,医生如果最后查出来莫共只是吃了催眠的药物,怎能被做成谋杀的样态?”莫鹤秋语重心长言道:“只有做成谋杀样态,荒木歌川才会彻底惊慌,慌乱之下,各项矛头指向的证据才不容易被怀疑,人的理智也才能够被瓦解。”

明少福不再说话。

陈宝荣望着两位自己敬重的老者争执,不知道该说什么好,便只能沉默。

莫鹤秋继续说道:“军统特工执行任务,本就是刀刃上走的事情,莫共她既入了军统就是一名军人,既是军人,就要做好随时为国家牺牲的准备。”

“老爷,虎毒依然不食子啊。”

陈宝荣也焦急的呼吁:“莫先生,我也觉得不妥。您所做的任何决定我都坚决的执行,但是这件事情,真的不可为!”

“现在唯一能救全员的就只有莫共了。”莫鹤秋看向他们两人,郑重说道:“如若不行此计,你、我,南京潜伏的所有人很有可能会被连根拔起!”

明少福非常不解,且甚至有些愤怒:“将军火塞到李士邨走私船上,已经让李士邨背这个锅,为何还要把小姐搭进去?”

莫鹤秋:“哪有那么容易,荒木歌川那么精明的人,怎可能会凭一箱军火就轻易相信是李士邨做的案?他一定会深入调查下去,这件事一旦深入,事情就不好办了,我们无法弥补那些可能出现的漏洞。对付一个人,一定要找他心里最着意的痛点,只有莫共出了事,才会扰乱荒木歌川的思绪,因为莫共,这个案子也许才会早点结束。”

明少福:“即便最终无法确定是李士邨做的,最坏的结果,他怀疑您那又怎么样,您是莫共的父亲,看在共儿的份儿上,他也不会把您怎么样的。”

“你不要忘记,荒木歌川他是一个日本人,一个精明的日本鬼子。无论他对共儿的心意是出自真心还是假意,与他自己的军国比起来,一切都会被抛弃。”莫鹤秋语重心长的说道:“让李士邨的靠山亲自杀了他,才能将事情彻底了结。况且这个人之前便总是过多关注宝荣在做什么,他早晚要成为一大遗患。”

陈宝荣担忧之色不少于明少福:“莫先生,此法切不可行,绝不能为了宝荣,拿莫小姐的生命开玩笑。”

“当今情况下,除此之外,再没有其他法子了,将解药提前几分钟饮入,共儿不会有事的,如今不是你一个人的事情,我们全部都得暴露。”莫鹤秋站起来,郑重说道:“此事已定,无需再议,时间紧迫,立刻下去准备。”

明少福此刻,根本不想看莫鹤秋。

莫鹤秋坚定的望向他们两人,命令道:“共儿是此次事件成功地攸关之举,今日下午你就去莫共办公室,将一点二巯基丙醇放入她杯中先骗莫共喝下,然后通知耿中石,莫共中毒的当天晚上,便将这件事告知张甫程,张甫程定会第一时间去看望莫共,看望莫共之时,让张甫程授意莫共哑语‘李士邨下毒’。”

莫鹤秋不理会明少福怨愤的目光,转过去给陈宝荣下令:“事情发生以后,一定要想到办法让伊藤松阴知晓给莫共下毒的人是你和褚铭燃,伊藤松阴上次被荒木歌川抓到了监狱里,伊藤松阴是一个非常腹黑的人,他一定怀恨在心,你给莫共下毒这件事,伊藤松阴知道了,且还发生过上次和平大会你为他挡子弹的事情,伊藤松阴一定会保你。”

“可我该……该如何让褚铭燃替我下毒呢?褚铭燃一定会问为何你自己不去……”陈宝荣有些羞涩甚至是胆怯的问道,每一次自己不知道该如何完成莫先生交代的事情之时,他都会在不经意间露出这种神色。

“你就说自己一整日都要陪在伊藤松阴身边,根本走不开。你只要给到褚铭燃毒药,褚铭燃一定会照做的,褚铭燃中意荒木歌川这在新政府已经不是什么秘密了,她巴不得有这样的机会。”

“是。”陈宝荣神色凝重的答令。

莫鹤秋:“这么一闹,所有人的焦点,都会集中在共儿中毒的事情上。况且,一个月前刚刚发生了梅寅箴全家被屠戮的事件,伊藤松阴短时间内不会怀疑我们。只是……只是委屈了共儿。”

陈宝荣有些难过的低下头:“莫先生,我对不起共儿。”

“你们谁都没有错,是我对不起她。我最对不起共儿的是,民国二十七(1938年)年,同意她的请求,让她入了军统。”

这些时日,苍溪戏园人影稀疏,生意惨淡。

那一日陈宝荣被日本人抓走的消息不过一日,便传遍了整个南京城,苍溪戏园的戏迷们都不再光顾苍溪戏园,不是因为见不到陈宝荣而沮丧,而是担心“陈宝荣出事”会连累到他们这些“戏迷”。

民国二十九年(1940年)十一月六日,陈宝荣重返苍溪戏园,伊藤松阴亲自将陈宝荣送回去,并且与老板一番长谈,苍溪戏园老板连连哈腰点头,笑的嘴都合不拢。

陈宝荣能够重新登台,戏园老板大宴宾客,三日内来戏园听戏的观众全部免费,并且每日在陈宝荣登台之前,戏园老板都要亲自上台郑重解释,那日的情景只是一场误会,日本人抓错了人,误会解开之后,陈宝荣被日本军官毫发无损的送回来……

陈宝荣听从莫先生的话,在家休养了一段时间,伤势好的差不多才重返戏园。

苍溪戏园又咿咿呀呀红红火火的唱了起来。

民国二十九年(1940年)十一月七日,中毒十五天的莫共重返司法部办公厅,街道两旁已是南京深秋火红浓郁的落枫。

一个小小的司法参事专员竟然直接将新政府特务委员会的主任拖下水,并且迅速暴毙……这件事传来,新政府所有人员几乎都惊慌失措,打心里不敢再小觑莫共。刚踏入司法部办公室的莫共,以往从不理会她的女同事现在都簇拥过来,嘘寒问暖,都是微笑的嘴脸,话里行间关怀备至。

莫共只是轻轻点点头,什么也不说,从簇拥的人群中出来,正要离开,突然,莫共在人群中发现了一张脸,怒火瞬间窜起来,司法部部长的妹妹梁景丽,破坏别人婚姻的妖狐媚子,看到这张脸,莫共便气不打一处来。

刚踏入办公室,一张熟悉的脸映入莫共眼帘,莫共脸上露出久违的笑容,竟然是甫程教官,可为何以往那种只要见到甫程教官便兴奋悸动的感觉好像平淡了很多?

张甫程本想着借助表哥的名义直接到荒木歌川府看望莫共,又怕莫共难做,便忍住了这个念头。

又看到与往日一样健康的莫共,张甫程心里落了底。

莫共转身关门,张甫程即刻上前,从后面紧紧抱住莫共,莫共瞬间动弹不了,突然而来的思绪让莫共心中充满了罪恶感,这应该是她心心念念想的人啊,为何自己脑海里出现那日晚上荒木歌川抱住自己的画面?

莫共想放开甫程教官紧紧抱着自己腰的手,要转过身来,张甫程却双手紧扣越来越紧:“你还活着就好,我们都活着就好。”

莫共柔声说道:“甫程教官……”

张甫程吻着莫共的头发,深情说道:“黑夜漫长且从没有光,而你是我的星芒。”张甫程的下巴紧紧贴着莫共,他从未有今天这样急切的想要抱住她。

0

第一百五十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