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推理>日暮莫川>第一百五十三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百五十三章

小说:日暮莫川 作者:杨鹭 更新时间:2019/8/24 0:58:56

伊藤绫野早早等在少将驻军司令官邸,手下人来报,今日九点南京浦口火车站发生了冲突,伊藤绫野十分惊慌。

见哥哥走在前面,帝国一行英勇的军官拥护着父亲,到达官邸,伊藤绫野立刻冲下楼去,见到伊藤光政,紧紧握着父亲的手:“听说浦口火车站起了冲突,我十分担心父亲的安危。”伊藤绫野眼睛里好似还闪烁着泪光。

伊藤松阴:“不必担心,父亲于今早六点便已乘飞机抵达南京,乘火车不过是个幌子。”

伊藤绫野脸上瞬间阴转晴,笑靥如花:“父亲真是高明,让那些支那人像跳梁小丑一样。”

伊藤光政突发感慨:“今日若是有小菊在,这些人定一个都逃不了。”

伊藤绫野的心扑通扑通直跳,小菊去世之后,电报上伊藤绫野只是草草写了一句话“小菊牺牲”,发给自己在东京陆军省任职的父亲,今日父亲提及,定是想要让自己亲自告诉其中原委。

伊藤光政又问道:“火车站埋伏的人抓住了吗?”

伊藤松阴:“抓到了,只是一些流寇在闹事。”

伊藤绫野不敢有丝毫隐瞒,今年一月荒木歌川大佐府发生的情况,伊藤绫野一五一十叙来。

被伊藤绫野派去安插在荒木歌川府的侍女小菊,本名武藤灿菊,是伊藤绫野父亲伊藤光政的“学生”。

时间一晃,便已过去七年。

昭和八年(1933年)初春,这一日,伊藤光政刚进入东京陆军军部办公室,有一人站在走廊角落里恭敬低微的唤他,伊藤光政停住脚步上下打量一番,觉得这个人颇有意思,便将他带到自己办公室。

这人自报姓名——武藤垣一,是军部一名军曹。

伊藤光政未言语,非常难以理解,这样一名下士官也敢斗着胆子来这里……

“卑职将女儿献给您,望您收纳。”武藤垣一恭恭敬敬跪在地上,十五岁的武藤灿菊也跪在一边,忐忑的等待人生指令。

此言一出,伊藤光政倒有些诧异,他打量了几眼眼前这个穿西装的小个子“男孩儿”,原来是个妙龄少女,随之露出微笑,伊藤光政看了一眼自己副官,副官请武藤垣一起身。

……

能够拜“樱会”先驱分子伊藤光政为师,武藤灿菊瞬间觉得自己的人生像开过光一样登入顶峰,当晚,十五岁的武藤灿菊从伊藤光政身子下面出来之时,便暗中立下血誓,绝不可以忘记今日的疼痛,要将自己培养成“樱会前辈”手下最精锐的特工,为帝国立下不可磨灭的赫赫军功。

于是,十五岁的武藤灿菊正式加入伊藤光政秘密建立的独立于特高课的私人特工组织——“玄武社”。

武藤垣一一直将丰臣秀吉当做神一样顶礼膜拜,自小的理想便是进入军部,成为一名真正的军人,然而囿于家庭背景和生活环境,近四十岁了,自己还只是一名军曹,女儿武藤灿菊出生之后,他更感觉人生失望,整日郁郁寡欢,有一次,武藤垣一在日本各地流窜之时,偶然听说,一些秘密的间谍组织专招女性,武藤垣一瞬间感觉自己得到了人生真谛,于是回到家中,整日向武藤灿菊灌输军国主义思想,并在暗中默默准备。

武藤灿菊不仅是自己秘密培养的一批特工之中最年轻貌美的,而且业务能力也是首屈一指,每当想起武藤灿菊,伊藤光政便觉得自己依旧年轻。

“中国事变”开始后,伊藤绫野调任南京,伊藤光政派遣一干“玄武社”自己收的“徒弟”随伊藤绫野一同前往南京,随伊藤绫野调遣。其中武藤灿菊是伊藤绫野最为信任的心腹,最得力的棋手。

且,上一次炸掉宿县列车的犬士首领——头上留着一撮头发的宽额黑面的武士,是武藤灿菊的丈夫,两人刚结婚,不到一年。

在特高课,伊藤绫野是课长伊藤松阴的亲妹妹,少将之女;出了特高课,市井之中,又有一群随处游荡的日本浪人听她号令,伊藤绫野在南京,可谓如鱼得水,连铁腕手段人人敬畏的副课长梅津誓秀都不放在眼里。

伊藤绫野虽然只是特高课一名普通课员,却似有她父亲少将的资历,永远盛气凌人,高高在上。

“卑职武田护卫来迟,还请阁下恕罪。”

武田金一刚一进门,便跪地请罪。

伊藤光政一抬手:“不要紧,赶紧起来。”

武田金一是伊藤光政亲力栽培,且是“玄武社”第一批学员,这就是为何他与伊藤松阴两人同是少佐军衔,在中国派遣军南京军务课任后勤参谋这样的要职,但还是对伊藤松阴十分恭敬客气听他指挥的原因。

人员站齐,伊藤光政挨个看了一遍,那名与武藤灿菊有些瓜葛的“浪人”、武田金一,自己在南京的“学生”全部到齐,唯独少了武藤灿菊。伊藤光政突然问道:“莫共是莫鹤秋的女儿吗?”

“正是她,您听说过她?”伊藤绫野有些诧异。

“我知晓一些莫鹤秋的情况,现在在汪精卫政府可是大红人啊。”

站在旁边的伊藤松阴默默想着,看来莫鹤秋隐瞒财产的事情父亲只告诉了自己一人,即便是自小很宠爱的小女儿,父亲也并未提及什么。

“武藤灿菊是您最得力的‘学生’,此仇怎可不报?”伊藤绫野一想到莫共,怒火便瞬间升腾起来。

“你不就是为了要铲除莫共,才让小菊下毒的吗?你不要打着为我‘学生’报仇的幌子,指望我会帮助你,小菊是一枚最精锐的棋子,本可以有更广阔的天地,却被你用在了私人感情上,从而毁掉了她,没有为帝国做出一丁点贡献来。”

伊藤绫野低着头,不敢再多言一句,静静听候父亲的训斥。

起初,伊藤绫野安排武藤灿菊到荒木歌川府上,是为了监视荒木歌川的一举一动,她要知道荒木歌川每天的行踪。万万没想到,没过多久,荒木歌川竟然带回来一个卑贱的支那女人。

站在角落里,宽额黑面的日本武士,眼眶有些湿润,灼烧的痛浇透整颗心,他立下毒誓,定要亲手将那个支那女人铲除。

伊藤光政继续说:“荒木歌川,少年猛虎!军纪严明,指挥战争谋略有方,为军部的人传颂。武汉战争中出尽了风头,但年轻毕竟是年轻,过早取得傲人的成就并非是一件幸事,据听说,这一年,荒木歌川将那名支那女人带在身边,整日沉浸于温柔乡里,作为总派遣军的高级作战参谋,并未做出什么高明的作战计划来。”

伊藤绫野想说什么,看了眼父亲,又不敢说出口。

这一日下午闲来无事,莫共坐在屋子里晒太阳,楼下荒木府一名侍女上楼来叫莫共,说是楼下打进来的电话是找莫小姐的。

莫共走下去接起来,竟然是李少天。

从特务委员会主任的位子上上任的李少天,也继承了之前李士邨的作风,常往莫共办公室跑,没想到这一日竟然将电话打到这里来。莫共想不通的是,一个日本高官府上的电话,李少天是怎么知道的?

“是莫小姐吗?我专门找人定制了一枚镶钻的限量款项链,特意送到府上来,我现在在外面,被大佐府的士兵拦住了,可否请莫小姐大驾移步,到外面来接一下我,今日真的是冒昧打扰了。”

莫共挂掉电话犹豫一下站起来,她真的想不通这个以往素无往来的李主任突然这样是要搞什么……莫共走到窗边望了一眼,李少天果真站在大门口,莫共走出去。

到了门口,见到李少天,莫共假装十分欣喜,露出笑容。

李少天递出一枚精致的礼盒,笑容满面说道:“这是今日飞机空运过来的,一送过来我便迫不及待拿给莫小姐了,办公室里人多眼杂,我担心这件事流传出去,对莫小姐名声不好,便亲自送到府上来,彰显我的诚意嘛。”

莫共故意迫不及待的将礼物接过去,她想,既然事情已到了这个份上,那自己怎么样也要把贪享财富珠宝的恶名坐实了:“谢谢李先生了,您的好意我全在心里记着呢。”

莫共并不打算请这个人进门,正要送客,这时,李少天忽然说道:“我还有事要请求荒木大佐,可否请莫小姐帮忙引荐一番?”

莫共看了他几秒钟,原来这条项链的真正目的在这里呀,拿人手短,他提出了这样的要求,莫共也不好意思拒绝,便说道:“请跟我来。”

门口卫兵看了几眼眼前这个略显奇怪的男人,莫共不理会他们的目光,将李少天带进荒木府,进入客厅,莫共说了一句:“荒木大佐还未回来,您先坐在客厅等等吧。”便欢欢喜喜离去。

“好的。”

李少天看见莫共离开,一楼空无一人,坐了一会儿,便起身,开始四处搜寻。

0

第一百五十三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