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推理>日暮莫川>第一百五十七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百五十七章

小说:日暮莫川 作者:杨鹭 更新时间:2019/9/5 12:23:56

张甫程守在莫共身边,一夜未合眼。

第二日黎明,天还未亮,莫共再一次醒过来。

从昨晚回到鸿纪车行,莫共便坐在地板上,整夜不眠,一会儿哭一会儿发呆。半夜三四点,张甫程好不容易哄着莫共闭上眼睛,张甫程将莫共抱在床上睡下坐在一边看着,莫共不知道自己有没有睡着,反正脑海里全都是母亲,清醒时开始痛哭,睡着时自己像是已经彻底离开人世……

莫共脑袋“嗡”的一下突然清醒,母亲被杀了……母亲……母亲不在了……莫共止不住又大哭起来,抓住被子枕头撕声裂肺翻滚、嚎哭,天地震动,她的心好痛啊……好痛啊……真的好痛!

自从五年前自己到东京求学,她能见母亲的次数便少之又少,后来“七七事变”爆发,自己回到家中,虽然见到了母亲但也只是能够数的出来的几面,母亲总是匆匆离开,这么多年,自己见过母亲的次数寥寥无几……上次,母亲好不容易回来南京,第二日自己还在睡梦中,母亲便又离开,没想到,那竟然是自己最后一次抱着母亲……想到此,莫共的嚎哭声更凶!

张甫程想拦着莫共,但他明白这样惊天动地的悲恸只能自己消化,别人无论做什么说什么都无济于事,她必须发泄出来,所以张甫程便眼睁睁看着莫共痛哭!

过了一会儿,莫共哭累了声音小了些,开始啜泣,张甫程坐下来,莫共红肿着眼睛,眼睛里布满红血丝,脸也跟着肿起来,眼睛空洞无神,张甫程足足被吓了一跳,她从未见过这样的莫共,像是从鬼门关走了一遭回来,而随时又会去到那里……

张甫程摸了一下莫共额头,烫手的那种高烧……

张甫程把莫共抱在怀里,紧紧抱住她发抖的身体。

“我以为你会幸福,我以为你不会承受这些,我想保护你不受伤害,拼尽全力,但还是让你经受这些……”巨大的心痛从张甫程心底升起,他眼角一滴清泪跟着流出,这样的痛,他又怎可能不知?

过了很久,莫共完全疲累,平静下来,张甫程起身去拿毛巾和退烧药。

莫共脑海里有无数东西无数张脸绕过去,天旋地转,忽然,莫共意识清醒过来一些,一张脸晃入莫共脑海里,是荒木歌川……“怎么可以这么无耻!”“怎么可以这么无耻!”“怎么可以这么无耻!”

莫共像发疯似的大吼出声,从床上滚落下来,张甫程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立刻奔回去扶起莫共抱住她,再一步不敢移。

母亲身上十多枪……被打出那么多洞……母亲被那些刽子手残忍杀害,而自己……而自己竟然爱上一位鬼子军官?莫共的心瞬间被万箭齐发,瞬时碎裂,所以大喊起来。

天色忧愁惨淡,风呼呼刮过耳际,刚下过大雪的南京此刻凄凄切切,街上空无行人,地面结了冰,汽车只得缓缓徐进。

张甫程抱着莫共坐在后座上,面无声息,双目毫无生机。张甫程难以想通,为何老师耿中石在第二日一早便一定要把莫共送回来,她这样的状态怎能一个人待着……

莫共双眼通红,躺在张甫程腿上,睁大眼睛望着窗外阴沉的天空。

亲自开着车护送莫共回去的耿中石,想起“玄武”先生早晨打来的电话,莫先生预感到自己一定会被特高课带去审讯,于是让自己今早便一定把莫共送回莫府,因为荒木歌川很有可能今日就会来莫府寻找莫共。莫先生让自己无论如何都要稳住莫共,看来这一次莫先生的处境十分危急,越往下思索,耿中石面容越深沉严肃……莫先生与夫人是他最崇敬的人,莫先生甘愿背上“汉奸”这样的千古罪名,孤注一掷深陷狼窝虎穴刀尖上行走……夫人为了救助前线伤兵自愿调往条件艰苦的战地医院,只要战火一开,夫人便从不下手术台,有无数名伤兵被救助,而在昨晚却被残忍杀害……耿中石的眼睛不禁有些湿润。

不一会儿,车子停在鱼市街莫府大门前,他们一行人急匆匆进入莫府,不见莫先生与明少福,难道他们已经被特高课带走了?耿中石心头一紧。

张甫程将虚弱的莫共抱入她的房间,他的心思都在莫共上,也未过多去想别的。

耿中石在房屋里坐定,不一会儿,果真听到了敲门声。

耿中石藏到里面,吩咐张甫程去开门,张甫程已然料到是谁要来。张甫程正要出去,莫共走出来说道:“不要去了,我已经吩咐徐叔,无论是谁来都闭门谢客。”

“如果那个鬼子硬闯呢?”

“没事,如果硬闯,我来应付。”莫共穿戴整齐一些,坐在正厅等候。

荒木歌川着一身便装,牧野和宏开着的那辆普通的汽车停在门口。

荒木歌川进来,莫府家丁迎上去,荒木歌川十分客气:“请问,莫小姐在府中吗?”

一位年过四十的管家走上前说道:“小姐在府中。”

“那我,可否进去看望一下?”

“先生,非常抱歉,小姐吩咐了,任何人不得进入里面,小姐今日,谁都不见。”

“哦。”荒木歌川应了一声,犹豫着打算离开,脚步向前迈了几步又转过身来问了一句:“莫小姐确实是在里面吗?”

“千真万确,小姐在府中,莫家家门不幸,小姐精神状态非常不好,正在休息。”

荒木歌川最终踏出莫府离开。

管家徐叔将刚才那一番对话回报,莫共听到后回到自己房间。

昨晚,荒木歌川从军部回到荒木府已经很晚了,刚一进门,惠口美子便急匆匆汇报莫共还未回来,他正要出去寻找,一名亲兵突然来报,“前二十分钟,在城北太平门值守的士兵汇报,一干日本宪兵开着几辆军车出去,不一会儿,另外一辆车也从太平门出去……”亲兵汇报到这里突然停顿了:“后面那辆车出去以后我们才知道车上是莫小姐……”

“为何如此愚蠢!”牧野和宏忍不住责骂一句。

“是,卑职失职,卑职请罪!”这名亲兵立刻跪下来。

一阵旋风即起的紧密局促之感窜上来,荒木歌川不耐烦说道:“继续说!”

“然后……不一会儿,城外钟山方向发生了枪声,派人去查,便看到空旷的悬崖下面,莫小姐抱着一具尸体……”

“抱着一具尸体?是谁?”荒木歌川弯下腰来警惕性的瞪大了眼睛望着这名亲兵。

“是……”

“快说!”

“是莫小姐的母亲,名叫白穆清。”

“可看清楚一开始出城的是哪个中队的日本宪兵?”

“卑职愚蠢,据值守士兵回报,并未看清,还有一件非常奇怪的事情,那几辆车虽是帝国的军车,但是并没有支队的名号,只是插着国旗和军旗。”

荒木歌川转身便出了门。

深夜的风丝毫不减,汽车停在钟山山岗前,凛凛寒风如刀削在荒木歌川脸上,荒木歌川带着牧野和宏慢慢向前,他忽然非常紧张,他不知道一旦待会儿看到莫共真的抱着自己母亲的尸体时自己该做什么……

总是会在荒木歌川脑海里出现的背影此刻真实的出现在荒木歌川面前,是那个“表哥”,看见张甫程,荒木歌川停下脚步,与牧野和宏两人远远站着。

任凭烈风刮过,莫共坐在冰冷的山脚下不动,荒木歌川犹豫着还是没有近前,虽然他不知道是谁做了这么残忍的事,但一定与日本人有关。荒木歌川想如果他此刻出现,一定会最大程度的刺激到莫共……第一次,荒木歌川如此憎恨自己的身份。

凌晨一点,几个小时过去,荒木歌川站在呼啸的北风里依旧望着莫共,寸步不挪,身形伟俊,雄姿英发,雪片落在荒木歌川脸上他也不擦,大风怒号着刮过,他也不动,在牧野和宏看来,荒木歌川好似是矗立在天地间的一尊大佛!

不久,莫共撕裂的嚎哭声顺着大风传过来,荒木歌川忽而感觉自己内心像是被大风割裂般刺痛!

一直站到凌晨三点,荒木歌川看到莫共的那个表哥把她母亲的尸体和莫共带走,荒木歌川才悻悻的离开。

回到荒木府躺下,无论怎样,荒木歌川都闭不上眼睛……

第一次,如此深烈浓郁的恨意席卷而来,为什么自己是一个日本人,是以侵略者的身份出现?为何自己天生就要与她处在一个敌对的状态?他与她,像峡谷之间恢弘巨大的沟壑,千百年来,无论天地山河怎样流转变换,都无法逾越。

这道天地间巨大的缝隙永世难以修补吗?从凌晨四点躺在太阳完全升起来,荒木歌川也未睡着,哪怕一分钟。

荒木歌川在心中立下一个恒定的誓言,他一定要帮莫共查出来,是谁害了她的母亲!

清晨新政府上班时间人流最集中的时候,褚铭燃出现了,烫了时下最新款的卷发,精致的发髻高高向后盘起,久未穿在身上的特务委员会制服熨烫的非常顺滑,别在胸口新政府的徽章也格外亮眼,还是带着那双黑色的皮手套,看起来精神抖擞,春风满面,新政府进出的人员看到褚铭燃,都在暗地里指指点点,褚铭燃余光瞥见这些人,得意一笑。

0

第一百五十七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