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推理>日暮莫川>第一百六十五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百六十五章

小说:日暮莫川 作者:杨鹭 更新时间:2019/9/29 16:36:10

绳子紧紧捆在自己身上,嘴里塞满了布,眼罩摘下来那一刻,荻岛仓末看清楚这间屋子里自己面前站着的这两人,均是约莫二十出头的青年男子,一个略显青涩,另外一个便是将自己押下车蒙着脸的人,虽然只能看到他的眼睛,但他成熟老练,绝非寻常人。

荻岛仓末的目光最后落在里屋门边上,这名女子隐匿在光线里,荻岛仓末没有完全看清她的面貌,可只要看一眼她的轮廓,便再熟悉不过。

莫共站着不动也不说话,认真笃定而又有些愧疚的看向荻岛仓末。其实莫共也无法保证自己在荻岛仓末面前这样做这名日本医生就会追出来,时间紧迫她已想不到别的办法,直觉告诉她她必须这么做。

此时,荻岛仓末还是看不清莫共的脸,但荻岛仓末感受到了她由内而外的坚毅。

荻岛仓末异常沉静,一直看着莫共,丝毫感觉不到身后对准他的那把枪,这名日本医生刚被绑进来,小周便掏出枪指在他头上。张甫程的面罩还是没有摘下,他放下小周的胳臂,走近这名日本医生,温和说道:“我家先生性命危在旦夕,如不是情况危急,我等定不会如此唐突冒昧。”张甫程拱手作揖,十分恭敬:“还请医生给我家先生一诊。”

荻岛仓末又望了莫共一眼,随之郑重点了点头。

不知为何,莫共从心底里觉得这位医生不会谋害老师,便向前走了几步,荻岛仓末进入里屋之前,看清了莫共的面容,落花为雨,与中国首都的雨花台一样,惊为天人……并且,她在看着自己,荻岛仓末瞬间感觉自己被汹涌的潮水淹没,这一眼,四海潮生。

日本医生走进去,张甫程若有所思望向莫共,他没想到这名日本医生如此爽快不问任何缘由便答应下来。莫共忧思重重,张甫程明晓莫共比谁都看重老师的性命,终究还是将自己刚才瞧见的满腹狐疑咽在肚子里。

三个小时过后,荻岛仓末从里屋走出来,面对所有人说道:“先生体内所有的残片都已安全取出,不会再有生命危险,只需要好好休息便好。”

“你没做什么手脚吧?”小周满怀敌意的窜出来又拿枪止住荻岛仓末的脑袋。

荻岛仓末站着不动,那目光依旧是莫共的方向。

小周又急切说道:“这个人杀掉最为妥当,他已经见过我们这里所有人,他回去以后定会下令通缉我们。”

“不可!”莫共忽然冲上前拦住小周的手枪急切说道。

张甫程看着莫共,她的神色变了,这样深切的担忧。张甫程想起他们来到医院准备绑架荻岛仓末的时候他问了莫共一句:“你能确保他会跟着你出来吗?”

莫共当时只是淡淡答曰:“我自有办法。”

张甫程听说了莫共的方法,他是日本军队里精湛的医生,怎可能在上班时间这样毫无章法的便跟着莫共从医院里面走出,莫共的状态,关心则乱……张甫程当即问出口:“这名日本医生……”

“嗯?”莫共等待甫程教官的下文,张甫程只淡淡说了句:“没什么。”

……

“不妥。”莫共意识到自己的失礼,放开小周面容平静一些,略带安抚对小周说道:“这位医生他救了先生,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冤有头债有主,我们怎可恩将仇报?”

半晌,莫共见小周的枪丝毫没有要放下的意思,荻岛仓末站着不动也不反抗,面色镇定,莫共见情境十分尴尬,便开始生气,声音不由自主提高了很多:“如果这样做了,我们和那些日本鬼子有什么区别?”

“他也是日本鬼子。”小周又说道。

“他不是日本鬼子,他是日本医生。”莫共凝视张甫程,缓缓说道,与其说莫共在与小周辩论,不如说莫共在等甫程教官的答案。

张甫程的目光也落在莫共身上,一直未言语。荻岛仓末医生再次认真而笃定的看着莫共,莫共也望向荻岛仓末,张甫程则望着他们两人的目光,这房间里忽然静谧的密不透风。

莫共一步一步走到荻岛仓末面前,面容严肃郑重问道:“请你以医生的医德发誓,这件事情你会透露出去吗?”

荻岛仓末同样郑重望向莫共,他从未和她有过这样面对面的对视:“绝对不会!”

“好。”莫共点了点头。

“我庄严宣誓,将我的毕生献给人类服务,把病人的健康与生命放在首位,无论种族、宗教、国籍和社会地位,只对病人履行我的义务!”荻岛仓末忽然大声的念着誓言,惊住了屋里的三人,都诧异的望向他!

莫共忽而不知道该做什么,内心涌起无限慨叹,这是西方医学者正式从医前的“宣誓”,没想到在这里,他竟然会这样郑重承诺!

小周的枪这才放下来,他不在管任何人,转身向耿中石的房间走去。

与来时一样,荻岛仓末头上套着一个黑布袋子被带到车上,这一次张甫程客气了很多,坐在汽车上,荻岛仓末的脑海里都是刚才莫共看向自己的神情,这一次,去年四月份“天长节”过后自己在南京陆军医院太平间门前会遇到她的谜团终于解开了……

将日本医生送出去,张甫程返回,见莫共端着热水正在老师房间侍奉,便没有打扰,过了一会儿,莫共走出来,把里间卧室的房门关上,张甫程犹豫着,还是走上前:“你……看起来非常担心那名日本医生?”

莫共挑眉向上看了一眼甫程教官,有些尴尬:“没有啊,我只是觉得不能杀了他。”

“你为什么会认识那名叫荻岛的医生?而他又愿意帮你的忙……”

“我……”

“他经常去荒木府吧……”张甫程又说。

“嗯……我不太明白甫程教官的意思。”莫共也不知道要说什么好。

“我觉得你……刚才下意识的那么关心那名日本军医,不是因为那名军医本身,而是……”

“而是什么?”莫共不解的望向张甫程。

张甫程终于说出自己最艰难的心意:“而是因为荒木歌川,因为那名日本鬼子。”

“日本鬼子”这几个字传过来,莫共忽而感觉格外刺耳。

莫共不想与甫程教官过多理论,便向门外走了出去。望着莫共离去的背影,张甫程越攥越紧的拳头吱吱作响,荒草蔓延,嚼穿龈血。他知道自己讲在莫共的重心处,每一次只要遇到无法解决和无法面对的事情她都会这样,默默一个人离开,莫共的举动更加证明,自己的猜测是对的。自从莫共被软禁到鬼子府邸,他便从未睡过一个踏实觉,到现在为止,张甫程才真正明白,自己担心的不是荒木歌川那个鬼子会对莫共怎么样,而是莫共对他的心意。

日午十分,阳光照进来,已显的这天气格外暖和,伊藤绫野正在自己的办公室里摆弄她养的唯一的两颗盆栽——仙人掌,她不喜欢花草,但唯独喜欢仙人掌,因为它们可以生长在干旱的沙漠中,浑身是刺,坚韧不屈,又能耐得住寂寞,像极了自己。

今早,花谷长勇秘密报告,昨夜下关江边发生了枪战,一名人员被击毙落水,另外一名中了枪,至今下落不明……伊藤松阴带人出去,却未通知自己,发生任何事件任何场合,他都会带上那个叫“梅津誓秀”的,而决不会告知自己一声……看来自己这个亲妹妹还不如一个外人值得信任……伊藤绫野一边踱步一边思索,这时,一阵敲门声打断了她的思绪,伊藤绫野确认一下,是她办公室的敲门声。

伊藤绫野打开门,武田金一春光满面的走进来,伊藤绫野见武田金一这般开怀,同样跟着心情舒畅起来,微笑相迎:“阁下到来,绫野有失远迎,真是失礼。”

“伊藤小姐客气了,我也是刚从外面回来,路过此地,想着还未到过伊藤小姐的办公室,我们许久不见,便过来看看。”

“阁下来访,真是绫野的荣幸。”说着,伊藤绫野连忙给武田金一沏了一杯茶。

武田金一坐在客位椅子上,悠然自得的喝起茶来,伊藤绫野看着武田金一好似十分开心,不禁问道:“阁下今日有什么喜事吗?”

“哦,怎么可能会有喜事,实则,我今日身体有些不适,便去医院瞧了瞧,这才刚回来。”

伊藤绫野立刻换成一副关心的神色:“阁下怎么了,身体无恙吧?”

“没什么大碍,间歇性腿疼,每到春秋两季便这样。”

伊藤绫野一直看向武田金一,自从上次那一番谈话之后,伊藤绫野感觉这个人异常亲切,他本就是父亲的人,连自己的亲哥哥都防着自己,除了自己的死士之外,这个人不妨是一个可以信任的人。

武田金一被伊藤绫野看的有些不自在,但自己今日到此的真正目的还未达到……过了一会儿,武田金一装作十分自然地说道:“不知是我自己多想还是……我今日在医院里,发现一件有点反常的事情。”

一听这话,伊藤绫野瞬间来了精神:“什么反常的事?阁下可否说来听听。”

0

第一百六十五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