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推理>日暮莫川>第一百七十四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百七十四章

小说:日暮莫川 作者:杨鹭 更新时间:2019/11/8 20:55:49

褚铭燃继续嘶吼着:“你们今天杀了我,日本人会放过你们吗?”

“还真把自己当成一个人物了。”莫共心里冷笑着,慢慢靠近褚铭燃耳边:“不是日本人会不会放过我们,而是我们不会放过日本人。所有血海深仇,我和甫程教官,是拼上这条命也要报的!”

“教官?”

平日里张甫程在特务委员会,总是一副遇到谁都战战兢兢在乱世苟生的软弱相,而今晚,他神色凌厉,目光坚毅,深邃的眼眸中透出难以揣测的心思,完全变换了一副模样,这说明……所有一切都是在伪装!刚才张甫程说莫共是他的战友,现在莫共又称他为“教官”……褚铭燃思忖着,他和莫共是什么人?

莫共:“对,甫程教官就是为了手刃你这样的走狗,而在南京等待了多年。”

褚铭燃惊颤着说道:“你们……你们是什么人?”

莫共瞪了褚铭燃一眼,并未说话。忽然间没有了声音,这逼仄的密室再一次陷入沉默,一开始褚铭燃觉得这两人不敢对自己怎么样的想法逐渐开始减褪,空寂无声的房间才真正让人恐慌。

张甫程进入特务委员会中,风流倜傥,经常出入歌舞厅,因为长相英俊,总是有很多名媛围在他身边,还十分贪财,下面的人贿赂他,无论多大金额,照单全收,如今想来,这一副胸无大志醉生梦死的模样,都是装出来的,两年未见,这个人的城府该有多深,自己竟丝毫没有看出破绽……忽然之间,无限恐惧笼罩在褚铭燃心头。

莫共轻蔑的看了一眼褚铭燃,张甫程则依旧肃穆,紧锁褚铭燃。

“原来……原来你们两……就是‘狼毒’和‘狼毒花’。”褚铭燃突然自己道破这个惊天秘密,有些战战兢兢,双手止不住颤抖起来。

“你算是聪明了一回,让我省了力气再告诉你。”莫共又凶狠的用手拍了几下褚铭燃的脸,褚铭燃的脸顷刻间通红,眼泪储满眼眶。

此时,褚铭燃才看清楚,张甫程的眼睛似火焰燃烧着炽光,而这光只对着自己,马上就要烧过来。

褚铭燃又开始大声咒骂,以掩盖自己的恐惧:“你这个卑鄙的女人,小鸟依人样的隐藏在荒木歌川身边,以美色骗取他的信任,在日本人眼皮底下为所欲为。还有你,你这个卑鄙虚伪的男人,这么久以来,你一直都在利用我?”

莫共嘴角的笑意渐渐浮现出来。

褚铭燃看似在咒怨莫共,但更像是说给自己听:“我真想不通,荒木歌川怎会看上你这样阴险的女人,我为皇军做了这么多事,他却视而不见……我……我要告诉他,你是军统抗日分子,我要让他杀了你!”

莫共见褚铭燃似是要哭出声来,这样一个杀人不眨眼的女魔头,提到荒木歌川立刻犹如一只受惊的猫,都是委屈和嗔怨,这不是在伪装,莫共能够看得出来,这是女人的本能,难道她……自己一直被困在荒木府,在外人看来,自己就是荒木歌川“金屋藏娇”的那个人,褚铭燃之前给自己下毒,后又杀害母亲,难道只是因为她爱慕荒木歌川?

上一次她给自己下毒莫共就觉得奇怪,自己与她无冤无仇,为何她步步相逼?

莫共的心情莫名开始复杂,忽然从心底里生出一股这个人可悲之情,莫共没有想到,这个褚铭燃对荒木歌川的感情那么深……

莫共有些难以理解,爱一个人真的能到这样的地步吗?能失去原则,不顾一切,爱到人间罪恶,爱到自己伤痕累累。

莫共陷入沉思,“你真的不可救药!”张甫程阴沉的说了一句。

褚铭燃伸出双手要抓住张甫程,张甫程下意识的后退。“你为何要这样对我?你曾经……你曾经对我那么好,那么爱我?如今……如今受了这个妖女的蛊惑,就这样对我?”褚铭燃越来越恐惧,声音便软下来,哭着望向张甫程。

“被你无端屠戮的那些人,血溅满门,你有想过,有一天,你也会是那样的下场吗?既是贼寇,就要为此付出代价。”张甫程幽深的双眼盯着狙击枪里的孔:“还有,我父亲我全家的死,从来都不是应该。”

可无论什么样的理由,一切都不可原谅,母亲那么柔软的人,被她如此残忍的打了十多枪,浑身都是血……莫共的思绪停留了片刻,此时,她心中忽然闪现的复杂之情消失了,只剩下无尽的仇恨。

无论如何,弑母之仇即便是天,也不可饶过!

“你刚才说,你的新的目标,你的光芒,是荒木歌川吗?”莫共再一次伸出手轻轻捏着褚铭燃的下巴。

“拿开你的脏手!”

“像只狗一样被日本人撵来撵去,你这样卑鄙肮脏的人,也配拥有爱情?”莫共声音很小,却异常骤烈,像钢针一样碾压过褚铭燃的脸庞。

“你这个不要脸的贱女人,我定要手撕了你!”

莫共伏在褚铭燃耳边,悄声道:“你知道,荒木歌川每晚回去都要做的一件事是什么吗?”

听到“荒木歌川”四个字,褚铭燃立刻来了精神,她凶狠又认真的盯着莫共。

莫共温和微笑道:“给我弹钢琴,陪我吃晚餐,随后……”

褚铭燃的眼睛随着莫共的话语越睁越大,红血丝布满双眼,最后眼睛珠子都快要爆开,两年前入冬之时,有一回她站在办公室走廊,听到了两名女职员的议论声。

“听说了吗?日本军部来了一位高级参谋。”

“据说那是日本人之中相貌最好的一个,非常年轻。”

“是啊,我还听说那名鬼子抓了一名中国女人,不像以往那样那些日本鬼子那么残暴,还以礼相待,前几日,那个女人过生日,那个鬼子给她准备了烛光晚餐还给她弹钢琴呢?”

“那个鬼子好像叫什么荒木……”

当时,自己正从档案室拿了资料往回走,路过电讯处,忽听此声,“洪记珠宝商”前抓住自己的那名男子的眉目出现,俊逸的双眸,线条分明、轮廓刚毅的面庞,身形魁梧,玉树临风,像是从画中走出来的,褚铭燃清晰的记得自己的心瞬间被撕开,那样痛,灼热的嫉妒之火升腾起来,她要杀了那名女子,一定要杀了她!

“而你,他似乎从未正眼瞧过你,无论你为日本人做多少,他的目光都未在你身上停留过,我可以很明确的告诉你,你当成宝贝的那个日本鬼子我不喜欢,相反,我非常憎恨他,我之所以在他身边,就是为了利用他,窃取更多情报,还有,利用他,铲除你这样的汉奸走狗!”

“你的身份早晚会被识破,总有一天,荒木歌川会知道,你才是真正的抗日分子,隐藏在新政府里最大的蛀虫!你早晚会被抓住,在特务委员会的死牢里受尽酷刑,我会睁着这双眼睛,一直看着你。”褚铭燃持续骂着,一句等不了一句,恨不得把自己积攒多年的力气都用来咒骂莫共,这一声声的咒骂,都暴露了自己的恐慌。

“那你就认真看着吧,日后,还会有更精彩的戏码上演,千万不要闭上你的眼睛,因为一旦闭上,你就会错过。”莫共故意露出得意的笑容,怎样能够让她最痛苦、最刺激到她,莫共便怎样来。

莫共转回身,幽然的望向张甫程:“甫程教官,我想知道,这几年来,褚铭燃手上有多少条人命?”

“83条。”张甫程。

“算上我母亲了吗?”

“算上伯母的话,84。”

莫共用手指轻轻将褚铭燃的下巴抬起来,身上的黑色玄衣反射出凌厉的光:“你,百死莫赎!”那幽森森的目光里,只透出一个字——杀!

张甫程毫不犹豫重新拉开手枪的保险,对准褚铭燃的额头。

“死在自己曾经的爱人枪下,是不是很绝望?我就是要你如此绝望的死去,为那些无辜的中国人赔罪。”莫共拍了拍褚铭燃弹性十足的脸,挑衅道。

褚铭燃满脸委屈,枪声临近自己脑门的恐惧和绝望已使她泣不成声,眼泪漫过整张脸,哭成了一条河。

看着这张猥琐的脸,莫共眼前又浮现出母亲遇害前的面庞,那一夜,天际漆黑恶幕沉沉,茂林呼啸刮着震天响的风,母亲全身被鲜血染红……钻骨噬心的仇恨被无限大的填充着,莫共毫不犹豫夺过甫程教官的手枪,“嘭”的一声,枪响,褚铭燃脑门心破了洞,彻底闭上了眼。

莫共抬手,褚铭燃倒地,枪声响彻绝壁,跪地而死,正好是给中国人谢罪的姿势。

突然,莫共“哇”的一声大声痛哭。

张甫程赶忙将莫共抱在怀里,用手轻轻拍着莫共的肩膀,自己眼角也有些湿润,终于找到了杀害母亲的凶手,莫共此刻却更加痛苦,他明白这样的心情,即便报了仇,但她都不会再快乐。

0

第一百七十四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