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推理>日暮莫川>第三百零六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百零六章

小说:日暮莫川 作者:杨鹭 更新时间:2020/9/21 15:53:57

竟然是她!好熟悉的面容,莫共又看了她几眼最终才确定,果然是她,是那日祭祀自己追随人群走到崛田附近,荒木歌川的父亲荒木贞夫站在路边凝望的人。

莫共虽这般紧紧看着她,但这名中年女子完全未注意到莫共。

莫共跪着已有些时间,便决定离开这里,直到她起身,这名女子也未回头看她一眼。

寺庙中十分幽静,莫共本想在寺庙内再走一走,但是她害怕再一次遇到那名女子,便从浅草寺大门出来。一路上,莫共脑海里总是挥之不去,她的面容一直在眼前出现,莫名其妙的,莫共心底突然生出这样一个想法,她想向荒木贞夫询问这名女子,他们之间或许有什么故事……

荒木歌川的亲兵在与莫共保持百米的距离走着,浅草寺门前未樱大道,莫共突遇一群人,向浅草寺西边道路的一条小巷子里走去,莫共仔细数了数,共五人,皆穿深色西服,面容严肃,行色匆匆。

来浅草寺跪拜佛祖的大多都是女性,很少有这样四五人结伴相行的男子,莫共望着他们消失在街角尽头,心中淡淡的想着,自己军统训练的职业病又犯了,也不知道在多疑什么……

莫共忍着腿疾疼痛,尽量让自己走路看起来正常,莫共从荒木家后门进来,已是下午五点,自从她知晓有一个后门之后,莫共便习惯从后门进出,荒木中岛和井上芳成巴不得她这样,不要让别人知道她的存在最好。荒木歌川走到院子里,迎接莫共,他看到身后跟着莫共的自己的亲兵便放下心来,随之,莫共不自然的双腿也被他看到,荒木歌川说道:“腿疼的这么厉害,就不要老出去了。”

“好。”莫共低着头,继续走自己的路。

众人皆落座,莫共也在另一房间坐下来。

自从那日祭祀活动回来,荒木贞夫便把自己关在房间里,一连两日都不用餐,今日还是照旧,莫共又想到刚才在佛前看到的那名中年女子。

这时,井上芳成站起来,轻轻的敲了敲荒木贞夫房间的门,用同样轻柔的声音说道:“夫君,出来吃饭吧,你已经好几日没有好好吃饭了。”

明明是一张凌厉凶狠的面孔,平日里骄横跋扈,现在却用如此细腻温柔的声音说话,莫共从心里打了一个冷颤,鸡皮疙瘩立刻从胳膊上窜起来。

荒木歌川的房门纹丝不动,井上芳成不死心,继续叫着:“请夫君出来吃饭。”

“现在该是吃晚饭的时间,用膳理应是全家人都在一起最为合理”。

“夫君,如果饭菜冷了的话,会影响胃口。”

……

像哄一个孩子一样,井上芳成使出浑身解数,荒木贞夫依旧房门紧闭,屋里没有任何动静。

这时,荒木歌川走过来,劝说道:“母亲,我们还是先吃吧,父亲可能这几日身体不舒服,待稍晚一些,我将饭菜送到父亲房间里。”

终于等到了一个台阶,井上芳成转身,无奈的耸耸肩,荒木中岛嘴里怨愤的责斥,到后面已然是大声咒骂,然而里屋依然寂静无声。

晚饭过后,荒木中岛和井上芳成各自回了房,荒木歌川将饭菜送到他父亲房间之后便说军部有事先离开了,奶奶在厨房收拾。莫共望着荒木贞夫的房间,久久回不过神来,常年沉默寡言,而那一日在崛田,站在风中却落下了浑浊的老泪,今日见到的女子……莫共踌躇良久,终于敲响了荒木贞夫房门。

“荒木阁下,是我。”

莫共没想到,没过一会儿荒木贞夫便将房门打开了,她原本是抱着吃闭门羹的念头等在门口的。

这件事……那名女子定是涉及到他的私事,而他又是长辈,莫共一时之间不知该如何开口,便十分不自在的站着。

“莫小姐,是……有什么事吗?”

“啊……嗯……也没什么……具体的事情……就是……”

“没关系,莫小姐如果有事就请直说,如果是我可以帮到你的,我一定帮忙。”荒木贞夫客气说道。

莫共内心十分惊诧,她不敢相信这竟会是荒木歌川的父亲荒木贞夫说出口的话,平日里看着如此冷心冷情。

“我……我不是有什么事……只是……”

荒木贞夫十分耐心的等待着莫共的下文。

“就是……”莫共长呼一口气,心中想着,算了,豁出去了:“我今日……在浅草寺,遇到了一位长者,可能是阁下相识之人。”

“我认识的人?”荒木贞夫也十分惊奇。

“正是,我今日遇到的长者是一位十分温柔的女子,是那日祭祀活动,在崛田附近……出现的那名长者……”

荒木贞夫脸色突变。

莫共自知闯了祸,便立即弯腰九十度鞠躬:“非常抱歉,莫共不是有意窥探,只是那日……我与歌川走散之后,不小心看到您也站在那里,而那旁边,便站着那名长者。今日非常巧的是,我竟然在佛祖前面,遇见了她。”

“非常抱歉!”见荒木贞夫不说话,莫共又十分恭敬的补充一句。

荒木贞夫不受控制的向后退却一步,嘴里呢喃道:“她回东京了,她真的回东京了。”

莫共一时更不知该如何,心中万分焦虑,自己果然太冒失了,怎可如此窥探别人的心事,还是荒木歌川的父亲……她真想抽自己,怎么脑袋一热便过来了。

“共儿,进来。”

莫共以为自己听错了,便怔怔的抬头望着荒木贞夫,这句话真的是从他嘴里说出来的。

荒木贞夫请莫共在书桌前坐下来,还给莫共沏了一杯茶,莫共十分不可思议,顿感受宠若惊,不仅如此,他应是想到自己并非日本人,不习惯跪坐,便给自己准备了一把椅子。

“你今日前来,是想知道那日的那名女子吧?”荒木贞夫。

莫共更想抽自己的,自己窥伺别人的心思被当事人发现了,这可如何是好,莫共连忙解释道:“也并非如此,我只是……今日忽然看到她,便觉得十分凑巧,然后想来与您说一声,我并非有意窥探,请您不要误会。”

“共儿不必解释,我知道你是心地善良之人。”

莫共听着,也颇为诧异。

不知为何,莫共忽然发现,荒木贞夫叫她“共儿”之时,与荒木歌川的语气颇为相似。而且,今日莫共才与荒木贞夫近距离相视,她发现,荒木歌川的容貌有七分是与父亲相似,确实俊美。

明治三十七年(1904年),荒木贞夫22岁,供职于东京政府外务省,是外务卿小村太郎的秘书官。

对于父亲通过家族势力和人脉给他安排的这个职务,荒木贞夫并未有多大兴趣,年少时期,荒木中岛便想要让他从军,但是荒木贞夫誓死不从,荒木中岛不得已,便待荒木贞夫学业完成将他送入政府机构。

荒木中岛谋划的是,不从军从政也是颇为一件能为国争光的事情。

那个年代,正是军国主义思想开始膨胀的时期,侵略中国称霸亚洲甚嚣尘上,政府中更甚,人们对此极为狂热,整日里人人都在高谈阔论,唯独荒木贞夫十分厌恶,他本就不喜欢家族中给他安排的这一切,整日郁郁寡欢,便经常独自到广尾街道上的叁拾咖啡厅闲坐。

而莫共在崛田看到的那名中年女子便是这家咖啡厅的服务员。

“我就是在那里遇到她的,她叫‘端木静子’,她总是非常温柔,也很热情,和所有人都打招呼。”荒木贞夫说着这话,脸上浮现出从未有过的柔和之色。

莫共静静听着,荒木贞夫继续说着:“如果人人都是她那般平和该多好。那个时候,举国上下都被疯狂的军国主义思想控制,无论妇女还是孩子都是如此,唯独她,对这些并不感兴趣。”

“那一日,我又去叁拾咖啡厅,离开之时,将我的包落下了,那包里装着非常重要的政府会议纪要,等我走到秋原车站,才发现自己将它们落下了,我正要返回,只见她气喘吁吁的跑过来,原来她看到我落下了东西,便拿着它追了两公里找到我。”

“真的是非常温柔的女子。”莫共低低说了一句。

荒木贞夫此刻脸上均是柔情,沉浸在甜蜜的往事之中,不可自拔:“那天,正是深秋,她穿一身淡黄色的和服,秋原站满是落叶,那一刻,我觉得这个美丽的季节都是为了让我遇见她而铺设。是在那一刻,我忽然觉得,这落叶,这风,这人群,都有了全新的意义。我的生命,不再会像以前那般贫穷荒废。静子的笑容里藏着整个春天。”

真是秋日里最温馨和煦的一场相遇,莫共听着,都觉得温暖。

“你刚到这里的时候,那日美军轰炸,你在房屋坍塌、人群乱奔莽撞之际,不顾生命安危救下那个小女孩,那一刻,我好像看到了静子。如果那个场景是她,她也会这样做。”

莫共诧异的抬头,荒木贞夫正静静的望着她,原来这位长者心中对她竟然是这样的心思。

0

第三百零六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