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推理>日暮莫川>第三百二十九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百二十九章

小说:日暮莫川 作者:杨鹭 更新时间:2020/10/23 19:06:47

田中朝香奄奄一息,已经说不出话来,但身体各处还在挣扎,想要起身,荒木歌川抱起莫共,回头,冷冷的对他这位姐夫说道:“我的女人,你不能动。”

田中朝香的眼睛绝望的闭上。

突然,荒木云芳从外闯进来,荒木歌川的脸太过阴沉可怕,荒木云芳因为心虚被吓得面色土灰,一下没站稳跌坐在地上,突然看到旁边倒在地上胸口被鲜血浸湿一大片的自己的丈夫,“哇”的一声大哭起来。荒木云芳颤颤巍巍,一点一点挪过去,扶起她丈夫,然而,田中朝香已无半点气息。荒木云芳抱着田中朝香的身体不停的叫喊:“田中,田中,田中……”

荒木歌川抱起莫共片刻不离地,此情此景,莫共着实感觉有些尴尬,便说道:“荒木,你……先放我下来吧。”

荒木歌川似是听不见,完全不为所动,莫共看见他的眼神紧紧盯住趴在地上的他的姐姐。

待荒木云芳稍微平息一些,荒木歌川冷冷的说道:“姐姐,希望这件事你是不知情的。”

话毕,荒木歌川抱着莫共出门,就在此时,门突然开了。美军军官沃斯林克走进来,与荒木歌川堵在门口,眼前的场景让他不由自主的后退一步,一间窄小的屋子里几乎被鲜血染出来,全身蜂窝的田中朝香躺在地上一动不动,嘴角还在渗着血,他自参战以来亦从未经历过如此惨烈的场景,沃斯林克面色煞白,荒木歌川则面不改色的望着他。眼前这人怀里的人……不就是田中朝香所述的那名女子吗?她果然是面容姣好,天资绝色啊……

此情此景,沃斯林克大概明白了一些,田中朝香因为这名女子失利了,那么眼前这人肩部着“少将军衔”应该就是田中所述的他的妻弟了,沃斯林克顾不得那么多,大声喝道:“把这名女子留下,今天的事情便既往不咎!”

其实,沃斯林克全身的恐惧细胞早已张开,但他在心底不停的告诉自己,他是美国军官,而这个人只是个失了势的日本军官而已,他不能拿他怎么样……

荒木歌川立着不动,目光凛冽,站在荒木歌川身后的牧野和宏发现,这凛冽,摧裂山河!

见荒木歌川毫无动静,沃斯林克便以为荒木歌川内心已经开始服软,毕竟自己是入驻统辖日本的美军,现在全日本上下都得以美军为紧要,沃斯林克便越发大胆起来,瞪着荒木歌川,更加凌厉的吼道:“把人留下,否则我要你吃不到好果子!”

缓缓地,荒木歌川从莫共身下举起右手,毫不犹豫给了眼前这名美军军官一枪,正中要害,沃斯林克毫无悬念的倒地。

临出门之时,荒木歌川命令道:“将现场做成相互残杀状!”

牧野和宏领命:“是。”

随之,荒木歌川抱着莫共走了出去。

荒木歌川将莫共抱回来,莫共身上的药效还未彻底过去,全身无力。

一家人面面相觑。

“她怎么了?受伤了吗?” 荒木贞夫听到动静,拖着虚弱的身体从屋里走出来,他也是刚刚醒过来,醒来,便发现莫共不见了,他十分担心。

“谢谢父亲挂念,共儿没事,休息一下就好。”荒木歌川答道。

“请医生过来看一看吧?”

“父亲,不用了。”

荒木歌川将莫共送回房间,便走出来,扶住父亲,问道:“父亲,您怎么了?看起来也很虚弱。”

荒木贞夫便将中午发生的事情一一叙来。

“奶奶怎样?醒了吗?”荒木歌川满是担忧。

“你奶奶年纪大了,现在还未醒,不过没事,医生已经来检查过了。”荒木贞夫说道。

“那就好。”

“什么?这个心怀狼子野心的东西,竟然做这等事情,连奶奶和岳父都敢陷害?!”跪坐在一边的荒木中岛骂道。

井上芳成走到荒木中岛身边,温和说道:“父亲,请不要生气,也许田中也有苦衷呢。”

此话一出,荒木贞夫与荒木歌川皆用同样的神色望向井上芳成,井上芳成也看了看他们父子俩,继续说道,好似嘴角还在微笑,“也许……田中也是受了什么人的蛊惑?”

“迫害家中长辈,他就是有天大的理由也难逃其罪!我定会将他抓回来,让他为荒木家谢罪。荒木家的荣威岂是他一介武士家族可以挑衅的?”荒木中岛转向荒木歌川,“对了,歌川,田中呢?”

这时,荒木云芳从门外冲进来,一进门,便跪倒在荒木中岛身边,哭着直不起身:“爷爷,爷爷,母亲,母亲……出事了,出事了……”

井上芳成的眉毛向上一挑,眉峰凌厉,瞬间变了脸色。

荒木贞夫转回头看着她,却不愿意上前一步。

“怎么了?”荒木中岛问道。

“田中……田中他……他死了……是弟弟歌川亲手打死的!”

“什么?”荒木中岛立刻站起来,家中即刻炸了锅。

荒木云芳将“涉外俱乐部”发生的事情细细述来,荒木中岛听罢,怒不可遏,二话不说站起身拳头抡在荒木身上,劈头盖脸的责打着,荒木全程缄默,忍着疼痛一声不吭。

“父亲,请不要如此,歌川是您的孙子,请留情!”荒木贞夫在一边劝阻着,但于事无补,荒木中岛整个人似是疯了般。

“你为什么杀了他?他毕竟是你的亲姐夫啊?你怎么能下得去手?”荒木中岛痛骂道。

“因为他该杀!”荒木歌川面容严肃的站立,一字一句说道。

“爷爷,您要为我做主啊,是那个支那女人……是那个莫共,是她……她勾引田中,所以……田中才会做下这等糊涂事啊,所以才导致今天……”荒木云芳一边哭诉着,一边害怕的看着荒木歌川。

荒木歌川的眼睛微微抖动一下,深邃的眸子凝望荒木云芳:“我警告过你很多次了,请注意你的措辞!”

“明明就是那个支那女人,天生的贱胚子,不知检点,勾引有妇之夫,弟弟你还将她视作宝贝……”

“啪”一声巨响,荒木歌川一个巴掌扇在荒木云芳的脸上。

“你?歌川,你竟然打我?”荒木云芳捂着自己发烫的脸颊痛哭道:“爷爷,您看到了,歌川他……他什么事都做得出来!”

“反了你了,你这个忤逆子!”荒木中岛同样一巴掌扇在荒木歌川脸上,随后又大叫道:“这个妖孽子,早晚要把我们荒木家害得家破人亡啊。”

荒木歌川则站着一动不动,双眼通红但不眨一下。

“请莫要信口开河,否则我敢保证,时间愈久,你愈会为此付出代价!”荒木歌川掏出腰间的手枪,对准荒木云芳,厉声喝道,“荒木云芳,如若你依旧执迷不悟,我便将你逐出家门!”

“你干什么?你这个不孝子,你是要气死我吗?”荒木中岛赶忙走过去将荒木歌川掏出来的手枪按回去,“她是你姐姐呀,你怎能如此?”

“姐姐?”荒木歌川熬红的双眼盯住荒木中岛,冷笑一声,“这世上有这样的姐姐吗?”

荒木歌川说完这句话,看了一眼旁边的母亲。

荒木中岛继续痛心疾首,继续骂着:“歌川,你怎么这么糊涂啊,田中毕竟是你姐夫,他也没有做什么……他再怎样也不至死啊,你怎么能够为了那个支那妖孽……为了那名支那女人杀了你姐夫?他毕竟是你姐姐的丈夫……你……你还有没有人性?”

人性?他们也配提人性?荒木歌川暗暗思忖着,二十多年前,他的姐姐荒木云芳和她的这名丈夫田中朝香两人合伙密谋……他们当时的人性去哪儿了?

过了一会儿,荒木歌川缓缓开口:“爷爷,很多事情你并不知晓,一直以来,田中朝香背着家族与一名美国少校军官沃斯林克合作经营一家‘涉外俱乐部’,名曰‘俱乐部’,实则就是一家以私自囚禁女性出卖她们的身体专门服务于美军来盈利的夜总会。今天的事情也没有那么简单,他们两人因为商业勾结,美国军官沃斯林克没有帮田中朝香做成事,赔钱没办成事所以田中朝香去责怨沃斯林克,结果两人彼此杀害。”

荒木歌川看了一眼众人,淡淡说道:“姐姐把事情想错了,今天的事情就是这样。”

荒木中岛的脸色阴沉下来,现如今他最痛恨的就是美国佬,田中朝香竟敢背着他做这样的事?荒木中岛瞪着荒木云芳,幽幽问道:“云芳,这件事情,你参与了吗?”

荒木云芳低着头,不说话。

“姐姐,我觉得我还是该叫你一声姐姐。”荒木歌川看了一眼他的母亲,又问道,“莫共今日被田中带走的事情,你知情吗?”

荒木云芳依旧保持沉默低着头,身体四处却抖动起来。

突然,荒木贞夫走上前来,毫不犹豫扇了荒木云芳一巴掌,那声音清脆响亮,一向沉默温和的他,眉毛紧促,额头的皱纹拧成一道道深深的沟壑:“你怎么这么狠毒?这么多年来,你一点都没变,你还要残害多少人?”

能够看得出来,荒木贞夫极度震怒,荒木贞夫的举动,全家震惊。站在门口静静看着这一切的莫共更是惊的一句话都说不出来,毕竟田中朝香被荒木歌川杀死,他未去斥责荒木歌川,却扇了荒木云芳一个巴掌。

荒木歌川走到荒木云芳身边,看着她,郑重说道:“我的态度非常清晰,仅此一次,如果你再做这样的事情,我绝不宽恕!我不敢保证田中朝香就是你的下场!”

荒木中岛一下子倒在地上,嘴里喃喃说道:“完了,荒木家要完了……一切都要完了……”

莫共现在才发现,荒木歌川和他姐姐说话的时候,“姐姐”二字喊的异常勉强,且声音压的很低,每次碰到这两个字便好像希望赶紧逝去,看得出来他极不情愿……并未因为发生了今天这些事,从她刚回到日本便是如此,一向沉默温和的荒木贞夫突然震怒,荒木歌川的警告,这两人的举动好似隐藏着另一层东西……但莫共想不通是什么。

莫共忽然觉得这个家,家中每一位成员,人心纷杂隐晦,无法捉摸,阴悒的可怕。

0

第三百二十九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