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推理>日暮莫川>第三百四十八章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百四十八章

小说:日暮莫川 作者:杨鹭 更新时间:2020/11/23 16:08:27

莫共起身,她的思绪始终在游离,今日是2月7日,离三月份还有21天,可是为什么要等到三月份,为什么天气暖和一些才能回去,她现在就要回去!想到这里,莫共的心再也无法平静,对,她二月份就要回去!

“你又去……祭拜那个张甫程了?”待莫共踏入屋中,荒木歌川冷冷的问道。

荒木歌川一直等在门口,为的就是要问她这句话。

莫共抬头看了一眼荒木歌川,他的神色又有些异常,莫共忽然有些后悔,为何要在他在家的时候去祭拜张甫程,自己又出现了疏漏……但莫共还是保持平和回道:“今日……是甫程教官的生日,我只是……”

“只是什么?又想他了?或者是更想他了?”荒木歌川厉声问道。

“不是……我……”

“你什么?你一直都没有忘记他?”荒木歌川的言辞更加激烈,愤愤难平。

“并非如此……我……”

莫共看了一眼荒木歌川,忽然觉得自己百口难辩,她腿疼的厉害又浑身乏力,便未再理会他独自回了房间。

莫共正要关上推拉格栈,荒木歌川冲过来伸手挡住,那蛮力吓了莫共一跳,莫共转回身看他,荒木歌川已经随着她进来并将门奋力合上。

“两个人用汉语大喊大叫,成何体统。”客厅中的荒木中岛伸直脑袋望向莫共房间说道。

“怕是那个支那女人,又开始作妖了。”井上芳成冷嘲热讽的应和着,脸上还挂着微笑。

“真是一个不知羞耻、卑贱的女人!”

荻岛仓末循声望去,差一点忘记了自己手中的动作,他们两人听不懂荒木歌川与莫共说什么,但他知晓啊,看来当年被荒木歌川杀死的那名叫“张甫程”的中国男人,这些年来,一直横亘在他们两人中间……

刚才荒木中岛提出来要自己再给他检查身体,荻岛仓末内心别提多开心了,这样一来,自己便可在荒木家中多待一会儿。

莫共在窗前坐下来,荒木歌川站到她对面,大喊道:“莫共你给我说清楚?你到底是不是又在想他?”

“甫程教官已经去世了,你为何总是与一名死人争执?”莫共也有些生气。

“是啊,我真是可悲啊,连一个死人都争不过!”荒木歌川无奈的向后退了一步。

“荒木,请你别这样……”莫共站起来欲上前安慰荒木歌川,可最终还是没有迈出那一步,“甫程教官曾经救过我的命,而且不止一次,他是我的恩人,也如我的亲人,今天是他的生日,我祭奠他是理所应当的。”

“哼,恩人?亲人?他是你最爱的人吧?”荒木歌川用手勾住莫共的下巴将她的脸抬起来,“对于他,你就这么放不下吗?”

昨日在那座幽深的实验室中,井上芳成便对自己做着这样的动作,并且叫嚣着要让那些恶心的男人分享自己的身体……莫共“啪”的一下打掉荒木歌川的手臂:“请你自重,我莫共不是你以及任何人可以轻慢之人!”

说罢,莫共转身坐到书桌前的椅子上。

“那你告诉我,你到底爱不爱他?”荒木歌川紧追不舍,双手蛮横的卡住莫共的双肩,怒吼道:“或者是,你告诉我,你有多爱他?才会这么多年都念念不忘?”

莫共不再说话,只是默默的坐着。

“你告诉我!告诉我啊!”荒木歌川掐着莫共的双肩大声嘶吼起来。

莫共静静的盯着荒木歌川,即便再痛也一言不发。

两人对视良久,莫共才说道:“我累了,想休息了,你出去吧。”

莫共看到荒木歌川带着愤怒离开,她只感觉自己浑身憋闷,喘不过气来,便站起来又来到后院。这么久以来,莫共不是不想告诉荒木歌川自己爱他,只是如果张甫程地下有知的话,听到这句话,该有多痛!她欠张甫程太多太多了……所以无论何时她都不能对着荒木歌川说出这句话。

莫共在后院石桌前坐了近一个小时,才真正感觉到寒冷,内心平静一些,她才起身回去。莫共穿过正厅,神情如往常,木然的望向前方某个点却又什么都不看,荒木歌川已然离开,她也能落个清净。

荻岛仓末忽然停住手中的动作,眼睛不由自主的跟着莫共的脚步往前走,直到莫共踏入自己屋子。转身那一刻,莫共忽而感觉到什么,那人的目光一如既往的又落在自己身上,之前几次来也是这样,刚才亦是如此,莫共这才意识到好像他经常来给那个老魔鬼检查身体,几日前,她也看到了他……莫共一边踏入房间一边想着。

他叫“荻岛仓末”,坐在床上莫共认认真真的回忆起来,在南京之时,他便在荒木歌川麾下效力,且经常来府中看病。莫共印象最深刻的是,大概是民国二十九年(1940年),第一次见到他,这个人便盯着自己的腿看了很久……他每一次出现,视线都是如今日这般落在自己身上,难以移开……每一次,他的视线,虔诚而认真,从不轻易移开,他对自己,应该不简单……莫共想着想着,嗡的一下,脑海里突然冒出一个念头,将自己吓了一跳,莫共站起来,迷惘的望向窗外:这个人,莫非对自己有什么想法?莫共不敢再往下想……

这一日,莫共临出门之前,将荒木歌川的手枪与自己的匕首全都悄悄的带在身上,她倒想看一看井上芳成与花谷长勇还能耍出什么花招来。不知为何,临回国之前,莫共还想再来浅草寺拜一拜佛祖,便相携惠口美子一起过来了。最重要的是,如果能在回国之前手刃花谷长勇,自己也便没有那么多遗憾了。

一路过来也并未发现什么异常之人,莫共还有些失落。浅草寺内清寂无人,钟磬音在空旷的寺院里袅袅回荡,悠远绵长,每一次来到这里,听到这钟声,莫共的心总是能够无比的安宁。

莫共迈入佛祖正殿内,一名女子正跪在佛前,背影便很是熟悉,莫共仔细辨认着,竟是端木夫人,莫共十分欣喜。端木静子跪拜完佛祖,站起身从殿内走出来,才看到莫共,端木静子开心的喊道:“莫小姐,竟然是你。”

“端木夫人,真是许久不见。”莫共也很开心,微微低头,向长辈行礼,旁边的惠口美子是第一次见这位长者,也同莫共一样低头行礼。

“这位是惠口美子小姐,她是我的好朋友。”莫共向端木静子介绍完惠口美子,便又对惠口美子说,“这位是端木夫人,是我十分尊敬的长辈。”

“端木夫人好。”惠口美子再一次低头,向端木静子行礼。

端木静子微笑着回应:“你们也是来拜佛的吧?你们先拜,我到外面等你们。”

“好。”莫共微微低头说道。

莫共与惠口美子虔诚的跪下来,莫共默默祈祷:“愿上苍保佑,定要顺利回去;愿上苍保佑,明叔与老师身体康健。”

“自从去年入秋以来便没了你的消息,今日能重新见到你,真是万幸。”莫共与惠口美子两人从正殿走出来,端木静子便立刻上前,热络说道。

“是啊,真是幸运,今日竟然在这里遇见了端木夫人。”莫共十分欣慰,自从去年八月份发生了那件事以后,她便再也未来过浅草寺,也从此失去了端木夫人的消息,莫共挽住端木静子的手臂,关切问道:“端木夫人,这段时日,您过得好不好?”

“我……没有什么好不好的,好与不好都是孑然一身,我也习惯了,我只求我的儿女能够幸福,无论他们在哪里都能够幸福。”

端木静子的落寞之色显而易见,莫共与惠口美子都看在眼里,莫共与惠口美子对视一眼,惠口美子将怀里的钱袋掏出来。

莫共将钱袋递过去,并礼貌说道:“端木夫人,请收下。”

“这可不行,我怎么能收你的钱呢,这是万万不合乎礼仪的。”

“请您一定要收下,如今的社会民生凋敝,您又独自一人,我十分担心您。”

“这可不行,这绝对不可以……”端木静子还是在极力推脱着。

“端木夫人,请您收下吧,这是我们小姐的一点心意。”惠口美子也在旁边劝慰道。

“我没有别的意思,我是真心诚意的希望您能过得好。”莫共诚挚说道,这也许是我们最后一次见面,莫共暗暗思忖着,“您也看到了,我也不是能够经常出来,见到您一面不容易,所以请您一定要收下。”

“这……”端木静子还是犹疑的望着莫共。

“端木夫人,请您收下吧,我家小姐十分担心您的状况。”惠口美子虽然不知道这位夫人与莫共有什么渊源,但看这位夫人的面容定是十分和善之人,而且只要莫共想做的事,她都极力促成。

“好,谢谢你们。”端木静子的一滴眼泪挂在脸庞上,她已有许多时日没有吃过一顿饱饭了。

莫共摇头:“不客气。”

端木静子微笑着说道:“我们一同回去吧。”

“好。”

莫共与惠口美子走在端木静子的两边,挽住她一同向前走去。

莫共挽着端木夫人正要从寺院大门走出来,忽然想到自己身上今日带着的枪支,莫共便停下了脚步:“非常抱歉,端木夫人,我忽然想起来我与惠口还有事要办,所以不能与您一同回去了。”

“哦,没关系……”端木静子的眼眸中明显露出失望之色,“那你们先去忙,有时间的话,来家中做客。”

“好,非常感谢,我定会去的。”莫共微微鞠躬,与端木静子告别,惠口美子也同样低头。

“两位小姐,一定要来家中做客啊。”端木夫人急切的说出这句话。

“好,我们一定去。端木夫人,你要保重啊。”莫共微笑着挥手告别,她想到这是最后一次见端木静子,便感觉万分难过。

0

第三百四十八章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