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地狱边缘之看守所>第四章纵火罪和放火罪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章纵火罪和放火罪

小说:地狱边缘之看守所 作者:木尧君 更新时间:2019/2/11 15:32:39

  

  厕所边的窗户里一直往屋里灌着冷风,刚才被鞋底子打的时候没觉得,穿衣服时方才觉得这个地方冷风刺骨,果然是一种痛苦真的可以掩盖另外一种痛苦啊!

  我匆匆穿好衣服,体温慢提高,感觉自己活了过来。现在屁股痛苦消失了,温暖的感觉重新回来了,幸福的感觉竟然在心里油然而生。

  人的幸福感竟然如此的廉价?如此的容易获得?从一种美好到另一种更高度的美好能得到幸福感,从痛苦中解脱出来才是获得幸福感的最快捷径……

  在这种情况下,我竟然还有心思思考这种哲学式命题?看来痛苦真的是哲学的滋养物啊!我不由在心里苦笑了一下。

  “过来,站这里。”那边站着的瘦高个招手低声叫我。

  我赶紧过去,按他指示在所谓的值班区站好,开始仔细打量这个监室。

  整个监室布局简单,前后各一个窗户一个铁门,地上铺着六十公分的白瓷砖,从头到尾数了一下,十六块半,也就是足十米,宽六块瓷砖,也就是三米六,这就是整个监室的占地了。

  一个宽两米宽的大通铺占了十四块半瓷砖,也就是八米四,通铺下面摆着十个大塑料方便箱和十几个塑料洗脸盆。余下一米六,短墙占了二十多公分,蹲便和洗手池占了一米三多,这就是监室的全部了。

  整个六号监室加我在内一共十六个人,我和瘦高个两人值班,余下的十四个人睡在八米四的大通铺上。

  第一位是九爷,他在离窗户五十公分左右的地方铺一块一米五的蓝白格子床单,宽宽敞敞的睡着。

  第二位是老枪,铺一块一米左右的红格子单人床单,蜷缩着身子睡着。

  胖子第三,磕巴第四,两人睡一块一米八的双人床单,但都尽量往后挤。胖子离老枪的床单足有五十公分以上,和磕巴一起平躺着。

  这四个人已经占了足足四米八,余下的三米六里挤着九个人。每个人都侧着身子,如贴饼子般紧紧的挤在一起,在我看来翻身是绝对不可能的。

  这时候小白上完了厕所,走到磕巴跟前,拍了一下磕巴身侧那个人,那人使劲往后挤了几次,相邻的几个人都蠕动了几下,总算挤出来二十几公分的距离,小白几把脱了衣服跳上床,跟塞楔子似的,拼命努力了几次方才侧着身子挤了进去,费力的从脚下扯过被子盖上了,长长吐了口气,睡下了。

  十个人同一种姿势,紧紧的挤在一起,齐刷刷排列着一溜光头,场面煞是好看。

  “你要站累了就叫我,我替你站,你可以来回走一走。”瘦高个低声说道。

  “好的,谢谢。我现在还不累。”我赶紧说道。

  “咱们这值班是两人一班,每班两小时,从十点到十二点是一班,咱们这是二班,从十二点到两点。两点到四点是三班,四点到六点是四班,你今天刚来,让你值通宵,今晚是不用睡了。”瘦高个低声给我介绍道。

  “哦。”我应承一声,心里想,不睡就不睡吧,不挨打就行了。

  “值班主要就是看着这些人,害怕有人发生突发情况,得急病啦什么的,重点是这几个年龄大的跟那两个有心脏病的。”瘦高个给我点了几个人,不过挤的那么紧,我根本没看出来他指的是谁。

  “过一会就得去跟前看看,看他们是不是还喘气,若是觉得不对劲,你可以推一下把他叫醒,确定他没事才行。若叫不醒或者发现不喘气了,要先叫头铺,就是睡在最前面的老九,然后再按这个警报,报告领导,知道啦。”瘦高个耐心的给我讲规矩。

  我点头,示意自己听明白了。

  “看守所都是头铺管事,咱们这号子里就是老九负责。二铺是老枪,心好,以后跟他多亲近点,有什么事多跟他说。对了,你没找关系吗?”瘦高个问我。

  “没,我也没进来过,不懂这些,再说,我也没来得及找关系。”我苦着脸无奈的回答。

  “不找关系,你的日子难活了。”瘦高个同情的看着我说道。

  “郑局那会说他招呼我。”我试探着抬出了这个好像没发挥什么作用的救命稻草。

  “郑局?屁,鸟都不顶。我告诉你,千万别让他跟你扯上关系,否则你就完了。”瘦高个不屑的表情让我糊涂了,他的警告更加让我不知所以。

  牛管教不鸟郑局,铁子和小蛋也不鸟,连这么个普通犯人都不鸟?他心肠那么好,为什么人人都看不起他呢?

  “我告诉你,郑局是看守所副所长,咱们看守所别的不多,就特么副所长多,足足八个副所长,他就是其中之一。”瘦高个说道。

  “副所长还招呼不了一个……”我更加不解了,不由的说道。

  “不是招呼不了,而是他那人……”瘦高个又露出那鄙夷的表情。

  “鳌拜,别说没用的,人家的事也是你嚼舌头的,好好值你的班。”老九突然喝了一声。

  瘦高个鳌拜不说话了,偷偷白了老九一眼,继续来回转悠去了。

  没几分钟,最边上那个嘱咐过我的老头爬起来,费力的抽出身子跳下床,把当做枕头的衣裤穿上,搬了个小凳子坐到我身边。

  “老玉米,又睡不着想找人聊你的冤案呐?”鳌拜低声笑着问道。

  “挤的我都快成玉米面饼了,还睡?睡个大头鬼!”老玉米愤恨的说道。

  “嘿嘿,也就是,还能有一巴掌大的地方了,放个玉米面饼还差不多。”鳌拜指着老玉米刚腾出来的地方坏笑着说。

  “哼!”老玉米翻了个白眼,转头对我说:“反正也睡不成,要不咱们聊聊?”

  “行。您说聊什么?”

  “你怎么进来的?”

  “我啊,唉……”我长叹一口气,低声说道:“政府让我们村里人用煤泥换煤,村里人嫌麻烦,我就替一部分亲戚朋友去换了,换回来的煤不能烧,我就卖了,每户分了一百块钱,我自己分了几十块。就这,人家给定了个诈骗罪!”

  “唉,也是冤枉的。你比我好一点,你最起码得利了赚了钱了,我呢?我什么都没做,就被判了四年……”老玉米哭丧着脸说道。

  “你什么罪?”

  “他们给我定了个放火罪。”

  “纵火罪吧?”我更正了一下。

  “放火罪。”他肯定了一句。

  我不敢再说什么了,人家自己的罪名,肯定比我清楚吧。

  下面,他就开始给我讲他的案子,这也是我进看守所听的第一个案子,我听的很仔细,还不时问一些问题,总算把这个放火案搞清楚了。

  犯罪嫌疑人杨玉红,绰号老玉米,现年五十四岁,父母双亡,无妻子儿女,光棍一人守着三孔土窑洞在村里过活。

  那是去年十月三号,他在村里一个朋友家喝了酒,一个人悠悠荡荡的去山上摘酸枣去了。

  由于喝了酒,脚步不稳,他害怕摔进沟里,没摘了多少就回来了,回到家发现自己隔壁邻居家失火,不过现在已经被扑灭了,一群人正在围观。

  由于他跟人家有矛盾,也没好意思过去看热闹,扫了几眼就回家睡觉去了。

  第二天他还没醒,便被敲门声惊了起来。

  敲门的是乡派出所的人。

  五十多岁的协警老祝领着一个小年轻,拿出纸笔,很正式的跟他谈了几句话后,说还需要进一步了解情况,把老玉米带回了乡派出所。

  到了派出所,第一步竟然就是搜身!

  在老玉米身上搜出一包五块钱的香烟,一个红色的一次性打火机,二十几块零钱,询问开始了。

  主问就是那个小年轻,职务是副所长。

  问:说一下能昨天一天都做了什么。

  答:早上起来在被窝玩手机,快中午了起来去了我朋友家喝酒,喝完酒去山上摘酸枣,回家又睡觉。

  问:你几点起来的?几点去的你朋友家?

  答:一起来洗了脸就去了,大概十一点半吧。

  问:你不吃早饭?

  答:从来不吃。

  问:晚饭也不吃?

  答:中午吃饱,一天一顿足够了。

  问:你摘酸枣做什么?

  答:我胃不好,自己吃。

  问:胃不好吃酸枣?

  答:嗯。

  问:谁告诉你酸枣治胃的?

  答:我爸。

  问:你什么时候知道你邻居家被人放火的?

  答:我回来的时候看到的。

  问:你知道是谁放的火吗?

  答:不知道。

  问:你身上带打火机干什么?

  答:领导,我抽烟的,我没打火机怎么抽烟?

  问:你烟瘾大吗?

  答:不算大吧,一天一包。

  问:你这盒烟是什么时候买的?

  答:前天了吧。

  “好了,问题问完了。”小年轻副所长让老玉米签了字,按了手印。

  老玉米以为没事了可以回家时,老祝却过来给他戴上了手铐。

0

第四章纵火罪和放火罪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