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地狱边缘之看守所>第六章对比三个放火罪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章对比三个放火罪

小说:地狱边缘之看守所 作者:木尧君 更新时间:2019/2/12 12:24:48

  “脚印比对?呵呵,你以为演电影呢?”博士撇嘴笑着说。

  “很复杂吗?”我问道。

  “跟复杂和简单没关系。他这个案子很简单,背后的原因却很复杂。咱们这么说吧,你知道他判了几年吗?”

  “四年。他那会说了一句。”

  ”是不是很重啊?”

  “不算重吧,纵火罪,重罪啊。”我试探着说道。

  “放火罪,不是纵火罪。纵火罪是指故意用放火焚烧公私财物的方法危害公共安全的犯罪行为。侵犯的客体是公共安全,即不特定的多人的人身安全和重大公私财物的安全。纵火是重罪。放火罪是尚未造成严重后果,一是放火行为没有造成任何实际损害后果;二是放火行为造成了一定的实际损害后果,但并不严重。老玉米这个撑死是放火罪,不是纵火罪。他也确实没造成什么实际损失,就几个破沙发几条破被褥,不值三五百块钱。”

  “还有,放火罪是指故意放火焚烧公私财物,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中国现行《刑法》规定,放火罪是危害公共安全罪的具体罪名之一,是指故意放火焚烧公私财物,危害公共安全的行为。放火罪是一种故意犯罪,其侵犯的客体是公共安全,即不特定的多数人的生命、健康或者重大公私财产的安全。即便是老玉米去放的火,他也不是侵犯别人的生命安全,因为谁都知道那一家没人住,更不是危害公共安全,所以,你觉得他被判的还不重吗?”博士问道。

  “这个……”我犹豫了,因为我认为杀人放火都是罪大恶极的,判他四年,不算重吧,毕竟罪名在那摆着呢。

  “这样吧,我给你讲个案子,你听了对比一下就明白了。那是我原单位一个同事家的孩子,那小子,二十多了还特别淘,专爱小偷小摸的,有一次去偷我们公司一个仓库,被人家看库的给发现了。都是一个单位的孩子,抓住了也没怎么,吓唬了一顿就给放了,也没给上面汇报,只给我同事打电话说了一声。”

  “我同事回家后就把这小子收拾了一顿。其它的不说,丢他老子的人啊!可这小子,不知悔改不说,还气人家看库的告他爸,想着报复人家。一天夜里,这小子跑到那个仓库外面,做了几个汽油燃烧瓶,隔着墙往看库的门房里丢了进去。亏的那燃烧瓶是用塑料饮料瓶做的,没砸破玻璃丢进屋里,要不然那个看库的就被烧死了!就那还烧坏了几盘电缆线,烧死一只看门狗。”

  “那怎么处理的?没报案?”我急忙问道。

  “那还能不报案?这么大的事,谁兜的住?再说看库的快吓死了,不报案等着过年呐?”博士瞪眼说道。

  “那判了多少?”

  “拘役六个月。”老玉米闷声闷气的说道。

  “那么轻?他这可真是故意放火焚烧公私财物,危害公共安全了。”我压低声音说道。

  “错,我们国家现行法律是疑罪从无,你不能确定人家当时确实是想放火烧掉整个仓库。”

  ”那他就是故意杀人!他想烧死那位看库的。”

  “也不是,只能确定他想吓唬他一下。”

  “靠!”我气憋的,只能用这个字来发泄一下。

  “那是人家爸花了钱了,案子办的漂亮。”老玉米又闷声闷气的说了一声。

  “唉,办的漂亮……”我对此没有发表任何意见,只是长长叹了口气。

  “看你那表情,少见多怪,这算什么办的漂亮?我再给你说一个案子,你听了就知道什么是办案漂亮了。那是我一个表妹,她家在街边开了个小卖店,由于晚上不在店里住,为了防贼,回家时就把现金和值钱的香烟都带回家了。就这,那天晚上还招了贼了!这个天杀的贼,把卷帘门撬开进去了,在里面没发现值钱的东西,一怒之下竟然放了把火,你说气死人不?”博士说着气的挥动胳膊。

  “那这可是纵火罪吧,在临街,在居民区内放火……”我接话道。

  “狗屁,屁罪没有!”老玉米的话让我吃了一惊。

  “怎么回事?”我不由问道。

  “这才是标准的案子办的好。我给你说,我表妹家一报案,派出所马上就逮那个贼。知道为什么吗?那小子是惯犯,并且那条街上刚按了摄像头,正好拍了他的正面,你说巧不巧?好死不死,偷东西还放火!派出所也算逮住大案了,着急忙慌的开始审讯,没一会就把作案过程全问了出来,事实清楚,证据确凿,就等着跟局里请功吧。可人家家里人出面了,事情就完全变了!”

  “人家家里人兵分三路,一路去了我表妹家,粗略估计了一下损失,没有回绝,一口答应全部赔偿,另外再多出一万块钱。这一路去的时候就带了我表妹夫的一个熟人,钱给了,还多给了,熟人就出面说话了,让我表妹夫写个证明,证明自己回家时忘了锁门,并且还有一个电饭锅忘了也忘了关。”

  “第二路去了派出所,拉着所长就是一顿客气,怎么客气的你懂得哦。直把所长客气到答应重做笔录。”

  “第三路去了刑警队,这一路什么都不做,就跟刑警队的喝茶,等着回话。剩下的事你就明白了吧?”博士问我。

  ”第一路人拿着你表妹夫的证明去派出所,让第二路教那个贼说自己是想进去买东西,因为门没锁,所以拉开卷帘门就进去了,进去了见里面没人,东西也没买就出来了。而那个该死的电饭锅由于忘了关,引燃了整个小卖店。可第三路人有什么用?”我奇怪的问道。

  “呵呵,果然聪明人,一点就透,可还是经验少啊。你知道吗,这第三路是很关键的,因为派出所是接到110指挥中心指派才去的,110接警的是盗窃纵火案,是刑事案件,刑警队要插手的,现在在派出所变成了失火案,盗窃案更是彻底没有了,不通过刑警队怎么可能?而他们的案卷漏洞百出,没有人在刑警队等着,那不是都白费功夫啦?”

  “哈哈哈,果然是案子办的漂亮。麻蛋。”我干笑着说。

  “所以说老玉米判的重,你现在明白了吗?”

  “这两个案子说白了都是花了钱的,不能按正常法律说。”我说道。

  “说对了,不能按正常法律说。咱们按法律量刑标准来衡量一下老玉米的刑期:第一,他没有想杀人,他在明知道没有人的情况下放的火,因为那家人都在城里住,只有那个老太太偶然间回家去住几天,而着火那几天刚走,并且是和老玉米打完了架被家人接走的。依此可以推断,老玉米绝没有杀人的故意。这一点你可承认?”博士律师似的开始辩论。

  “我没放火……”老玉米低声狡辩道。

  “没你说话的份。”我白了他一眼,对着博士说:“我承认。”

  “第二,失火的那家人,除了和老玉米相邻,周围二百余米内再无人家,所以,老玉米不存在危害公共安全,这一点你可承认?”

  “我承认。”

  “第三,受害人损失很少,只有几个破沙发和两条破被子,一条破褥子,虽没经过鉴定,但凭常识估价也不足几百块,足可以称之为损失极少,这一点你可承认。”

  “承认。”

  “好,综上所述,犯罪嫌疑人杨玉红,主观恶性较小,且造成损失极小,应该按照刑法规定予以免除刑事处罚。”博士威严的下了判决。

  “可能吗?虽然没有造成损失,可是他敢放火,这性质够恶劣,影响也够恶劣,免除处罚,这……”我可不敢苟同。

  “最多,拘役六个月,够多了吧?比那个烧了一盘价值一万多的电缆线,烧死一条狗的还严重?”

  “嗯,也是。”

  “可他马我是四年啊。”老玉米哀嚎一声。

  

 

0

第六章对比三个放火罪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