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秦香>第九章 转移嫁祸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章 转移嫁祸

小说:秦香 作者:WENXIU 更新时间:2019/2/11 16:35:28

甘恬在咸阳宫,渐渐站稳了脚跟,于是计谋型人才的特点也表露出来。

楚国李斗来拜,暗中表示,已在骆城联络好旧部,召集起人马,随时能够举行次规模不怎么大的进攻。

甘恬借助金满仓,利用金钱攻势,暗中勾结了不少秦朝中末等官员。

秦齐交战,甘恬主联齐攻秦,有己做内应,联合楚国残部。

甘恬窃以为齐王不可联,但齐国境内尚有旧贵族势力颇大,或可助自己一臂之力。

齐国内有一贵族,名雷永,有封地上千顷,门客千名。甘恬欲联之。

秦朝中有一官员,姓王,名晋。原为齐国贵族,因宫室内乱,投奔秦国,与雷永有旧。

甘恬于是将目光投向了王晋。

王晋于秦掌管着人事考核,与举荐,虽位不高,但权重。

甘恬除了劝说之外,第二擅长的事情,就是自己得病,别人吃药。她在咸阳拉帮结派,玩弄权术,必然会将这一问题转移给她需要争取的人。

王晋自投奔秦国一来,基本已经为秦所同化,争取并非易事。但是那是对于别人,对于甘恬,凡事皆有可能。

甘恬借势于咸阳内遍寻齐国归秦,有才能但并未得用之人。得之三人。于同一时间通过正常渠道,荐于王晋。

王晋每次举荐,少则一二人,多则七八人。如此一来,这次举荐齐人便占了多数,五人中有三人为齐人。

王晋见此次举荐齐人占多,虽有疑惑,但本着举贤不避亲的原则,如实上报,并暗暗有些亲切感。

在甘恬买通的一众秦官员中,有一人姓杨,名唤,善弹劾,为人刻薄,最喜揭发检举。

王晋多荐齐人之举,立刻被杨唤当做口实,当晚燃灯刻竹,上奏于秦王。

秦王阅杨唤所奏,见失之偏颇,不禁失笑,对下人道:“此篇完全没有道理,王晋若有私,我必早有所觉察。弹劾王晋,杨唤此举只是显露自己的小人之心。”随后将竹简扔到一边,命下人拿去当柴火燃了做饭。

隔一月,王晋二夫人生一女,朝中多有人拜贺。甘恬不会放过任何可乘之机,自然备了厚礼,带了笑容,欣然前往。

王晋二夫人与甘恬一见如故,相谈甚欢。二夫人见甘恬所赠之物皆名贵,并不知在金满仓那里皆是寻常,只是内心非常不安。

甘恬见状,心下知道已然成功,便道:“甘恬素养慕王晋的为人与学问,见府内陈设多齐产,十分典雅。可否赠几件给我,我陈设于宫中。”

二夫人正发愁如何答谢,见甘恬如是要求,立刻同意。

甘恬便捡其中最有特点之物,悉数搬到车上,运回宫中。

回到宫中,便将王晋处取得之物,摆放在最显眼的地方。一切安排妥当后,正襟危坐。

是夜,秦王至甘恬处,见新增摆设,认得为齐产,便问其来由。

甘恬照实回应,说是王晋所赠。

秦王深以为然。

甘恬又云:“王晋有一门下为齐人,名克染,才能超绝,窃以为兵部之职,很是合适他。”

秦王皱眉,暗暗联想到杨唤所奏之事,于是审慎地询问道:“可是王晋所托,令你向我求情?”

甘恬道:“王晋没有任何所托,只是我个人愚见,说与你听。如若不行,就当我没有说过。”

秦王于此事,不再多提,只是心中不快。

甘恬心中大喜,觉得自己说的都是实话,一来,东西确为王晋所赠。二来,确实王晋没有托自己求情。三来,以上都是自己的意见。

早朝之时,秦王呵斥王晋。王晋惶恐,但不知如何是好。

战乱之时,常有各国难民聚于城门之外,守城常常需要驱赶难民。

甘恬命手下悄悄买通守城小吏,但凡齐国来秦的难民,一律放行。又于暗中派人散步谣言道:秦国中的齐人王晋,最喜周济同乡,若有齐国来人,皆可去其门下,可求得食宿钱财。

齐国难民几十人求于王晋门下,王晋无奈收留。

杨唤当晚燃灯刻竹,上奏于秦王道:王晋此时拉拢官要,聚集齐人,恐有异心,需加以防范。

秦王阅奏折,心中十分痛楚。

甘恬命手下买通克染家下人,私藏通齐罪证。并令多位秦官员同时揭发克染通齐。

秦王命查抄克染家,搜出通齐证据若干。

克染斩首示众。

秦王此举乃敲山震虎,克染作难,并未秧及王晋,已经是最大程度的法外开恩。

在克染看来,却是惶恐不安,接连的变故,其实自己什么都没有做,也什么都不必做,麻烦就三番五次找上门来。

时机已到,甘恬笑盈盈地登门拜访。

一来,甘恬就要求屏退下人,道是有要事相商。

处于百思不得其解中的人是最容易劝说的。这时候的王晋原本的价值体系已经被接二连三,莫名其妙的打击搞得轰然倒塌,任何人的意见都会被接受的。

甘恬开门见山:“我来是要求你帮助我连齐抗秦,我也会率楚国力量来抗秦。”

王晋惊住:“这等玩笑可开不得,我只当是姑娘胡言乱语,你可切莫再说。”

“这不是胡言乱语,若没有你助齐,齐国必亡。”甘恬势在必得,“难道你要眼睁睁看着齐国灭亡,而袖手旁观吗?”

王晋叹息道:“我虽生于齐,但秦国对我有知遇之恩。我尽忠职守,兢兢业业,秦王知我,委以重任。没有秦王,便没有我王晋。虽一死,无以报秦王。现在秦齐交战,我先为齐人,后受恩于秦国。虽不能助秦攻齐,但助齐攻秦之事,也万万做不到。”

“如今秦国攻齐,若齐亡,宗庙被毁,你将再无祖先祭祀;百姓遭屠戮,你将再无亲友可拜访;宫殿被焚,店铺被毁,再无齐产可得;你真的要无动于衷吗?到时,若有齐人责问,为何不出手相助,你不觉得自己是不仁,不义,不孝之徒吗?”甘恬似乎是理直气壮。

“姑娘请走吧,不要再说这样大逆不道的话。”王晋正色道,“若姑娘执意如此,我只好上报秦王了。”

“上报秦王?”甘恬嘿嘿一笑,“你觉得你上报秦王,秦王会信你,还是会信我?我乃秦王爱妃,出入同车,助秦王安抚百姓,赈济灾民。而你,虽有一死报秦王之意,可秦王无端当庭呵斥于你,于你脸面无光。杀你门下,是以唇亡齿寒,你失去左膀右臂。停你职务,断你薪俸,这是你忠于秦王应有的回报吗?当今的秦王只会信奸佞,而杀忠良。为这样的秦王效忠,你不觉得自己很愚昧吗?”

王晋竟一时语塞。

其实,王晋这种反应完全在甘恬的意料之内。甘恬善于劝说,尤其是在语句的运用上有着非常独特之处。但凡她要跟人套近乎,必然会很多很简单的疑问句,类似于嘘寒问暖的那种,肯定让你问有所能答。而一旦她要阻止某人的时候肯定用反问句,如同,“你觉得你能怎样怎样吗?”“你觉得会怎样怎样吗?”“你想过什么什么吗?”一问之下对方必不能回应。

如同此句,你觉得秦王会信你?还是信我?如果甘恬不这么问,王晋内心中是认为秦王信的是自己。但是只要对方这么问了,他就会下意识认为必然不会信自己。而且此句之后往往接的都是直击痛处的排比句。王晋此时最痛苦的事情莫过于自己遭受了不公正的待遇,呵斥,斩杀,停职停俸,并且不知道如何是好。

其实,如果你跟甘恬相处久了,遇到上述反问句,只需要将结为处的“吗”和“?”去掉,当做肯定你的句子来理解,就跟事实比较接近了。

先把技术问题放一边,甘恬继续乘胜追击,不给对方任何喘息和机会,是她的作风:“现在秦国与齐国始一交战,秦王就怀疑于你。若是战事持久,或是秦军遭挫,难免秦王不会无端杀你来泄愤。又或是,秦军得胜,齐国流民聚于咸阳,来投奔于你,你又是否狠心拒之门外?若你接纳流民,你可有把握秦王不会疑你有反叛之心,而诛灭你满门?你若如此含冤而死,你当真无悔?”

王晋心痛不已,道“若秦王果如此不辨是非,要诛杀我,我也无话可说。”

甘恬做同情状:“其实你有机会,忠孝可以两全。即可以保住齐国,不受灭顶之灾,又可以让你的衷心得到应有的回报,继续当你的忠臣。”

甘恬的习惯,就是动摇对方,说晕对方,让对方完全找不到北,然后拿出自己那有百利无一害的对策,让对方完全听从自己。

王晋泪流:“世间若有万全之策,有何必有那么多忠臣犯死直谏。若秦王杀我,那也是我命中注定。”

“若只是听之任之,秦国何以灭他人之国?王公贵族又何以有广厦千万间?有能力改变去不去努力,有愧于上天给你的能力。若你能联合齐国来抗秦国,我愿以我所能来保你官复原职。其实,今天,我直接向你表白我的真实身份,就是想向你表示我抗秦的决心。我将与你并肩作战,共进退在抗秦的大道上。”

王晋点头应允。

0

第九章 转移嫁祸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