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明末之范进种田>第五十章 舍生取义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五十章 舍生取义

小说:明末之范进种田 作者:一起来盘他 更新时间:2019/3/21 12:57:04

“嗖”——

“中了!”

范心见最后一支弩箭准确的射落了一个敌人后,看了看身边还剩下的兄弟,一时间很难平静,他平复了一下心情,领头唱起了没过门的“主母”冯姑娘教的一首歌——

“大风起兮,云飞扬……”

清淡而又有力的歌声,顺着云雾传递了好远。

范心等人知道,此刻必死无疑,但是为了长乐军,为了范进,还有些事情得做。范心带头唱起了大风歌,给这个不知名的山谷,带来了一丝凄婉。

一个个坚定的眼神,视死如归的面容,面对前面凶神恶煞的后金士兵丝毫不为所动。死,或许很重要,又或许不重要。范将军对我们说过,有的人死了,他还活着,而有的人活着,还不如死去。

范心带着还剩下的十几个义子,纷纷砸碎手中的鸟铳,铳弹没了,但这鸟铳坚决不能留给敌人。平日里,这滑轮弩是少年军们最爱之物,胜于鸟铳。但早就射光了弩箭的滑轮弩,此刻也毫无犹豫的毁在恰西克弯刀的劈砍下。少年们满面决绝,恰西克弯刀砍在熟铁打造的滑轮弩上,溅起了点点花火,最后在恰西克弯刀有些卷刃的情况下,滑轮弩仿佛成了他们与范将军最后的联结,一同被视死如归的决心斩断。

范心最后一次正了正头盔,扶好胸甲,扎好绑腿,所有人都默默的整理着军容,仿佛刚刚出发时那样,只是每个人都已脱力的手,再也难以系好绑腿上的扣子。

“兄弟们,哥哥们!此次已再无生路,我等浴血奋战,已不堕我长乐军威风!还能站起来的,随我挥起弯刀,斩向那些后金!

报效我们的父,报效养我们的长乐军!杀啊!”

大家见到平日里温文尔雅连和大家都没脸红过范心,此刻竟然如此决绝勇毅,纷纷想起了平日里范进的教导——“赤诚、忘我、牺牲!”

“为了父亲,为了长乐军,咱们拼了!!!”

一时间,这十几个少年,十几个本应在学堂里读书识字,操场上活蹦乱跳的少年,本应该在父母溺爱享尽人子之福的少年,本应该花前月下和异性嬉戏,擦出花季焰火的少年,迸发出了围拢过来的后金军众人前所未有见过的斗志。

这是一种从来没有见过的眼神,他们见识过浑河边上,顽强不屈宁可战至最后一人的浙兵,也见识过萨尔浒边,视死如归没有任何人投降的川兵。但是面前的这十几个少年,不知为何这么少的人却给了他们极大的压力,那种感觉就是非灭掉自己而后快的霸气!而这种感觉从未有过。

幸好对方只有十几个人,如果对方是成千上万的站在眼前,恐怕自己人再多,也将不会是敌方对手。

苏力可加迅速的回过味儿来,对方区区十几人,怎地吓得自己上千勇士踌躇不前反复停顿?这说出去还不得让人笑掉大牙?

他迅速的摘弓——放箭,一下就把领头的范心射倒,随后指挥着其他骑手,一同用箭的海洋,淹没这星星点点的反抗。

良久,范心等人均身中数创,已经没有站着的长乐军战士了。

见到敌军全部伏诛,苏力可加口中怪叫着提马前进,他要看看这些人死透没有。

苏力可加纵马踏向了这些义子的身体,当快到近前时,马匹没有任何停留,马蹄直接踏在了范心腿上。坚韧如范心,也在剧痛下惨嚎——“啊——”,而苏力可加却感觉这样弄死范心太过容易,操纵着马匹,又用马的后蹄踏在了范心腹部,又一声尖厉而又虚弱的“啊——”声,从范心口中传出。

这个声音犹如巨锤,狠狠地敲打在在场的每一个没死透的范家义子心上,狂怒、不甘纷纷涌上了心头。范心用尽浑身最后的力气,冲着天空仰天长啸——

“父亲,你是那天上的星,可要……

给……孩儿……

报……报仇……!”

随着范心最后最后一字出口,这十几个人集合了最后的飞炮爆响,仿佛是世间最美的烟花,绽放出无限的光火。他们眼神当中,最后一次看到了近日愈来愈朝思暮想的父亲,仿佛他的身影化作了这淡淡的金光,却又慢慢的消散,范心最后的意识就是:父啊,孩儿没有堕了你的威风……

苏力可加等人被这平地惊雷震马匹一个激灵,差点儿摔下马来。而即将扑上去打算收割这些明朝士兵首级的后金兵,也在这白日绽放的焰火当中魂归天外。这一下彻底将苏力可加的队伍震懵。明明已经束手待毙的敌人,为何在半死不活的状态下还能杀死我这许多精锐?

而这又是大明的哪一伙精兵,在此阻挠我骁勇的勇士?所有后金士兵此刻都呆立当场,不知是继续上前还是止步不前。这种畏畏缩缩的情况,纵观苏力可加入军以来,便从未出现过,可见这一小股“精锐”明军,已经有些把他们打怕了。

良久,有些气急败坏的苏力可加,口中怪叫了一声:“众将士,敌寡我众,害怕他们不成,就是纵马踏去,这许多马匹也要了他的命,勇士们,随我冲!”

苏力可加带着队伍,尤其是这些后金精骑,他们所有人都骑着马,借助马匹的力量,他们冲了过去。

在一刻钟内,踏遍了每一个长乐军的战士尸体,冰冷的马蹄践踏着勇士的身躯!

仿佛苏力可加害怕他们还会起来反抗,就像刚才那样突然暴起,再给自己致命一击似的,苏力可加神经质般的踏了一遍,二遍,三遍……

最后,沙场上只剩下了众多少年鲜血染红的战袍,还有那折断在地,但依然傲立狂风中猎猎作响的四色战旗。

苏力可加等人仿佛害怕这些少年突然活过来一样,迅速的撤离了战场。整个布满鲜血和已经被践踏成泥的长乐少年军尸体的战场上,只剩下躲在一旁的李国栋,犹如泥塑木偶一般一动不动。

李国栋赤着双眼,任凭眼泪汩汩的从眼眶流出,而不能擦拭。此刻任凭自己身手再好,也难敌对方的千军万马。敌人的凶残直到此刻才让李二狗明白——自己一定要活下来!一定要将将军的义子奋勇杀敌、不畏牺牲的事迹流传下来。他伏在林子边上,一动不动,只是晶莹的泪水一滴滴的砸在了地上,比刺在李二狗心上还疼。

他此刻非常想奔过去,拼了自己的命也要保的这些忠贞不二,在大是大非面前毫不动摇的少年们,他们是范将军的希望,是我长乐军将来的栋梁,在这个不知名的小山岗就这样牺牲了,怎能让范进畅怀?而且这些可恨的后金人,怎能如此践踏小将军们的尸身?

但是最后,李国栋还是忍住了!他要将这噩耗传给范将军,传给所有长乐军的军民,这血海深仇,我们迟早要报!

正如范心生前所想的,不远处的长乐军听到了这边激烈的枪炮声。这种长乐军特色的鸟铳以及飞炮声,引得范进带着主力队伍迅速前来。

即将到达战场时,遇到了满脸热泪飞奔而来李国栋。

李国栋饱含着热泪对范进诉说了一切。

此刻,虽然范进已经来到,但太晚了。苏力可加带着队伍继续东行,让范进扑了个空。为了严惩残害长乐战士的凶手,范进命哨骑立即去探明对方的行踪。而他自己,则转身来到了战场,带着范尼两人,慢慢的跺到了范心小队牺牲的地方。

当时派遣少年军时,一时想不起来的事儿终于想起——,当时就是忘了嘱咐众人,在野外,莫要生火!

对此,范进无比愧疚……

他手捧着鲜血拌和着的泥土,狠狠地擦向脸颊,一遍、两遍,三遍……

几乎擦出了血。

范进仰天长啸:“我儿——我对不住你们!——”

都说男儿有泪不轻弹,只因未到伤心处。此刻是范进来到这个世界上第一次落泪,也是最伤心的落泪。敌人的凶残超出了自己想象,自己当初的一个疏忽,竟然换回了这些义子们的如此的结局,范进长跪在地,低声抽泣……

良久,范进再次站起来时,眼中已没有了刚才的血红,换上了一副淡然。只听他道——

“孩儿们,我范进今生若不报此仇,誓、不、为、人!”最后几个字是一字一顿的吼出来的,随后命人将这里所有的义子尸身,连同盔甲兵器,甚至是地上掺着血肉的泥土,一并妥善收好,咱长乐军的男儿,忠骨只有埋家乡!

义子们虽无父无母,唯范进仍感无限伤感。此次损兵折将,乃长乐军成军以来第一次。以至于此次凯旋班师后,范进把自己关在了住所内沉思忏悔,久久不愿出来。

而在战场上时,他又满脸坚定的站在了众人前,第一个命令就是在崂山建立“忠烈祠”,将今后所有战阵牺牲的兄弟,都安葬在这里,世代守护在这里。他们的忠骨,终将捍卫我长乐军勇士,捍卫我长乐军的子民,捍卫我们脚下的每一寸土地!

至此,长乐军上下更加团结一心,同仇敌忾。范心没有白死,他激起了所有千里迢迢赶来支援宣府的长乐军众人的心。

前方哨探很快就回来复命,正红旗的队伍由于携带过多的物资,行进速度很慢。

瞄准了方向的长乐军,犹如一支离弦的箭,一往无前的扑向了后金军。

就这样猛冲猛打下,后金正红旗的阵脚竟然有些散乱,后方督阵牛录渐渐的感觉到了吃力。

范进为了更加方便的追击敌人,将所有的马匹从马车上解套,随后一人双马,前面是近卫队,后面是其他几个营,兵分两路,奔了命似的行军。终于在半个时辰左右,将队伍臃肿的苏力可加包围在了居庸关东侧六十里的一处空地上。

在他们的身后,是远从宣大过来,要找苏力可加拼命的曹文诏队伍。曹总兵亲自带着的五百家丁冲在最前,此时已仅仅距离范进的包围圈不到五里。当哨探来报时,心中悲愤难平的范进对于直接接触历史名人已毫无兴趣,随手打发走哨骑让其再探后,便亲自带领近卫队向正红旗苏力可加发起了冲锋……

……

4

第五十章 舍生取义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