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世下炎凉>第二十七章 阴霾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二十七章 阴霾

小说:世下炎凉 作者:留门饯行 更新时间:2019/3/14 9:53:21

我们循着刘干事的脚印找到他时,他已经倒在雪地里昏迷不醒了,他身下的雪已经被他的鲜血染红,借着月光我们看见离他不远处还有一个人倒在血泊里。我们喊叫着刘干事跑了过去,探出他的呼吸已经游离在一线间,胸前的伤口在不断往外流着鲜血,我们很慌张,想赶紧把他抬回去医治,嘎子哥刚要抬起他,刘干事挣扎着醒来说话了,他吃力地说“快转移。。。”他这一句话我们已经了然旁边躺着的人是什么身份了,嘎子哥让他不要用力,以免流血过多,刘干事却冲我们笑了。

他用尽生命中最后一点力气跟我们说“我很惭愧。。。把你们带出来。。。也很高兴。。。认识你们,你们一定要。。。活着回去。。。”他还想要说些什么,可就在这时他所有的力气都消失了,他就那么无力的倒在了嘎子哥怀里,刚刚过完20岁生日的他,牺牲了!

嘎子哥大声叫着他,却得不到一点回应,我不可置信的看着眼前的刘干事,就在刚才他还和我们一起吃着野味,和我们谈天说地,戏谑鬼子被我们打的丢盔弃甲,还说抗战胜利了要喝我的喜酒,可转眼间他在我们眼前天各一方!我不相信,那么坚毅、那么深邃的刘干事就这么轻易的在我们眼前渐渐消逝了生命!他明明答应嘎子哥爹娘要把我们安全的带回村子里,他自己怎么能先走!我大声叫着他,我让他怎么把我们带出来就怎么再把我们带回去,可任凭我喊破嗓子,他也无动于衷,回应我们的只有他渐渐发冷的身体,刘干事真的从我们的世界消失了!

全团震惊!冯团长看到刘干事的尸体后一屁股坐在地上,好半天反应不过来,郝政委满屋子乱转,不停地嘀咕着“这下坏了,好好的后生,全团就指望他出谋划策。。。”刘干事在团里的声望很好,大家都很看好刘干事,就连刚来的新兵也说刘干事有文化、明事理。此时正值半夜,当大家知道这个消息后都纷纷起来查看事情的究竟,是啊,白天还好好的跟大家嬉闹,怎么晚上在自己的团里就。。。一时间大家议论纷纷,总归还是不太相信这件事,直到看到刘干事安静的躺在那,胸前被鲜血染红时,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大家都沉默了,没有人发出一点声音的围在一起,低头默哀。

这注定是一个不眠夜,刘干事已经把信息透露给我们,冯团长带领我们回到事发地仔细搜查,雪地上的脚印一目了然,再看那具陌生尸体的穿着打扮,事情的经过清晰的浮现出来,两个日军眼线扮成普通农民跟随我和二喜回到了村子,蛰伏在林子里时被刘干事发现,他们互相开枪射击对方,刘干事不幸遇难,我和二喜竟然间接地谋害了刘干事!

冯团长只认为是这两个眼线误打误撞找到这里来并被刘干事发现的,因为光看脚印只能还原到这个程度。但是这两个眼线怎么跟我俩来的村子,除了我们自己只有嘎子哥清楚,嘎子哥肯定也看出了端详,但是他并没有告诉大家我俩的罪过,只是眼神愤恨的看着我俩,我俩自知心里有愧,低下头不敢说话。看这情景一定有一个眼线跑回去通风报信去了,冯团长当机立断宣布紧急撤离,往甘肃方向移动,在我们走出六七里地的时候,背后的土默特响起了爆炸声,日军来的真快!

一路急行快天亮时我们才坐下来休息一刻,一晚没睡大家都无精打采的,再加上失去刘干事的打击,我们更是心灰意懒。

这里隶属札萨克,大雪皑皑覆盖了整个札萨克,这个地方很安静,巨鹰在天边盘旋,远处有山岗设眉,来年开春雪化了山下就会有条小河在这里流淌,这也算是个依山傍水的好地方,我们决定就把刘干事埋在这个宁静致远的地方。这里和刘干事的性格很像,想必刘干事也会对这个地方比较满意吧。我和二喜拿起铁锹、镐子选了一个坐北朝南的方向给刘干事掘起了墓地,土石冻结坚硬无比,其他人看了想来帮忙都被我拒绝了,这不是赔罪,刘干事已经牺牲了,做什么也无法弥补我们的过错,这就当是我能为刘干事做的最后的事吧。

嘎子哥也喝令别人不许帮忙,冯团长问我们怎么回事,嘎子哥只说是我俩和刘干事感情好,为刘干事做分内的事。

我们将刘干事放下墓坑的时候,我还是没忍住眼泪,我始终不敢相信眼前的事实,那么一个鲜活的人在我眼前不真实的反复呈现出过去的种种。

我想起秋天在田地里忙碌中擦着汗,跛着脚的刘干事,远远的眺望着我们这些收获的农民,手上的笔和纸不断地记录着什么。

我想起中秋夜时给我们讲起他自己故事的刘干事,他腼腆中不失男子汉的魄力,教导我们何为勇敢!

我想起刘干事在磨台上被人戏谑时脸红羞涩的模样,他还没娶媳妇就牺牲了,这是他最大的憾事了吧。

还有他坚毅的跟我们说“何为救国,不是安于享乐,不是贪图富贵,而是要付出,要牺牲,哪怕是付出自己的生命也在所不惜。如果我们注定就要在这折戟沉沙,我们不会后悔。”

我甚至看到年幼时候的刘干事在门外眼睁睁的看着自己的母亲被鬼子欺负时,那颤抖的幼小身躯和无助的眼神。

札萨克,札萨克,愿你寄托刘干事沉重的灵魂,这是一个重新找回迷失了自我的年轻人,他很累了,需要在你的怀抱里长久的休息下去。

他在这个世界每天都很认真的活着,他不苟言笑的年轻的脸庞下藏着和我们一样的稚气、幽默、软弱、无助和彷徨,可他从不把这些流露在外,或许是时光让他成熟和趋近完美,可时光也在他年少轻狂的时候匆匆地夺走了他精心培养的还在襁褓中的生命,他的羽翼还未丰芒,他也有很多理想没能实现,可他再也不能为了国家、为了独立3团、为了我们、为了他自己贡献自己磅礴的智慧了。

我们不知道他的名字,他希望我们称呼他刘干事,他解释说“我就是干事,就叫我刘干事最好”然后很憨厚的笑着。那笑容我是记得一辈子,他带我们离开我们活着的地方,告诉我们要活着回去的人。他总是一本正经文绉绉的和我们说着他遇到、他经过的事,他平时说的那些我们半懂不懂得话现在想起来理解还是要费些脑子,就连日常说话也没受他野蛮团长的影响,依旧我行我素保持着他经过学堂接受过深厚文化教育的气质。

那个我解释不清楚该怎么形容的的刘干事!他说话总是文质中带着正气,浩然于胸地表达着他对世事的愤恨,可他从不失希望,总有一盏灯引他前行。作为一个看似文弱的知识分子,他是带有能量的,因为小小的身体不能承受太多而选择宣泄在敌人的胸膛。他释放的光芒让我们看见绝望中闪存的未来,这星星之火燎原气势不输朝阳,只等风起云涌时再造一番大事业。

可惜,他等待的大时代却迟迟没有到来,他要带着他拒敌人于万里之外的风度沉默了。

我要缅怀你,经年累月不会忘记你屹立在时代前沿的身影,带领着我们走正确的路。即使回头再也看不见了你的身影,可你坚定不移的步伐已在沙滩上遗留下深深脚印,让我们不再迷茫!

我们收起眼泪,重新踏上征程,我立誓一天不把所有的鬼子赶出中国,就一天不放松对自己苛刻的要求,我要站在刘干事的角度,像他一样懂得什么叫为国为民!我将刘干事随身携带的笔记本收好,从现在起替记录刘干事记录将来要发生的所有事情,直到祖国统一,人民幸福。

我们在札萨克驻扎后,团里始终抬不起士气,连冯团长都郁郁寡欢的成天拉着张脸,他说过现在独立3团能走到现在,刘干事有一半功劳,冯团长会带兵打仗、拉拢人心,那刘干事就是他战前军师和战后给养的施术者。每当团里一蹶不振的时候,刘干事总能给冯团长解决燃眉之急,刘干事不知道给团里出了多少类似于上次抢夺包头城内日军军火库事件的“馊主意”。现在,刘干事没了,却没有一个人能顶替刘干事的位置,并不是冯团长无能,而是分工明确。非要比喻的话,那冯团长就是掌握这艘轮船的掌舵手兼船长,而刘干事就是掌舵手的瞭望员。

中午,嘎子哥把我和二喜单独叫到了旷野,我知道他要质问我们,我们不发一语的跟着他。到了没人的地方,我还没抬起头看明白,嘎子哥回头一拳打在我的脸上,不得不说这一拳很重,打得我连退好几步坐在了地上,但是我知道嘎子哥只是单纯的泄愤而并没有下死手,不然我估计鼻梁骨都得断了。二喜过来打算扶我,我摆摆手让他别动。

“就为了那点野兔子,你们害了刘干事的命,你们知不知道!”嘎子哥并没有太大声喊这些话,不然让别人听见了我俩就得被逐出团了。嘎子哥继续说“好吃吗?啊!那点肉好吃吗!平子,二喜他混蛋做事不考虑后果,你呢!你是二连的连长,你就是这么当连长的,平时干什么事你都得想三遍,你跟二喜去干这事的时候你就不能动动你的脑子。这下好了,你们倒是痛快了,刘干事因为你们死了,死啦!”最后这一句,嘎子哥实在没忍住还是喊了出来,二喜干着急没办法,我就坐在地上不想动,是啊!是我们把刘干事间接的害死了。

嘎子哥喘着粗气说“刘干事跟咱们一样大,什么事都做的比咱们强一百倍,平子,你说当初刘干事腿伤还没好就给你家活,二喜,你家也不例外。这次咱们出来当兵就刘干事最不愿意,他为了啥,他是把咱们都当成亲人,他怕咱们受苦,怕咱们被小鬼子打死!

平子,当初救刘干事的时候你也在,他受了多少苦你也知道,好容易救活了,这倒好,又死咱们手里了。”嘎子哥气的坐在地上留下了眼泪,他的气估计也快撒完了。

二喜说“嘎子,我俩早就知道自己的不是了,我们心里也难受。”

嘎子哥瞪着他说“你又有理了,那你们当时怎么不跟冯团长承认自己的错误,知道自己的不是还不承认,你们就是懦夫!”

我不想听他俩吵,我就说“我想过当着大家的面承认自己的错误,可那样我俩就不能在团里待着了,就算大家能留我们,我们自己心里也过不去,我留在这就是想给刘干事报仇。”

大家一时都不说话了,我知道有些沉重的话题是再也经不起推敲的,我们的错误是注定用什么都弥补不了的,可我不想就此自暴自弃,我要带着刘干事的那份念想,早晚打出来个拨云见日的世界!

1

第二十七章 阴霾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