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世下炎凉>第四十二章 蓄力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二章 蓄力

小说:世下炎凉 作者:留门饯行 更新时间:2019/3/29 18:27:34

冯团长带兵来武川已经有五天有余,离归绥最近的独立4团和晋绥军72团都在向归绥方向推进,难道是有联合的大动作?

和小崔的交谈中我大概猜到了我不在部队的日子里,外面发生了什么我一点都不知道,暗流涌动中的我们在归绥城内显得那么无助。

我问小崔“这次冯团长他们不来,你是不是还要像上次傻等我们啊?”

小崔听了不好意思的说“哪能呀,上次不是有特殊原因嘛,同样的错误怎么可能犯两次呢。”

“你呀,还真挺不让我放心,以前光看你和家旺在一起扛机器,从来没问过你,你家是哪的呀。”

“就是山西原平人。”

“山西原平人,那你说话怎么一点儿都不带口音呢?”

小崔听了叹口气说“本来生在山西,还没长大的时候爹娘出商被人害了,我舅舅气不过就带我去广东学武,后来武没学成,说话口音变得乱七八糟,嘿嘿,还是我舅舅带我上了两年半私塾,硬生生把这口音扳回来了。”

我一听,这家伙瘦干瘦干的竟然练过武,不过武术里面学问大了,并不是由体格子决定的,不能以貌取人,所以我一时就来了兴趣,要知道我平时对自己国家的传统武术是有浓厚的兴趣的,不管是听乔大爷说书还是偶尔得着一本武侠汇那都能让我高兴上两三天,研究自不必说,自己在地里也照猫画虎的比划两下,这就是嘎子哥劲儿比我大,但是不愿意和我动手的原因,会武术的人打的都是人身上的要害,哪脆弱往哪打,正常人的软肋有几个能承受两下重击的。不过我那两下都是瞎比划,真正的武术我是有心求教,无奈事以愿违啊。现在听小崔练过武术,一时心中乐开了花,当即就让小崔在我面前练两手,小崔执拗不过,一抖精神给我演示了两下,就这两下实在是让我失望透顶,还真是像他自己说的没学成呀,再加上身子骨太单薄,连个马步都扎不稳,我随手推一把,他就踉跄着往后倒,我问他“你这没学成也太差意思了吧,还是你那老师有问题呀,怎么连马步都不会扎,下盘松成那样怎么往后练,练出来也就是个花架子。”

“平哥,我知道你有两下子,那你也不能这么说我老师呀,我那老师在广东可有名了,大家都叫他游大侠,架不住我这人笨,连老师的基础课都过不了。”

我听了倒是没什么脾气,毕竟他自己学不会没把责任全推到老师身上,我就诙谐地挖苦他“你倒是挺有自知之明呀,还把自己的老师抬这么高,你学成这样你的老师没嫌你给他丢人,难不成是被你的老师赶出来的吧。”

他收了那套不成器的把式,把油灯往低挑了挑说“我学什么扔什么,别说我的老师,我舅舅都有点看不起我,后来干脆不管我让当了兵,当兵这两年倒是涨了点见识,那时候想跟你学武,但是看你平时那个严肃样儿,我都有点不敢跟你说。。。”

我听了他的话瞬间就感到一种心酸,我问他“我平时很严肃?我怎么不觉得。”

小崔一听来精神了,大声嚷嚷说“你还不严肃,全团都知道数你脾气最怪,下手又狠,大家都躲着你还来不及,刘干事在的时候也就刘干事敢接近你,连冯团长都说你这人太轴,轻易别招惹。”

我听了忍不住苦笑,何德何能让我在团里成了一个煞星,看来以后我必须要注意自己为人处世的态度了,不然去哪里都要被人当成为一个另类的存在。

和小崔的调侃让我一时忘了自己身上背负的重担,许久没感受到的轻松让我在这个小屋里很是放松的长坐了一会儿,我甚至不知道什么时候还在和小崔说着话,下一秒就睡着了,时间不长,却做了一个很长的梦,直到冯团长他们在我身边大声讨论什么时,我才被冯团长那聒噪的大嗓门吵醒。

这一觉让我清醒了不少,冯团长和郝政委盘腿坐在炕上吵的不可开交,旁边的小崔很尴尬的在郝政委身后看着他们互掐,他们也没注意到我醒来。

就几句话的功夫我就听出来冯团长和郝政委的意见分歧在哪了,冯团长主张救人要紧,今晚开始往城里关押乡亲们的地方打地道,在相当规模战争的掩护下,通过地道转移乡亲们是最好的办法,而且别无他法。

政委不同意,他想让大家通过打通的地道先给里面的乡亲们送饮食,等时机成熟了再做大规模的营救,不然最后的结果很可能得不偿失,救人不成反而害了群众。

这时候我就不能再旁观了,对他们说“按照政委的说法行不通,笠原一定会马上把输送通道断了,而且还有可能做出更出格的事,不管是乡亲们还是我们自己,在城里多待一天,我们就多十分危险,现在和之前的情况不一样了,维持乡亲们的一线生机不过是笠原的一场阴谋,笠原肯定知道我出来和你们见面了,他好像在酝酿什么,具体什么事我也说不好,但是现在拖延时间于事无补,一旦地道这条路被笠原断了,再救乡亲们就难于上天了。”我只挑重点的说,并没有把这些天我们在城里的遭遇告诉他们,现在就是告诉他们这些也于事无补,而且也难以启齿,多一事不如少一事好。

冯团长立马挺直了腰板说“你看看,我说什么了,郝同志,我都说了多少遍,在外打仗听我的,在内管家听你的,你就是不听,这多打脸呐。”

冯团长在郝政委那得了理显得很得意,也不再理一边还在细细体味的郝政委,下炕过来拍拍我的肩膀说“你小子几天不见长见识了啊,说两句话还头头是道的,来,你赶紧和我说说你还掌握了什么线索,乡亲们现在情况怎么样了,关在城里什么位置,都说说,啊,咱们现在不能漏掉任何可利用的机会。”

“我知道的大致也就这些,我倒是能提供关押乡亲们的准确位置,但是距离太远能不能准确通到那个院子是个问题呀,一旦通道偏离到别的地方可就麻烦了,而且就这一天半的时间,能不能打这么远的距离也是个问题呀。”

“这你就不用担心啦,队伍里有个手艺人,祖传的秘方盗。。。挖洞,只要你给了方向就绝不可能打歪,一天时间带人挖五里地不是问题。”冯团长说完好像是他自己挖的洞一样,沾沾自喜的坐在炕上拿出烟斗开始辇烟丝儿。

郝政委听了冯团长的话嗤之以鼻的讽刺他“还手艺人,说出来也不嫌磕碜,那不就是个倒斗的么,说难听了就是干那挖坟掘墓的不正经事的人。”

冯团长一听眼睛瞪的溜圆说“什么挖坟掘墓,说得那么难听,人家老张以前那是张作霖手底下正儿八经的搬山道人,我没事还就跟老张取经呢。我告诉你,当初那老军阀没有这些个道人,别说打仗,连饭都吃不起,靠倒斗发家的老军阀头子有多少。再说,那老祖宗的东西给后人留着也是留着,现在国家危难了不拿出来用,以后子孙想用都轮不着,不都便宜那些小日本儿啦,我说你这政委真是轴。”

郝政委才不听冯团长那套歪理邪说,盯着冯团长说“哼,说得倒好听,老张以前都干了什么咱们谁不清楚,要不是因为现在是历史特殊时期,他又一心革命,我第一个就要把开除革命队伍。”

我听他俩再这么吵下去肯定是没完没了,就岔开话题说“短时间转移七十多口人实在有点困难,这过程万一发生点儿意外就前功尽弃了,我担心乡亲们转移的时间不够。”

冯团长说“想在小鬼子眼皮子地下神不知鬼不觉的把人救出来是不可能的,我这两天联系了姜远桥和包长贵,他们现在已经在归绥南面、西面就位,就等我一把大火烧起来了”

看来我之前料想的没错,冯团长为了这次行动要有大动作了,集合了三个团的力量确实很稳妥,唯独这姜远桥可不是个省油的灯啊,上次我们因为他的临阵变卦吃了大亏,这次又有他,如果再因为他临时不上线,我们两个团和几十个乡亲都要做鬼子的枪下魂了,为了大家的安危我不得不冒昧地问冯团长“包团长我倒是听你们说起过,真打起来也靠得住,可这姜远桥。。。咱们在他手底下吃过亏,咱们跟他合作我这心里发虚呀。”

冯团长皱眉说“按以前,我确实不敢用他,不过现在时期不一样了,老蒋承诺积极抗日,对咱们都是有利的,这次行动是经过双方上级批准的,姜远桥就再嚣张,也不敢在这个节骨眼儿上消极抗日啦,他要是撂挑子或者反水,那就是给老蒋找麻烦。”

很显然,在这个问题上大家都捏着一把汗,既有九成的把握联合对敌,又对那一成的不确定因素不敢放松警惕。毕竟我们是吃过亏、上过当的,现在再冒失定夺这么大的事,吃亏是小事,人命关天啊!

0

第四十二章 蓄力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