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第三十九章、清者自清冤案终结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九章、清者自清冤案终结

小说: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作者:神秘老太 更新时间:2019/3/15 12:31:37

  

  第三十九章、清者自清冤案终结

  我惹祸了,我惹个天大的祸,把汽油桶点爆了,把火山砸漏了,把天捅破了。天上、地下、身边的大火熊熊燃烧起来,把我烧得体无完肤,把我烤得焦头烂额。

  姜猛一进屋,我就是一顿连珠炮,把他轰得五迷三道,当我问他“为什么还恬不知耻地说我打掉的孩子是你的?”这个问题时,他已经出离愤怒了,没有解释,没有辩护,冷冷地说了一句:“4点半钟必须准时到员工餐厅,绝对得去!”说完扬长而去。

  我被他这反常的举动搞懵了,不知他葫芦里面装的什么药。我豁出来了,谁怕谁呀?大不了解雇我,我早就想走人了,此处不留爷,自有留爷处。

  我把自己好顿打扮,就像走向刑场的壮士,雄纠纠气昂昂地到了大厦。进了楼抬头一看,迎面大屏幕上反复打出一条通知:

  “游乐谷全体员工请注意:今天下午4点半钟在员工餐厅召开全体大会。每个部门,每个岗位,只留一个人值班,此外必须到会,无故缺席者扣除全月奖金。”

  我看了以后,觉得非常好笑,我是多大个人物呀?值得你这样兴师动众,啊!是杀一儆百,杀鸡给猴看。好家伙,算你狠,你居然拿我吕岫岩开刀了,不就是骂你了吗?能咋的?要杀要砍任你处置,我看你到底有多大的能耐?

  4点半了,人们都到齐了,姜猛脸色极其难看,站在前面,拿起话筒,瓮声瓮气地开始他的演讲:

  “今天把大家召集来,有一件事要对大家说明一下。这件事说它大,它的确大得不得了;说它小小到不值得一提。什么事呢?看来是我的事,其实是大家的事,所以我只得用开饭前这段时间,把它解决了。”大家一看姜总这一本严肃的样子,都在瞎猜,到底发生了什么事了?谁也猜不出来。

  姜猛说:“最近我们有个员工,因为遇到一些意想不到的特殊情况,有一阶段没有上班。按着我们公司章程,她应该被除名,可是她遇到的事情是连做梦都想不到的,所以我同意她回来上班了。理由是她能给我们的一个部门带来很可观的效益,所以大家管她叫做摇钱树,我们是不该砍倒摇钱树的。

  第二个理由就是一个极特殊的理由,一会儿我们单独谈这个问题。没想到我的这个决定却惹出一个让人不能容忍的谣言,竟然有人乱传,说她因为婚前孕做了人流。”

  他说到这里我几乎气咋肺了,整人也不能这么明目张胆啊!卑鄙无耻至极!!

  他接着说:“人家是黄花大闺女,你就敢这么糟蹋人家?让人家以后怎么做人?将来还怎么找婆家。所以我认为此风必须刹住,如果任其泛滥成灾,我们这游乐谷的名声不是就要一败涂地吗?我为什么把这事拿到大面上来解决,就是为了保住我们游乐谷的好名声。我们这个公司是全市最大的集餐饮、娱乐、室内游乐为一体的民营企业,我们从成立以来从来不搞邪的歪的,我们的好名声全市家喻户晓,任何人都不允许给它抹黑。

  另外我们的员工必须是爱岗敬业的人,必须具备优良美德,互相之间必须精诚合作。无事生非、挑拨离间、勾心斗角、背后整人都是不允许的。所以对这些造谣生事的人,我们不能给他立锥之地。”

  我一听这不是借题发挥吗?人家当面不说,背后一定骂你越描越黑,这是此地无银三百两。

  我耐着性子要听听他的下文。他越说越激动:“这个造谣生事的人和一些传谣的人,不知出于什么目的竟然把这事硬拉到我的身上。这个编故事的人竟然说这个员工怀的是我的孩子,你到底想干什么?你糟蹋我算我活该倒霉,我一个大老爷们我怕啥?顶多闹个花花公子的罪名,一辈子也找不到老婆,这我就认了。可是人家是个大姑娘呀,你损不损,你不怕你这辈子生孩子都是瞎子?我想动员我们这位员工起诉这个造谣生事者,要求他赔偿精神损失费和告他损害名义权。

  我还想说一个问题,提醒你这个无事生非者,造这样的谣必须靠谱,不靠谱根本不会有人相信。也就是说你要乱点鸳鸯谱,两个人也得差不多。就拿我这个傻大黑粗的猛张飞似的人物,能找一个赛天仙的姑娘吗?两人都没法出去。一看,人家准说:‘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了。’我明告诉你们,我的自然条件的确不好,但是那是爹妈给的,属于自然灾害,无法挽回,可是我绝对不能让人家把我比喻成牛粪。”

  姜猛这慷慨激昂的演说,把下面的姑娘们逗得捂嘴大笑。但是我听到这里心里却特别难受,刚才那股怨气早已烟消云散。我非常后悔,我为什么要无缘无故地把他一顿臭骂,为什么逼他在大庭广众之下为了给我正名而贬低自己呢?我太对不起人了,我自己点起的这把火却烧了我自己。

  他下面讲些什么我已经无心再听了,我只恨自己错怪了人。我心乱如麻,我在考虑如何扭转这个尴尬的局面?如何向姜猛赔礼道歉?他的这番话让我无地自容。我早已感受到他对我好,可是他从没表白过,原来他很自卑,他认为配不上我。我悔死了,我如果不是那么疯狂地闹腾,用最恶毒的语言骂他,他也不会采取这样的办法为我正名,为我辟谣?

  怎么办?我自己点起的这场大火,不仅烧着了我的身,而且烧透了我的心。

  正在这时候,我听他说:“下面有人递条子说,他们特别想知道这位女员工到底遇到了什么麻烦?我想这个谜如果不解开,大家一定心有疑虑,所以我想……”

  这时我也不知哪来的勇气?几大步冲到前面,抢下姜猛的话筒,泪流满面地说:“这个问题我来说,我就是刚才姜总说的那个员工。可能大家都认识我了,我最近遇到了一系列的麻烦,因为我自私,为了躲避一件极其难缠的事,我准备辞去我们单位的工作,去南方。可是我在途中遇到意外,我被抓进了公安局,在拘留所在整整被关了十天…..”

  我详详细细介绍了我被抓的经过,大家非常同情我,有的女员工听了直擦泪。

  我说:“在我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响的时候,那里的经办人给咱们的姜总打了电话,为了救我,姜总亲自去那里,千方百计帮我,最后我无罪释放。回来后他告诉我就不要和大家讲这段经历了,免得大家误会。

  然而昨天我却听到谣言,我误会了姜总,我——我——我……”我已经泣不成声了,“我认为这个谣言与姜总有关,我就把姜总大骂一顿,什么难听的话我都骂到了,我对不起姜总,我恩将仇报,我不是人!听了姜总今天这番话,我无地自容。现在我当着大家的面向姜总赔礼道歉。”我走到姜猛面前,向他深深三鞠躬。

  大家非常受感动,竟然鼓起掌来。姜猛这时可能也感到极其意外,两个钟头前我还一阵猛烈炮火对他狂轰乱砸,这会儿却一反常态赔礼道歉,他一时却不知说什么才好。

  我接着说:“现在的大老板绝大多数对员工的态度是你乖乖地听话,给我干活,为我盈利,就收留你,利用你;出了事就不管你。可是我们的姜总却能为我这个普普通通的员工负责到底,亲临现场去救我,这是多么难能可贵的。我们绝对不该再给我们的领导添麻烦了。我保证今后一定努力工作,”

  姜猛把话筒拿过去,非常诚恳的说:“其实小吕够可怜的了,一个年轻轻的女孩遭到这样的冤枉够不幸的了。我们应该为她雪中送炭而不应该雪上加霜。平白无故给她造谣,损伤她的人格,这的确是最不道德的事情,今后这类事情绝对禁止再发生。清者自清,是真假不了,是假真不了。谣言不攻自破,但是大家也听到众口铄金这个成语吧?铄:是熔化的意思。形容舆论力量大,连金属都能熔化。比喻众口一词可以混淆是非。这个阶段,对吕岫岩的谣言竟然大家都当真了。尤其是对我也很不公道。现在社会上有句流行语:‘男人不坏,女人不爱。’可是我宁可一辈子没人爱,也坚决不变坏。”大家听到这里情不自禁地猛烈鼓掌。我站在他的身边使劲地鼓掌,拍得手都麻酥酥的。顷刻间我觉得他非常高大,仰慕之情油然而生。

  这个特殊的员工大会,不仅给我辟谣,而且也使大家进一步认识了姜总的为人。因为这个事件,我却成了新闻人物。这件事传了出去之后,引起了媒体的重视,电视台《我不再受骗》栏目组竟然来采访我,由此引出“不要和陌生人聊天”的话题讨论。

  可是我心中却从此落下了一个大毛病,就是无休止地自责。问我能有几多愁,“恰似一江春水向东流”。不多天“帘卷西风,人比黄花瘦”。我变得更加憔悴——“衣带渐宽终不悔,为伊消得人憔悴”。我成为最忧愁的人——“抽刀断水水更流,举杯消愁愁更愁。”

  我之所以发生这么大的变化,就是因为我总觉得我太对不起姜猛了。从那以后,他见到我狭路相逢转脸而过。远远看到立即就躲。我知道我对他的伤害太大了,他为了自己的尊严,对我采取了敬而远之的态度,他越是这样回避,我心里越难过。那场由我点燃的大火貌似熄灭,其实还在我心头熊熊地燃烧着,我在炼狱里挣扎着,陷入痛苦、悔恨之中。我总想找姜猛好好谈谈,但是我找不到机会,他也不给我机会。

  其实那场风波并没有过去,过了不久陈经理被解雇了。姜猛找我谈话,这是那次事件之后我第一次到他的办公室,和他面对面谈话。我一进屋,就忐忑不安,非常尴尬,不知说什么才好。他都不看我一眼,只摆弄手中的一支圆珠笔,头始终没有抬起来。他慢吞吞地说:“那件事才弄明白了,谣源是陈丽琳。那次开会以后,歌舞厅的人我挨着个找谈话,最后大家一致把矛头指向陈经理。我找她谈话她全部承认了,你听听这是我俩的对话。”姜猛打开他的手机,调出他和陈经理的对话:

  姜:你知道我找你干嘛?

  陈:当然是研究歌舞厅的事了。

  姜:我要你告诉我,对吕岫岩的谣言是从哪儿来的?

  陈:我知道你早就怀疑我了,不过没关系,我既然说了也就无所畏惧,我承认是我说的。

  姜:你根据什么要这么说?

  陈:根据你的言行和对吕岫岩的态度,进行了逻辑推理得出的结论。

  姜:看起来你是侦探小说看多了,会用推理法去破案了。那你说说,我倒要听听你是怎么进行推理的。

  陈:吕岫岩是你安排在歌舞厅的,是你花钱找人把她捧红的,你处处事事都在偏袒她,从我认识你那天开始,你从来没和女孩在一起品茶,更没有和任何一个女孩在一起吃过饭,可是自从吕岫岩来了,你打破多年的常规,经常和她在一起品茶、吃饭,这个例外就完全可以证明你和她不是一般的关系。

  再说这次,她突然不告而辞,半个多月不来上班,谁也找不到他她,好像突然人间蒸发了一样。有一天你突然告诉我吕岫岩有病了,她有病为什么不能打个电话请假,而偏偏由你亲自给她请假?还有,你前几天,突然和各个部门连个招呼都不打,就不知你上哪去了?我们有事想请示你,却找不到你的人影,可你却和吕岫岩同一天出现在公司大厦。尤其是你回来以后,你亲自和我说:‘吕岫岩是因为有病才耽误半个多月,没来上班,她来后,你不要难为她,也不要问她得的是什么病?’

  这些足够了吧?她到底得了什么病?为什么只有你一人知道,这说明她的病只能让你一个人知道?她是个好女孩,从来没在大家的眼皮底下消失过,她作风正派,从不和客人打情骂俏,她不可能得那种见不得人的脏病,她现在回来上班了,又说明她得的不是不治之症。唯一能解释得了的就是做人流了。可是她来咱们这里已经快两年了,大家都知道她没有男朋友,原来有一个男朋友据说现在还在精神病院住院,所以唯一的答案,就是她怀的孩子是你的。这就是我的全部推理过程。

  姜:(拍桌子,放高声)岂有此理,你完完全全凭着自己的瞎想,就信口开河,说人家大姑娘做人流,你也太阴损了!

  陈:(哭泣)我受不了啦,自从她来到歌舞厅,你什么事都和她先商量完,然后才通知我执行,我变成了你们的地地道道的傀儡,经理已经有其名无其实了。另外这些年我为你鞍前马后孝尽犬马之劳,一切听你摆布,累得要死要活的,为了给你承担这副重担,我32岁还没成家,我在工作中受了那么多委屈,我找不到诉苦的地方,更找不到发泄的地方。我——我到底为了啥?你不要装糊涂,这些年谁对你最好?这些年谁给公司挣得最多?谁最听你的话?还不是我吗?可是你对我没有说过一句感谢的话,没有说过一句安慰的话,更没有说过一句温暖的话。吕岫岩,我承认她处处都比我强。她年轻、她漂亮、她有魅力、她聪明能干,处处压着我。在歌舞厅有她没我,有我没她,所以我只有把她弄臭才能把她打垮我才能出头露日……”

  姜猛把手机关了,他说:“下面的内容,与你没关系了,你也没必要听了。现在你明白我为啥把她解雇了。从今天起你就接替陈丽琳的歌舞厅经理的工作。”

  我听到这段对话,对陈经理很同情,我觉得她很可怜,我反而劝姜猛把她留下。我说:“陈经理很能干,有丰富的管理经验,又非常敬业,公司不能没有她。如果必须二取一的话,我可以走。”

  

0

第三十九章、清者自清冤案终结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