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第六卷:爱海泛舟有惊更有险 第六十六章:误会加深心结难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卷:爱海泛舟有惊更有险 第六十六章:误会加深心结难开

小说: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作者:神秘老太 更新时间:2019/4/15 14:03:18

第六卷:爱海泛舟有惊更有险

第六十六章:误会加深心结难开

  老妈妈在我家住一个阶段,她觉得不习惯,就回去了。小小乖成为我们和婆婆联系的纽带,她想孙女就自己打车过来看看。有时我们有空就抱着孩子去看奶奶。常来常往,我们的关系更加密切了。我对婆婆无微不至的关怀和照顾,赢得了婆婆对我的好感和信任。我认为在家庭生活中,只要有爱,才会有温馨、幸福和快乐,爱是这一切美好事物的源泉。

  就在我们的关系彻底解冻的情况下,突然又来个180度的大转弯。我给婆婆打电话,她不接;如果接了,听到我的声音,她就立即把电话挂断。我们要抱孩子去看她,她说什么也不让去。甚至连大刘哥她也不愿意见了。我觉得非常奇怪,为了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我让大刘哥自己去妈妈家,和老人好好谈谈,是不是有什么误会?

  大刘哥回来后愁眉不展,再也没有往日的欢乐了。我非常担心婆婆的身体情况。我说:“老妈到底怎么了?是不是又病了?我看还是住院吧!她没有钱,住院押金我有。我把银行卡递给大刘哥,他没有接,甚至他都没看一眼,也没把卡收起来。他始终一声不吭,也不说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在我的再三追问下,他轻描淡写地说:“妈妈和邻居闹点别扭,精神状态不大好,也许把问题搞清了,她会好的。现在没必要住院,你就不要在过问这件事了。记住息事宁人!息事宁人!”我听得有些莫名其妙。

  我说:“妈妈是位最通情达理的人,虽然有点认死理,可是和邻居的关系始终非常好,有口皆碑。我听妈妈对面屋的王娘说老妈是小区里出名的大好人,人家都管她叫‘活雷锋’,帮助别人排忧解难是她特殊的爱好,哪有事她都先到,她怎么会和邻居闹别扭呢?也许那个邻居太不像话了,把老妈气翻了。也许有什么误会没有解开,弄清楚之后,就会云开雾散,艳阳高照。”这要是在平时,我这几句话就会把他逗乐,可是那天,他的表情一点变化都没有,我就更加觉得奇怪了。

  大刘哥自从回家一趟以后,每天都是忧心忡忡闷闷不乐,有时我和他说话,他就像没听到一样,没有一点反映。我越发觉得奇怪,可是我一问,他就显出特别不耐烦的样子。

  有一次我给他洗外衣,竟然从他的兜里翻出半盒香烟,我很震惊。从我认识他那天开始,我就没看到他吸过香烟。大刘哥最烦香烟的味道。他曾经和我说过:“我长这么大,从没摸过烟,我这辈子和香烟无缘。”

  这太让我吃惊了,为什么对香烟有那么大反感的人会突然吸烟呢?晚上他回来之后,我本想问问他怎么突然吸烟了?可是小小乖一直很闹人,我光顾哄孩子了,就没来得及问他。夜里我把孩子哄睡了,自己也因为疲劳睡着了。当我醒来的时候,却发现大刘哥没在我身旁,我以为他去卫生间也就没在乎。可是等了好半天,仍不见他回来。我起来看看卫生间的灯并没开,一看客厅的灯亮着。我急忙走过去,看见大刘哥沮丧地在那里吞云吐雾。我惊呆了,他是怎么了?为什么夜里不睡觉,在这里抽烟?我责怪自己太大意了,大刘哥肯定有烦心事,为什么我没有及早发现,让他独自受煎熬。我慌慌张张地跑过去,坐在他身旁,拉着他的手问:“亲爱的、你怎么了?为什么这么晚还不睡觉?你不是最烦烟吗?怎么突然吸起烟来?”

  他眼睛直勾勾地盯着天花板,对我极其冷漠,好像没听到我的话一样,一点反映都没有。我吓傻了,这也太反常了。我拍着他的肩,急切地问:“亲爱的,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不说话?是不是太累了?哦!是有病了吧?你哪不舒服?我们去医院吧!”

  他极其伤感地说:“我不怕累,也不怕有病,可是我最怕有些事我弄不清真相,尤其是怕被最信任的人欺骗。”

  我把头靠在他的胸前,双手紧紧地搂着他的脖子,撒娇地说:“亲爱的,到底谁欺骗了你?为什么要欺骗你?你为什么不早告诉我?我们不是发过誓吗?从结婚之日起,我俩就合为一体了,我们之间就不会再有秘密。无论出现什么事?哪怕天上掉下来的意外灾难,也要两人共同承担。你难道忘了吗?如果两个人共同分享快乐,就变成两个快乐,我们便会得到双倍的快乐。如果两个人分担忧愁,忧愁就只剩一半了。到底有什么事?你快说吧!真急死人了。”

  他拿下我的手,推开我的头,极其沉重地说:“那时我太天真,太幼稚,把一切都理想化了,可是现实是残酷的,我不能整天生活在美好的梦里。我应该清醒了。”

  我有点忍无可忍了,说话的腔调也有些变了:“你到底怎么了?为什么会突然变了?有什么不随心的事,你告诉我,我俩商量共同解决,你千万千万别闷在心里。是不是吴市长不想让你给他开车了?”“不是?”“是不是吴豪出院了?他又难为你了?”“不是。”“是不是车队队长又找你别扭了?”“不是!都不是!你就别问了。”

  这时候孩子醒了,哭了,我说:“你也赶快睡觉吧!都两点了,明天还得上班呢。”我急急忙忙跑回卧室。他还纹丝不动地坐在沙发上。

  一直到亮天,他也没回卧室。我起来时,看到他躺在沙发上睡着了。快到上班点了,我不得不把他叫醒。他看看表,非常不满一地说:“为什么不早点叫我?”我说:“我看你睡得太晚了,怕你白天开车受不了,就想让你多睡一会儿。”

  “真吭人,今天市长外出,绝对不能去晚。”他一脸怒气,洗把脸,连牙都没刷,披上衣服就走了。这时我的心也非常沉重,结婚快三年了,我俩从来没像现在这样,好像突然变得很陌生。这到底是为什么?我百思不得其解。

  有人说:“沉默永远是最伤人利器。”现在我真正理解了这句话的含义。的确,两口子不怕吵架,甚至不怕动武,因为吵起来,就会知道对方因为什么对你不满;动武了过后都会后悔,在承认错误之后,两人会因为后悔不冷静,而说出最爱你的话。可是沉默却让你无休止地去胡猜,它会把你折磨得发疯。令你痛不欲生。

  大刘哥近日的反常情绪,简直让我精神崩溃。他每天很晚才回家,回来之后有时连饭都不吃,一个人坐在沙发上发呆。和他说话,他好像没听见一样,好长时间不回话。开始我一直低三下四地哄他,可是时间长了,我也就心灰意冷,听之任之了。他不吱声,我也就不再嘀咕了。好在我有小小乖,还能找到些许乐趣。

  慢慢地我俩之间的谈话越来越少了,我甚至怀疑他现在不再爱我了,是不是有第三者插足了?我很想和他狠狠吵一架,把问题谈开,可是看到他痛苦的样子我又于心不忍。

  然而无论我怎么哄他、劝他,他就是无动于衷,没有解释,没有激怒,没有悔意。

  慢慢的我发现一个最令人费解的现象,他不再喜欢小小乖了,回来之后不再像以前那样抱着孩子,满地跑,又是秧歌又是戏地逗孩子乐、哄孩子玩。有时孩子哭,他还声严厉色地吼两句。

  有一天我做饭,孩子哭的很厉害,我让他把孩子抱起来,他好像没听到一样,一动不动。结果孩子掉到地上,大哭不止。

  我实在压不住火了就大声喊起来:“你对我有意见可以明说,也不该拿这么点的孩子出气,这要是摔坏了咋办?

  他没说一句话,穿上外衣摔门就走。我看到他这绝情的样子痛哭起来。夜里他还没有回来,我给他打电话他也不接。我万般无奈给婆婆打电话,问大刘哥回没回去?

  老人家也不知哪来那么大的气,和我吼起来:“你不要叫我妈,我没那么大的福分。我儿子有眼无珠,不识真假人,花言巧语他都会当真,所以吃亏上当的都总是他,而且还不懂得吃一堑长一智的道理,一而再再而三地被欺骗。从今以后,你不要再找他了。欺负善良的人有罪,会遭到报应的。”

  我听了她这没头没脑的抢白,愣住了,真不知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我和颜悦色地说:“妈妈,您心脏不好,不要生气。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您能告诉我吗?妈妈,您可能有什么事误会了。我实在不明白您说的到底是什么意思?我也不知道我的大刘哥为什么会突然变了,变得好陌生。我真不知我到底做错了什么?”

  我还没有说完,老太太就把电话挂断了。

  一连多天大刘哥都不回家,我打电话他也不接,我急得团团转。我想不管发生了什么事?你得说个明白,不能就这样离开了我和孩子。

  我实在没有办法,有一天,下班后我抱着孩子直接打车去了吴市长家,堵我大刘哥。我按了好一会门铃,保姆就是不给我开门,我说我是找司机刘浩光的,她说:“吴市长今天晚上有事,他们现在还没回来。”我说:“大姐,我是大刘的爱人,我找他有急事,请你把门开开,让我进去吧?现在外面很冷,我还抱着孩子。祝姨认识我,您就开开门吧!”

  保姆说:“你等一等,我回去问问。”

  这时我听到有人问:“谁按门铃?”保姆说:“一个女的,找大刘的,还说是大刘的爱人。”“大刘有老婆了?我怎么没听说呢?我去看看。”我突然意识到这个问话的人是吴豪,我顿时紧张起来,抱着孩子转身就跑,可是已经来不及了,吴豪已经从里面出来看到我了。他急急忙忙走到我跟前,用力地拽了我一下:“你就是大刘哥的爱人?刘嫂,你让她进来吧!天太冷,看把孩子冻着。”我一只手抱着孩子,用另一只手把围巾拉上来,盖住了嘴和鼻子,我怕吴豪认出我来,不敢说一句话。

  保姆说:“既然小豪认识你,你就进屋等吧!”我实在没办法,不得不说:“天太晚了,我就不等了,请你给他带个话,今天晚上让他务必回家一趟。”

  我没有进门,快步向马路对面走去。吴豪一把拽住我,惊奇地说:“原来是你!岫岩?太好了!我总算见到你了,好多年了,你到底藏到哪儿了?让我找得好苦呀!”我吓得连连后退,紧紧地抱着孩子,怕这个疯子伤害着孩子。

  吴豪不容分说,一把把我抱住:“岫岩,你答应过我和我在一起,一辈子都不离开我。”

  我急忙说:“你认错人了,我不是你要找的人,我是刘浩光的爱人,你看,这是我们的孩子。”

  吴豪顷刻间眼泪流了出来,抱着我就不撒手:“岫岩,亲爱的,你不要这么狠心。我真心实意爱你,我的病已经好了,我和爸爸妈妈说,我们明天就结婚,我说什么也不能再放你走了。”保姆对我说:“他刘嫂,你别见怪,我家少爷精神不太好,整天叨叨咕咕地找他的岫岩,他妈从来不敢让他见到年轻女人,不管看到谁,都说是他的岫岩。你快走吧!看把孩子吓着。”

  我们正在门口撕撕巴巴的时候,大刘哥开车过来了,他一看到时我,立刻怒气冲冲地从车上下来,拍拍搧了我两个耳光:“你这个不要脸的女人!我才五天没回家,你就来找你的老情人!太卑鄙无耻了!”

  吴市长也急忙下了车,把大刘和吴豪拽到两边。告诉保姆:“你赶快把他拽屋去!”回过头来说大刘:“大刘!你也太不像话了,不问青红皂白就打媳妇?太过分了。”孩子已经被吵醒,哇哇地哭了起来,我忍着屈辱、忍着疼痛,含着眼泪说:“吴叔,是我不好,我不该来这儿找他。可是我给他打电话他也不接,到他妈妈家他也不在。我实在没有办法才到这里找他。他肯定是误会了。您不要怪他。我不知道吴豪出院了,否则我也不会到这来。”

  吴市长说:“你这个傻小子,不回家,怎么不和媳妇儿打个招呼?这不能怪他,我去省城开了一天会。又去北京办了几天事。大刘开了一天车了,也实在太累了,把车送到车库,就和媳妇赶快回家吧!早点睡,明天不用起早,你九点半过来就行。”

  大刘哥一声不吭地把车开进院。吴市长对我说:“岫岩,小豪在家,我就不让你进屋了。你在这截辆出租车回去吧!”

  大刘出来了,我们一同上了出租车,一路上我们谁也没说话。我已经气得鼓鼓的,我这是第一次无缘无故被自己最爱的人打。我的委屈、我的愤怒,已经到了极限。但是在车上我一忍再忍,强压怒火,没有发泄。

  回到家里,我可实在也忍不住了。我把孩子放到床上,像连珠炮一样向我曾经深爱的人开火了:“刘浩光,今天你必须给我说明白,你为什么一反常态?对我这样冷酷、这样无情、这样残忍?我吕岫岩那一点对不起你?我到底做错了什么?值得你当着外人都面打我的耳光?今天你必须对我实话实说,你到底为什么会这么反常?在家你不搭理我,我能忍;你不接我电话,你不说明你和我到底为什么怄气?我都忍了。数九寒天,我抱着孩子到处找你,你即使不在乎我,你也要想想你自己的女儿呀!你铁石心肠,无动于衷,反而竟然下狠手打我!你必须给我说明白!”

  大刘坐在沙发上,一直不吭声,也不看我,用鼻子哼了一声,蹦出一句:“泼妇!你有完没完!”

  我气急败坏地大声吼叫:“我是泼妇,可是被你逼出来的。”

  我猛地蹿到他的跟前,一把抓住他的胳膊,想把他拽起来,却被他拎了个大跟头,太阳穴磕在茶几角上,血顷刻流了出来。他仍然一动没动,我用手捂住头,血从手指缝流到脸上,流到嘴角,进了口里、当时,我已经不知疼了,爆发出强烈的怒火,想把周围的一切统统烧掉,包括我自己。我头有点晕,站了起来没站稳,又扑通一声坐在地上。他回过头来看我一眼,蔑视地盯着我:“收场吧!别演戏了!”

  那时我气得也说不出一句话来,慢慢爬起来,踉踉跄跄地走到卫生间,用凉水洗去脸上的血,然后回到卧室从橱柜里找出药棉和碘酒,把磕破的大口子消消毒,然后包扎起来。可是他仍坐在客厅沙发上纹丝不动。

  我的心彻底凉了,一个热情似火的大好人,突然间变成一个冷若冰霜的木头人,我实在猜不透其中的原因。我再吵再闹也无济于事,也不会有什么好的结果,自己劝自己先冷静下来,静观其变吧。

  我再无心做饭吃饭,大刘也没张罗吃饭,我俩都在怄气,谁也不理谁。

  我把孩子哄睡以后,自己躺在床上翻来覆去睡不着。我前思后想:难道我的选择错了吗?我和大刘相识五年多才恋爱的,从恋爱到结婚还有半年多,可以说我们是经过了长时间的深思熟虑才走进婚姻殿堂的。我们的爱情是建立在充分了解的基础之上的,应该是牢固的。我们的人生观、世界观、恋爱观是相同的,我们的性格是互补的,可是为什么会发展到今天这个地步?我想不出一条理由。

  我没有兑现对吴家的承诺,我拒绝姜猛的追求,我没有听妈妈的话到国外定居,找个外国人。我心甘情愿地选择一个没有我工资高的、没有我工作好的刘浩光。这一切都是我自己选择的,结婚后我把自己的心全交给了他,对他我付出我的一切,我的恋爱观就是:为我所爱的人,可以牺牲自己的一切,甚至包括自己的生命。可是我换回来的却是他的冷漠、无语、咒骂甚至是耳光。这让我百思不得其解。

  我想,也许他对我有什么误会,可是他不说,我怎么知道到底是为了什么?我反反复复检查自己的一举、一动一言一行,找不出一件能让他不满意,能使他伤心的事情。所以归根究底原因不在我而在他。

  从那天晚上开始,大刘自己搬到小屋去睡了,他再也不进我们的卧室,再也不看孩子一眼,而且几乎不和我说话。我也彻底死心了,不再主动去问他,不再主动和他说话,我给自己立下戒严令:不进小屋半步。只有吃饭时,我们面对面坐着,可是总是默默无语。我在压抑着自己的不满和愤怒,静静地等待他开口说分手。这样的日子太难熬,太痛苦,我希望早早结束,权当自己做了一场梦。

  对这场婚姻我觉得面临着“无疾而终”的危机。听人说,导致婚姻破裂的,百分之九十是因为有第三者介入。根据我对他的了解和我们分居后他的表现,我敢肯定,他不会外面有人、移情别恋。我自从结婚以后,对他来说就是个透明人,无论和姜猛还是和克里斯蒂安的有关传闻和真相,我都毫无隐瞒地、原原本本地告诉给他,他绝对不会怀疑我对他的忠诚。也许有人作祟,使他对我产生误会。等吧!一切谜案都会有真相大白那天。

0

第六卷:爱海泛舟有惊更有险 第六十六章:误会加深心结难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