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凤凰涅槃浴火重生>第十卷(作者补叙)发人深省的结局   第九十四章:保险箱突然失踪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卷(作者补叙)发人深省的结局   第九十四章:保险箱突然失踪

小说:凤凰涅槃浴火重生 作者:神秘老太 更新时间:2019/5/15 10:22:13

  第十卷(作者补叙)发人深省的结局

  第九十四章:保险箱突然失踪

  刘柳利用每周六和周日休息时间,回到家里有计划的看了这部自传体的小说书稿。她很快地喜欢上书中的主人公吕岫岩。看过几本之后,吕岫岩成为她崇拜的偶像。

  刘柳喜欢吕岫岩对爱情的忠贞不渝、敢爱敢恨;喜欢她的励志精神,她在痛苦的磨难中以顽强的毅力和坚忍不拔的精神战胜了一个又一个困难;喜欢她对人宽厚、热情,和蔼可亲;喜欢她聪明睿智、勤奋向上、知识渊博。总之在刘柳的心目中吕岫岩是一个完美无瑕的人。然而不幸的命运却把她推到人生的险境。在与不幸命运对决的搏斗中,考验了她的顽强毅力、锤炼了她的刻苦精神、培养了她的优秀品德。

  可是老天不公,为什么让她遭此厄运?为什么一个纯洁无瑕的励志女会成为绯闻女王?为什么她爱人的妈妈不肯接受她?为什么吴市长一家利用她的善良和软弱,欺负她、利用她?一个大好人为什么屡遭不幸,最后成了杀人犯,这到底是谁的错?刘柳非常同情吕岫岩,很多次为吕岫岩的不幸遭遇而悲伤落泪。

  刘柳是一个非常有自控能力的女孩,她被保险箱里的书稿所吸引,她非常想知道这个神秘的女人和奶奶到底是什么关系?为什么要把书稿给奶奶?她现在在哪?好奇心驱使她尽快找到答案。可是快到期末考试的时候了,她却一连四周,都没打开保险箱。

  六月下旬,刘柳的爸爸回来了。刘柳高兴极了,看到爸爸有说不完的话。爸爸在家这几天,刘柳把爸爸伺候得非常好。做很多样好吃的菜,爸爸真的没想到被奶奶娇生惯养的刘柳能这么出息,不仅会做菜饭而且还很会伺候爸爸。睡觉前她给爸爸打洗脚水,爸爸一边洗脚,她一边给爸爸捶背。爸爸高兴地说:“我的小柳长大了,懂事了,还能伺候老爸了。原来都是奶奶伺候你。”

  刘柳撒娇地搂着爸爸的脖子说:“我可不能管您叫老爸,您一点都不老,五十多岁的人了,看起来40都不到。来,来,爸爸,您不要动,这里有根白头发,我给您拔下来。”

  爸爸说:“和爸爸说话不要客气,不要您您的,听起来好别扭。”刘柳顽皮地说:“好吧,听爸爸的,我把‘您’的‘心’收回来,您的‘心’给了我,就变成了‘你’了。”爸爸开心地笑了:“鬼丫头,你的小脑袋里怎么装这么多东西?”

  晚上,爸爸睡在奶奶的床上,笑着说:“我的小柳真的长大了,这屋子收拾得一尘不染,被子、床单都洗得这么干净。以前你的袜子手绢都是奶奶给洗。”刘柳含着泪说:“爸爸,你一提起我奶奶,我就想哭。我总觉得她有一天还会回来。”

  爸爸说:“我这次回来,不都是为了公司的业务,主要是回来看看你,再打听一下你奶奶车祸的肇事者抓到没有?现在已经快四个月了,还没有一个准信。我明天去交通队问问。如果你奶奶的车祸能给补偿的话,爸爸把钱全给你留下,你自己独立生活的确很不容易。”刘柳说:“没关系,我向吕岫岩学习,自己打拼,不靠父母。”

  爸爸听了非常惊讶:“怎么?你认识吕岫岩?”“啊?爸爸,你也认识吕岫岩?”“不不!我不知道谁是吕岫岩。”爸爸极力否认。刘柳却说:“爸爸,可是我不仅认识她,还知道她的全部经历和不幸遭遇。”爸爸更加奇怪了,追问道:“你见过她?”“没有,但是我非常想见她。”“啊?你怎么会知道她的情况呢?”

  刘柳眨动着明亮的大眼睛,神色诡秘地说:“爸爸,我告诉你个绝密的事情,奶奶有个保险箱,是密码锁,奶奶走后,是我给奶奶收拾东西的时候发现的。可是当时,我怎么也打不开。突然我想起来奶奶对6和8这两个吉利数有所偏爱,于是我就用这两个数编排了好多密码,反反复复地试。当我按到666888时,锁‘叭’地一声打开了。”她非常天真地故弄玄虚,神神秘秘地说,“爸爸,你猜那里是什么?你没个猜着。那里有一大摞书稿。放在一起就是一部自传体小说,爸爸,太精彩了,都把我看入迷了。可是因为学习忙,我强行管住自己,不能因为看这部小说耽误学习。我每到休息日回家,只看一两本。最近为了迎接期末考试,我都快四周没看了。我准备放暑假把它全看完。

  爸爸,你说怪不怪?吕岫岩从1998年到2001年,坚持每月发来一本,封面上写的年月日可能就是寄来的时间。爸爸,我可有毅力了,尽管我非常想知道事情的真相,可是我就忍着,坚决不看结局。我一直坚持按着时间顺序一本本地看下去。

  我们语文老师说:‘看小说绝对不要先看结局,如果先知道了结局,就会对后面的内容不感兴趣了。真正有文学功底的作家都是不断地设悬念,一个悬念接这一个悬念,情节跌宕起伏,扣人心弦,才会引人入胜、令人追读。’

  我认为这个吕岫岩绝非普通人,她的故事太精彩了,有的让人兴奋不止,有的催人泪下。我想她不是职业作家,她的语言朴实无华,就是讲她自己的亲身经历,没有虚构和夸张。这些书稿写得太好了,太有意思了。比现在演的破案大片还有意思。”

  刘浩天听到刘柳这番话,心里骤然紧张起来,忐忑不安。他万万没想到吕岫岩会用这种方式把她的经历告诉给母亲,她到底为了什么要这样做呢?无论如何不能让刘柳接着看下去。这一夜他睡得很不安稳,在考虑如何解决这个天上掉下来的大难题。

  刘浩天一连多天都是早出晚归,他们公司的事要办,而且他妈妈遭遇车祸的事也要办,所以非常忙。刘柳因为爸爸回来,每天放学就回家,把饭菜做好等爸爸。

  刘柳等爸爸走了之后,又回到学校了。她胸有成竹地参加了期末考试,成绩很好。这个小姑娘自从离开奶奶的羽翼之后,迅速成长,从一个娇生惯养,肩不能担担手不能提篮的小公主,变成一个能够独立撑起一个家的大人了。

  放假了,刘柳最关心的是就是把保险箱里的书稿全部看完。她计划每天看一本。刘柳是个计划性很强的姑娘,她决定每天午饭后才能坐下来看书稿。

  放假的第二天,吃完午饭后,刘柳打开壁柜去拿保险箱,可是保险箱却不见了。她想,我从来没往别处放过,可是真的没了。她翻箱倒柜地找遍了家里所有的地方,也没有找到。她急得满头大汗,坐在椅子上抽抽搭搭地哭起来。她最想知道吕岫岩在那次生死大搏斗之后的情况,更想知道她被判多少年徒刑?她也关心那个可怜的小天使,她大伯是不是把她送到奶奶家了?她奶奶对她好不好?可是现在完了,保险箱失踪了,再也看不到了。她越想越后悔,不如当初多看看了,要是把结局先看了,也不能这样抓心挠肝的难受。刘柳觉得很奇怪,家里的门窗完好无损,什么东西都没丢,为什么偏偏把保险箱丢了?

  如果是小偷当钱箱偷走了呢?那可就真的再也找不回来。可是小偷是怎么进来的呢?她百思不得其解。

  刘柳不死心,东翻西找。有一天在床下一个纸箱的最底下,她发现两本日记。她打开一看,第一页写着三个醒目的大字《忏悔录》。刘柳一眼就认出是奶奶的笔体。

  刘柳一页一页地认真看起来:

  1997年1月27日

  天气奇冷,大雪整整下两天了。暖气也因为天气的变化而不热,屋里只有16度。半夜大儿子接到一个电话,我也没听清他说什么?就看到他急急忙忙穿上衣服就走了。我问他:“后半夜了,你去哪?”他只回答一句:“我回来告诉你。”

  我当时很生气,他才从深圳回来两天,在家只住了半宿,就又走了,好好的科长他不当,非下什么海?整天忙忙碌碌地连个安稳觉都睡不上。我没太注意,就又睡着了。

  早晨起来,看到窗户上了厚厚的窗花,也不知外面雪还下不下了。大概刚过五点,门铃响了。我开开门一看是老大回来了,还抱着一个大包,他把包放在床上,打开一看,原来是个孩子。当时我就懵了,我问“怎么了?这是谁?”他说:“我刚才出去办事,在医院门口捡到这个孩子,这天这么冷,一会儿就会冻死的,所以我抱回来了。”

  我着急地问:“你接过电话就急急忙忙出去,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在我再三地追问下,浩天不得不说:“大事,天上掉下来的大事,你先别问了。弄清楚之后,我再告诉你。”

  老大什么也没说,洗洗脸,连饭都没吃又要走了。我生气了,和他大声喊起来:“到底发生什么事了,这么风风火火的?”

  老大说:“妈妈你别激动,现在还不知道到底是怎么回事?吴豪被吕岫岩攮了好多刀,听说现在还在医院抢救。不知是否脱离生命危险,吕岫岩已经自首,被警察带走了。”

  我吃了一惊,可是我突然产生一个可怕的想法,浩天是不是也出事了,于是我喊起来:“我不关心这两个狗男女是谁杀了谁?这是他们自作自受!我只想知道我的浩天是不是也卷进了这个案子?他现在在哪儿?”

  老大不正面回答我的问话,一直在安慰我。我猜想一定是出大事了。我全身哆嗦,汗流浃背、心慌气短,胸闷得很,我立即掏出救心丸,含在舌下。

  我的老二到底在哪儿?出没出事?我一直没有得到正面回答。这一天,我的心也被这严寒的天气冻结了。

  浩天走了,床上的小东西醒了,哇哇地哭起来。我虽然此时无心管他,可是听到那凄凄离离的哭声,我又于心不忍。我打开包裹,一看是个女孩,而且衣服上和手上还有血。我非常吃惊,看大小好像快两周岁了,仔细一看,啊?这好像是吕岫岩的孩子。我觉得浩天没和我说实话,这一定是吕岫岩出事,老大把她的孩子抱回来了。我想起这几年,这个狐狸精给我家带来的麻烦,就来气了。不管这孩子是不是刘家的我绝对不能要,长大像她妈似的,我可管不了。于是我又把她放到床上,不想再管她了。

  可是她还是一个劲地哭闹不停。我不得不把她抱起来。我想她可能是饿了,就把冰箱的鲜奶拿出来热了,一勺勺地喂她。这孩子可也真不讨厌,吃完奶就不哭了。

  我三十多年没伺候这么大的孩子了,真不知道应该怎么办?我想知道,到底发生什么事了?就给老二打电话,可是怎么也打不通。没有办法,我只得给吕岫岩打电话,想问问老二是不是也出事了?电话打通之后,是一个男人接的。我很吃惊,这个坏女人离婚没有多长时间,就又把男人招到家。我问:“你是谁呀?我找吕岫岩。”他说:“我是公安局的,吕岫岩杀人了,她自己割腕自杀,现在在医院抢救呢?”我一下子吓得两腿发软,我猜可能她把老二杀了,自己畏罪自杀。我又一而再再而三地给老二打电话,想证实是不是这么回事?可是无论如何也打不通。

  1997年1月30日,

  老大在外面整整呆了一天,直到傍晚才回来,我问他找到老二没有?他说:“我去市政府找到吴市长,问浩光现在在哪儿?吴市长说五天前,上面下来一个紧急任务,让市政府车队派两名司机随中国援非工程队到坦桑尼亚,可能得三到五年才回来,因为走得急,办护照和签证,所以就没来得及和家里打招呼。

  好一个刘浩天,到这时候还编瞎话骗老妈,我来气了,真想把他狠狠骂一顿。

  我控制不了自己的情绪,和他吼起来:好啊!你敢骗我!这孩子一定是吕岫岩的,你骗我说捡的。肯定老二也出事了,你说他去非洲了。你到底想骗我到啥时候?

  告诉你吧!这孩子不管她是谁的,我是绝对不能留。我自己的儿子到现在不知下落,我那有心思照顾别人的孩子?况且,我身体不好,孩子又小,我根本照顾不了。你今天必须抱走。

  老大实在说服不了我,他把孩子包包抱走了。那天雪非常大,天特别冷。老大走出门后,我有些后悔了。

  1997年2月5日

  今天是腊月二十八,明天就是除夕了,可是仍然没有浩光的消息。浩天一连好几天也不回家,还说过年前,他要飞回深圳。

  我无心张罗过春节,一心想得到浩光的消息。

  没有办法,我一遍一遍给浩光打电话,就是打不通,我万般无奈,亲自去吴市长家去找浩光。

  我按好多次门铃,就是没人开,我等一会儿,按一下,终于保姆出来了,冷冷地对我说:“现在家里出了大事了,市长夫人身体又不好,所以一律不见客。你走吧!”

  我说:“我是吴市长司机刘浩光的妈妈,有急事要找他,你让我进去吧!”保姆吃惊地问怎么?难道你不知道大刘被杀了吗?”

  这句话如雷轰顶,我两眼一黑,普通一声摔倒在雪地上。

  当我醒来的时候,一看我躺在医院的病床上了。

  1997年2月21日

  今天是元宵节,我一个人面对这冷冷清清、空空荡荡的屋子伤心落泪。浩天回深圳了,浩光不在了,我从吴市长那里得到确切的消息,浩光的确是永远离开了我。因为我犯心脏病住院,都没有参加他的葬礼。我那乖儿子就没让我看最后一眼,就一去不复返了。可是老大嘴严严地,只字不漏,一口咬定,浩光去非洲了。既然他不愿意告诉我,我也就不深追了,就这样稀里糊涂地假装不知道。可是我那孝心的大儿子,今天竟然冒充老二给我打电话,祝我元宵节快乐。

  听到他的声音,我仿佛听到浩光在对我说话,我酸楚的泪水禁不住湿透了衣裳。

  我对吕岫岩的恨与日俱增,因为我在报纸上看到一篇报道,说吕岫岩和吴豪搏斗时,误杀了我的浩光。不管是误杀还是有意,反正是我的儿子死在这个小妖精的手里,我俩不共戴天,势不两立。有朝一日我见到她,我一定把她千刀万剐。

  刘柳只看到这四篇日记,大概搞清了几个问题。她认为:“第一、奶奶有个二儿子,就是吕岫岩书中提到的那个刘浩光。不会错的,爸爸叫刘浩天,他的弟弟叫刘浩光。为什么我看了这么多本没把他俩联系在一起呢?没错,就是这么回事,可是奶奶和爸爸为什么这么长时间没和我提过一句呢?他们出于什么目的要隐瞒我有一个叔叔这件事呢?

  第二,吕岫岩的小天使我爸爸的确把她抱给我奶奶了,可是后来因为奶奶不收,爸爸又抱走了。她现在在哪?难道我就是小天使?不对不对。奶奶说我是1995年9月15日生日,吕岫岩的小天使也是1995年9月15日。可是吕岫岩家的血案应该是发生在1996年12月26日,根据吕岫岩的描述,那时的小天使应该是15个月左右,她已经会叫爸爸妈妈了。奶奶应该认出来我爸爸抱回来的就是他的亲孙女,可是她为什么明明知道她就是自己的亲孙女,还坚决不要呢?

  吕岫岩的第一封信写道:“我绝不是乞求您能饶恕我,我知道您对我恨之入骨,’‘这个悲惨的结局是我自己造成的,我的的确确应该受到这样的惩罚,我十恶不赦,罪有应得,死有余辜。我对不起他,对不起您,更对不起她。这都无法弥补了。但愿老天对我的惩罚会抵消我的罪过。”这说明了奶奶因为恨吕岫岩,才不接受小小乖。这就叫做恨屋及乌吧?

  刘柳认为这重重迷雾掩盖一个可怕的事实,那可能就是她的身世问题。还有保险箱神秘失踪也可能与这件事有关。所以刘柳决心解开这层层谜团,抽丝剥茧,弄清真相。于是刘柳给爸爸打电话,开门见山提出疑问:“爸爸,奶奶的保险箱不翼而飞,你能不能告诉我,它飞到哪里去了?是不是和你一同坐飞机去深圳了?”爸爸说:“小鬼头,真会开玩笑,你奶奶的保险箱又不是装了一箱子钱?现在爸爸做生意就对钱感兴趣,对其他东西一概不感兴趣。可不要给你老爸栽赃陷害呀!”

  刘柳说“你就是不承认,我也敢百分之百的肯定保险箱在你那里。给我留好,我还要知道以后的内容呢。还有你把小天使交给她奶奶了吗?她现在在哪?”刘柳这几句话,问得刘浩天汗流浃背,无言以对。他真的不知道这孩子在哪儿弄到这些可怕的问题?刘浩天最害怕刘柳知道真相。

  

0

第十卷(作者补叙)发人深省的结局   第九十四章:保险箱突然失踪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