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抗战之逐寇兵团>第四十三节虎骑【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四十三节虎骑【中】

小说:抗战之逐寇兵团 作者:游骑战虎 更新时间:2019/3/14 10:05:48

  第四十三节虎骑【中】

  陈啸志、赵义两人坐在炕头边有说有笑的唠着家常,炕上年方三岁的幼女在糖块、玩具间爬来滚去不亦乐乎,陈姜氏在地上忙着给陈、赵二人端茶倒水。尽管室内房梁偏低、空间狭窄,然而四人共聚一堂不仅不显拥挤,还有些热闹。突然“完活,起灶喽!”一声兴奋不已的喊声从院子西侧传来。

  【院子里】

  随着炊事班班长·袁尚文(外号,主厨)一声兴奋不已的呦呵,十多名士兵立即凑到灶台四周,准备一睹‘主厨’的王者技艺。

  此时灶台一旁的桌子上,一名炊事兵正在处理鲜活的鲤鱼,那精湛的刀工、熟练的手法令周围的士兵们目瞪口呆。只见他又准又稳的抓住木盆里的活鲤鱼将其捞起放在菜板上;然后按住活蹦乱跳的鱼,操起菜刀使刀面、用腕力拍击一下鱼头;接着将鱼放躺,按住尾鳍,使刀刃、来回几遍刮去这一侧鱼鳞,而后把鱼翻面,再用同种方式刮掉另一侧鱼鳞;再接着,将后刀尖切入两腹鳍之间,破开鱼腹,掏出脏腑丢入脚边的泔水桶;随后,抠去两侧鱼鳃,并在鱼身上做几道切口;最后将整鱼丢进旁边一个盛满混合有酱油、陈醋等佐料的瓷盆中,而后处理另第二条鱼。

  随着第一条鱼处理完毕浸料入味,袁尚文当即点灶、架锅,得益于干松球出色的助燃效果,灶火很快就烧的十分旺盛,并将铁锅烤的滚热;然后,袁尚文随手抓起手边的油坛,将整坛油倒入其中,“换一坛!”他把空油坛推给身旁的助手说。助手接过空油坛,将其摆到一旁,而后将一坛未开封的油摆在他的手边,去除封口。过了一会,袁尚文见锅中油沸腾了,迅速将瓷盆里的鲤鱼拎出来,扥了两下,而后从头至尾慢慢的把鱼放入油锅中;伴随着“吱吱啦啦”的油炸声,鲤鱼的表皮逐渐都变成了金黄色;袁尚文拿着长竹筷来回翻动鲤鱼,见鲤鱼全身上下都被炸的金黄酥脆后,立即将其捞出,放到漏勺上过滤掉鱼身上残留的油水;最后,把鱼放一个空瓷盆里,并循环以上步骤油炸第二条鱼。

  六条鲤鱼全都油炸完毕后,袁尚文锅中的剩油倒进一个空油坛中,把铁锅撂倒一边;之后,他将一个菜板摆到炤台边上,开始用菜刀快速切开鲜葱、生姜、大蒜、干辣椒等各种佐料,尤其干辣椒,他在将其切开前特意将其放在灶火上烤了烤。所有佐料准备完毕,袁尚文把铁锅重新架在炤台上;然后先倒油,再将所有佐料放入锅中爆炒,炒出香味后立即几瓢清水倒入锅中把油、佐料冲开;待到水沸腾后,他一口气把六条油炸过的鲤鱼全都放入锅内,在一顿猛如老虎的操作中他将胡椒粉、盐、白酒、酱油、陈醋等其他佐料加入锅中;接着扣上锅盖,静静的闷了半个小时。“好了,出锅,准备盘子。”袁尚文对旁边的助手命令道;最后,他把一条条熟透的鲤鱼捞出来,放进一个又一个的盘子里,浇上锅里的汤汁,撒上鲜嫩的香菜叶,期间鲜美的鱼肉味飘散于空气间,令人不禁津液满口。

  “我去,这味……!”身高七尺余、尖嘴猴腮、油皮铜脸的少尉·黄鹤(外号,狂犬)蹭了蹭鼻孔,用着嘶哑的嗓音感叹道:“真馋人呐!”

  此话一出,正在准备下一道菜的袁尚文立即向黄鹤警告道:“黄鹤!你一定得把他们都给我看住喽!开饭前,这些菜一筷子不能动。”

  黄鹤非常为难的说:“主厨,你这不难为我呢嘛?这菜,香味逆风飘十里,谁能忍?”

  袁尚文恼火的数落道:“诶,我说疯狗!你不会把菜盖起来啊?”

  “你以为盖上就好使啦?这又不是部队食堂!”黄鹤非常直接的质问道:“色香味你能掩的住,有好菜、硬菜的事,你能瞒得住吗?”

  袁尚文不耐烦的提醒道:“不管什么好菜、硬菜,这本质也是军队里的大锅菜!吃上去也就是那么回事,跟兄弟们讲清楚,让他们们忍忍!”

  “唉,行,我尽力。”黄鹤很不耐烦的答应道。

  之后袁尚文继续做菜,而黄鹤开始守着六个扣起来的菜盘,不让任何人靠近,包括与自己同级的张振华少尉。(张振华少尉是个满脸痤疮,矮小瘦弱的新晋军官,就读于奉天讲武堂。尽管年纪只有十六岁,身体素质也不好,但却仅凭自己的智慧和耐力,先于同届同学毕业。之后被赵义费尽力气从原部队挖到虎骑,就任虎骑连二排长。——顺便一提,虎骑连原有的三个排长除黄鹤以外,皆被赵义分配到机动炮兵连就任连、排级军官,其中包括纪文钧。)

  【屋里】

  赵义手指间夹着烟卷,一脸忧愁的提醒道:“哥,你都已经被开除了!按理说,学校的事已经和你无关,不应该再管了。”

  陈啸志叹了一口气,并断言道:“按理说的确如此,不过嘛……这‘开除’只是林佑民说给皖十五师听的。等那帮皖军被调走,我马上就会被召回!”他补充道:“就算假设我不会被召回,那学校的事我也不能置之不理!”他强调道:“目前整个学校的安保,都必须有我参与才能发挥效果;我若不在,整个学校的安保基本瘫了一半。”他补充强调道:“更何况,全中国就这么一所正规军事学校!它有难……你自己想想。”

  赵义点了点头,吸了口烟说:“好吧,明白明白!”他咬了一下嘴唇,满脸严峻的说:“全国唯一一个能正经八本培养国防才子的地方,意义无需多言。它若有难……背负中华军人之名者都应为其赴汤蹈火。”他摇了摇头轻笑道:“哼,置之不理都算是罪过了……像你这种有直接关系的倘若不管——可以说是民族败类。”

  陈啸志叹息道:“所以啊,我不管怎么着都的管!”

  “那我呢?对于这种事……”赵义瞪圆着眼睛,极不情愿的说:“要是一无所知,还好。可一旦知道了——全连都是职业军人!坐视不理,或者不出全力那都是严重失职,可以说那是帮着别人侵略自己——跟汉奸、走狗、卖国贼是一条道上的。”

  陈啸志抿了抿嘴唇,轻拍了一下赵义的后背说:“呆会吃完饭,和兄弟们说说——动员一下。”

  “好嘞……。”赵义心情沉重的问道:“你让我带部队来就是干这个的——借私人交情办正事,对吧?”

  “对。”陈啸志轻笑了一声,反问道:“难不成你以为我会出于私事找到你头上?”

  赵义细细的想了想,随后不情愿的承认道:“呵呵,想想也是……你这货啥时候因为私事求过别人。”

  一聊到这,陈啸志不禁苦笑了起来,而赵义则是一脸的失落。两人就这样静了好一会,陈啸志突然打起精神提出“怎样,带我认识认识你手下的弟兄啊。”

  赵义毫不迟疑的答应道:“行啊,走!”

  说完,二人双双起身出门。

  来到院子,赵义首先抬手给陈啸志指了一下黄鹤介绍道:“那边,我手下的两个排长,靠桌子的那个是一排长·黄鹤,他前面的瘦子——满脸疙瘩的,是二排长·张振华。”他放下手说明道:“黄鹤,在我当班长的时候就跟着我,正经八本的老驱逐骑兵,本事大致与我相当。张振华是我去年从第一骑兵师挖出来的,身体不太好,作战完全不行,不过指挥贼厉害,比黄鹤强得多。”

  陈啸志非常不解的说明道:“虎骑的标准编制是三个排、九个班、附加一个警卫班,正副连、排级军官理应有八人。可现在全连算上你,才三个军官……把新来的除去,就只有一个连长、一个排长!”他质问赵义:“那么多军官都哪去了?”

  赵义非常无奈的说:“哥,你想的太美了,现在虎骑只能维持两个排、八个班,没有警卫班,副排长只能让士官担任——这情况已经持续快十年了。”他补充道:“而且大前年,我又把副连长、二排长都抽调出去组建了机动炮兵连,结果就成了你现在看到的这样。”

  “你咋混的这么惨?”陈啸志吃惊的问道。

  赵义咬了咬牙,然后非常恼火的说:“你应该清楚,驱逐骑兵营……营长对其管辖的虎、豹、狼三支驱逐骑兵连有绝对控制权!从军官调拨,到编制规划,再到物资、经费的分配——只有营长说的算,即便是大帅都没法插手!”

  陈啸志点头承认道:“嗯,我当然清楚,当年张大帅收编驱逐骑兵营就是我主持的,收编的条件就包含——营长对该营有绝对控制权,但前提是不得叛乱;满足全营的军饷、物资、训练经费以及武器的更新换代,不过能自行解决的要自行解决以节省部队的花销;人事方面的升迁、退役等都只能在驱逐骑兵营内部进行,不得调离或者调入中、上级士官;而其条件是部队规模……只能控制在三个连450人以下。”

  赵义非常愤怒,措辞严厉的指责道:“以上三条……就是祸根所在!现在的营长·沈玉春是狼骑出身……也不知道是不是我们虎骑刨了他家祖坟,竟然把虎骑的编制压缩到两个排、六个班72人编制!本该虎骑得到的武器都被他拨给了狼骑,七层的训练经费也被挪用了过去!”他极其恼火的说:“拜他所赐,现在狼骑可是富得流油——四个排、十六个班、总共240人!马克沁6挺、花机关20支、手枪30多把,军官、士官的数量更是叫人眼红!”

  “大爷的,这也太过分了!”陈啸志瞪圆着眼睛说:“驱逐骑兵营里,虎骑才是顶梁柱!虎骑要是没有战斗力,关键时候顶不住,全营立马得报废!”

  赵义嘲笑道:“可是人家以为,虎骑能干的事,人家狼骑照样能干!虎骑只是个空架子而已。”他叹了口气,一脸心酸的说:“反正能试的方法我都试了,没用!所以……就只好干点违反规矩的事情。”

  陈啸志非常震惊的看着赵义问道:“你该不会……真当土匪了吧?”

  “不然哪来的钱?”赵义非常自豪的说:“现在黑白两道……从工业农业,到明面的重要货物护送,再到暗地里的武器、鸦片走私,以及拿钱消灾……虎骑全都干,大黄鱼一个月就能拿到三十多根!”

  陈啸志数落道:“你这钱赚的也太黑了吧?败坏名声啊!”

  赵义极不情愿的辩解道:“境况如此,我不黑解决不了问题……要是有可能,我情愿窝在军营好好练兵,什么都不考虑!”他苦笑道:“不过,不得不说这世道一乱,生意就是好做,完全不用担心没生意做。”

  陈啸志一脸愁容的看着他说:“我劝你收敛点,别把自己玩死了!”

  赵义摊开手笑道:“哼,我现在就算死了,也够本!”他非常认真的说:“我现在,完全用不着北洋政府的军费了!仅凭自己的赚来的资产,就足够养活两个装备齐全的驱逐骑兵连!武器装备随便换,训练经费用不了的用。”他向陈啸志摊牌道:“我跟你透露透露虎骑连的实际家底!虎骑现在有两组部队——驱逐骑兵连,一共八个班120人;机动炮兵连,一共六个班也是120人。整个虎骑分三股,分别驻守在位于奉天、锦州、山海关的三处驻地,每个驻地的武器装备都能满足一个连的作战需要。除此以外,我手中的现有资产,能随时将虎骑扩充到营级的规模,从单兵武器到团、营级支援武器一样都不会少。”

  “哼!”陈啸志不得不承认道:“的确,拜你所赐……虎骑现在的战斗力,的确够灭掉一两个日军中队了!你真的够本了。”

  赵义十分得意的说:“所以说嘛,我现在就算黑到了骨子里,也对得起自己了!贡献在这摆着呢。虽然张大帅随时能找个理由把我弄死,但是他下不了手——他知道我的难处。”

  “但是你现在这么肥,容易遭人惦记啊。”

  “没事,不怕。驱逐骑兵的行事作风,你知道的。”

  “嗯——不喜欢惹麻烦,但是要是有人来找麻烦决对不留情面。”

0

第四十三节虎骑【中】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