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抗战之逐寇兵团>第七十四节 收工【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十四节 收工【下】

小说:抗战之逐寇兵团 作者:游骑战虎 更新时间:2019/4/16 10:16:29

  【桂春院大堂·楼梯之下】

  刘丽凭着一己单薄之力强行把许国强的遗体从日本人的尸体上分离了下来,那染遍遗体的凝血所散发的腥味令人头晕,所及之处甚是黏滑有如鱼体且暗红阴森,尤其是那血肉模糊的伤口更是叫人看着反胃不止。尽管战友的遗体有着诸多令人不适的地方,可刘丽却没有一点的避讳或是嫌恶,只顾着一步一步的将其拖拽至大堂中央,血染所经一路。

  刘丽轻轻的放下许国强的遗体蹲到他的身边,小心翼翼的摘下他胸前的五色星章,并翻出他的胸兜里的士官证,而后将五色星章夹在士官证里把二者一起收入衣兜。跟着,她解开许国强身上的武装带,卸掉他身上的全部装备,将其中一个巴掌大的袖珍包裹塞进衣兜。随后她起身,回到楼梯下从日本浪人的尸体上拾回许国强插在上面的反曲刀,上楼梯半腰处回收许国强掉落的霰弹枪。最后,她返回至许国强的遗体处,拽起他向着门口继续拖行而去。

  门口处,陈啸志紧贴门边卧倒于地,依托门槛架枪瞄着街上皖军来攻方向,任何现身在他视野内的武装人员都会被他当场击毙。他那凶恶的眼神里杀气腾腾,沉稳冷静的开火一枪一毙敌,以实际行动将“卧虎”之名生生书写成了“冷酷杀手”“致命武力”。

  刘丽把许国强的遗体拖至陈啸志的身后将其撂下,然后操起沾血的堑壕枪撸下滑动护木,把一发霰弹经抛壳窗塞入枪膛内;跟着把滑动护木复位,又连往装弹口里塞了四发霰弹;接着她把霰弹枪摆到陈啸志的右手边,并拍了一下他的肩膀说:“枪,上膛了!——我得回五号那去,四号留你这……加点小心。”

  “嗯,去忙你的吧。”陈啸志专注瞄准冷淡至极的回应道。

  “走了!”刘丽言简意赅的打了声招呼,跟着便起身出门直奔乔守仁冲了过去。

  ——

  冒着零星的枪火,刘丽一路猫腰疾跑着横穿街道,期间数发枪弹打在了她周围的地面上,迸溅的火花甚至紧贴她的脚边扫过。悬着心,吊着胆,好不容易过了街,眼看离乔守仁就剩半步之遥,突然“嗵呜!”应着皖军那头一声沉闷的枪响,刘丽随即惨叫半声翻倒在了乔守仁的身后。

  听到刘丽的摔倒声,乔守仁急忙回头瞅了一眼,然后一面开枪向皖军还击一面关切的询问道:“副队,没事吧?副队,快吱一声!二号,说话!”

  “混账!我没事,别吵了!”刘丽咬牙切齿的怒骂了一句,而后连忙爬到乔守仁身旁的门柱下,利用门柱为掩护蹲起身。她慌慌张张的检查了一下裤腿上被打出的枪眼,然后怒气冲冲的斥骂道:“妈了个巴子的,再有半寸,老娘腿就叫他卸下来了!”

  “你受伤了?”乔守仁追问道。

  “只是一层皮。”刘丽一边咬牙忍痛说着,一边撸起裤腿、拿出绷带将腿上流血的位置牢牢扎紧。

  乔守仁一面向皖军开枪还击,一面冷静的报告道:“副队,我有个坏消息告诉你——刚才打的太热闹,我没控制好枪管的火候,结果现在有点烧变形了。”

  得知坏消息的刘丽猛然愣了一下,然后十分关切的追问道:“会炸膛不?”

  “控制着点的话……暂时不会,但报废是没跑了。”乔守仁愁容满面的断言道。

  刘丽满不在乎的继续包扎起伤口,并冷漠的指示道:“只要不炸膛,往报废了用!”

  “明白。”乔守仁痛心疾首的哀叹道:“唉,这枪白瞎了。”

  包扎完伤口后,刘丽撸下裤腿、瘸着腿站起身问道:“你子弹还有……”

  “这是最后一盘。”乔守仁当即抢答道,且抢答完后没超两秒,机枪便随着顶部的弹盘停转而哑火。乔守仁随即退至门柱后面,背向刘丽更正道:“啧,没了!”

  “败家玩意,你打的咋这么费啊?”刘丽十分不满的斥责道。然后她绕到乔守仁身旁,两手并用流畅的卸掉乔守仁手中机枪的弹盘,并从自己的弹药包里拿出一个新弹盘换上。接着,她拍了一下乔守仁的肩膀提醒道:“省着点打!”

  乔守仁应声后拉了一下枪栓,然后端持机枪依托门柱继续向皖兵们扫射起来。

  枪焰闪烁间,“哒哒哒”的枪响3~5成组持续不断,刘丽在此期间把自己剩下的三个机枪弹盘全数转到了乔守仁的空弹药包内,而后她开始俯身拾取乔守仁丢在地上的打空的那些弹盘。

  【福记饭庄·楼顶】

  孙熙坐在房檐边,据枪瞄着街道中央,在其视野内数名荷枪实弹的皖兵已变为死尸。仰赖他的火力监视,皖军再无一人敢在街道中央、桂春院一侧采取行动。至此,皖军散兵们的进攻被全部挫败,只能转入暂停,把希望寄托在增援上。

  皖军停止进攻后,双方就势陷入对峙,各坐一头偶有对射且烈度甚低,甚至都没造成任何伤亡。如此局面令双方打成了一个共识——即哪方先到援军,哪方便是赢家,盲目对射等同空耗弹药。这个共识令双方不约而同转入停火,互相监视且皆不妄动,只待后援来打破僵局。

  在这期间,一个致命的问题折磨着双方每一个人——到底哪方后援会先到?每个人都在因这个问题胡思乱想、惶惶不安,而且不管怎么乱想、怎么不安都注定毫无意义,因为这问题只能看“结果”,而“结果”不到最后没人知道。

  就这样,对峙持续了好几分钟,双方都被同一个问题折磨的心神俱废。就在这时,皖军的后面远远的传来了奔腾的马蹄声,且越来越近。双方都惶恐不安的向那个方向望去,然而黑暗却蒙蔽着所有人的双眼,不管怎么瞪眼去望都见不到丝毫人影。突然,黑暗里一连闪过一排枪火,应着枪声皖军散兵们当场半数身亡;跟着,还未等剩余的皖兵们开枪还击,黑暗里又闪过了第二轮枪火,将皖军人数直接削减至四人。

  眼见情况不妙,大势已去,剩余的四名皖兵立马双手将枪举过头顶,跪地告饶大喊:“别打了,兄弟!我们投降,我们投降!”

  崔长生高傲冷峻的率着虎骑·五班的战士们从黑暗里骑马走出。他来到四名皖兵面前一手牵着缰绳,一手执握步枪指着他们喝令道:“把枪扔下,滚!”

  四名皖兵连连点头,然后果断将枪掷在地上,连滚带爬着从崔长生眼前逃进了黑暗中。

  ——

  崔长生一骑当先,领着虎骑·五班的十二骑飞马赶至桂春院楼下。他们勒马停步,紧张的左右四顾,看到躲在街边门柱下的刘丽、乔守仁,崔长生关切的询问道:“丽姐,你们还么完活呐?”

  “早完活了,就等你们。”刘丽冷漠至极的回答道。

  “快上马!”崔长生摆手催促道。然后他又对乔守仁补充道:“乔班长去队尾马车!”

  “知道了。”乔守仁应了一声,然后便单手拎着机枪跑向了队末的马车。

  “地狱虎,全员上马,撤退!”刘丽大声喝令了一句,然后便随便跑到一名战士的旁边,在战士的帮助下与之拼乘了一骑。

  孙熙接到刘丽的命令后,背上步枪敏捷的从福记饭庄的房檐翻进二楼的窗户,跟着跑下一楼来到街上,同崔长生拼乘了一骑。在其上马时,旁边马背上的刘丽手执缰绳向他关切咨询道:“三号,从咱们第一枪打响起算——现在过去多长时间了?”

  孙熙一边拽着崔长生爬上马背一边回答道:“估计得有十五分钟了。”

  陈啸志蹲起身看了一眼腕上的手表更正道:“准确点说是十八分钟!”他放下手腕,将步枪和堑壕枪都背到自己的身上火急火燎的说:“叛军援军再有一分多钟就能赶到这,没工夫了!”然后扛起许国强的遗体走出桂春院向崔长生挥手急令道:“崔班长,赶紧走、走!”

  “是!”崔长生应了一声,然后便向全班挥手下令道:“全班,北城门,立刻出发!”

  虎骑·五班的骑兵队列再度启程,在队尾行至陈啸志面前的时候,他快步追上正在行驶的马车,将许国强的遗体暴力的摔在乔守仁的身上。然后飞奔着追向临边的一名战士,拽着战士的武装带倒骑上马,于其相背同乘一匹。

  陈啸志上马之后,崔长生立刻下令道:“都在马上了,快离开这旮!跑起来跑起来!”话音一落,伴随着一连串的“驾!驾!”吆喝,虎骑·五班的战马全数飞驰,很快就消失在了去往北门的无尽黑暗中。

0

第七十四节 收工【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