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抗战之逐寇兵团>第九十七节铁道候援战【7】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九十七节铁道候援战【7】

小说:抗战之逐寇兵团 作者:游骑战虎 更新时间:2019/5/20 23:44:46

  

  【平汉铁路上】

  铁轨之上,一列军事火车正由北向南飞速疾驰着,其蒸汽机车运行所生的废气不断从烟囱喷出。滚滚黑烟落于铁轨之上,将机车拖拽的多节箱车及两节平板车尽数笼罩。照理来说,军事列车一般都为后勤输送单位,然而此列火车却明显是个战斗堡垒,其火力配置之豪华甚至令师级规模的作战单位都望尘莫及。它从首至尾,车厢排序依次是——

  ·第一节,平板车,沙袋三面垒起,前端部署着一门德国37mm战防炮以及一挺马克沁机枪,中部设有一座瞭望哨,整班草绿色军装士兵执枪哨戒。

  ·第二节,动力机车,尽管没有一点武装但是其车组成员却都是军装熏黑的军人。

  ·第三节,私人车厢,透过窗户能看见挂于墙上的军事地图、通讯设备以及忙碌的执勤士兵。

  ·第四节,战斗车厢,外壳覆有一层装甲,两门单联75mm炮塔于指挥塔的前后分布。

  ·第五节,平板车,上面铺满着沙袋,屯放着炮弹,正中央有一门俄国M1909式122毫米榴弹炮,其炮口上扬角度可避开前后车厢对任意开火轰击。

  ·后续车厢,除了一节平板车,其余都是闷罐车,且重点位置都有火力配备,车上的战士们站在敞开的车门前悠闲的欣赏着风景。

  ——第一节平板车上——

  张长良挺直着身板站在瞭望哨上,其军装敞怀、两袖卷至肘部,一柄刺刀倒挂在右肩武装带上。随车头指向前望,气流迎面吹来令他衣襟飘起,忽然他从风中闻到一股淡淡的火药味,随即举起望远镜对前方扫望了一遍,跟着便看到前方千米之外偏东位置正在发生战斗。

  “传令兵!”张长良扭身对待命于瞭望哨下·电话机旁的豹骑战士召唤道。

  “到!”豹骑战士应道。

  “传令!前方1500,偏东30,有战斗,请连长评估威胁。”

  豹骑战士得令赶忙摇了几圈电话机的手柄,然后拿起话筒等了几秒后,他报告道:“豹骑指挥,我里是豹骑1—1,是否收到?”

  电话:“豹骑1—1,我是豹骑指挥!继续说。”

  “前方发现战斗,距离1500偏东30,请评估危险,通话结束。”

  ——第三节客运车厢——

  一名身材矮瘦堪如十六岁学生,尖脸俊秀却透着一股凶狠的豹骑军官(林豹)不慌不忙的撂下电话。然后走到挂起的军事地图前,用手指沿图上的平汉铁路线一路下划,至釜山旁停下并敲了敲道:“就这!”跟着他走到靠西面的窗户旁,望了望西面的两座山,并指着靠南的那一座断言说:“那就是釜山。”随后他回头向守在窗边的豹骑战士们平静的命令道:“传令兵,通知各单位,即将抵达目标,准备开战。任务要求,介入前方战斗,救援兄弟部队,击败叛军势力。”

  “遵命。”豹骑班长带头应了一下,而后众豹骑战士便提枪散离,或是去其他车厢或走向通讯设备,至此所有人都有条不紊的忙碌了起来。

  豹骑班长操起电话机,摇了几圈手柄拿起话筒道:“豹骑2—1,豹骑指挥。准备战斗,介入前方战斗救援虎骑,击败叛军。”

  电话:“豹骑指挥,我是豹骑二排。任务明确,请问有作战计划吗?”

  豹骑班长手执话筒向军官询问道:“连长,二排长问有没有计划。”

  林豹瞪了一眼豹骑班长手中的话筒,然后就近找了个椅子坐下,冰冷如铁的说:“他好歹也是个少尉,怎么打仗还要我手把手的教吗?”

  豹骑班长心领神会,随即对电话另一头的二排长回话道:“连长说,如何作战你们自行决定,不要问他。”

  “切,我知道了……通话结束。”

  ——第八节闷罐车——

  “全排,战斗准备!”身材硕壮的豹骑少尉·李勇手持话筒对车厢里的豹骑战士们命令道。

  听到命令,豹骑战士们纷纷拿起戳在一旁的三八式步枪,不慌不忙的拉开枪栓往装弹口里压入子弹。

  李勇摇了几下电话机的手柄,然后操着话筒询问道:“豹骑1—1,我是豹骑2—1。林豹那小鬼罢工了,叫我们自己商量作战计划。”

  电话(张长良):“豹骑2—1,我是张长良。战区距我还有1200,时间紧迫,来不及商讨了!”他顿了顿后极为果断的说:“直接一点,发挥火力优势压制敌军,就势突入敌阵设立战线,然后左右开弓……争取以铁路为线将敌军拦腰切断。”

  李勇有气无力的感慨道:“唉,不愧是张老班长……打仗风格就是莽啊。”

  “咋地,你有意见?”

  “没有,只是感慨而已,我照做就是了。”李勇撂下电话,回头对豹骑战士们命令道:“左右两侧,近距接敌!枪战、手雷战准备!”应着命令,豹骑战士们纷纷靠车门两侧执枪掩好,视线交叉警戒门外。

  ——第一节平板车——

  “豹骑3—1,重武器由你们负责。豹骑1—1通话结束。”张长良说完撂下话筒,再摇了摇手柄,接着再拿起电话通询问道:“虎骑炮兵,我是豹骑1—1!请求炮火支援。”

  电话:“豹骑一排,我是第一机动炮兵·兰勋利,炮兵已经就绪,听候差遣。”

  “好的,请稍等!”张长良认真的望了望前方的战区,而后十分果断的命令道:“目标确定,距离1200,向左035,高爆弹准备。”

  “收到,10秒后开始炮击。”

  ——第五节平板车——

  秃顶锃亮,肥粗老胖的一名眼镜男撂下电话听筒,然后用测量工具对桌上的地图测量了一番,得出角度、距离后又用纸笔潦草的计算了一下弹道。最后铅笔一摔,扭头对旁边的炮兵组大声喊道:“炮兵组,开火命令!高低,050!向右,040!弹种,高爆弹·一号装药,装填!”

  应着命令,炮组成员们吃力的调整起炮口指向,并把一发其重无比炮弹推进炮膛。期间一炮手不安的询问道:“照这个射击角度开炮……不得干到咱自个炮车上啊?”

  二炮手深以为然的赞同道:“很有可能,嘶……我这一想都觉得脊梁骨冒凉风。”

  一炮手叹了叹气,苦连连的说:“就算这一炮能干出去,咱们也得吓丢半条命。”

  兰勋利非常不屑的笑道:“哪来那么多废话,快点!不然我又得重算了!”

  “你个臭屁班长,闭嘴!”

  二炮手趁着炮弹还没送入炮膛之际,扒到炮膛前往炮管里看了一眼,却见炮口外只有巴掌大的一片天。他缩回身仍旧很不放心的说:“反正从炮管子里瞅是没东西挡着,可一旦打出去……那就不一定是怎么回事了。”

  三炮手配合另外几名炮兵将炮弹推进炮膛,然后合上炮闩很是不安的提醒道:“你俩与其担心那个,还不如担心一下火车——这不是75榴,是120!这么大口径的炮搁车上开火……简直疯了。”话落,众炮兵们开始往耳朵里塞棉花。

  一炮手低头看了一眼脚下的沙袋,然后跺了一脚赞同道:“说的一点都没错,就算做了像这样的‘万全’准备,可这个级别的炮谁也没架车上用过——说不准这一炮下去,车都散架了。”

  兰勋利一边往耳朵里塞棉花,一边严肃的呵斥道:“你们发什么牢骚!正因为不知道结果,所以才要试嘛!”他板着脸强调说:“咱们第一机动炮兵啥使命啊?——解决有无!要是找不到趁手合用的炮,那‘机动炮兵’这一方案就只能取缔了。”

  话音刚落,电话机便响起“吱吱吱!”一阵刺耳聒噪的响声。兰勋利随即拿起听筒放到耳边,而后便听到电话另一头张长良的不悦至极的嘲讽。

  电话(张长良):“虎骑炮兵,我是豹骑1—1。你说好的10秒后开炮,可现在我等了20秒都听不见炮响!是不是我给你们的反应时间太短了?那下回给你们1分钟时间反应,如何?——什么狗屁机动炮兵,慢的跟王八似的,就这水平还打仗……回家养鸽子去吧!”

  “啊……如你所愿,咕咕咕!”兰勋利无可奈何的学了一声鸽子叫,然后撂下电话对炮兵组命令道:“让人嘲讽一下爽了?开炮,打!”

  一炮手应着命令猛拽下击发绳,随即“嗵呜!”一声炮响惊天动地,连空气都随之颤动,烟尘平地而起,汹涌的炮口暴风将数个沙袋吹落车下。同时,不知从何来的火星如下雨一般浇在平板前半段,令众人不禁惊诧。

  “这火星从哪掉下来的?”兰勋利十分关切的询问道。话落,平板车下方响起了无比刺耳的金属摩擦声。

  听到异响,众人赶紧对车体下方的异响源头勘察了一番,结果却见一堆崩坏的构件压在车轮、铁轨上,不断磨溅的火花。

  众人见此不禁一愣,随后都失望至极的哀叹起来。

  三炮手向兰勋利举手报告道:“报告连长,火星源头找到了!咱们一炮把车振坏了,现在下面老好看了……跟过年放呲花似的。”

  兰勋利翻着白眼看着三炮手,没好气的说:“哦吼,你小子还真会找词啊,连‘呲花’都搬出来了……咋地,这才夏天就想过年了?”

  一炮手仰头注视着前方战斗车厢的上方棱角,极其肯定的断言说:“三炮手说的不对,车底下的火星是车底下的,刚才落下的火星……是这旮的。”他指着战斗车厢棱角处已经焦黑的擦痕道:“刚才的炮弹是擦这飞出去的……没碰着引信算咱们命大。”

  兰勋利看着一炮手所指的地方愣了一会,最后无可奈何的苦笑道:“那也就是说这次炮击……失败了哈。”

  二炮手两臂抱胸没好气的数落道:“纪宁姐之前说你什么来着?敢于冒险固然是好,但要适可而止,否则搞成作死就是得不偿失了。”

0

第九十七节铁道候援战【7】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