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南洋石油大亨>第三章 贷款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章 贷款

小说:南洋石油大亨 作者:子月七 更新时间:2019/2/14 6:47:40

“黄医生诊所”照常营业。

一个礼拜内,陆续来了十几个病人。黄延义也不是啥都不懂,听诊器、体温计还是会用的,在谢无忌的配合下,把病人们都服务的很“周到”。

患疟疾的,开奎宁。伤口感染发烧的,磺胺内服外用。拉肚子的,用小檗碱。虚脱失水的,滴生理盐水,有钱的,给他滴葡萄糖。

当了几天黄医生,黄延义在知道磺胺的进货价后,不由的在心里对生产磺胺的药企破口大骂,“真是黑了心肠,这帮洋鬼子,这破药敢卖这么多钱,暴利,真他吗暴利。”

黄延义骂完之后,又开始寻思,我要是能有这样一家制药厂,那该多好。

人生真的很矛盾。

1片0.3克的磺胺,从新加坡的进货价为0.3沙元,合1克1沙元。

沙(砂)元,是砂劳越布鲁克王国发行的货币,和英镑的汇率是1沙元合2先令4便士,大约是1英镑兑换9.6沙元,而英镑兑换民国的银元也大约是9.6上下,也就是说,1沙元基本等于1银元。

跟化工打了这么多年交道的黄延义知道,后世的磺胺粉的批发价,每公斤才几十块(人民币)。

黄延义一个要好的同学本科毕业后进入了一家制药厂工作,黄延义曾经在那个同学处蹭饭一个礼拜,参观过他们厂的磺胺嘧啶生产线,知道生产磺胺不比生产方便面的设备复杂。黄延义不由的踅摸着,若是能搞到一笔资金,自己办一个磺胺制药厂,岂不是以后都不再为钱发愁,躺着都能天天吃肉骨茶了。

谢无忌这家伙也太抠了,每天都是青菜、白米饭,黄延义闻着谢记肉骨茶的香味都饥渴难耐了。

“黄大哥,这两天总见你心神不宁,是不是有什么事情?”晚饭后谢无忌主动问黄延义。

“这都被你看出来了?不瞒你说,还真是有些心思,俗话说,人无远虑,必有近忧,以诊所目前的状况,一个月挣的钱,刨除房租、电费、吃饭这些开支,所剩无多,这样下去不是长久之计,人生不能缺少肉食啊。”黄延义咂么着嘴说道。

“之前,黄医生在的时候就是这样过来的,小本经营,日积月累,以后肯定会好起来。”

“以后是以后,万年太久,只争朝夕,我想的是现在如何挣更多的钱,让黄医生的家人们生活的更宽松些,你也说了,黄医生的两个弟弟都到了成家的年龄,因为穷还没有结亲,这不也是个大事吗。我倒是有赚大钱的办法,只是现在没有本钱,真是一分钱难倒我这个英雄汉啊,哎。”黄延义叹口气。

“你有什么办法?当真能挣更多的钱?”

“我从福建跑出来之前,学过制药技术,就诊所现在卖的磺胺,只要有设备,我分分钟就能制造出来。”黄延义说道。

“切,制药厂,那可不是三两个钱能办起来的,你趁早打消这个念头吧,人还是脚踏实地的好,白日梦可以做,可千万别当真。”

“算了,跟你说也没用,你也是穷光蛋一个。”

谢无忌倒是揪住了话把,“继续聊聊嘛,反正这会儿也闲着没事。”

“好吧,陪你聊5块钱的,其实吧,我也不需要太多的钱,只要有能去到美国的路费,我就能在一个月之内弄到采购制药厂设备的钱,可惜的是我他吗连一张船票的钱都没有啊。”

“美国的钱都丢在地上等着你去捡啊,说的跟真的一样”谢无忌见黄延义说的那么容易,表示一百个不相信。

“你知道我的彩色照相机吧,这个东西在美国的贵人圈内那可是相当的值钱,市面上根本就没有卖,当年我是好不容易才弄到这么一台,现今落难了,我也不打算留它了,我琢磨着到了美国后拿它换一套制药设备,回来生产磺胺,妥妥的每天就能躺着吃肉骨茶了。”

“你说的是真的?”

“比黄金还真。”

听到这里,谢无忌有些不淡定了,似乎在做什么决定,在围着黄延义转了两圈之后,说道:“其实,黄先生去世之前为了大弟弟的婚事,有过去银行贷款的打算,地契都准备好了,没想到却出了事,如果你真的能够挣到大钱,用黄先生的地契去贷款作路费,也未尝不可,只是,我怕你赵巧儿送灯台,一去永不来,到时候,我可就真没法向黄先生一家人交待了。”

“什么地契?”黄延义追问。

“黄先生家在诗巫有一百多亩黑胡椒林,这一百多亩黑胡椒林,刨去采摘的人工费每年也能收入个几百沙元,要不然,仅凭诊所的收入,黄先生一家的日子早过不下去了。”

“哦,我说呢,这个小诊所也养不起这一大家子啊,原来还有其它的收入。”

“你不知道,黄先生有四个弟弟妹妹在读书,三个在诗巫,一个在新加坡,每年光学费就是一大笔开支,在新加坡技工学校读书的二弟黄延仁,一个人的学费、生活费就要好几百元。”

黄延义之前通过谢无忌了解到,黄家共四个儿子,名字结尾分别为义、信、仁、孝,老二黄延信在船厂当学徒,老三黄延仁在新加坡读技校,老四黄延孝还在上中学。黄延义的三个妹妹,大妹妹已经出嫁,二妹在家帮她嫂子看孩子,三妹才十二岁,正在上小学。

这个年代,没有节育措施,如果存活率高一些,一个家庭有六七个子女很正常。像谢无忌在家排行老六,他们家也是兄弟姐妹七个。

福建地少人多,自古有溺婴的传统,许多家庭因为孩子多养不活,往往在生下来后就投入水中溺毙。不过跑到海外的福建人,有了足够的土地耕种,只要勤恳,养活六七个孩子不难,也就没有溺婴的现象发生了。

“你担心我去美国之后不回来,担心的很有道理,但是,这几天相处下来,你觉得我是那样的人吗?”黄延忠拍着自己说道。

“俗话说,防人之心不可无,我们才认识十天,我也不知道你的根底。”谢无忌很直接的说道。

黄延义点点头:“嗯,要不这样,我去美国之前把我的背包抵押在诊所里,如果我不回来的话,你就把我背包里的东西拿去卖了。”

“那你为何不直接拿东西去卖呢?”

黄延义的背包里有一台笔记本,一个移动硬盘,这可是黄延义最大的本钱,打死黄延义也不会在这个时代去卖笔记本。

“我背包里的东西比我的命还重要,不可能拿去卖掉的,如果我不回来或者命都没有了,你才可以拿去卖掉。”黄延义说道。

谢无忌犹豫了半天,最后挥舞着拳头说道:

“好,为了黄家,为了你能每天吃到肉骨茶,我就陪你赌一次。”

俩人达成了共识,剩下的就是商量着怎么贷款了。

在商议贷款的过程中,黄延义才知道在这个时代贷款也一样不容易。想贷款,首先得要找个有实力的担保人,有了担保人,银行才能接纳你的贷款申请。

比如黄延义想要贷款,得先找自己所属的福州公会的头面人物作保,还要给作保者一笔担保费。

谢无忌算计着,先前,黄医生曾给福州公会的一位陈姓副会长看过牙齿,算是有个点头之交,找他担保应该没有问题。

古晋的边江银行,是华人开办的银行,主要给华人商户发放贷款,黄延义找到担保人后去边江银行贷款,应该能够通过。

黄延义和谢无忌合计了半天,确定了大致的贷款金额。以黄家这一百多亩的黑胡椒林作抵押,大概能够贷出七八千沙元,约合三千美元左右。

古晋福州公会设在猫眼岭路。

事先经过电话预约,黄延义很顺利的与陈春亭副会长,在福州公会的办公室见上了面。

陈春亭副会长身材矮胖,年岁也不大,才三十出头,黄延义揣摩,如此年轻就做到了公会的副会长,肯定有他的过人之处,要么贼精,要么富二代。

“陈会长,感谢您能在百忙之中拨冗相见。”黄延义进门之后,客气的寒暄道。

“黄医生,你我之间还用那么见外,你的诊所也是我们公会的会员单位,每月2元的会费是干啥的,我们公会收了会费,自然有义务为每个会员单位服务。”陈春亭客气的让座说道。

每月要交2元会费,黄延义还真不知道有这码子事,谢无忌也没说过。

其实古晋的各个公会都要向会员收取会费,收取的会费用来资助教育、举办大型活动、联络乡里等,缴纳会费的有个人,也有商家,商家交的多一些。

“您客气了,我这是有事来求您了。”黄延义说道。

“先前电话里通话时间短,没说清楚,你再说说,你需要贷款的数额,还有作什么用途。”

“是这么回事,我打算开办一家西药制药厂,想先贷个七八千元,作为前期费用,去美国考察一下制药厂,看能不能从美国转让、引进制药技术,在砂劳越生产西药,您知道,制药厂的利润是很可观的。”黄延义斟酌着说道。

“我当然知道西药的利润可观,可是你知道转让技术和采购生产设备需要的钱肯定不是一个小数目,即使你能谈成技术转让,那技术转让费和后期建厂的费用呢?”

“这个我也有计划,我毕业的爱德华七世医科学校,有不少学生都是富家子弟,我的同学当中就有几个出身于爪哇的大富之家,我只要把前期的技术转让谈成,建厂的费用我去找几个同学凑一下,还是没有问题的。”幸好事前和谢无忌一起编好了说词,避免了被动。

黄医生也的确是毕业于新加坡爱德华七世医科学校,至于同学的家里是否有钱,黄延义就不知道了。

“倒是说的通,不过你家里的经济状况我是了解一些的,以你现在的情况,再挺个五六年,等弟弟妹妹们长大成人,你自然就会轻松下来,没想到你不甘于现状,这个时候还要去拼搏一把,这份闯劲倒真是令我佩服,哈哈。”

黄延义不知道对方是不是在夸自己,只好尴尬的陪笑。

“好了,说贷款的事吧,我可以为你担保,担保费按照规矩走,但我还是要提醒你,你的计划是有风险的,到时候贷款还不上,银行可就要收回抵押物了。”

“这个我有心理准备。”

“好,由我出面为你担保,银行会给你按照正常的利息走,每月2分的息,至于担保费,就收你5个点吧。”

黄延义乍一听到这么高的利息,差点爆粗口,脸色瞬间变得有些不好看。

“怎么,有什么想法吗?”陈春亭看到黄延义的脸色,不解的问道。

“这利息是不是有些高了?”

“高?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也是,你没和那些小钱庄和典当行打过交道,不知道他们的九出十三归和利滚利,说实在的,银行收取2分的息算是厚道的了。”

黄延义还真不知道这个年代的民间贷款利率如何,陈春亭说的应该是事实。

“好吧,2分就2分,我贷。”

5

第三章 贷款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