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玄幻>死灵妖皇>纯涯司务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纯涯司务

小说:死灵妖皇 作者:诡面偷香 更新时间:2019/3/15 14:15:30

“微臣参加陛下!”

穆纯涯向着椒图帝王躬身行礼,声音苍老而深沉,但却散发出一股从容不迫的气度,像是一块温润的宝玉。

“纯涯叔叔,你来了!”

看到穆纯涯走进大殿,椒图帝王热切地走下王座的高台,就像是亲密的叔侄,而不是等级分明的君臣。

穆纯涯一身黑色长袍,花白的须发,苍老的眼瞳闪烁出睿智的光芒,七十多年的风霜岁月在他的脸上留下了深深的痕迹。

“陛下,微臣听侍卫说皇室有要政,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椒图帝王叹了口气,把之前徐明达所说转述给穆纯涯,当然,其中关于那个巫师突破四级,一跃成为四破净化的事,则是被其一笔带过。大多数的言语,都集中在了瑾兰帝国随军将领的身上。

然而,穆纯涯是何等人物,那可是在政界纵横了大半辈子的老油条,一下就听出了事情的关键之处。

“一刹那突破四级的巫师?”

“是,是啊!”

椒图帝王怔了怔神,他没想到,穆纯涯竟然会在意一个小小的巫师,刚才他已经说的很明白了,徐明达可能是受到了什么刺激,才胡言乱语说出这么天方夜谭的笑话,穆纯涯怎么会避重就轻?

“陛下,徐将军可是您亲自挑选出来,作为帝国日后选拔元帅的将才啊!难道您还不相信自己的眼光吗?在那种情况下,以其五破淬神的实力,又怎么会看错呢?更何况,当时椒冰威隆也在场……”

穆纯涯的声音沧桑低沉,但说出的话却是一语惊人。

“纯涯叔叔这么一说,我倒是突然想起,刚才徐明达好像是说过椒冰威隆和瑾兰帝国的随行军团也看到了那个神奇的巫师。”

椒图帝王紧皱眉头,目露沉吟之色。经过穆纯涯的指点,他也觉察出,似乎一切都没有那么简单。先前,他听到徐明达说护送出现差错,紧绷的神经就阻碍了思考,现在发现,确实是有些问题。

“微臣认为,此事一定另有隐情,当前我们应该做的,是要查明惊惶陵中的异象,陛下可要时刻谨记,那从上古流传下来的……”

听到古训,椒图帝王神色凝重,心中感慨。从上古时期,椒图帝国就一直在遵循那个古训,传承到这一代,虽然椒图帝王不知其中缘由,但礼不可废,这是椒图皇室坚决不能违背的第一要务!

“至于那个不知深浅的随军将领,陛下何故担心?微臣自有妙计对付,如果他仍旧狂妄自大,不识好歹,那……”

说道这里,穆纯涯顿了顿,身上迸发出若有若无的无形破压。

椒图帝王点了点头,舒缓地吐出一口浊气。以穆纯涯六破绝地的修为,再加上睿智的头脑,椒图帝王完全可以放心。

“那一切有劳纯涯叔叔了!”

“陛下放心,微臣这就去办!”

“嗯,纯涯叔叔,你觉得,徐明达又该如何处理……”

椒图帝王眼眸神色变幻,简单的言语却使得大殿突然陷入了安静的氛围。穆纯涯是何许人,一眼就看出了椒图帝王的想法。

徐明达是椒图帝王挑出来准备继任元帅的人,因为他自己不理智的做法,把徐明达关进了冰牢,但是,他又不想承认自己的错误,明显是要找一个台阶下,既要保全帝王的威严还要挽回错误……

穆纯涯虽然心中明白了椒图帝王的言下之意,表面上却还是不露声色,酝酿好说辞,沉声说道:

“徐将军此行的确出现了差错,但是,事出突然,谁又能预料未知呢?让其在冰牢多加反思,也可挫一挫他的锐气,将来能更好的继任元帅之位。不过,椒冰威隆不可群龙无首,等到顺利解决了瑾兰的事,徐将军还是得统领军团,保卫我椒图帝国。”

穆纯涯不愧是椒图帝国的肱骨之臣,其政治头脑绝不是一般人可以比拟的。也正因如此,椒图帝王才会把其当成左膀右臂,穆家和椒图皇室之间,也才会有密切的姻亲。

“嗯!纯涯叔叔所言极是,本王也正有此意。”

椒图帝王满意地点点头,严峻的面容上浮现出一抹笑意,缓步走到王座之前。突然,似乎是想起了什么似的,沉声说道:

“纯涯叔叔诸事都能安排周到,果真是帝国的栋梁啊!”

穆纯涯赶忙低下头,臣子如果什么事情都能凌驾于帝王之上,那还要帝王做什么,这可是宫廷最大的忌讳!

“陛下日理万机,雄才大略岂是微臣可以相比!微臣只不过是辅助陛下,为陛下分忧,为椒图帝国的发展鞠躬尽瘁!”

“瑾兰之事,还请纯涯叔叔尽快完成。”

椒图帝王坐在雕绘精致的王座上,深邃的眼眸仿若星辰,任谁也无法揣测其中的想法。摆了摆手,言语间微微流露出一丝疲惫。

“喏!”

穆纯涯转身离开大殿,向着帝都之外,瑾兰帝国随行军团的方向行去。椒图帝王轻轻敲打着王座的扶手,皱眉沉思……

穆纯涯作为椒图帝王最为依仗的权臣,本身的能力自然是无庸置疑,但是,不知不觉中,穆家也已经成长为一个强盛的家族。

除去穆纯涯,以及殒命的元帅——穆纯涯的长子,椒图帝国御祭司统下的五大祭司也是由穆纯涯的次子——穆枫占据其一。

由此看来,穆家已经捏住了椒图帝国的主要脉络!

椒图帝王叹了一口气,闭起眼靠在王座上,仿佛自言自语似的对着空气说道:“穆家,已经侵入帝国的主动脉了啊!”

“穆纯涯原本就是从椒图学院毕业的英才,他把一辈子都交给了帝国,他的妻子为了帝国早逝,他的弟弟为国牺牲,甚至他最疼爱的儿子也为帝国牺牲了,难道陛下还不动容吗?”

虚空中,一道妖媚的声音响起!

“穆家为帝国所做的,本王自然看在眼里,可就是因为他们付出的代价太多了,而本王还能给他们什么呢?”

椒图帝王轻轻摸挲着王座的扶手,顿了顿,又说道:

“你也看到了,瑾兰帝国一个小小的随军将领本王都得顾及,如果没有穆纯涯,谁又能帮助本王呢?真是可笑……”

“呵呵呵,陛下,还不是你能依赖的人太少了么!司务捕策,御祭司和元帅这三者,本就是为了分权而设立的,既然穆纯涯的司务捕策无法改变,那为什么不把新鲜的血液注入御祭司和元帅这两大动脉呢?只有他们彼此制衡,我们才能更好的生存啊。”

“目前也只有这样了,希望徐明达不会令本王失望……”

“陛下,其实你也不用担心,长公主许配给了穆纯涯的长子,虽然他已战死沙场,可毕竟还留下了一个女儿,很漂亮呢!”

阴柔的女声撒娇地响起,令得人骨肉酥麻。

“嗯,当初姐姐出嫁于穆纯涯的长子,也是父王为了拉拢穆纯涯的手段,只是没想到,现在的穆家已经如此根深蒂固!”

“穆纯涯刚才的话陛下可听明白了吗?那个巫师下落不明,惊惶陵或许也出现了问题,你打算派谁去调查呢?”

“真是够了,那个古训!你知道那个古训对我们来说有什么意义吗?一点用也没有!自从上古时期,我们椒图帝国就坚守古训,瑾兰帝国和琼阳帝国把他们国家帝王的陵墓也安置在惊惶陵,他们在送葬时可以随意地进出椒图帝国,就像是把晦气送进了椒图!”

椒图帝王猛地从王座上站起身,面目狰狞,一双眼眸充斥着猩红的血色,近乎于咆哮地说出长期憋在内心深处的话。

“椒图先祖选择了靠近天冰祚苦寒贫瘠的领地,所为的,竟然是守护什么破陵墓!我真是无法理解,椒图能发展起来才怪呢!”

“那这次的调查……”

怯怯的声音在大殿回响,椒图帝王的牢骚似乎令得藏身于虚无的女人不敢言语,同时,又激起一股可怜到令人保护的欲望。

“哎,毕竟是帝王陵墓发生了变故,瑾兰帝国那面问起来也不好交代,本王就派璟惠通去调查吧,天知道发生了什么。”

……

穆纯涯离开大殿后,并不知道其中的交谈,他一直来到瑾兰帝国随行军团安扎在冽戒冰川外的帅营前才停了下来。

随行军团营帐外,瑾兰的守卫拦住穆纯涯,喝令询问。

“来者何人?”

“我是椒图帝国司务捕策——穆纯涯,前来拜会随行军团的统将。”

穆纯涯收敛起因为快速行进而波动的练破,苍老的声音充满了和善。听到他表明来意,守卫便跑进中央的帅帐前去禀告。

不一会儿,等到守卫出来后,立即给穆纯涯让出一条路,其中一名守卫带路,向着瑾兰随行军团统将的帅帐走去。

0

纯涯司务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