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江山血藏图>59.离开深山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59.离开深山

小说:江山血藏图 作者:漁火對愁眠 更新时间:2019/4/15 9:46:31

  等到顾三峰走回那间屋子时,天色已经暗了下来。一进门,顾三峰就乐呵呵地说:“张兄弟啊,你这里的鱼真是又肥又笨,自己跑来送死的。我顺手一抓,就是两条,今晚你就把它们蒸了或者焖了或者煮了,反正都随意吧!有得吃就行了。”

  张明义听了却显得一脸茫然。

  顾三峰见他如此模样,不禁问:“难不成,你不会煮饭?”

  张明义点了点头。

  顾三峰想问:“那你平日里吃些什么?”但转而一想:我要这么问了,这厮肯定又得搬出什么大道理来,念咒似的,就是不给他念死了,也会给他念疯了。

  于是顾三峰只瞅了张明义一眼,把鱼递给顾季郎。

  “季郎,还是你去把这两条肥鱼烧了吧。”

  顾季郎接过鱼,微笑一下,便往右边小门进去了。张明义只看着他,欲言又止。

  片刻之后,顾季郎却提着鱼出来了,神情有些惊讶。

  “季郎,怎么你也不会煮饭吗?”

  “这次不是巧妇难煮无米之炊,而是好汉难煮无锅之炊了!”

  “没有锅,随便生个火把鱼烤了吧。”

  “里面的情况还是让大哥来瞧瞧吧。”

  “厨房还能有什么情况的?”

  顾三峰不解地走了过去。进了门后,顾三峰眼睛也瞪大了,因为眼前浮现的是一个个巨大的蜂巢,其他干柴、碗厨、炕灶啥的一概没有,除了蜂窝就是蜂窝。

  “他奶奶的娘!”

  顾三峰自觉还是个不怕毒虫的人,于是大胆地走到那些蜂窝间,近距离瞧瞧情况。

  “这还是厨房么?简直就是个蜜蜂窝!”

  入冬时分,蜜蜂的活动很微弱,它们全挤在窝里,发觉有人来却一点也不害怕,丝毫没有让顾三峰感到它们的提防。

  “他奶奶的娘!”

  顾三峰又感叹道:“虽然你们是善良的品种,也不能疏忽到这个地步吧!真是跟鱼一样笨啊!”

  顾三峰尝试着用手去翻动一层一层的蜂窝,那些蜜蜂只由得他去弄,一点也不反抗,反而有灵性地集体挪开身体,好让他下手。

  “我的乖乖,听话到这个地步,大爷也不想吃你们了。”

  于是顾三峰随便翻看一下,便走出去了。

  顾三峰看着张明义那个傻乎乎的模样,忍不住问:“难道你平时就吃蜂蜜么?”

  “还有一些瓜果蔬菜。”

  “那你吃肉么?”

  “近几年都很少吃。”

  顾三峰看着他纤瘦的身子,貌似一阵风就能把他刮起来,点点头。

  “倒也能看出来。那你最近是不是像那些得道高僧啊道士啊圣人啊那样去戒荤呢?”

  “小畜小禽以草木花果为生,猛兽猛禽以之为生,而人以三者为生。万物凋零,则付躯黄土,草木花果因之而生。因生而死,因死而生,天地之道也……”

  顾三峰一听这调子,心想:这家伙又来劲了。于是转身对顾季郎说:“季郎,他又耍疯癫了,咱们还是出去生个火,把鱼烤了吧。”

  顾季郎举起双手表示赞成,于是两人不再理会张明义,齐步出去了。

  而张明义继续一个人自言自语:“……人生而为人乎?与鸟兽虫鱼、花草树木何异也?既生,不吃飞禽走兽,则吃草木花果。佛云杀生吃荤乃罪孽也,因戒之。然草木花果如飞禽走兽之类,亦有生老病死之象,亦生命也。……因生而吃,因吃而生,皮囊若存,则罪孽有,佛能存而免乎?故曰生而有罪。然道存天地之间,其气浩浩然,何必令万物生而致罪也?故罪非罪,孽非孽也。……天地万物之生死皆有缘定,不为我所杀,缘也,既为我所杀,亦缘也。不为我所吃,缘也,既为我所吃,亦缘也。一切皆天意,何苦困于戒与不戒也?戒之,缘也,不戒,亦缘也。一切随缘而已。”

  张明义咕噜完这些,自己感到身心爽朗,而那时,顾氏兄弟早已在屋门外生了篝火,两条鱼也快要烤熟了。

  顾三峰听到屋里忽然安静下来了,于是冲张明义喊道:“大圣人,念完经就出来吃鱼吧!我烤得可香了!”

  张明义便走出来了,顾三峰把手上的鱼递给他说:“你吃这条,我去小溪的木桩上蹲一下,估计那些笨鱼还会自己送上门来的。”

  顾季郎将手中的鱼递给他。

  “天都黑了,大哥能看得着水里的鱼么,大哥你还是吃我这条吧,我去抓些野味来。”

  顾三峰知道顾季郎功夫比自己厉害多了,还是他去比较好,于是接过鱼,继续蹲在篝火边烤。而顾季郎身体一跃,转眼之间消失得无影无踪。

  顾三峰瞅了瞅那张明义,只见他眼巴巴地看着木棍上被烤得吱吱响的鱼,不知在想些什么。

  “我说,张才子,你不觉得我兄弟一下子不见了人影很可怕,很奇怪么?”

  “何谓可怕?何谓奇怪也?……”

  “拜托你别动不动的说句话就吟上诗了,我大老粗一个,听不惯也听不懂。”

  张明义改成顾三峰能听明白的语言:“不可怕,不奇怪,以前老伯也这样。”

  “我师父……就是你说的老伯,他以前没有教过你学这些能突然不见了的武功么?”

  “他教了。”

  顾三峰心头一动,心想:这呆子看得像是一点武功都没有,看来他是深藏不露啊!

  “那你学得怎样?能不能露两手给我瞧瞧?”

  “我没认真学好。”

  “才子,我知道你很谦虚,但是谦虚过头就是虚伪了,你就将就的打一套功夫给我看看吧。”

  “我不会打。”

  顾三峰见他不肯露手,便突然往他身上一拳打过去,想试试他的反应和身手。

  不料,张明义一点也不闪躲,也不出招挡,只泰然地坐着,烤他的鱼。

  拳头将打到张明义的身体了,顾三峰看他真的像是一点武功也没有,及时把拳头收了。

  “你真的不会武功?”

  “我也不知道该怎么跟你说,说不懂,其实我也懂些的,说懂,其实我一点也不会。只是知其所以然而不知其然,概知其然又不知其所用……”

  顾三峰知道他接近说疯言疯语的边缘,只得打住。

  “算了,你还是别说了,我明白了。你还是吃你的鱼吧,已经熟了,再烤就焦了。”

  说着,顾三峰从自己的鱼上扯下一大块放如嘴里咀嚼,骨头也不用吐的。

  片刻之后,顾季郎回来了,抓来一只野兔和两只山鸡。

  顾三峰可惜说:“要是有酒就好了!不过还好,有个水囊,溪流的水真的比得上那些好酒了!”

  次日清晨,顾三峰醒来时看到火堆已经完全熄灭了,只见顾季郎在一旁盘腿而坐,而张明义不知所踪。

  “季郎,张大圣人哪里去了?”

  顾季郎轻轻吐纳,练完内功。

  “一大早说是去跟山里的一些同伴告别了。”

  “他还有朋友在这?人还是鬼啊?”

  “他所说的同伴,应该就是昨天咱们看见的那只大熊之类的吧!”

  这时,深山里传来了一声熊咆,似悲似怒。

  “不看着他,要是万一那熊发了兽性,把他吃了怎么办?”

  顾季郎睁开了眼:“应该不会吧!应该就快回来了。”

  两人等了片刻,顾三峰发觉内急,想撇大条。

  “季郎,你有没有问他茅厕在哪里?”

  “没有。”

  “不管他了,我随便找个地方解决算了。”

  于是顾三峰匆匆沿着小路跑去了。

  顾三峰来到昨天的小潭子,找不到可以蹲的地方。忽然,他看见了水面上突出来的两条木桩……

  “不管他了,反正今天也要离开这里了,这水也喝不着了。”

  顾三峰想罢,于是跑上去,扒了裤子,随着咕咚、咕咚的两声水响,顾三峰感到一阵畅快。

  却霎时,顾三峰发觉有很多鱼在自己屁股下面抢吃东西。顾三峰不禁想起昨晚自己喝水时的情景,轰然明白一个真理,心里煞是大惊:啊呀,我的亲娘啊,难道这……

  一段时间过去之后,顾三峰拉着阴沉的脸回到屋前,此时,顾季郎和张明义都在等他一起上路。

  一路上,顾三峰忍了很久,才悄悄问张明义:“我说,才子,你屋子附近那个小潭子的两条木桩是干啥用的?”

  “排便喂鱼时用的。”

  “我草!”

  顾三峰心里闷叫一声,后枕骨不断升起寒意,却装作没事地说:“怪不得那些鱼这么肥了……”

  走前面的顾季郎听了,忽然愣了一下,却微微笑了,因为昨晚他没吃鱼。

  “我草!”

  顾三峰心里又闷叫一声,又看了一眼张明义,他好像一点也不忌讳似的,这让顾三峰心里不是滋味。更难受的是,那里的水,只有他喝了!而且还喝了很多。

  好不容易,这尴尬的场面才被打破了,只听顾季郎说:“走路太慢了,张兄,咱们一起用轻功赶路吧!”

  “我使不出轻功。”

  “那我捎你一程!”

  于是顾季郎提起张明义,飞身跃上树杈,展轻功去了。顾三峰也紧跟其后,一跃去了。

  

0

59.离开深山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