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江山血藏图>100、三个怪胎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100、三个怪胎

小说:江山血藏图 作者:漁火對愁眠 更新时间:2019/6/17 22:26:35

  “你们说,这个人是怎么死的呢?”

老幺在地上捡起来一个血淋淋的头颅。

二弟一边走过来一边说:“老幺,你怎么知道那死的是个人?我看是猩猩或者猴子……”

话还没说完,脚下突然卡啦一声响,二弟哇呀一声叫,他一脚感觉踏空了,整个人失去重心,就要掉下去。

一旁的三哥眼疾手快一把将他拽住,然后往回拉了去。紧接着听到咔嚓一声,好像什么合上了一样。

“咦?这是什么?”

三哥亲眼看着二弟刚才踩过的石板迅速张开又合上了。

二弟站稳后眼巴巴看着自己刚才踏上的石板。

“刚才发生什么事了吗?”

“你们快过来看啊!”

老幺拎着人头端详:“二弟,这不是猴子,不信自己来看!”

“真的不是猴子?”

二弟又要从石板上走过去看,三哥及时扯住了他。

“二弟,小心,我刚才看到地上这块石头要吃你!”

“三哥,你又骗人吧!石头怎么会吃人?”

二弟似乎忘了刚才自己差点掉下什么地方去。

“真的!我刚才明明看到了!不信,你问老幺!”

“老幺,刚才我真的差点被石头吃了吗?”

老幺摇摇头:“我刚才顾着看清楚这个是人头还是猴子头,都没看你们那边!”

“三哥,老幺说没看到啊!”

“我说的是真的!不信,二弟你再走上去,我不拉你,石头一定把你吃了!”

二弟挠挠头,好像突然记起了刚才发生的事。

“对喔,刚才我差点掉下那里……我才不上去呢,但石头怎么会吃人呢?”

三哥说:“我有办法让你们知道石头是会吃人的!”

说着,三哥啪啪两掌把身旁碗口粗的树干劈断,得来一根八尺长的木头。然后三哥手抓木头竖着将其一端压上前面的石板,就像人的一脚踩上去一样。

突然卡啦一声,三兄弟都看到石板果然迅速张开了然后又咔嚓一声迅速合上。在这一开一合的刹那,那个木头掉了七尺下去,剩下的一尺在石板合上的时候被锋利的石板直接卡断了,然后骨碌一滚,这剩余的一尺长的木头顺着小斜坡一直滚到了老幺的脚边。

“哇,这石头还真的会吃人啊!”

二弟终于相信了眼前的事实。

“对哦,老幺你找到的猴子只剩下个头,身子一定是被石头吃了!”

“这不是猴子,这是个人!我才不信石头能吃人,它只是吃了木头而已!”

三哥说:“老幺你要不信,那你走上这石头试试!你一定会被吃了。”

老幺说:“我不上去,反正不相信,除非三哥你走上去,要是真被吃了,那我就信了。”

三哥说:“二弟,老幺说什么也不信,要不你走上去,让他看看石头会把你吃了!”

二弟说:“我才不上去呢!老幺,那个猴子的身子要不是被石头吃了,又怎么剩下个头?”

老幺不耐烦说:“都说这个是人!剩下个头,那他肯定是被野兽吃了啊!没听老乞丐说这里很多野兽吗?”

这时突然传来了一阵阵山头呼喊声的回响。

“二弟三哥,你们听到了么?猛兽在叫了!”

片刻,看到他们还在侧耳倾听,老幺又说:“亲娘呀,你们该不会又打算装作听不见吧?”

三哥说:“听见了,而且我还听到它们有一个在说‘人肉呀!他娘亲的太好吃了!’又有一个说‘送上门来的三个兄弟的肉更好吃呢!而且他们都姓何的,吃饱之后包你笑得乐呵呵!’接着,它们都朝着咱们这边跑来了!”

老幺说:“我说三哥,你又骗人了吧,它们是野兽,怎么会知道我们姓何?难道它们跑到江湖上打听过了?”

二弟说:“老幺,咱可别小看蓝幽山的野兽,你没听疯乞丐说,它们比咱们有脑么?既然这么聪明,所以它们肯定一猜就猜到咱们都姓何,用不着出去江湖上打探了!”

老幺说:“我说二弟,这也不对吧!疯乞丐该是吓唬咱们的吧!目的是不想让咱们来这儿耍!”

二弟点点头:“其实,我们为什么要到这里来呢?要是碰上这些智商高的野兽,那我们岂不是给它们填了肚子?天哪!然后咱们还会变成它们的粪便,接着又从恶心的地方拉出来,最后给那些屎太郎当作点心一样滚做一团的运回洞穴里!”

三哥说:“二弟,你和老幺都不用怕,屎太郎不会把你们两运走的!”

二弟和老幺异口同声问:“为什么?我们太大坨了?”

三哥摇摇头。

“那是嫌弃我们太小坨了?”

三哥还是摇摇头。

“我们不够香?”

三哥拍一下两人脑壳说:“笨蛋啊你们!屎太郎喜欢香的吗?”

“哦,那就是我两不够臭啰?”

三哥终于点一下头:“对了,相比之下,你们两肯定不比我臭,所以屎太郎瞧不上你们!”

“咦,凭什么!”

二弟不服气:“我比你更臭!我才是最臭那坨!”

老幺又不服气:“你们不是最臭的,我才是最臭的!屎太郎要的是我!”

“最臭的不是你两,是我!”

“才不是呢!最臭的明明是我!”

“是我才对!”

“对个屁,鬼才是你哦!”

……

三人吵了一轮,三哥最后大声喊:“停!别闹了,猜拳决定吧!”

老幺说:“好!谁怕谁,来吧!”

二弟和三哥跃过石板,来到老幺身边,老幺便把手上的人头扔了。

“剪刀石头——布!”

“哈哈!”

三哥大笑一声,他的剪刀手打败了二弟和老幺的布。“都说最臭的是我啦!”

“为什么我们老是会出布啊!”二弟和老幺挠着脑壳:“下次不能再这样了!”

“哈哈哈!下次再说吧,这次我赢了,最臭的是我!哈哈哈!”

三哥笑了一阵,老幺和二弟又忽然问:“对了,三哥,那为什么咱们要到这里来?”

“都叫你们两要记住了,这里有个宝藏,很多人都在找呢!咱哥们得先找到它,然后把箱子里的宝藏都拿走,再接着拉三把屎进去。那样等他们找到了,不就把咱们的屎当作是宝藏一样抢了么?”

说完这个伟大的构思,三哥又继续仰头大笑。

二弟有点疑虑:“这宝藏都是藏在箱子里的么?”

三哥停止了笑声,转头对二弟说:“我说老幺啊,麻烦你再长长脑子行不行!既然是宝藏了,当然是藏在箱子里啦!难道用饭桶装啊?”

老幺有些糊涂地耸耸肩说:“干嘛说我了啊!我脑子又不缺斤少两,为什么还要长?再长,我头都大了!”

三哥对老幺说:“二弟,你打什么岔,我又不是在说你,我在说老幺呢!”

二弟却说:“三哥,谁打岔了?我打哪门子岔啊?”

三哥不耐烦地说:“我是在说二弟打岔,老幺你瞎起哄来干什么?你嫌还不够烦么?”

老幺感到事情不对,抓了一把头脑说:“我怎么觉得咱们又开始乱套了?”

三哥说:“哪有?情况十分明朗,你们看那!我——”三哥指着自己说:“是老大日欢……”“你——”三哥指着老幺:“是二弟日喜……”“他——”三哥指着二弟:“是老幺日乐!”然后三哥一摊双手:“这不是很清楚吗?”

二弟和老幺都纳闷了,片刻之后都摇了摇头:“这不对呀!”

三哥问:“有什么不对的?条理清晰,条条是道,有条布纹,一目了然啊!”

二弟说:“既然你是日欢,排行老大,但为什么叫‘三哥’呢?那‘三’的意思不是指你排第三,你才是老幺么!所以,你才是日乐!”

老幺也说:“没错,二弟说的对,我既然叫二弟做‘二弟’,那肯定二弟就排第二了!现在三哥变了老幺日乐,那我就是老大日欢了!你们两个,以后就都得听我指挥了!”

“不行!我有点乱套了!”三哥抓着脑袋:“要是我排第三,那你们怎么叫我‘哥’呢?这不是摆明了我就是老大日欢么?”

“不是这样的!你想错了,二弟!让我来再重新梳理一遍吧!你们看——”老幺忽然指着自己:“我是老大日欢……”接着老幺又指向三哥:“你是二弟日喜!”最后指着二弟:“你才是老幺日乐!”

“错了错了!”二弟不同意老幺的分配,指着自己说:“我才是老大日欢!”然后指着老幺:“你才是二弟日喜!”最后指着三哥:“他才是老幺日乐!”

“什么嘛!”三哥脑子里一片混乱,看着两个与自己长得一模一样的兄弟,还真的分不清他们两个之一是自己还是自己是他们两个之一了。于是他有些不耐烦地说:“搞来搞去,到底谁跟谁呀?”

“以目前的状况,我们又只能履行老规矩了!”老幺主动撸起袖子:“猜拳决定大小!”

“好!谁怕谁!”另外两人立刻凑上来。

“石头剪刀——布!”

这回不像刚才那样了,结果是一个出石头,一个出剪刀,一个出布。

二弟惊讶了,“这是什么状况?”

三哥却说:“这简直是一目了然!你看……”他指着二弟的剪刀说:“你出的是剪刀……”说着又指了指老幺的布说:“他出的是布……”“这当然是你赢了他,你就比他大嘛!”

老幺听了只得一脸失落,二弟听了眉飞色舞。

三哥又接着又对二弟说:“现在轮到我跟你比了,你看,你出的是剪刀,我出的是石头,所以我又比你大了!所以我们三人的情况,归结起来就是:我大于你,你大于他。所以我是老大,你是老二,他是老三!”

二弟听得有道理,勉强接受了。但老幺发现了蹊跷,对三哥说:“但是,你看,我的布又恰恰打赢了你的石头,这不是说明,我比你还要大吗?所以我才是老大!”

三哥听了,皱了眉头,因为他讲的有道理!于是说:“那你就当老大吧,我只好做老二了!”

二弟却发现又有新变化了,于是对老幺说:“我的剪刀打赢了你的布,那我比你厉害,我才是老大才对!”

三哥听了二弟的话,又忽然发现了转机,说:“那我石头比剪刀厉害,我应该是老大啊,这回没错了吧?”

然而,那时候老幺又不服了,又重新搬出他比三哥强的论点。然后这三人又乱套了,互相吵吵闹闹,一时间谁也不让谁,吵个没完没了。

0

100、三个怪胎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