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江山血藏图>130、隐士传闻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130、隐士传闻

小说:江山血藏图 作者:漁火對愁眠 更新时间:2019/8/25 19:08:30

  司马当达继续说:“我并非在卖关子,实在是真的毫不知情,我仅听过一些难辨真假的传闻而已!”

夷光和小冰急忙说:“司马师兄,那也说来听听吧!”

司马当达便只好说:“传闻,他们六人在巅峰切磋了十数天,当时正值夏季,连下几场暴风雨,但他们依旧在印证武功。具体过程如何,真无人见得。最后,貌似得出的武功排名是:神隐子、玉面郎君、坤山老人、隐机子、飞雨霜、玉聪散人。”

秦鹏慨叹一声,自语说:“擎天山之巅真是何其高哉,要是遇上暴风雨的天气,那上面必定是雷电交加、大风大雨,还很有可能下大冰雹!在那么恶劣的条件下,他们还能切磋武艺,那到底是怎样的情景,真的无法想像呀!”

“是呀!”

夷光和小冰也感叹非常:“我们这一辈子恐怕也练不出能登上擎天山之巅的内力和轻功。而飞雨霜先辈作为唯一一个女子,竟然也不会排在六人最后的位置,实在让我们敬佩万分的!”

司马当达说:“这等都是传闻而已,不足以笃信。”

“嗯!”秦鹏三人皆点点头。

忽然,秦鹏又有了新的问题:“方才他们议论的那个神奇的姑娘,会是这六位先辈的传人吗?”

夷光说:“我觉得很有可能,刚才我看了她的武功招式很是奇怪,不像是源自中原任何一个派别的武功!而且她武功之高,恐怕已经不在我们庄主之下了。所以,她应该是六位先辈的传人才对。”

小冰也说:“嗯,我认为,她就是飞雨霜先辈的传人!”

秦鹏不由得摆出他的疑问:“方才听他们说,那个姑娘还自称为仙子,恐怕她就是现在到处传扬的仙女岛仙子了,如此看来,她也有可能是从仙女岛上来的高人啊!”

司马当达说:“仙女岛只是一个传说,千百年来,中原人士从没有人能找到它的存在。而关于它的传说,也是近乎鬼神之论,故此,不足可信。依我看来,她自称从仙女岛而来,大概只是为了掩盖其真实身份,好让中原人士无法寻其出处而已。”

秦鹏觉得有道理,于是问:“师兄,那她真的是飞雨霜的传人了?”

司马当达目前不好下结论,只好对夷光和小冰问:“两位师妹,既然你们当时在场,不妨具体说说她的武功有何等特点。”

夷光回忆一下,说:“她的武功十分诡异,我也看得不是很清楚。只记得,她一来到,不知用了什么手段,就让那个国舅奸贼的儿子无缘无故地对她言听计从了。之后,那个周武狄趁我们不防,突然出手抓她,她却突然地挪动身法,反抓回去。最后,她用了一招叫做漫天祥云的招式,用彩缎子将周武狄制住了!前后总共三个照面吧,都只在刹那之间,我看得很吃力。”

“师姐,我还记得她在用缎子之前,好像右手动了一下,周武狄也用手掌挡了额头一下的!”小冰补充说。

夷光一下子记起,“噢,对了,之前她对那个奸贼儿子也悄悄动了一下,难道就是弹了什么细针之类的暗器么?大概那暗器是有毒的,所以那个奸贼儿子就不得不受她要挟了!”

“对对对,可能就是这样的!”

小冰连声赞同着,却忽然又感到解释不通:“可是她当时也没对那个奸贼儿子说过什么要挟的话呀,奸贼儿子怎么就无条件服从她了呢?该不是心有灵犀吧?”

“这个……这个就很难理解了!”夷光感到一时间也解释不了了。

秦鹏只顾着挠自己的脑袋,他根本听不明白那到底是什么武功。

司马当达听明白了一些,皱着眉头说:“这听起来,能无缘无故控制别人的武功,极有可能是一种摄魂术。据我所知,大概在一百多年前,就是六隐士大放光彩的那个时期,有一个自西番潜入中原捣乱的一个魔头就有那般的摄魂法。传闻,这种摄魂法称作刍灵之功,发功者凭强大的内劲,将细针一类浸泡某等迷幻剂的暗器打入对方前额的正额穴,就可以再凭自己的摄魂之功完全控制对方的一举一动。”

夷光和小冰听了,纷纷点头:“那姑娘的确像弹了什么细针之类的,恐怕她使用的就是那样的邪功!难道,她是从西番过来的魔女?但看她样子一点也不像呀!而且她还出于好意救了我们师姐妹,应该不是什么邪魔才对!”

“还不能过早下结论!”

司马当达皱着眉头,神情开始有些严肃:“夷光师妹,有劳你再细说一下当时那个女子如何出招反抓周武狄。”

夷光听了那一声‘夷光师妹’心里感到有些甜甜的,于是说:“只是,她动作很快,虽然就在身边,但我还是看得不大清楚。记得,周武狄伸右手向她迎面抓来,她身体仿佛右斜了一下,躲过一抓便直蹿去了。至于怎么出手,我实在看不清了。”

从夷光的描述里,司马当达想象了一下,但始终想不出那是什么武功,只能又问:“那她最后使的那个漫天祥云,又是如何的呢?”

夷光摇头,很抱歉地说:“嗯~这个,我更看不清了,只看到眼前哗一下突然五颜六色的,那些彩缎子像长眼睛一样,立刻就将周武狄缠住了。”

这样的描述,只能让司马当达苦皱眉头。

秦鹏忍不住问:“招式如此怪特,她不会真的是西番来的邪魔歪道吧?”

司马当达摇摇头:“尚未能确定,但从其使出刍灵之功来看,她与西番邪魔脱不了干系。”

“听说她还找人的,如果是找大魔头的后嗣,那她会不会是蓝幽教的余孽呢?”

“如果她是蓝幽教的余孽,就不会拿着自己少主子的画像到处问人,除非她不知道这样做会弄巧成拙,招致大祸。”

司马当达否定完忽然喟叹一声说:“自从国库城出现蓝幽教藏宝图以来,江湖狼烟四起,争相趋之者不计其数,百姓也遭受各种苦难。如今却又冒出个大魔头的后嗣,蓝幽教贼人不断从各地露面,趁乱图谋不轨,大有复辟旧教之势。今我正派力量还未能团结一处,共商大计,以应对眼下局势,实在令人担忧之至啊!”

夷光听了,不由得跟上说:“司马师哥,你也无须叹气,一切事情既然因邪教的宝藏而起,我们各名门正派现在都竭尽全力地去毁灭它,这样,蓝幽教余孽或者其他心怀不轨的人也就无法兴风作浪了!”

然而,司马当达还是叹息说:“现在关于那邪教宝藏之流言是多如牛毛,有人说宝藏就在蓝幽山里,有人说蓝幽教余孽已经凑齐了藏宝图,已经在秘密寻找了,有人说武功秘籍又在偷偷运送……真不知道孰真孰假。如今掌门师伯派遣我来走这一趟,恐怕也难免会落得是一场竹篮打水的闹剧呀!”

看着心上人愁云惨淡的脸容,夷光用柔情万分的语气说:“当下武林动荡,妖魔四起,我们作为正派中人,的确是有责任维护武林的安定。虽然眼下头绪很多很乱,但只要我们努力去做,一步一个脚印的,一定就能慢慢理清思路,找到最后的解决办法的!因此,司马师哥实在不用隐忧太多,只要我们同心协力做好该做的事情,这一切都会过去,江湖会迎来崭新的一天的。”

夷光的话像丝丝甘露沁入到司马当达的心田,他忽然觉得自己实在不应如此气馁,慌忙对夷光深深作揖说。

“当达几乎受自身情绪而误事,幸得夷光师妹提醒!当达实在惭愧!”

秦鹏也深有感触地说:“夷光师姐的话的确很有道理,我秦鹏今日也是受教了!”

小冰抿嘴笑了:“你们奇山派的,什么都好,就是有时候想得太多,顾虑太重,觉得这样又不是,那样又不行!明明知道的多,做起事来却反而束手束脚的!真想不明白你们!其实,有些事根本不用想太多嘛,像我夷光师姐说的,踏踏实实去做就行了呀!”

司马当达用非常赞许的眼神看着夷光,忽然觉得她更迷人,心里不由得涌动一种别样的暖流,感觉是那么神秘,那么舒服。

夷光也忽然察觉到心上人对自己产生这样温柔的眼神,心思立刻像暴露无遗一般,一阵红晕立刻袭上双颊,含羞地微微低下了脑袋。

这场面让秦鹏与小冰看了,都不由得相视一笑,一切都不言而喻。

秦鹏立刻装模作样问小冰:“诶,小冰师姐呀,不知你和夷光师姐此次来到京城,所为何事呢?”

小冰扬起眉毛答道:“还能为什么事情,跟你们一样呀,都是为了查探沙家堡偷运邪教武功秘籍一事的虚实!”

秦鹏假装惊讶:“噢,那如此看来,可真是巧得很呀!我和司马师哥这次也是刚好为此事而来。不如,我们四人一同去查探吧,这样一来也好多个照应呀!”

小冰装作很惊喜地说:“是呀,这主意真好!能跟司马师哥一起同心协力去为武林正道做事,我令狐冰也算是三生有幸了呢!”

秦鹏便来询问司马当达的意见:“司马师哥,你觉得如何呀?”

司马当达当然听出这两人唱双簧来笑话自己和夷光,心里虽然有些生气,但只能碍着脸面硬着头皮说:“这个,这一层,我当然支持,只是不知夷光师妹……你意下如何?”

秦鹏和令狐冰的捉弄让夷光是又爱又恨,弄得脸上的红晕徘徊不散,让她怪困窘的,心里的小鹿也像受惊一样到处乱撞。面对司马当达一问,夷光慌忙就回答说:“我当然愿意……”

可怜她心里一急,‘同意’就口误说成‘愿意’了,这听起来像是女子应允了男子的求爱一样,使她察觉说错了的时候更加脸红,脑袋又压低了一点。

秦鹏和令狐冰都哈哈地笑了起来,夷光真是恨不得在地上挖个洞钻进去。

司马当达虽然心里喜欢夷光,但一直没有对她表露过心声。这一次,虽然夷光的种种迹象都表现出对自己有情意,但他还是不敢确定她喜欢的人就是自己。因此他不能让任何暧昧的流言兴起,那样会对夷光不利,所以一切苗头都得扼杀在摇篮中,于是他咳嗽一声,严肃地对秦鹏和令狐冰说:“名门正派谈论正事嘻哈大笑的成何体统!你们两个以后说话语气都要主意点!切不能狎亵轻浮,要庄重尊重,知道么?我五大派同气连枝,大家都只是兄弟姐妹……说什么虽然无所谓,但还得要时刻注意,不能轻怠,以免妖邪之念乘虚而入……”

司马当达的话不但让秦鹏和令狐冰都不敢再笑了,同时也让夷光的心像泼了一阵冷水一样,她再也不能从司马当达的眼睛里感受那种温柔的眼神了。她忽然感到很害怕的迷茫,她竟然猜不透他是否对自己会有别样的情意。

……

0

130、隐士传闻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