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江山血藏图>132、启程汾洲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132、启程汾洲

小说:江山血藏图 作者:漁火對愁眠 更新时间:2019/9/20 23:14:52

日子来到毕悦出行的前一晚,懿正在龙床上翻来覆去,无法入眠。儿女情长,国家大事,像两股不断盘旋的麻绳,缠绕着他的心,不停的勒紧勒紧……三更时分,懿正干脆起床来,到泽明宫去,找陆文博下棋。

懿正执白,陆文博执黑。开局未几,很快进入了激烈的战斗,直至于关键之着手,懿正执子沉思,踌躇难决。

“陛下棋路颇多犹豫,欲左右兼顾,但恐怕未必能两全其美。陛下接下来这一手必须要做出抉择了,否则两边将陷入无穷无尽的苦战局面。”

懿正皱着眉头,叹息道:“有些东西临近割舍之时总让人不忍就此放手,唉,怪自己陷入太深了吧!”

“陛下是舍不得让宫主明天启程汾州吧?”

懿正稍微点点头,苦笑道:“真没想到,朕堂堂一国之君,也会为情所困,让爱卿见笑了!”

“陛下不用自薄,宫主她出水芙蓉,超凡脱俗,又毫无架子与人亲近,无论是谁和她相处久了,都会喜欢她,仰慕她。何况陛下是至情至性之明君,为之动情也是情理之中,陛下大不必为此而耿耿于怀。”

“陆爱卿,你也与宫主她相处颇久,不知你心里对她的想法又是如何?”

懿正这一句让陆文博心里咯噔一下,满脸惊愕,却快速回答道:“微臣一心只为陛下效力,别的东西从不多想,对于宫主,微臣只有敬仰之情,绝无其他,请陛下明鉴。”

“陆爱卿,不必惊慌,朕是想知道你对宫主真真正正的看法,若你亦仰慕宫主,朕绝不怪罪,朕反会觉得有同病相怜之亲切,更值得与你一诉苦闷。”

陆文博听懿正这么说,也就安心多了。

“说实话,假如微臣像陛下这般年轻,微臣亦必定会为宫主动情。但如今,微臣已是沧桑暮年,男女情怀已淡趋于无。唯一能让微臣牵挂于心的,就是唯恐不能为陛下为社稷为苍生再尽多一分余力。”

“陆爱卿为国为民之心,朕自然明明白白,只是……哎……若爱卿不与朕一样爱慕宫主,又如何懂得朕此刻的煎熬呢?朕的女儿芊芊如今六岁有余,然而当朕遇到宫主的时候才真正明白什么才是爱,才真正品味到它的苦与甘……嘿,朕自感荒唐、可笑!”

“微臣也算是过来人了,陛下的心情,微臣稍稍可以理解。既然陛下舍不得宫主走,那么陛下可以派人将国库城那位才子召入宫来与宫主切磋棋艺。经过微臣等验证,那茶公子的棋力也是相当不错,臣等未能赢他一局,所以他应该能与宫主一争高下的。”

懿正喟叹道:“罢了罢了,为了留住她,朕已经将赐予她古书等事物的期限拖延了两年,而且这两年里,朕也派遣了爱卿等人四处招募棋艺高手来吸引她,可惜无一敌手,朕也算黔驴技穷心灰意冷了……”

“可是这一次应该会有所不同的,那茶公子不但棋艺精湛博学多才,而且他还……”

陆文博原本想说他所见过的茶公子不但博学多才,还是举世无双的俊美男子,相信他一来就可以将毕悦吸引住。然而这样说未免适得其反,懿正虽然希望毕悦留下,但肯定更不希望平白无故多了一个不可争锋的情敌。于是,陆文博的话被及时苏醒的理智腰斩了。

幸好懿正无意深究,继续以无奈的语气说:“罢了罢了,朕身为一国之君,岂能继续沉迷于儿女情长?眼下,宫主的离开也是一个契机,朕应当顾全大局做出取舍了!”

随着“啪嗒”一声,懿正终于下了那关键的一手,弃掉上边的孤棋,构筑中央厚势。

陆文博见白棋终于下此着先手枷封,赞叹道:“陛下舍小取大,果然帝王风范!”

于是接下来几手棋,黑棋老实不客气吃了二十目实地,与此同时,通过不断将上边孤棋弃个彻底,白棋先手加强了中央雄厚势力,懿正再思考片刻,又下了一手,将中腹一围,要圈八十目大空!

懿正这一手是大气磅礴的险棋,此棋一下,黑棋只能想方设法破空,接下来免不了会有一番与白棋殊死搏斗的混战,于是这一手标志性地成为了此局棋的胜负之着。

陆文博对这一手十分惊讶,以前懿正的棋风都是于厚实之中隐藏锋芒,注重实地而稳中求进。如今,白棋从决定取舍开始,锋芒已不再隐藏,步步都要将厚势之威借用至极,那众目昭彰的一手,更是有鞭笞天下的霸气。

陆文博皱起眉头思考黑棋的最佳应手,脸上有些茫然。

“陛下这一手棋是要逼微臣倾右隅之兵深入破空啊!如此一来,局面趋乱:若黑棋倾右隅之兵深入,白棋则可借围剿之机削减黑棋左边和下边的模样,产生打入之机,白棋是二利而必得其一;与此同时,黑棋右隅之兵倾力挺进中腹的过程中,白棋有很大机会搜去黑棋根据地,搞不好最后只成了一片浮棋。陛下这一手的确让微臣头痛了。”

“接下来大体上的走法是必然的了,细棋方面,朕还没斟酌清楚。既然爱卿也感到头痛,那此局可以暂且封存起来,等爱卿送镖归来之时,再与朕一道细品。”

“陛下要微臣随镖出行?”

懿正点点头:“按之前和宫主商议的结果,为了避开国舅视线注意,特意雇请江湖人给汾州司空权送这一份诏书。但国舅奸贼手段歹多,对宫主此行,朕还是很不放心,因此劳烦爱卿挑几个宫中高手一力秘密护行。”

陆文博默默点头:“微臣定不负陛下所托!只不过此去恐怕无定期,陛下一定要保持对国舅黑手的警惕,以策万全。”

“这个事情不急,朕给了宫主半年时间,即使逾期,陆爱卿也不用替朕刻意催她,保证诏书最终送达即可。一旦送达,就立即派人回报!至于奸贼这边,朕会有分寸的,爱卿放心!朝局纷乱太久,当断不断反受其乱,是时候剑走偏锋了……”

懿正打了个呵欠,见陆文博观看着棋局,神色颇有变化,估计已领悟其中用意:“相信有陆爱卿保航,朕就放心了,现在可以回寝宫睡上一觉了!”

说罢,懿正起身挥袖而去。

“微臣恭送陛下!”陆文博下跪叩福。

……

次日清晨,毕悦与陆文博转接泽明宫相关事务之后,便带足行李乘马车出宫,徐徐往京华翠苑驶来。

钱如龙等人早已在苑门守候,整装待发。马车暂停,毕悦掀开车帘,露出冰雪容颜。钱如龙便上前恭敬问道:“毕悦姑娘,东西都带齐了吧?”

“东西都在我的车上,钱少当家是否已经打点妥当,是否现在即可启程?”

“依姑娘吩咐,一切已经安排妥当了,现在咱们就一同出发吧!”

毕悦微笑点头,放下了车帘。

于是,钱如龙将杨珍搀扶上了另外一辆马车之后,便对大家道:“出发吧!”

柳刃白、关山云两人便拍马上道,左右两边开路,紧接是毕悦的马车,再接着是杨珍的马车,钱如龙骑马与三名随行的武士殿后。这一队表面看似大户人家四处游玩的人马便不快不慢地离开京华翠苑,沿着大道直走东门,往天府方向进发。

……

毕悦离宫不久,懿正就一个人形影相吊地走进紫薇苑来。偌大的紫薇苑,自从毕悦离开,忽然之间显得空空荡荡,推开房门,咿呀的开门声特别刺耳。

懿正依然能够闻到毕悦天然的馥香,他伸手抚摸床上叠放整齐的棉被,除了锦绣和华贵,最让他留恋的是那一丁点残余的体温。

房间宽敞明亮,所有的摆设都整整齐齐,并且蕴含着独特的韵味……忽然,懿正看到案上有一封信压在石砚之下,他急忙跃身上前,取信启封。

这果然是毕悦留给他的信笺,懿正心头正狂喜,然而翻阅之下,他脸上的笑容渐渐显得僵硬起来。只见信上道:此两三日间,芊芊公主得知毕悦出行,数次恳求毕悦携她出宫。毕悦不忍拒绝,又恐陛下不允,故今私自将她藏于马车之内,偷送出宫,以遂公主小小心愿,望陛**谅。公主乃千金之躯,自然凡事逢凶化吉,陛下不必担心。待公主享尽自由快乐之后,会有人将她送回陛下身边。不聒,毕悦辞。

懿正还以为毕悦会在信里说一些依依不舍的话语,至少是些告别的祝福,却万万想不到那居然是拐走公主的自招状,真让他哭笑不得。

正当懿正不知道如何处理公主私自出走之事,紫薇苑外传来宦官破嗓子的尖叫:“皇后娘娘驾到——”

片刻,懿正便听闻皇后焦急喊着:“芊芊,你到底藏哪儿了?芊芊……”然后还有一些宫女太监的呼叫:“芊芊公主!芊芊公主你在哪呢……”

显然,他们是怀疑芊芊躲进了紫薇苑,平时不敢来扰,如今毕悦一走便肆无忌惮地在此大声吆喝。

不一会,皇后便寻到这间房来。看到懿正一声不吭地站在房内,皇后惊吓了一跳,立刻下跪:“臣,臣妾不知道皇上在此,所以才,才……臣妾罪该万死,请皇上恕罪!”

后面一股脑跪趴在地的太监和宫女都嚷嚷喊着:“陛下,这不是娘娘的错,都是奴才的错,看不住芊芊公主,才斗胆闯进来寻找,请陛下赐罪!”

“你们都起来吧!”懿正语气十分平淡。

皇后怕懿正还会怪罪,又强调说:“皇上,芊芊她又躲起来了,臣妾等哪儿都找不着她,听闻她曾在紫薇苑出现,臣妾今天才斗胆进来搜查的!”

“你们不用再找了,芊芊她现在已经代替朕微服出巡了!”

“啊!?”皇后惊讶非常:“芊芊这么小,她,她怎么能……”

“你们都退下吧!”懿正遣退了众人,便将信件递给皇后。

皇后瞪大眼珠子上上下下看了一遭,霎时晕厥了。

……

0

132、启程汾洲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