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江山血藏图>134.一场虚惊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134.一场虚惊

小说:江山血藏图 作者:漁火對愁眠 更新时间:2019/10/22 21:12:04

“糟啦糟啦!”芊芊对毕悦惊呼道:“毕悦阿姨,他,他们要抓我们来了!”

毕悦闭目思量,像老僧入定一般,芊芊的尖叫声居然没有把她惊醒。

芊芊心里虽然急,但也不敢动手去摇毕悦,只得忐忑的透过帘缝偷看外面的情况。

数十人马虽武功不高,然而顷刻冲来,靠钱如龙后面压阵的五人小队伍也是很难一下子全挡住。关山云见情况如此,不再保留对曹笙波的客气,顷刻爆发全力……

正所谓天作孽犹可活,自作孽不可活,这下子,曹笙波悲剧了:他万万想不到关山云还没尽全力,更想不到人家一旦尽了全力,自己是如此不堪一击!

只见关山云急劈了三刀,第一刀震得曹笙波气血腾涌,手臂阵阵发麻;第二刀震得他虎口发热,眼冒金星,神志不清;第三刀震得他口吐鲜血,从马上飞摔落地,直接一命呜呼,一双弯刀也不知掉到哪儿去了。

关山云三两下手脚将曹笙波打发后,立刻回马来给钱如龙等解围。

正和其他帮众群攻柳刃白的蒙面恶贼看到曹笙波摔于马下不知生死,心生焦急,见柳刃白急刀杀来,立刻施展轻功从马上跃起,甩开柳刃白往杨珍马车扑去。

柳刃白一刀远送,又急速回环,砍下数贼,却没想那蒙面恶贼轻功恁地了得,不但躲过了自己犀利一刀,更跃去了自己身后,若是从身后回击,自己招架亦颇为局促。柳刃白只好紧接策马杀向前,以防后面来攻,却不料蒙面恶贼直往马车去了。柳刃白暗叫不好,却又遭其他残匪拼死来攻,一时分身不得。

钱如龙比柳刃白武功要弱,与其他三名镖师抵挡涌来的贼人更不能分身,看见蒙面贼子扑向马车,只得冲两马夫大声喊道:“两位师傅,你们赶快走!”

蒙面贼子暗笑道:“嘿嘿,小俏皮的,紧张老婆了吧!可惜谁也当不了本帅了!”

蒙面贼子落身马车上,正要将惊慌失措的马夫踢下去,却突然间——

“哔咻——”

忽然有暗器往蒙面恶贼后心打来,蒙面恶贼耳根一动,扭身一闪,腾手一把迅速将暗器接下,顺手摊开一看,居然是一支青玉簪!

蒙面恶贼正诧异间,又察觉后面传来利剑直刺的寒气,蒙面恶贼只好再迅速扭身闪开剑锋。

嗤!那剑尖穿透蒙面恶贼黑袍贴着左臂皮肉擦过,又急速指向马夫面盘,最终及时停下。马夫面如土色,立刻弃鞭跳车。

蒙面恶贼心冒凉气,始知道对方如此突施偷袭,是铁了心要取自己性命!幸好自己反应敏捷,否则后果不堪设想!

那时,持剑者再使剑横削,蒙面恶贼立刻抽铁箫格了开去,将手里的青玉簪扔掉在地上,伸手往怀里探取飞镖。

蒙面恶贼紧接着手一扬,一支飞镖顺利将持剑者逼下马车,定眼一看,见对方是黑蝙帮中一个头戴黑纱斗笠,脸蒙黑布的神秘人物。

“怪不得本帅老觉得被人一直盯着……”

蒙面恶贼忽然想到那支青玉簪,便又恍然道:“你,你是王君儿!”

施剑偷袭的正是鹿阳山庄的王君儿,而那蒙面恶贼则是她恨之入骨的淫贼司亨重。

自从在鹿阳小山坡上看到司亨重落跑后,王君儿便一直四处追寻此贼下落。经过她苦心寻觅,终于得其蛛丝马迹,知道他混入了黑蝙帮,她亦偷偷混进来。王君儿自知不是司亨重对手,但为了杀他,她一直在寻找机会偷袭。然而这淫贼十分机警,很多机会都一闪而过,所以王君儿一直没能下手。直到刚才司亨重甩开柳刃白,急跃马车时,王君儿才看准机会,从钱如龙那边骤然脱身过来施剑偷袭,但还是差那么一点。

这时,王君儿又一次面对司亨重,眼中泪花又隐隐夺眶,幸好黑纱遮挡无人看得。受尽爱恨煎熬的她终于娇喝一声:“淫贼!纳命来!”便又紧接一剑往司亨重刺来。

王君儿的现身让司亨重惊讶非常,他担心还有其他鹿阳山庄的人和王君儿一起来杀他,单打独斗倒无所谓,只是她们的双剑合璧有些难对付。而况,当王君儿再度出剑时,钱如龙六人速战速杀,已将那群黑蝙帮的喽啰们打得落花流水尸横满地,徒有几个苟活者也逃逸了。司亨重知道情况不妙,一咬牙,立刻飞身逃跑。

“往哪里跑!”

王君儿被仇恨掩盖了理智,忘记了自己不是淫贼对手,顺手捡回青玉簪,又飞身紧追而去。

这时,钱如龙一干人等已经飞快扑回马车这边,钱如龙第一时间跳入马车去看望杨珍,一场虚惊又让夫妇两人共怀相慰。

关山云和柳刃白则左右并驾于毕悦马车旁,马夫依旧端坐在马车前,只是神色略微紧张。

刚才两个蒙面人物展现的武艺都属上乘,这一点让关山云和柳刃白都是猝不及防的,幸好对杨珍马车心怀不轨的一个被另一个及时赶跑,虽不知其中缘由,但大家都暗暗透了一口气,也算是有惊无险吧!

自此,让关山云柳刃白等深刻认识到,除了名门正派之外,江湖上的强劲敌手也是时刻存在的,只是以前一直仅与像曹笙波那样低劣的黑道人物打交道打惯了,认为走江湖护送镖物是轻而易举的事情。而如今,当他们两人明白这江湖上已经有人认为这一趟暗镖是在偷运蓝幽教的武功秘籍,他们便已能感知接下来的行程必定会面临更多更大的风险,只是他们无论如何都不能畏惧退缩。

“毕悦姑娘,关某等保护不周,你没受到惊吓吧?”

关山云冲毕悦的马车轻声问候。

马车内,赵芊芊因看到那些从未见过的杀戮,那一幕幕人仰马翻血肉横飞的情景早已吓得她缩在一个角落哆嗦。毕悦终于惊觉,从书中深远境界回归现实。她掀开窗帘,看到不远处躺满了尸骸,周围雪地里一片凌乱的血迹,神情显得有些漠然。

关山云见毕悦看着那些尸体默然不语,认为她受惊于血淋淋的现实,便安慰道:“毕悦姑娘,那些都是杀人越货的强盗,想对我们图谋不轨,所以关某等已将他们打发到阎罗王那儿去了,你不必害怕。”

良久,毕悦才回应了一句:“为什么会这样呢?”

平淡的语气中带着不解和惋惜。

“毕悦姑娘,江湖便是如此,断头流血之事时有发生,但你大可放心,只要有我关山云一口气在,也绝不会让姑娘你受半点伤害的。”

关山云说得英雄气概万分,明显是想博得这脱俗姑娘的好感。

柳刃白嘴角动了一下,仿佛也想说些什么,却忽然扭头看别处去了。

“所有事物生死兴亡皆自有其因缘,毕悦愚钝,未能悟出这些人殁身于此的缘由。关大侠,你可否为毕悦提点一二?”

毕悦平淡的语气让关山云觉得她并非害是怕看到死人,而是有对生命意义课题进行研究的倾向,他顿时感到回答需要有点深度,因而感到有些压力。

“额,这个……”

关山云虽属于豪爽派人物,但不想对毕悦正面提到蓝幽教宝藏的事情,也不想胡乱开个玩笑敷衍应答,最终找不到合适的言辞。

片刻,柳刃白终于开口:“人为财死鸟为食亡,贪婪会让人不顾一切。这些人认为我们身上有其想得到的价值,所以才会不惜性命前来掠夺。”

“想得到的价值?”毕悦忽然点点头,像是明白了什么,放下窗帘。

“毕悦阿姨,他们……那些贼子,都死光了吗?”赵芊芊依旧战战兢兢。

毕悦点了点头,自言自语道:“莫非天子托我办理的事情已经为不轨者所察觉?大概如此吧……先师生前总说中原人难以理解,劝我们谨慎接触,为了寻找原始师尊遗物而来中原的这两年,我所能经历和感知的,果真如先师所说那样…到底因何致此呢?……”

听着毕悦嘀咕这些东西,赵芊芊也渐渐开始没那么害怕,便又道:“毕悦阿姨,原来你这次出来是为父皇办事的呀?听起来很神秘的感觉,到底是什么事情呢?能说说吗?……不过,这皇宫外面的世界也实在太可怕了!这……怎么会这么多贼子呀?我们现在要往哪儿走呢?会不会又会有贼子来抓我们呢?”

芊芊一连串的问题,毕悦似乎都没听到,她只顾翻开手上的书,有些感悟:“终究是利益、功名、权力这些执念,让世人忘了去正视自身的根本,都被这些身外之物所迷惑,把自己困锁在虚幻的世界里,到底如何才能让他们从这样的梦幻中幡然觉悟呢?而我自身是否已经算得上是大彻大悟了呢?……道之妙所于何?大宗师之境界于何?我似乎还没参透吧……”

芊芊嘟起了嘴,她感到毕悦频频走神不理会自己,都是因为那一本旧书,心里骂道:“哼,到底是什么破书嘛?有那么好看吗?老是不理我,哼!”

芊芊自感无趣,只好又掀开帘缝,察看外面。

夕阳的余光,肃杀了现场的气氛,每个人的脸色隐约有些凝重的感觉。

那时,钱如龙擦拭着带血的剑刃,他已经不再为死亡而惶惑感叹,只觉得自己心里无愧于杀戮,一切也就没什么值得多想的。

关山云安抚了刚刚落跑的马夫,便对钱如龙道:“少当家,天色不早,我们还是快点赶往驰来镇吧!”

按原来打算,这一天是到驰来镇前一个小镇休憩的,关山云言下之意是离这个事发点越远越好,所以提议直接奔往驰来镇。

钱如龙把剑入鞘,“好,就按关大哥所说的,咱们直接去驰来镇!”

于是这一行人马直往驰来镇赶去了。

0

134.一场虚惊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