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穿越明末之海权天下>第七章 穿越者的权谋(一)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七章 穿越者的权谋(一)

小说:穿越明末之海权天下 作者:睦月晓 更新时间:2019/3/25 0:22:39

“噢,此话怎讲?”魏忠贤平平淡淡地问道。

“个人的努力固然重要,但也要考虑到历史进程。我既然是太祖皇帝梦授兵法派来的南宋遗民后裔,所得一切,皆为陛下信任所赐予。臣有才有功,乃是太祖皇帝之功劳,陛下之信任;若臣无才无功,乃是臣巧言令色,哗众取宠。倘若某天陛下于梦中得到太祖皇帝暗示,言臣有不孝之举,即可治臣之罪。天下人亦不会有所误解。”

“咱家没读过什么书,但也听说过宋太祖黄袍加身、杯酒释兵权之典故。”魏忠贤说道。

“且不说我大明朝以文制武,武人地位低下,就算日后身陷重围抑或兵败被俘,也不会有人敢接纳臣,臣之部下亦不会追随臣,就因为臣是太祖皇帝梦授兵法派来的南宋遗民后裔,臣若降敌,敌恐臣为内应间谍;臣若叛逃,则部下以为是臣试其忠诚之计谋。”郑雪樱说道,其实更重要的一点就是,作为穿越者身份的郑雪樱来路不正,身份出身不明,除了跟直接授权于他的皇帝,传统意义上难以跟其他人或集团形成利益关系链,毕竟谁都难以信任一个身份神秘、来路不明的人。因此,郑雪樱日后就算功高盖主,也不可能造反,因为这无疑是自打嘴巴,得不到民心,而皇帝要卸磨杀驴,也不会被天下人口诛笔伐。忠诚与信任建立在制约与规则上,比建立在品德与人性更为实际管用。

“说得就像是我们太监奴婢那样,生死予夺,全凭皇上的一张嘴。”魏忠贤说道。

“然而的确如此,这就是跟文官最大的不同之处,官绅豪强出身的文人通过考取功名便可为官,即使退隐还乡,也有相当的名望,或是倚靠田宅为生,或是依仗世家大族,就算最不济也能当个教书先生,甚至可以说,他们的名望与财富并非依仗皇上的恩赐,而是宗族豪强原本就拥有的。皇上治理国家不可能一人独治,必须把权力分配到下面的官员,而有资格当官的不可能是不认字的穷人,只能是原本就是官绅豪族出身的文人。可怜那些穷苦老百姓,哪有条件读书认字?通过读书认字考取功名本来就是有钱人才有的权利。穷人只想守着自己的一亩三分地,可大明朝三百年来土地兼并日益激烈,土地日益集中到官绅豪强手中,越来越多农民无地可耕,若非走投无路,谁会愿意挨那一刀。”

“倘若你这番话被孙阁老听到了,或是被某些别有用心的人传出去,恐怕到时连皇上也未必能救你呀!”魏忠贤依然波澜不惊,或许他早已忘记了自己穷苦人家出身,被迫无奈净身入宫的经历。

郑雪樱继续说道:“如果我前面说的也算诬圣辱贤的话,那我接下来要说的可就是大逆不道了。人人知之,人人不言,我独言之,不为士人,只为皇上。既然凭皇上一人无法独治天下,既然皇上要把权力委派给士族豪强出身的百官,既然官绅手中的权力并非来自皇上的恩赐,那么对于他们来说,无论是在万历朝为官,抑或是在泰昌朝为官,还不是照样为臣子。”

“大胆!你的话继续说下去,是不是要说……”魏忠贤赶忙止住话语。

“继续说下去。”隔壁房间里传来了少年天子朱由校的声音。

“想必陛下已经猜到了我要说什么了吧。”郑雪樱答道。

“朕要听你说的!”朱由校语气中难得坚定。果然正中郑雪樱的猜想,尽管“木匠皇帝”为后世诟病不堪,但他既然心灵手巧,能做出各种巧夺天工的“玩具”,那就说明他的智商并不低下,理工科的“宅男”,只要智商没问题,又是思想独立,没犯过什么大错的,总好于那些动不动就大兴文字狱,名为修书实为毁书,还好大喜功、六下江南、闭关锁国的“十全老人”以及看上去锐意图治,等外军来了就“木兰秋弥”割地赔款的瘾君子。

郑雪樱说道:“当初曹操挟天子以令诸侯,欲取江东,为何张昭等文官都劝孙权投降,唯有周瑜等武将主战。实际上,江东之地,无论是姓孙的,还是姓曹的,对于他们来说,其实都一样,曹操要统治江东,不可能只派曹家的人过来,更多的是依靠他们本地的江东士族。变的是高高在上的天子,不变的是地方上盘根错节的官绅豪强。史书是文人文官写的,朝廷公告也是文人文官写的。士绅阶层把握着话语权,文官们把握朝政。对于文官与众多士绅来说,国家兴亡,江山社稷易主,对于士族豪强又有何重要呢?不就是换个跪拜的主人么?自家财富与地位才是最重要的。若是党争失利,不仅自身沦为庶民,还牵涉到自己宗族,那才是真正的失败。太监再怎么翻天也是太监,他们无后,他们只是皇帝养的奴婢,皇帝随时可以对他们生杀予夺。”满朝忠良嫌水凉,东林党的君子们跪完崇祯,跪李闯,跪完李闯,换个发型继续跪满清。北京城破,崇祯皇帝撞钟无一大臣回应,陪伴其殉国的唯有太监王承恩,南京城不攻自破,东林领袖钱谦益头皮甚痒,而后世责骂、被斥为阉党的马士英殉国而死。

“仗义每多屠狗辈,负心多是读书人。在朝文官虽多是忠良贤能,但沽名钓誉、尸位素餐、党同伐异之辈也不少。东林党、齐党、浙党、楚党等朋党,朋党为奸者可是宁负朝廷,勿负朋党。因此,陛下对于文官士人,可用则用,切勿尽信。”郑雪樱最后补充道。

说完后,房间里陷入死一般的寂静,良久,朱由校缓缓地说道:“原来如此,原来如此!”随后,房间里传来一阵孤寂悲凉的笑声“哈,哈,哈,原来我被骗了呀!”

朱由校由于其父泰昌皇帝不得万历皇帝的宠爱,他自幼也备受冷落,直到万历皇帝临死前才留下遗嘱,册立其为皇太孙。而十四岁那年,他生母王氏就被“移宫案”的主角、恃宠而骄的后妈李选侍殴打凌辱致死,从此他就被交到后妈李选侍手上,而朱由校从小亦受李选侍的“侮慢凌虐”,终日涕泣,形成了惧怕李选侍的软弱性格。一年后,他爷爷万历皇帝驾崩,可一个月后,他父亲泰昌天子也驾崩了。接下来便爆发了“移宫案”,作为明末三大案的最后一案,东林党从此彻底掌控了朝局,养母李选侍也被赶走。

至此,从小在“家庭暴力”环境下长大的朱由校,在经历了生母身死,祖父父亲相继离世的变故后,就仅剩的同父异母的弟弟朱由校,以及他的乳母客氏。如果说十六岁的朱由校把缺少的母爱寄托于乳母客氏身上,那他就是把缺失的父爱寄托在帝师孙承宗身上,即便后来阉党权势熏天,孙承宗因柳河之役兵败而罢官,魏忠贤仍然动不了孙承宗,而孙承宗要入朝面奏,借机弹劾魏忠贤,就吓得魏忠贤跑到皇帝朱由校床前,哭着求情。说白了,魏忠贤只是朱家养的一条老狗,他的发家更多是因为他攀附上客氏。

从政之初,东林党人主掌内阁、都察院及六部,“东林势盛,众正盈朝”。可本来趋向于稳定的辽东局势却因党争而变得岌岌可危。东林党替自己赶走了恶毒的后妈,让自己从一个无父无母的孤儿成为九五之尊。他起初事事都顺着东林党的意思,言听计从,说罢免熊廷弼就罢免熊廷弼,说再次启用熊廷弼就再次启用,可又提拔了原为东林党的王化贞为巡抚,掣肘身为浙党的熊廷弼。在从政之初的两年里,他虚有九五之尊,实际上只是东林党的傀儡皇帝。直到天启三年,魏忠贤执掌东厂。任何一个青少年都有一段叛逆期,更何况是少年天子呢?从朱由校钦定魏忠贤为东厂提督的那一刻开始,朱由校就不再是东林党眼中的乖乖孩子,而那一年,他十八岁。他怎么可能不知道魏忠贤是条奸佞歹毒的恶犬,可这条恶犬不可能反咬主人。

0

第七章 穿越者的权谋(一)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