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国汉>第一十一章 招贤纳士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十一章 招贤纳士

小说:国汉 作者:长秋 更新时间:2019/2/18 13:03:27

  荀舒离开书房,玄袍老者自然而然跟了上来,一路相送,直出弘农刘家。

  “夜深了,大少爷,老爷派我来寻你回家。”

  刚出大门,福伯就迎了上来,朝着玄袍老者拱了拱手,连忙拉着荀舒离开。

  不远处已备好马车,被福伯推搡着,荀舒心不在焉被塞了进去,直到马车轱辘旋转,才反应过来。

  掀开马车帘幕,就见玄袍老者笑呵呵站在原地,笑容很僵硬,也很难看,但荀舒却察觉到老者的认真,点了点头,放下了帘幕。

  “大少爷,与弘农刘家的人少打交道,尤其是刘奴,能避开就避开,实在避不开,客套两句赶紧离开。”福伯钻入马车,皱眉道。

  “刘奴?”

  “适才的玄袍老者,是个阉人,绣衣使者传承人,汉家皇室的死忠,曾被汉安帝赐姓“刘”,“奴”字则为他自取,代表着永为刘家家奴,这么说,大少爷可知我亲到弘农刘家的意思?”

  荀舒后脊泛起寒意,道:“若有机会,那刘奴会毫不犹豫取我性命。”

  刘奴,不亚于汉家皇室豢养的死士,他不臣之心被其知晓,能在刘奴一路“护送”活下来,真是不容易。

  福伯拍了拍荀舒的肩膀,劝慰道:“世家之中,多有肮脏龌蹉,本以为大少爷年幼,可慢慢了解,但没想到今日就差点出事。

  所幸大少爷安稳,从明日起,就让我义子跟着您,帮助您完成对世家的认知,若日后大少爷封王拜候,可让他成为您府上的谒者,想必也是能够胜任的。”

  谒者,自春秋战国起源,担任国君左右掌传达等事的近侍,演变到东汉,国君、藩王、彻侯、关内侯,以及三公九卿皆有谒者。

  可以说,福伯很相信荀舒能走到诸侯地步,更甚者,对荀舒能荣登九五也有几分自信。

  荀舒苦笑道:“多谢福伯信任,日后舒再不莽撞了。”

  “哈哈,塞翁失马焉知非福,大少爷能从弘农刘家安稳走出,想必已与宗正卿达成某种契约,以后您招兵买马行不臣之事时,则无人能阻,老奴,谨为少爷贺!”福伯跪坐马车内,大拜行礼,正声道:“请少爷怜荀家不易,赐造纸之法!”

  荀舒微微颔首,从袖中取出竹筒,甩了甩空荡荡的袖袍,整衣净手递于福伯。

  没想到福伯竟然从马车内寻来一方玉匣,小心翼翼放在其内,松了一口气道:“府上老爷安排的一切,老奴总算全部完成。”

  荀舒闻言摇摇头,世家内规矩颇多,主修多为儒家,尤其是汉末十大世家,皆为儒家门徒,由于孔圣人对周礼的推崇,繁琐礼节渐渐深入整个世家阶层。

  人无礼,则为禽兽,人多礼,则颇显赘烦。

  马车摇摇晃晃,就很容易让人昏昏沉沉,福伯时不时出言,解掉荀舒的睡意,一街之距,很快就回到荀家。

  东院内,荀舒将代表荀家继承人的金牌交给福伯,福伯左右翻看之后,叹声道:“请大少爷完成招贤榜,并将意欲寻求的贤才名录完成,明日卯时一刻,荀家暗卫将会全部离京。”

  言尽,福伯携着玉匣和金牌离开,前往北苑,今夜为不眠夜,洛阳内大世家家主无几人能睡着。

  五月的天气,已有几分燥热,不过东院竹林沙沙作响,带回几缕清风,吹散荀舒身上的燥意。

  取出十方竹简与二十方白净丝绸,荀舒沉心静气开始挥毫泼墨,竹简,乃寻求贤才的姓名以及地点与特质。

  “第一人:戏志才,颖川郡人,世之大才,乃负俗之讥(不惧流言)之人。”

  “第二人,郭嘉,字奉孝,颖川阳翟人,世之奇才,见识过人。”

  “第三人:华佗,字元化,沛国谯人,是一位医者,时年岁约五十,现今正在家乡医治疫病,世之神医,务必礼遇相待!”

  “第四人:张机,字仲景,南阳涅阳县人,昔日长沙太守,因厌弃官场而走,号坐堂医生,师从张伯祖,世之医圣,遇之必礼,不可勉强。”

  “第五人:黄忠,字汉升,南阳人,其子年少多病、药石无医,武力不弱于吕布,遇之切莫与其交恶。”

  “第六人:典韦,陈留人,侠肝义胆,此时正因同乡刘氏与睢县人李永为仇敌,可由此寻找,待其归心,可将李永斩尽杀绝,以增添好感。”

  落笔至此,荀舒深吸一口气,他并非枭雄之辈,但熟读历史,知晓李永是恶人,斩杀起来,没有任何心理压力。

  而且,荀舒相信自家暗卫能将此事处理完美,保证不留下丝毫痕迹。

  “第七人,审配,字正南,魏郡阴安人,时任冀州官员,乃冀州牧韩馥手下,试着拉拢,待天下大变可得。”

  “第八人,沮授,字公与,广平人,时任冀州别驾,与审配同出一系,注意保护两人,不可强制。”

  “第九人,田丰,字元皓,钜鹿人,博学多才,在冀州之地很有名望,因其太过正直,仕途不顺,如今正辞官在家,可寻求而来。”

  九个竹简合拢,荀舒依次放置在桌案之上,开始着手招贤榜的书写。

  “昔伊挚、傅说出于贱人,管仲,桓公贼也,皆用之以兴。萧何、曹参,县吏也,韩、陈平负污辱之名,有见笑之耻,卒能成就王业,声着千载。

  吴起贪将,杀妻自信,散金求官,母死不归,然在魏,奏人不敢东向,在楚则三晋不敢南谋。

  今天下得无有至德之人放在民间,及果勇不顾,临敌力战;若文俗之吏,高才异质,或堪为将守;负污辱之名,见笑之行,或不仁不孝而有治国用兵之术:其各举所知,勿有所遗。”

  落笔,《求贤令》,署名,荀舒。

  荀舒盯着《求贤令》,不知为何有些默然,以大汉乱象,行此取巧之术,固然能获得名将贤才,也定然会受到各方质疑。

  遥想正史上的曹孟德,挟天子以令诸侯,一步《求贤令》,也是受到诸多非议。

  封上竹简木,盖上印章,荀舒摇摇头,是非功过都留于后人说罢。

  

  

  

0

第一十一章 招贤纳士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