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一炉茶烟>NO.26:艰苦度日 旭阳挖菜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NO.26:艰苦度日 旭阳挖菜

小说:一炉茶烟 作者:一炉茶烟 更新时间:2019/3/15 0:19:59

午后,早春的太阳慵懒地挂在天空,散发着腻人的暖,连房间里从里到外弥漫着阳光的味道。紫烟坐在窗台前,桌子上摆着几卷线装的文集,一张宣纸上满满当当写满了娟秀小楷,竟然全是“杨千一”三个字;一卷诗词刚读了几页,扔在那里,思绪早已随着春意盎然的景色里翻飞。

  宋紫烟自从与方旭阳拜了天地,娘和大娘便搬过来一同住。起先千一娘不乐意搬过来,坚持一个人住在祠堂里,毕竟紫烟是千一的媳妇,虽然没有拜过天地,但是已经怀了千一的孩子,实质上等同于就是自己家的媳妇;现在,媳妇却要和一个陌生的男子生活在一起,虽然不住在一起,毕竟朝夕相处,一个屋檐下生活,千一娘心里总觉得不舒坦。

  经不起紫烟多次软磨硬泡,想想目前的处境,还有什么更好的办法,可以保住紫烟还有紫烟肚子里的孩子?自己如果还是一味坚持,不等于乱上添乱吗?千一娘思前想后,终是答应搬过来和紫烟一起住了。

  方旭阳十分信守承诺,不仅对紫烟娘和千一大娘尊敬有加,对紫烟也从不越雷池半步,连紫烟的房间从不进入,一家人倒也和和睦睦,渐渐的紫烟娘和千一大娘适应了这种尴尬的生存方式。日常,对紫烟的起居呵护无微不至。从方旭阳的眼神中,不难看出对紫烟的浓浓爱意。自从知道紫烟怀孕,过了门以后,家里突然添了三口人吃饭,难免有点捉襟见肘,尽管家里很拮据,方旭阳还是经常买些鱼肉回来,改善一家人的生活,同时为紫烟增加营养。

  相由心生。自成亲以来,方旭阳的脸上始终洋溢着喜气的笑容,所以,方旭阳是快乐的,他很享受和紫烟一块生活。尽管与紫烟只是名义上的夫妻,他觉得很满足,天天能看到紫烟,他已觉得莫大的知足。

  为了改善目前的生活上的窘迫,方旭阳在山坡上开垦了很大一块荒地。看着方旭阳每日早出晚归,紫烟心里过意不去,执意要帮助方旭阳一块去开垦荒地,都被方旭阳多次阻拦下来,总笑着说:“你怀着孩子呢,有我就可以了。放心吧,有我饿不到你和两位老人。”

  面对方旭阳,紫烟总有一份愧疚,有时候会莫名觉得自己太自私,尽管是方旭阳执意要娶了自己,只为了掩盖一场弥天大谎,让自己的怀孕顺理成章。可是,紫烟还是会觉得对不起方旭阳,这样让方旭阳搭进自己一生,一生太短,紫烟感觉自己承受不起。有时候,紫烟会突发奇想,等将来和杨千一团聚了,一定生一个孩子,过继给方旭阳,让方旭阳后继有人;再或者夫妻俩为方旭阳张罗个对象,让他幸福渡过下半生。

  想起了杨千一,紫烟心莫名地揪了一下。她知道杨千一三个字,已经深深植入到骨髓。紫烟叹了一口气,她知道她又开始想杨千一了,想到杨千一,紫烟嘴角上扬,笑意早已盈然,满满的幸福堆满了心头。看着窗外春意正浓,紫烟提笔蘸墨在洁白的宣纸上写下“思君如百草,缭乱逐春生”的唐代诗人李康成的诗词。杨千一你在哪里?每天除了睡觉吃饭,余下的时间都在想你。

  杨千一你知道吗?我们分别已经整整过去106天了,天涯遥望人隔一方,相思却日日渐厚,每天晚上,带着对你的思念入眠,醒来后再把思念装满;等想到痛了,翻几页旧书,翻着翻着便已索然无味,索性在素白的宣纸上借词句排遣思念的苦闷。

  紫烟开始尝试写诗,字里行间,也都是杨千一的影子,思念的情愫,她清楚的知道,在她的生命里,除了杨千一,再无其他。五百年前/你究竟将我遗落在何方/穿越岁月的轮回/五百年后/终使相逢/你还识得我吗/最美的时光/不是生如夏花/而是在时间的长河里/思念已静似秋叶。

  不知不觉,日已西落,黄昏的余辉洒满了院子,在白墙青瓦间镀上一层金黄。方旭阳扛着农具推门进来,新鲜的泥巴沾满了裤管,微黑的脸膛上,汗水在眉宇间清晰可见。千一娘从屋里走了出来,虽然,对紫烟和方旭阳假成亲一事心有芥蒂,但是,看着方旭阳一身疲惫,满身泥巴,一脸汗水,心里或多或少有几丝心疼。主动招呼道:“旭阳,回来啦?”

  方旭阳微笑点头说:“大娘,我回来了。”一边说一边放下手中的农具。千一娘打来了半盆水说:“看看这脸上的汗,快洗洗吧,饭菜已经做好了,马上就可以吃饭了。”

  方旭阳一脸的受宠若惊,局促地走到千一娘的身旁,脸色微红,腼腆地说:“大娘,怎么好意思让您老给我倒洗脸水,这不折我的寿嘛。”千一娘苦笑了一下说:“傻孩子,咋这么说呢?都累了一天了,还不是为了我们。”千一娘叹了一口气说,“按说我们应该谢谢你的,外面兵荒马乱的,你还收留我们,照顾我们一家,已经事已至此,还能说什么呢?既然是一家人了,从今往后就不要跟大娘客气了,听到没?”

  方旭阳没想到千一大娘会这么说,这也是紫烟过门以后,千一大娘第一次跟自己说了这么多的话,心里即高兴又是激动,一时间不知道如何接千一大娘的话,只一个劲地点头答应:“哎……”

  看着屋外一老一少的对话,紫烟打心眼里高兴,高兴千一大娘能放下对方旭阳的成见,终于理解她一片苦心。

  “紫烟,出来吧,吃饭了。”外间传来娘的呼唤,紫烟赶紧应了一声:“来了,娘。”就在起身的一刹那,紫烟明显感觉到,腹部被什么踢了一下,尽管动作很轻微,可是紫烟还是感受到了。她知道是胎动,她真真切切感受到,小家伙已经在肚子里不安分了。一股喜悦透过胸腔,直接抵达泪腺,泪翩然而下,只是夹杂些许酸酸涩涩的成份。紫烟轻轻抚摸,自己微微隆起的腹部,傻傻地笑。

  

  晚饭,紫烟娘特意为紫烟烧了一盘爱吃的梅干菜扣肉。肉是方旭阳起了一个大早,从镇上买回来的。家里尽管拮据,紫烟娘知道方旭阳心疼紫烟,正怀着孩子急需营养,这一点不论是紫烟娘还是千一娘都很感激方旭阳。

  可是,紫烟好像很不买账,夹了一块放在嘴里,刚咀嚼了两下,眉头便凝成了结,慌忙站了起来,走到外面吐了出来。回到饭桌旁,紫烟尴尬地冲方旭阳笑了笑说:“对不起!真的不是故意的,油腻腻咽不下去,胃部还老是往上顶。”方旭阳还以微笑地说:“不用客气啦,更不用说对不起,早上问娘你喜欢吃什么,只顾想着给你增加营养了,忘了你怀孩子,吃不得油腻的东西。”

  千一娘接过方旭阳的话说:“这也不一定的,想我怀千一的时候,就特别能吃肉,几乎顿顿必须有肉,没有肉吃不下去饭。”

  说完又转脸望着紫烟说:“紫烟,那你想吃什么?你现在怀着孩子,需要营养。”方旭阳也深情地望着紫烟说:“大娘说得对,你怀着孩子呢,想吃啥就告诉娘或者大娘,让她们给你做。”紫烟眨了眨眼睛说:“我也没什么特别想吃的,不过最近两天想吃馄饨了,荠菜对鸡蛋的那种素馅馄饨。”

  紫烟娘瞪了紫烟一眼说:“傻孩子,这个季节荠菜都开花了,到哪里去挖?”紫烟灿然一笑:“娘,我当然知道啦!就是这么一说,就是特别想吃那个味道。”千一大娘在一旁也笑着说:“这孩子,嘴还真够刁钻的,这季节荠菜都老了。”

  方旭阳只是安静地吃饭,默不做声。

  

  次日,方旭阳天不亮就起床了,挎上一只竹篮,带上一把铲刀便出发了。晌午的时候,方旭阳提着半篮荠菜回到了家里,额头有一处被蹭伤,衣裳也破了一个大洞。

  紫烟迎了出来,看见方旭阳的样子,心疼地说:“你傻呀,昨天也就这么一说,你咋当真了?”

  方旭阳傻呵呵地挠了挠后脑袋,被紫烟这么一说,脸红了起来说:“昨天晚上,看你说起荠菜鸡蛋馅馄饨的样子,感觉天下美食也不过如此。我就想起来,我们村后面的那座大山,背阴的那面,由于长期没有日照,所以那面的荠菜不仅没有开花,而且长得很鲜嫩,只是那面山坡陡峭,不小心摔了一跤。”

  听见屋里说话声,正在准备午饭的紫烟娘和千一娘走了出来,看着方旭阳额头上的伤,还有衣裳上的破洞,满裤管的泥巴,明白了一切。紫烟娘抿了一下嘴巴,眼圈明显有泪花涌动,转身擦了一下眼睛,再转过身来已是满脸笑容说:“啥也不说了,你们等着,我给你们包馄饨吃。”

  千一娘和面,紫烟娘剁馅,不一会工夫,热气腾腾的馄饨端上了桌子,一家人,高高兴兴围着桌子吃馄饨。看着紫烟吃得香甜,方旭阳满脸都是幸福。

0

NO.26:艰苦度日 旭阳挖菜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