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情感>一炉茶烟>NO.28:孤身赴会 共谋军火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NO.28:孤身赴会 共谋军火

小说:一炉茶烟 作者:一炉茶烟 更新时间:2019/3/17 0:12:26

清晨,薄雾缠绕着茶园,打湿了早起采茶少女的衣襟,离远看去,人在雾中,一切都缥缈中游荡,犹如置身于仙境一般。东风温絮,翠绿的茶树像嗅到了仲春的气息,渐次抽出如黛的叶片;山坡下袅袅升起的炊烟,伴着桃红柳绿的景象,一副优美的田园江南水乡风光,像带着泥土芬芳的嫩芽,在温润的空气里疯长。

  杨千一吃过早饭,告别了薛梓寒和龙五,便匆匆上路了,向玉女峰方向走去。

  玉女峰距离茶园不远,与苗圃茶园相邻,两个时辰,杨千一已经到达了玉女峰的山脚下,由于走的急,汗水湿透了背部的衣裳。杨千一略略停顿了一下,顺势观察下玉女峰的地形,玉女峰三面环山,远看像坐卧的少女,纤纤腰身直指云霄,中间两座平台突兀出来,恰到好处的比例,惟妙惟肖地点缀出少女丰满的胸部,给人无限遐想。

  稍作停留,杨千一继续向两座突出的平台进发。通往山上的路只有一条羊肠小道,在崎岖不平的怪石间蜿蜒,不由让杨千一感叹,玉女峰是一块驻扎屯兵的绝佳的好地方,真可谓一夫当关万夫莫开。正寻思间,只听见两声枪栓拉动的声响,从一块巨石的后面传出一个声音:“站住!来者何人?速速报上名来,否则的话,我就开枪了。”

  听到问话,杨千一冲着匍匐在巨石上的暗哨大声说:“在下八路军清远游击队杨千一,有要事求见你们团长熊若男大小姐,请这位兄弟帮助在下通报一声,杨千一在这里谢过。”

  负责暗哨的正是保安团的吕秀柱,听到下面的人报出“杨千一”三个字的时候,都有一点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对于杨千一三个字如雷贯耳,如何杀死熊镇长,在镇上都被编撰成了传奇,今天杨千一竟然送上门来,这不自寻死路吗?还有这等傻人?吕秀柱大声又问了一遍:“来人再大声一点,报出你的姓名。”杨千一微微笑了一下说:“大丈夫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叫杨千一,是杀死镇长熊霸天元凶,今天有要事求见你们团长,还烦帮忙通报一声。”

  这次杨千一专门把杀死熊霸天的事说了出来,就是要引起潜伏在暗哨后面的人注意。这次吕秀柱听得真切,小声对身边另一个人说:“赖福根,下面这个人就是杀死我们熊镇长的人,也是我们团长的杀父仇人。听说这个人飞檐走壁来去匆匆,飞刀绝技那可了得,你小心看着,别让他跑了,我去通报团长,去去就来。”

  听吕秀柱这么说,赖福根有点哆嗦了,嘴说话也不利索了:“这么……这么厉害呀!秀柱哥,你快……你快去,快回呀。我,我有点害怕。”吕秀柱瞪了赖福根一眼说:“瞧你那熊样,有什么好怕的,距离这么远,他能怎样?他能快过子弹呀?打鬼子,也没看见你怕过,放心吧,我去去就回。”赖福根点了点头,端着枪目不转睛盯着杨千一。吕秀柱看着赖福根的样子,苦笑地拍了他一下说:“兄弟,放松点。”吕秀柱说完,转身回山禀报去了。

  

  溶洞内,吕秀柱刚说完杨千一在山脚下,熊若男便咬牙切齿地说:“天堂有路你不走,地狱无门你偏来,把杨千一给我绑上山来。”吕秀柱得令下山去了,不一会工夫,杨千一便被五花大绑,一路推推搡搡走进洞来。仇人见面分外眼红,熊若男亲眼目睹见到杨千一被结结实实绑在石柱上,然后从椅子旁边的柱子上,抽出一把牛耳尖刀,向杨千一一步一步走了过去。

  站在两旁的保安团弟兄们,一齐呐喊:“杀了他,杀了他,为熊镇长报仇。”声音在溶洞内久久回荡,令人激情奋昂。

  面对杨千一,熊若男是矛盾的。这个曾经让自己神魂颠倒的男人,让自己顾不上女孩家的羞涩,主动央人上门提亲,杨千一非但不给一丝颜面,还当街羞辱自己一番。这些她都可以忍,谁让自己喜欢杨千一呢,对于喜欢的人,可以有一千个理由原谅他。可是他不该杀了她爹,爹纵然十恶不赦也不能,杀父之仇深似海,不能不报,否则的话,还有什么颜面活在世间。

  熊若男眼睛里,似乎有团火,这是一团复仇的火焰,熊熊燃烧。多少日日夜夜的煎熬,杨千一成了熊若男寝食难安的梦靥,杀杨千一为爹报仇,也成了熊若男的终极目标。

  今天杨千一就在眼前,熊若男突然发现她没有想象中那么恨杨千一,走下椅子那一刻,腿竟然软绵绵的,持刀的手不停的战栗。原来喜欢一个人这么根深蒂固,熊若男发现尽管杨千一杀了自己的爹,她还是深深喜欢这个男人。

  熊若男害怕了,害怕自己报不了杀父深仇大恨,面对杨千一,熊若男不停告诫自己,熊若男这可是血海深仇,你不能喜欢他。此刻,熊若男内心激流澎湃,她努力调整呼吸,走到杨千一的面前,瞪着杨千一说:“杨千一,你今天落到我的手里,你还有什么话要说吗?”

  杨千一没有回答熊若男的问话,只用眼睛的余光扫视了她。杨千一的表情更加刺激到熊若男,想到爹的死,有一个声音在耳畔不停地嘶叫:“杀了他,杀了她,他是你的杀父仇人,杀父之仇不共戴天。”熊若男似乎变得疯狂了,用刀尖指着杨千一的胸膛狂野地哀嚎道:“我要杀了你,用你杨千一的人头祭奠我爹的灵魂。

  杨千一从始至终不作声,只是用轻蔑的眼神望着熊若男,这副神态更加刺激到了熊若男,歇斯底里狂叫道:“杨千一,你以为我不敢吗?”说完就把牛耳尖刀抵在杨千一的咽喉处。由于用力过猛,刀尖已经刺破了杨千一的皮肤,一股潺潺鲜血便流了出来,顺着刀身流到刀柄上,顿时染红了熊若男持刀的手掌。

  看着熊若男一会失魂落魄,一会疯狂残暴的样子,被绑在柱子上杨千一仰天大笑:“多日不见,熊若男还是当初的熊若男,一点没有变。原以为,在国家危难的时候,熊若男挺身而出,义无反顾地敢跟小鬼子干,大家都佩服你是女中豪杰,乃当代的巾帼英雄。今日看看不过如此,只不过是一个愚蠢之人,只顾报杀父之仇的普通女流之辈。”

  听杨千一这么评价自己,熊若男杏眼圆睁问道:“你是这样看我?你有什么资格评论我?一个将死之人。”

  杨千一听完熊若男的话,又是一阵仰天大笑。看着杨千一疯狂的样子,熊若男问:“你笑什么?”杨千一止住了笑声,叹了一口气说:“在我上玉女峰那一刻起,早已经把生气置之度外,只能说我杨千一今天枉送了性命,不能死得其所。当然,从此你,熊若男也就背上不忠不孝不仁不义的骂名。”

  听了杨千一的话,一时间弄得熊若男满头雾水,持刀紧逼杨千一咽喉的手垂了下来。索性熊若男后退了两步,指着杨千一说:“既然你是砧板上的肉,杀你是迟早的事,我到要听一听,我怎么就不忠不孝不仁不义了?”

  杨千一见熊若男稍微安定下来,刚才熊若男狂躁的模样,也确实吓了杨千一一跳。自己死了不重要,重要的是完成不了上级交代的任务,让小鬼子祸害茶农的阴谋得逞。

  杨千一缓了缓,义正言辞地说:“从我上山到目前为止,你不闻不问我此行上山的目的。我此次代表八路军清远游击队找你有要事相商,你不分青红皂白,一意孤行要杀我,把国家利益置若罔闻,此为不忠;日寇占我河山,糟践我们姐妹,杀我们兄弟,如果熊镇长在世,我相信他也会与小鬼子血战到底。而你这个时候记得家仇忘了国恨,名义上尽孝,实则为不孝;小鬼子秋野为了献媚邀功,准备把清远茶园的春茶,作为犒劳前线将士的慰问品,作为青龙庵的一份子,你坐视不管,眼睁睁看着茶农辛勤汗水付之东流,此为不仁;国难当头,你非但不能联合抗日,共同打击小鬼子的嚣张气焰,反而残害抗日义士,此乃不义。”

  杨千一铿锵有力的话语,句句掷地有声。熊若男想了想,自己真的被仇恨冲昏了头脑,直到目前也没问一句杨千一,他究竟为什么上山?如果不是杨千一故意上山,想抓他谈何容易。想到这,语气缓和了许多说:“我与共产党历来井水不犯河水,那你就说一说你来我玉女峰的目的。”

  杨千一非问非所答地说:“我知道,你现在的想法,就是亲手杀了我,为你爹报仇。你的想法和我当初的想法一模一样,是你爹一把火,让我们杨家倾家荡产;是你爹的一把火,逼死了我爹,让我们杨家家破人亡。虽然我爹是自己上吊自杀,其实这一切都拜你爹所赐。所以,我设了局,杀了你爹,你现在又要杀我为你爹报仇,冤冤相报何时了?”

  杨千一的话,正好戳入熊若男的痛处。想想要不是爹当初把事情做得太绝,把杨家逼上绝路,千一的爹就不会死,杨千一又怎会杀了爹?这种想法刚入脑袋,另一种声音立刻压制住它,熊若男你怎么会有这样的想法,杨千一可是杀死你爹的仇人,杀父之仇怎能不报。

  杨千一半天见熊若男不说话,接着又说:“既然你执意要杀我,替你爹报仇,我也不为自己开脱。只是现在国难当头,我们能不能暂时把家仇放一放,等有一天赶走小鬼子,我这条命你随时拿去好了。”

  听了杨千一的话,熊若男手中的刀坠落在地上,随即熊若男跪在原地,大声哭诉道:“爹,你听到了吗?不是若男不报仇,实在国恨大于家仇,相信爹您也一定支持若男的想法的,您放心,这个仇我一定报。赶走小鬼子之时,便是杨千一人头落地之日。”

  说完起身对着身后的吕秀柱喊到:“吕秀柱,给杨千一松绑。”吕秀柱疑惑地看着熊若男,结结巴巴地说:“团长,熊老爷……仇,不报啦?”熊若男咬牙切齿地说:“不是不报,是暂时不报,等打完了鬼子,那时再拿杨千一祭奠我爹。”

  吕秀柱似懂非懂“哦”了一声,一副不情愿的样子,顾不得杨千一的疼痛,动作夸张的替杨千一松了绑。杨千一揉了揉麻木的手臂,然后冲着熊若男一抱拳:“谢谢熊团长在家仇国恨面前,选择了后者,令千一佩服!熊团长的举动也一定会被载入史册,名留千古。”曾几时杨千一用这样的语气跟自己说话,言语虽不多,熊若男听起来十分受用。

  斜着身子,背对着杨千一,故作一脸冰霜地说:“不要在这里拍马屁了,你到我玉女峰的目的是什么?”

  杨千一看了看左右说:“熊团长,我想跟你单独谈谈。”熊若男沉思了一下,转过身对着吕秀柱说:“让弟兄们都下去休息吧。”吕秀柱点了点头,挥了一下手,大家一窝蜂散去。

  看着保安团的兄弟离去,杨千一这才把自己的想法全盘托出。听完杨千一的话,熊若男不得不佩服杨千一的睿智,心里便又增加了几分欢喜。熊若男仍装作不动声色地说:“保护茶乡安全,是我们保安团的职责,打鬼子我熊若男更不含糊。但是,我听完你的计划,合着你们是想空手套白狼呀,借助我们保安团的力量,帮助你们截取武器弹药。那你说一说我们保安团有什么好处?”

  熊若男的问话,早在杨千一的意料之中,如果熊若男不讨价还价就不是熊若男了。杨千一胸有成竹地说:“事成之后,所截取军火和物资一家一半,都是打鬼子,我们八路军游击队在这一点上绝不含糊。”

  熊若男听完杨千一的话,自己再斤斤计较,就有点矫情了。当即拍案而起说:“好,就这么说定了,我会在3月15号早晨六点准时到你们游击队驻地会合,保安团60号人60杆枪,还有本姑娘全部由你调遣。”

  听完熊若男的话,杨千一长叹一口气,然后笑了,笑容那么灿烂。

0

NO.28:孤身赴会 共谋军火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