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玄幻>求道纪>第十九章:黑袍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十九章:黑袍人

小说:求道纪 作者:米粒儿 更新时间:2019/2/28 15:18:02

“**老三老四”,你们看这是谁来了,李季朗声对着大堂里正凑着在一起撅着屁股围城一圈不知在研究什么的三人喊道。

三人闻声立刻如受惊的兔子一般立了起来,其中一个身着青色绸衫风流公子哥打扮的人嗖的一下,以极快的速度把桌上的东西收到了袖中,英俊的圆脸上立刻堆满笑容“呀,大哥回来了啊,旁边的这两位兄台……”

青衣公子哥说道这话语一顿,绕着叶煊和汤宝转了一圈,仿佛恍然大悟一般双手一拍“我看两位兄弟如此丰神俊逸,气度不凡,定是我们的新师弟无疑了!”

李季此刻早已坐在太师椅上,瞧着二郎腿,品着香茗道“行了行了老四,好话都让你给说尽了。**老三,这是我们的新师弟,叶煊和汤宝”。

叶煊和汤宝闻言道:“见过三位师兄。”

“我乃你二人的二师兄,正所谓有师弟自远方来,不亦乐乎,学而时习之不亦……”最右边的青年男子摇头晃脑的开了腔,青年男子戴着方巾,几束没梳好的头发从里面调皮的钻了出来,看着如鸟窝一般,戴着瓶底儿那么厚的水晶眼镜。

“二哥,你就别在这掉书袋了”青年男子还没说完,旁边站着一直没说话的瘦小精悍的青年打断了他。

然后快步走上前,和声道“欢迎二位师弟的到来,这位戴眼镜的是你们的二师兄,名为方儒,我呢是你们三师兄,成圆,那个是你们的四师兄,李然。走了一天累了吧,走!我去带你们安排住所”

“你小子,又背着我带**,老三偷看**!”旁边突然传来李季的怒喝声,只见李季的手中多了一本封皮淡黄色的小册子,上面赫然写着风月宝鉴录几个大字。

李然脸上讪笑不止,口中连声道:“没有没有,哥,我这不是看两位师兄工作过于劳累,带他们解解压吗”。

“你还有理了!”李季虎着脸一起身,作势欲打。

李然一见形势不对,一拍脑袋:“哦,对了我突然想起来还有一批灵墨尚需调配,告辞!”。

说罢脚底带风就冲出了门外,而后突然回头对叶煊二人说道“两位师弟,晚点我去找你们玩耍”说罢挤了挤眼睛,不见了踪影。

李季坐回到椅子上,“三弟,你去带着五弟六弟休息吃饭吧,**你把师弟们要学的内功心法书籍准备出来,我要去向师傅禀报些事情。”

成园却道“可是师傅身体抱恙,正在闭关修养”

李季眉头一蹙,“灵尊发怒,可不是小事,我动用了通灵符与灵尊进行了简单的沟通,灵尊感受到了些不同寻常的东西,必须及时向师傅禀报,你们去吧,我这就去找师傅了。”

“是!”成园和方儒齐声答道

一处方圆百里的古战场之上,遍地是残落得尸骸,撕裂的旗帜仍在风中轻轻摇动,数颗早已风化为白骨的巨大马头斜倚在破败的车辕旁,狂风卷积着黄沙穿过它们黑洞洞的眼眶,发出了悲凉的呜呜声,两道高大身影在黄沙之中一前一后渐渐的显露了出来,前面的身着黑袍,后面身着灰袍,步履坚定,仿佛狂风对他们没有任何影响,甚至连衣角也没有摆动一下。

忽然,两人停住了脚步。

远处一只浑身黑羽的乌鸦状飞鸟如箭一般向两人飞去,等到了两人头顶之上一个盘旋,稳稳的落在了身后的灰袍人肩膀之上,血红色的双瞳滴溜乱转。

灰袍人伸手取下了爪子上的一个小竹筒,乌鸦状飞鸟顿时“砰”的一声,化为一蓬黑烟消失在了风中。

灰袍人打开竹筒,抽出一张纸条,扫了一眼后立即快步赶上前面的黑衣人。

“主上,种子已经发芽。”身后的灰袍人身形低伏,语气毕恭毕敬。

“干的不错”,黑衣人的声音仿佛两块石头摩擦产生的噪音,干涩冰冷不带任何感情。

随后黑袍人猛地一抬右手,宽大的黑袍垂在胳膊下仿佛一个无底的黑洞。

瞬间,四周响起了各种此起彼伏的声音,惨烈的哀嚎声,癫狂的怒吼声,绝望的痛苦声,嘈嘈切切的声音仿佛让人置身于阿鼻地狱之中。随着惨烈声音慢慢变大,一团团仿佛灰白色雾气的东西从四周的尸骸、黄沙之中挣扎而出,雾气之上的流纹激烈的旋转流动,最后扭曲成了一张张神色各异的脸庞,痛苦的、惊恐的、愤恨的、后悔的,在空中茫然而激烈的互相碰撞,吞噬。

黑衣人冷哼一声,浑身的黑袍瞬间鼓荡而起,黑洞洞的袖袍中猛然伸出了数百道漆黑的细丝,细丝仿佛具有生命一般,如游蛇猛的扑向了半空中游荡撕咬的灰色雾团,而后把它们一点一点的拉向黑袍人的大袖之中。

灰色雾团,激烈挣扎,惨叫哀嚎声更是凄厉无比,但黑色细丝坚韧无比,仍是一个接一个的把灰色雾团拉入了袖中。

约过了一炷香时间,灰色雾团越来越少,哀嚎惨叫之声渐渐变低,最后归于沉寂。

四周的风也不知何时停了下来。

黑衣人大袖一挥,收回手臂,冷声道“此地生魂已尽,接下来,我们去竹云镇”。

符箓院华符司的内门弟子住所。

翠绿的细竹一簇簇的生长在青石路的两旁,悠长蜿蜒的长廊两旁是如镜般的小池塘,垂柳细长的枝条直垂到池塘上蓬勃圆硕的莲叶之上,咚!的一声,一只浑身翠绿的青蛙猛然蹦到了叶面之上。

正坐在窗边发呆的叶煊手一抖,手中的青瓷茶碗一下子跌到了地上,脆了一地的瓷片儿。

汤宝嘴里正塞满了灌汤沙包,含糊不清的嚷嚷道“煊哥,你又在发什么呆,快来尝尝这灌汤包吧,好吃的紧。”

叶煊苦笑着摇摇头,低身收起了地上的瓷片,“你吃吧,我不饿,我先去灵经阁找二哥修行了。”

汤宝敷衍的嗯了一声,又低下头猛吃起来。

叶煊低着头心事重重的走在长廊上,入院已经快一个月了,贪吃的汤宝都已经能够催动试灵符纸燃烧了,这是初入窥道的表现,做到能让试灵符燃烧就代表可以做到引灵入体,并进行简单的操控了,进了窥道的汤宝饭量也是与日俱增,胃口好的不得了。

而自己呢,拼尽了全力也只能让试灵符发出那么一点点青烟,丝毫不见能烧起来的迹象。自己进阶的如此缓慢,何日才能有能力有能力下山去罗刹门救自己的父亲,给亲人们报仇。

唯一让叶煊心生宽慰的就是自己写符上颇为得心应手,简单的符箓自己一看就会写,难一些的自己临摹几遍也能写的像模像样,只是由于自己无法调控灵气,写出来的符箓也只是漂亮的样子货,根本没法使用。

想到着叶煊在地上捡起一块小石子,丢入了池塘,如镜一般的湖面被击个粉碎,荡起了一圈圈好看的涟漪。

3

第十九章:黑袍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