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玄幻>求道纪>第三十章:太保之死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三十章:太保之死

小说:求道纪 作者:米粒儿 更新时间:2019/3/7 16:22:10

叶煊闻言,眉头大皱:“是何人下了如此毒手!”

侯青正欲开口再说,忽然一阵浓郁之际的药香飘了过来。

侯青顿时面色一变:“叶兄弟,是药老来了,我们先行告辞了,再会!”。

叶煊一拱手道:“牛兄、候兄慢走,注意安全!”

侯青嗯了一声,带着牛耿匆匆离去。

辞别了牛耿,侯青。叶煊边走边想自己所经历的事情,上山前遭遇檀妄袭击,神秘道人指导自己拜上碧云门,自己被罗刹门暗算被人救上碧云门,而且自己还以五灵根成为了内门弟子。

成为弟子后自己师尊却因病一直未曾露面,容婆婆又恣意妄为鞭打外门弟子,现在发生了更恶性的事件,执法堂青衣太保竟然被人杀死。

这一切事情中都透露着不同寻常的气息,而且这些事情之中冥冥之中仿佛有着什么关联。

叶煊想的头痛,摇了摇脑袋不再思索。

埋头赶了一段路之后,叶煊遥遥望见远处矗立着一座高耸入云的巨大汉白玉牌楼,牌楼之上的巨大匾额上书“伏魔”两个大字,字体苍劲有力,气势逼人,一笔一划仿佛刀剑铭刻而成,凌厉非常,见之让人心生敬畏。

穿过牌楼之后,就是碧云山的后山。

四顾环望,叶煊心里一动,忽然间有一种似曾相识的感觉。

不过这种感觉只是一瞬即逝去,叶煊也没在意,放眼向远处看去。

只见眼前重山千座,绵延**不绝,山头藏在巨大的云气中若隐若现,道道悠长的风声、鹤唳于山谷之中悠悠传来,苍劲的松树冠盖如伞,修长的穿云竹挺拔入云,接天连地。

叶煊暗自咂舌,这修仙门派果然不同凡世,灵气充沛,连植物都生长的如此不同。

极目远眺,树木掩映下看不清楚什么状况,叶煊伸手从书中掏出了师尊给予自己的密函,上面十分详尽的描述了碧云后山的情况还有可能存在的危险。

按照师傅的密函描述,现在叶煊需要找到上阳泉水形成的上阳河,穿过牌楼后需要一直向前行走三里,然后穿过一片竹林,就可以看到上阳河了。见到上阳河后只需沿着河流追根溯源,就可找到上阳泉。

叶煊将密函小卷一合,心中微微有些感动,自己的这个师尊虽然自从入门之后就从未见得,但给其的墨方对自己修炼大有裨益,而且在书信里指点自己取材的文字,详尽异常,显然是担心自己在取材中会遇到危险。

叶煊心中用处一股暖流,师尊师母的关心、和睦友善的师兄弟们让他找到了一种家的感觉。

叶煊精神一震,扯嗓子高吼了一声,直震的藏匿在林中的鸟雀四散惊起。

自己对灵力有了感悟之后,连嗓门都大了不少呢,叶煊嘴角挂起一丝微笑,掂了掂背上的箱笼,撑起竹杖大踏步的向山中走去了。

符箓院外门弟子总管事处的一处宅邸中。

于海龙小心翼翼的将怀中抱着的黑坛轻轻的放到桌子上,将耳朵凑上前去,而后伸出右手食指弯曲后用指节轻轻敲打了几下坛身,确定了坛子之中确有夹层之后,于海龙从柜子中摸出一柄银色小锤,手上铆足劲,冲着坛身轻轻一敲。

小锤甫一落到坛子之上,发出了一叮的清脆声音,随后就是一阵细微的喀嚓声。

瓶身之上出现了数道细密的裂痕。

于海龙用手轻轻一碰,坛子的外壁立刻剥落下来,夹层中靠着石坛内壁上的位置,放着一张折叠起来的纸片,纸片下方则盘放着一卷细绳,和一个黑色的小凿子,都用浆糊紧紧的粘附在了坛壁之上。

于海龙用手小心的捏出纸张来,轻轻展开,上面用蝇头小楷写着两行字。

“偷取武阳院峰主密信,处理掉执法堂外紫竹林青衣太保死亡之事。”

短短的两行字看下来,于海龙的额头上已经冒出了细密的汗珠。

两件事情皆是棘手之极,让他大感头痛。

武阳院峰主这里他倒是能想到些主意,武阳院峰主名为邹莽,是个粗人,两人私交尚可,经常会坐在一起喝酒,而且此人酒品一般,喝多了之后嘴巴不严,常常会大放厥词,自己带了好酒将他灌醉,或许能够套出一二来。

可是这青衣太保之死,李海龙一想就胸口发闷,执法堂的堂主朱烈是个暴脾气,又及其护短,青衣太保是其暗中培养的眼线密探,想必青衣太保的死亡他绝对不会善罢甘休。

一念及此,于海龙着急的在房间内来回踱步,忽然间一个小盒子从他的袖中滚落到地上,洒出几颗红色的药丸。

看着红色的药丸,于海龙止住脚步,猛然想起了被自己中下了煞蛊的容媚来,脸上挂上了一丝奸诈的笑容。

地上散落的正是合欢丸。

想到这,于海龙拿起将黑坛碎片收起,将细绳和黑色小凿子收入怀中。纸片放到火烛上付之一炬,而后转身直奔采办所而去。

执法堂外的紫竹林内。

牛耿正横刀立马的站在竹林中的一片空地旁,来回走动巡视,执法几个灰袍弟子分站在一旁,监视这周围的情况,空地之中,青衣驼背的药老正在低身细细查看地上躺着的尸体。

“死者死亡时间大概在昨天申时左右,尸体面色惊恐扭曲,死前应该是遭受了极大的恐惧和痛苦,致命伤是被人用绳索状物体勒死,死后后脑部位被开了个洞,用的应该是凿子之类的东西,脑子被全部取走。”药老一边翻看着尸体,一边面无表情的述说道。

一旁的侯青笔走如飞,一字不漏的记录着。

一旁站着的秦刚面沉如水,开口沉声道:“药老,死者身上是否能察觉到煞气类的气息。”

药老闻言,没有说话,从腰间药篓取出一只小匣,打开之后,里面满是长长短短,粗细不一的银色细针。

药老从中捏出一根细长的银针,对准尸体的脖颈,猛然扎了下去。

捻着在尸体体内转动了几圈后,药老拔出银针插入了一个素色小瓶之中。

三息过后,药老取出银针放在眼前细细查看一番,方才开口说道:“白灵草液没有变色,行凶者并未使用煞气”。

1

第三十章:太保之死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