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中短篇集>志气浩存>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小说:志气浩存 作者:婉儿 更新时间:2019/2/24 18:07:40

陆志浩的话说对了一半,小鬼子的确没有再蹦哒多少天。

第二年,也就是1945年8月15日,日本天皇宣布无条件投降。不过由于信息闭塞,在大后方各大城市欢庆抗战胜利时,陆志浩还在紧张地讨论分析,为什么汇通地区各据点的小鬼子都在向南通城汇集?直到数天后,从城内回来的人带回刊有日本投降新闻的报纸,所有人才知道发生了什么。

沸腾了,集镇、乡间,鞭炮声响彻天空,人们不管认不认识,也不管身份,相拥着又笑又跳,几乎所有的饭馆都挂出本店免费三天的条幅。

也就在那一天,陆志浩第一次拥抱了苏烟,象个小孩子号淘大哭,其他地下党也是泪流满面。欢庆胜利的这一刻,他们想起了孙老师,想起了那些牺牲的同志。

也就在那一晚,陆志浩与家人安安心心地吃了顿比过年还丰盛的晚饭,又在他那张久未睡过你床上睡了一个安安稳稳的觉。

为什么陆志浩的话只对了一半呢?因为他说打败小鬼子的话就娶苏烟的承诺没有兑现,倒不是他反悔,更不是她不愿,而是日益紧张的局势。

抗战胜利后,国民党当局不顾人民渴望和平的意愿,不断制造国共磨擦,甚至以小股军队吞食解放区。对此,共产党方面为尽一切可能实现和平,保持了最大限度地克制,但也做了最坏的打算。

奉上级之命,陆志浩调任区公安股股长,负责全区治安,他的身份也随之公开,吉祥村村民们这才知道大名鼎鼎的陆志浩竟就是宋家那个“不务正业”的宋生昌。

人民的愿望,共产党的努力,随着国民党数十万军队进攻中原解放区彻底落空,战争再次降临在饱受战火之苦的中国大地上。

面对国民党军队咄咄逼人的攻势、“还乡团”疯狂的反攻倒算,为保存有生力量,汇通区委根据上级的统一部署,将大部分干部及其家属撤往盐淮解放区,又组织精干力量转入地下,继续领导广大人民坚持斗争,陆志浩与苏烟都是其中之一。

1947年十月的某一天深夜,集合村已是灯火俱灭,劳作了一天的村民们早已沉沉睡去。

蓦然,四个人影悄无声息地潜进村落,在其中一人带领下径直走过那个逾加破落的草棚,最后停在了那户黄姓村民家门前。

轻微的敲门声后,一阵微不可闻的对话,门吱呀一声开了,人影依次闪入,门又轻轻关上,随即窗户一亮,透出微弱的光茫。

这一切,本来是神不知鬼不觉,却被一双阴冷的眼睛看得清清楚楚。草棚中,老妇透过一个窟窿,死死盯着黄姓村民家紧闭的房门。

终于,一亮,门开了,一个人影出来,随后响起倒水声,又走到门口,不过由于角度原因,老妇始终没有看到对方的面孔,就在她失望之际,那人侧过身观察四周动静。扭头间,光线洒在了他的脸颊,老妇顿时颤抖起来,这张脸和她脑海中的一个记忆完全一样。

没错,这人就是陆志浩,由于身份被敌人掌握,他和区委其他负责人都是夜宿可靠的贫民家,今晚随区委书记恰好在临近活动,便住在了黄姓村民家。

等门再次关上,老妇没有动,狰狞的目光始终盯着。也不知过了多久,轻手轻脚钻出草棚,又看了一眼那扇房门,鬼鬼祟祟向村外摸去。

一个多小时后,国民党保安团驻小海某部电话响了起来。没过数分钟,一个排的士兵在排长喝斥下直奔二十多里外的集合村。

“排长,这三更半夜的出什么任务?”一个脸上长满麻子的中士凑到排长边上嘀咕。

“抓共匪。”

“共匪?”中士来了精神,“哪个?”

“陆志浩。”

“陆志浩?”中士先是一愣,随即目露凶光。

见中士反应如此激烈,排长惊讶地问道,“黑皮麻子,你和那共匪有过节?”

“没……没有。”黑皮麻子闪烁其词的回道,右手捂住脸颊,眼中的戾气更浓。

此黑皮麻子就是之前的那个黑皮麻子,日军投降后,伪军被国民党当局收编,他摇身一变,又成了保安团的中士机枪班班长。

“弟兄们,上头说了,谁活抓陆志浩,官升一级,赏金五百元。”

在如此丰厚奖励刺激下,本无精打采的士兵如同打了鸡血似的嗷嗷叫着撒开双腿狂奔。

东方才刚泛白,陆志浩打开门,拎着篮子走到屋后的水塘边,用力舒展了几下身体,蹲下拿出毛巾开始洗漱,此时,区委书记和另两个同志还未起床,村里除了鸡鸣也是一片寂静。

搓搓毛巾,用力拧干,在脸上抹拭几把,陆志浩刚要低头,余光扫到影影绰绰,忙扭头定晴一看,没错数个人影正猫着腰缓缓逼近,头上的军帽,手中的长枪,无不显示着对方的身份,心沉间,又向其它方向看去,同样有敌人。

态势已十分明显,这股不知从哪冒出的敌人企图合围,而且包围圈即将形成。

陆志浩第一时间从篮子中摸出驳壳枪,大脑估算了下时间,回屋通知区委书记三个转移的话,时间已不够,但如果他一人现在就走的话,完全可以缺口悄无声息地潜出。

所以,他动了,借着庄稼掩体,拎枪向小河方向冲去。

几个呼息,已能看到那座小桥,而包围圈的缺口还有数十米,不过对于他时间足够,只见他猛吸一口气,举枪,瞄准,毫不犹豫地勾动板机。

呯,枪响人倒,数十米外的一名士兵惨叫着倒在血泊中哀嚎。

“那边,那边。”

尖叫声中,呯呯呯,哒哒哒,步枪、机枪疯狂地向枪响之处倾泄弹雨。

任由子弹自身侧呼啸厉过,陆志浩敏捷地变换着位置,不时还击一枪,他只要多支持①分钟,同志们的脱围机会就更多一分,为了迷惑敌人,他甚至大吼,“同志们,你们先撒,我掩护。”

当第一声枪声划破天际之时,区委书记和另两个同志都从地上翻身而起,拔出驳壳枪就欲冲出去增援陆志浩。

但随即响起的密集枪声,还有陆志浩的吼声,使区委书记冷静了下来,含泪下令,“同志们,撤。”

“可陆志浩同志……”一个同志不甘地低吼。

“撤。”区委书记再次严令,“不要让陆志浩同志白白牺牲。”

“是!”另两个同志重重一跺脚,随区委书记闪出屋,沿着墙壁向相反的方向突围。

眼看着就要越过河堤,陆志浩只觉腰部一麻,再也控制不住身形,狠狠摔在地上,然后强烈的痛楚从腰部漫延到全身,明白自己中弹,陆志浩一咬牙,忍痛翻滚几下,趴在河堤边。

“共匪受伤了。”一个士兵狂喜地大叫,“是我打中的。”

排长也注意到血迹,观察了下地形,发现对方在受伤情况下根本没有可能过河,便下令暂停攻击,得意地嚎叫,“陆志浩,你逃不掉了,放下枪投降,我保证你的安全。”

投降?陆志浩轻蔑地笑笑,抬头看向村中,书记他们应该安全了,心中大定,大吼道,“怕死不革命,革命不怕死。”

“死共匪。”排长知道劝降是不可能了,正要下令强攻,黑皮麻子上前嘀咕几句。

接下来,陆志浩发现敌人有点奇怪,喊杀声震天,可只要他一开枪就后退。如此三番后,他终于明白敌人在打什么如意算盘——消耗他的子弹。

明白归明白,陆志浩还是紧一枪慢一枪的勾动板机,否则的话敌人真的要一涌而上了。

当又射出一粒子弹,趁敌人趴倒之机,陆志浩快速地从怀中摸出那粒子弹放进弹膛,然后,平静的将枪口抵住下巴。

“冲啊。”

士兵们又一次装模做样的冲锋,脚下就慢的如蜗牛,一步、两步……对面的枪声迟迟没有响起。

“共匪没子弹了。”

也不知是谁兴奋地喊了一句,士兵们个个蠢蠢欲动,可又没有一个前冲,这些老兵油子都怕陆志浩在使诈。

“妈的,这群怂蛋,还不冲?怕什么?”负责指挥机枪组的黑皮麻子不停地咒骂。

排长一看这也不是个事,又听黑皮麻子嘀咕个不停,哼道,“黑皮麻子,你上。”

“我上?”这下轮到黑皮麻子傻眼了,可在排长逼视下,再加上对陆志浩的怨恨,心一横,端起枪就冲了过去。

见敌人终于上来了,陆志浩默念道,“同志们,永别了。”手指缓缓用力,眼看着板机就要击发,突然又停了下来,盯着那张渐渐清晰的丑陋麻脸,脸上腾起浓浓的杀机,奋力站起,手中的驳壳枪却是垂着的。

本来黑皮麻子吓得都要趴倒了,发现陆志浩根本没有举枪,当下确定他的确是没有子弹了,这下冲得更起劲。

见此场景,那些畏畏缩缩的士兵后悔地的肠子都清了,一窝蜂地也涌了过来。

“黑皮麻子。”怒吼声中,陆志浩竭尽全力举起驳壳枪,距离是如此之近,根本不要瞄准,直接勾动板机。

呯,枪口弹焰闪现,下一瞬间,一股血箭自根本没有反应过来的黑皮麻子前额飙溅。

在一片惊恐声中,陆志浩移动枪口,对准一个士兵。果然,那个士兵,还有几个冲在前面的士兵本能地勾动板机。

数粒子弹没入胸膛,血雾中,陆志浩的身体转了一圈,重重栽倒,生命色彩急速流逝的双眼缓缓渗出两滴晶莹剔透的泪珠。

没人知道在生命的最后一刻,他想到的是什么?也许是牵挂的父母兄弟,也许是割舍不下的恋人,亦或是生死与共的战友……。

当陆志浩长长吐了口气,带着深深的眷恋坠入永远的黑暗,他的生命永远定格在了二十四岁,他的鲜血永远地融入了这块生他养他,他又为之奋斗直至付出生命的土地。

后记

陆志浩牺牲数月后,苏烟在一次行动中,为保护党的机密壮烈牺牲。

新中国成立后,为了纪念陆志浩烈士,南通县政府把烈士的家乡永云乡命名为志浩乡。

1957年底,因志浩乡撤并,当地政府将烈士身前居住的吉祥村易名为志浩村。

1987年,在志浩村所在位置成立志浩综合市场,经过三十余年的高速发展,现已成为世界最大家纺市场。

2002年,志浩村村委会为陆志浩烈士修建陵园,并将苏烟烈士骸骨迁入。至今烈士墓前,松柏翠绿,烈士为国为民舍生取义的事迹,仍在当地广为流传。

0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