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都市>都市之逍遥药尊>第18章、燕老敲点燕正铭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18章、燕老敲点燕正铭

小说:都市之逍遥药尊 作者:修了个仙 更新时间:2019/2/28 1:08:40

  第18章、燕老敲点燕正铭

  江陵风把厨房收拾好,就把中药包摊开放在大厅茶几上,坐上沙发上调配药包。

  心里盘算着,这些差不多都是驱寒、补血、活血的温和药材,一个星期的中药调养就差不多了。

  不过夏思仪过两天就要来大姨妈,像当归党参这些活血、补血的药,经前汤服可以,要是经期吃会像开了水龙头一样哗哗流不停。

  还是把药调配成两部分,前两天一种,后五天一种。

  夏思仪无声的盘坐着托着下巴,看江陵风一丝不苟的调配她一种都不认识的药材,有老中医的专注,又有年轻人时尚阳光气息,两者融合起开让人看的欲罢不能。

  人可以帅,可以有内涵,怎么还极有深度的这款,世间独一无二的存在。

  天呐,喜欢他了。

  “思议”

  “昂”

  女孩在喜欢的人面前变得总是可爱又柔软,甚至会感觉软绵绵的要找个肩膀靠着。

  “中药喜欢什么口味。”江陵风还在认真的调配,低头问道。

  “中药也可以选口味啊?”

  夏思仪还不知道中药汤还可以像选饮料一样选味道。

  “那当然,加入不同的药材和其他东西,可以调配出不同的味道。”江陵风自信道。

  “呃——”

  夏思仪双手合在胸前,仰着头思考自己喜欢什么味道。

  “水果味的,芒果,香蕉,都行,我就怕苦涩。”

  “好,就水果味道。”江陵风拿起一包药,走向厨房,“先洗澡吧,要是困了就先睡觉,把药汤做好再叫你。”

  夏思仪缩着脖子偷偷笑嘻嘻,“那我先洗澡了噢。”

  “好!洗白点啊!”厨房里传出江陵风调皮的声音。

  夏思仪害羞了,像个小猫跳下沙发往楼梯跑,一遍跑一边开心笑,水果味,水果味。

  江陵风把买的中药煲洗刷干净,在厨房开始煲着充满浓浓爱情味道的药汤。

  ——————

  ‘碧湖龙庭’东面相隔两条街道,一片华夏古风园林,一处古色古香的建筑坐落在园林中心。

  流水绕奇石,草花繁盛,曲径蜿蜒,长廊飞檐下的轩窗灯火通明。

  这里是春江市燕氏豪门其中一脉掌舵者燕镜海的住处,明处保镖扶着耳麦来回走动,暗处又不知道有多少暗哨。

  得知燕老突然病倒,短短时间便传遍春江市的豪门望族和各大势力耳中。

  要不是燕正铭手腕强硬,逼迫几大新闻媒体终端,屏蔽关于这个消息的一切内容,恐怕这个消息早已世人皆知。

  目前只有寥寥人在传,后被人出面证实是假新闻。

  因为身穿粗布衣衫的燕老,花白的头发向后梳的一丝不苟,在自个屋里正精神抖擞的握着长枪巴巴抽旱烟。

  前来探望的人络绎不绝,有的是真诚探望,有的是来探虚实,燕老都一一接待谢过。

  直到傍晚时分,这些人才各自离去。燕正铭吩咐下去,燕老要谢客休息不便打扰。

  燕老的卧室没有奢华的红木家具,值钱的古董也没两件,依旧是穷苦时候的家里摆设。桌子黑漆斑驳倒很光亮,棉被还是粗糙棉布。

  最喜爱的就是用了多年的旱烟长枪挂布袋。

  “爸,你身体不好就不别抽了,抽抽抽,抽晕过去了吧。”

  女人美容姣美,说着话给老人铺着床被。

  她身材丰韵一身珠光宝气,是老人的贴心小棉袄。燕老疼爱小女儿,取名燕子,也就是熊宝宝的妈妈。

  “嘿嘿,抽了几十年了也没事儿,反而越抽越结实。燕子,看你那叔叔大爷,哪个不是这疼那疼,胳膊腰腿儿啥时候有我顺溜。”燕老得意洋洋道,像是小时候比游泳自己游的最远一样。

  燕子铺好被子又用手抹平,转过身走向方桌边坐着的燕老,不同意道:“嘿,爸,我那叔叔大爷身体都硬朗着呢,倒是你。抽烟就是对身体不好,听你这意思抽烟还能把病抽好不成?”

  “哎呀,你这闺女怎么就那么犟。自个人在屋里说,我没病,就是头一晕倒了,倒是吓到了宝宝。”

  “爸,不是我犟,是你犟。宝宝在那屋玩呢,没心没肺的丫头也吓不到,你还是注意自个身体吧。”燕子嘟囔着坐下。

  “行啦行啦,早点带宝宝回去吧,要不然熊毅又没饭吃。”燕老被啰嗦怕了,开始赶闺女,不见想,见了被逮着就是一顿训。

  “他?不回去他还不乐呵?估摸自己在家里滋溜酒呢。我在这住几天,等你好点了再回去,你那女婿又饿不死。”

  “闺女,这就是你不是了,喝点酒咋了,看你管的...唉,不像话。”

  燕子急眼了,“爸,怪不得一说,他就说你允许的。他肝不好,天天应酬这应酬那,以前的肌肉变成一堆肥肉,体虚的我正考虑是不是给他买个拐。先说好啊,以后再怂恿他,我就不让宝宝来看你。”

  老人被闺女一要挟,呵呵笑道:“得,得,改明儿我一蹬腿儿啥也管不着喽,去把正铭叫过来吧。”

  “又瞎说!”

  燕子瞪了眼燕老走出房。

  不大会,燕正铭跟着燕子进来。

  燕子坐下,看到燕正铭笔挺站着低着头,跟犯了错请罪一样。指着四方桌对面位置,道:“正铭坐下,自家人还客气,还怕你姑不成。”

  燕子给他开玩笑,燕正铭心里嘀咕,姑啊,您就别逗侄子了。

  “站着听耳朵顺,心里记得住。”燕老严肃道。

  燕老一严肃,燕子也不再吱声,坐在一边嗑瓜子,也不再参和这爷孙俩的事。

  “正铭。”

  “爷爷。”燕正铭像是被训的小学生,低着头极为恭敬。

  “你爸,负责海运辛苦,也没时间教导你。正浩没个正行,做那个什么娱乐公司,天天一群衣服穿的东露一块西露一块的丫头片子围着,玩物尚志!”

  “噗!”

  瓜子皮喷出,燕子忍不住笑出声,又赶紧绷住。

  燕老像是没受到干扰,依旧字正腔圆掷地有声道:“宝宝还小,就是长大了也要嫁出去,维持一个家庭。现在晚辈中只有你能挑起咱地产这块家业。”

  “哎,爸,宝宝小的很,她贪玩什么都不会,平时上上班玩玩游戏就行了,您可不要给她分担子。”

  燕老瞪了眼燕子,燕子急忙缩回头,暗暗朝燕正铭吐吐舌头。

  “你勤奋,努力,做事有分寸,这是优点。可有一条,人要直的起身,也要弯的下去!”

  “爷爷说的对。”燕正铭不知道怎么接话,只能顺着话道。

  “我说归我说,你怎么样。我躺着眼不见,可听得到,看不到心里更是明镜。人家为了救我,不管不顾冲上来。你拦着是应该,当时谁也不知道陵风那小子医术怎么样,连宝宝都很排斥他。要不是夏家那丫头拦着,你还怎么滴?杀人?”

  “爷爷我错了。”

  燕老摆手,声音一缓说道:“正铭,人家都没计较,说明陵风也明白理儿。这也不是错不错的事儿,遇事,要沉得住气。你承诺给他两百万,有错也没错。人为了生活都需要钱财,但你不能用这钱来衡量别人的医术,人家是救人!”

  燕老吧吧抽两口。

  燕子趁着空隙插话道:“爸,当时情况紧急,别说正铭慌了,宝宝吓的不是哇哇叫。”

  燕老摆手,知道燕子护着几个娃,不让她瞎参合。

  “正铭,既然承诺了,就要兑现,钱送去了没?”燕老和蔼的看着孙子问道。

  “送了,他不肯接,夏思仪帮着收了十万。”燕正铭把原件事简单讲述下。

  燕老磕了磕烟斗,正要装烟丝,燕子一瞪眼要制止。燕老商量着点点头,最后一斗。

  燕子努努嘴没吭声。

  燕老点着烟巴巴抽两口,呵呵笑道:“正铭,我自个身子自己清楚,你感觉这事儿简单吗?”

  “恐怕不简单。”燕正铭肯定道。

  燕老满意点头,道:“陵风把我从鬼门关拉过来,你以为是为了俩钱儿?正铭,人家是冒着极大风险呐!”

  燕老敲着桌子道:“万一,我过去了,你能放过人家?肯定不会!就是那玩意儿给我去掉了,背地里的那些人会把这账算给谁?”

  燕子一紧张,问道:“爸,没那么严重吧?”

  “哼!没那么严重,”燕老眼一横,“要是正铭再送两次钱,恐怕比想像的都严重。”

  “爷爷,是我疏忽了。”燕正铭认错道。

  燕老长长吐口烟,咳咳两声,燕子被吓的慌忙站起。

  燕老摆摆手,“死不了,这次不死,背地里那些人要安静一阵子。”

  “唉!爸你看你,动不动挂嘴上。”燕子又无奈坐下。

  燕老像老人讲起死里儿,梗着脖子挑着眉看着地道:“大门口给人家送钱,这是兑现承诺,是对。可你有没有想过,人家怎么接?”

  “没有。”燕正铭汗颜答道。

  “往小的说,陵风没背景,没钱。你薛叔叔传话过来说陵风以前是孤儿,刚毕业上班,就前两天辞职,在公交车上跟夏家那丫头遇上,也是照顾那丫头才算认识。没钱交房租,估摸着是那丫头暂时让他住下,才遇到今天这事儿。”

  燕老抬起头看着燕正铭,道:“你长这么大知道啥是穷?一分钱没有的时候睡觉到哪都能对付,吃不吃喝不喝?古人说英雄落难一饭难,是真难。就老人给我取这名,镜海,你二爷海平,咱们靠海吃海,还不是希望海面平静点,保住命多捞点养家糊口?”

  听老人讲起这些,燕子也免不了黯然。印象中自己父亲挺年轻,一转眼就老了,暗暗叹口气。

  

5

第18章、燕老敲点燕正铭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