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玄幻>风卷残云之英杰天下>十七 缱绻叙谈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十七 缱绻叙谈

小说:风卷残云之英杰天下 作者:长风酒剑生 更新时间:2019/2/23 21:20:32

符离殇劫持着薛菲雨,到了一处山丘上,把她按在了树干上,几乎贴到了她的脸上,她一阵恶心,闭上了眼睛。符离殇嗅着她的香气,低低说道:“小宝贝,你无论如何都逃不出我的手掌心。嘿嘿,你师父这老不死的,已经追不上来了。想来你们也是风灵旁支,他们也不会在意你的,也许都巴不得你和你师父都死在我的手里了。“薛菲雨自然知道自己和师父郝云良的处境,在风灵里她们师徒却是出于旁支的边缘,没有在风灵占据主要位置,甚至深受歧视。这些年来,还就是乐锦怡和都灵儿在照顾着他们,对他们稍加颜色,不然以郝云良和薛菲雨的地位,早就被人欺凌致死了。符离殇也正是抓住这一点,才敢如此欺凌他们。换了是乐锦怡的亲信或是鹿锦宁的属下,或是风锦虹的侍婢,他符离殇是不敢动的。

薛菲雨看到这个男子色眯眯的盯着自己的身子,自己知道今天难逃一劫,不禁万念俱灰。

这些年,薛菲雨自从跟随师父,在风灵里算是受尽了屈辱和欺凌。每每痛楚时,都只好隐忍。

郝云良也无法,毕竟他们不是风灵的主脉,算是他们师徒还要依赖蜀州风灵,自然寄人篱下,不敢如其他人那样,唯有小心谨慎从事,安身守分。

可是,世事就是如此,你越是隐忍,就越会招来旁人的责难和无故的骚扰。

范廷硕费解和厉伯恩就曾骚扰过薛菲雨,不过薛菲雨当时抵死不从,三个人又恰好被乐锦怡发现行踪,不得已只好放弃。最后薛菲雨仗着乐锦怡和都灵儿的照顾,才勉强找到了活下去的信心。

此次乐锦怡带人出川,人马撒开,郝云良和薛菲雨本是在预备梯队里,做后援接应各路人马的。

可是,风锦虹意外走火,各路人马开始查找其下落,符离殇才会跟踪他们师徒,百般欺侮。

时至今日,此事还是难以躲避,薛菲雨都想咬舌自尽了。

此时,符离殇陡然觉得背后风起,一时回身,反手一招攻向了来人。

来人却是高见,一招拍出,云波掌攻向符离殇,符离殇不知厉害,单手一接,咔嚓一声,手腕断折,哎哟一声,向斜刺里窜出了一丈来远,回头观看,却是高见。

符离殇哼了一声,窜了出去,不再回头。

高见过来看看薛菲雨,薛菲雨留下了泪水,猛地抱住了高见,痛哭流涕。

高见从薛菲雨低低的啜泣里,可以看得出她多年来受的委屈,和多年来的抑郁烦闷,多年来的屈辱和辛酸,多年来的彷徨无助,全都释放出来了,久久不息。

良久,薛菲雨才缓过来,摸了摸泪水,说道:‘高帮主,失礼了。“

高见说道:‘无事,你没事吧?“薛菲雨说道:‘无事,我不知如何感谢高帮主。”

高见说道:’不必客气,我送你回你师父那里吧。“高见果真带着她回转,却未看到郝云良。

高见说道:‘可能都灵儿来了,就接走了你受伤的师父,如今走远了。“

薛菲雨和高见一起找了一间客栈,那一夜薛菲雨睡了一个安稳觉,很香。高见看着薛菲雨的脸,这张脸上似乎刻满了辛酸和迷茫,不禁暗自怜惜。也许是同病相怜吧,高见如此想。

七 往事不堪

次日,高见雇了一辆马车,和薛菲雨一起,直奔扬州。

扬州是风灵的据点,也曾经是长佑帮总坛,于是高见想把薛菲雨送到扬州,交给郝云良等人。

马车开动,骨碌碌的前行,在狭窄的马车里,两人对面而坐,薛菲雨说道:“高帮主,有句话,不知道我该不该问?”高见说道:“有话直说吧。”薛菲雨说道:“高帮主,你明知我是风灵中人,而风灵中人弄得贵帮瓦解冰消,你为何不记恨我们呢?”高见说道:“记恨你们?又有何用呢?我们帮主都仙游了,记恨谁又有何用?”薛菲雨说道:“你几次救我,我实在是感激不尽。”高见说道:“对了,我一直很奇怪,你也是风灵中人,为何符离殇敢对你非礼?”此话触动了薛菲雨的伤心事,摇摇头,说道:“此事说来话长,本来我也不是风灵中人,而是川中一个小帮派的人,后来随着师父加入风灵,从此成为风灵的一员。可是,因为我们师徒人微言轻,故而经常受到了那些不怀好意的人欺凌,真是一言难尽。”高见说道:’难道你们风灵的大姐都不闻不问吗?“薛菲雨说道:”这种事,大姐是不过问的。也就是三小姐乐锦怡还过问过此事,都灵儿姐姐也管过此事,不然我早就受够了。“

高见说道:“都灵儿姑娘?对了,西海僧王来到中原,曾经打伤了暗灵费解三人,我曾亲见。当时都灵儿也在场,不知道此时西海僧王去了哪里?”薛菲雨心道:“这三个贼子沆瀣一气,曾经对我轻薄无礼,如今却被西海僧王打伤,真是报应啊。“于是说道:”这事我也听闻过,都灵儿姐姐去泰州打探二小姐和三小姐的去向,不曾想遭遇了西海僧王的属下和宇文廷弼一伙的围攻,险些被擒。“

高见说道:“这龙泰到底和风灵有多大的仇恨,为何出手如此狠毒?”薛菲雨说道:“此事说来话长,当年蜀中高手薛柯讷和秀水峰的高手齐云怀曾经相邀比斗,激战三场,都难分胜负。不曾想,在第三场比斗之后,齐云怀的儿子齐智远却旁生枝节,去薛柯讷的下处,企图谋害薛柯讷。薛柯讷竟然打死了齐智远,这件事成为风灵和云霞派交恶的导火索,最终双方激战九场,进而两败俱伤。有人传言,不是薛柯讷打死了齐智远,当初只是打伤了齐智远,以小惩大诫,而是龙泰暗中害死了齐智远,进而搅动了双方的仇怨升级,企图坐收渔利。可是此事死无对证,成了悬案,直到如今。”

高见说道:“以龙泰的秉性,做出如此卑鄙的事情,倒在情理之中。”薛菲雨说道:“多年来,我们的人都在寻找龙泰作恶的证据,可是还是一无所获。”高见说道:“那么,云霞派真的没有后人遗留在世了吗?”薛菲雨说道:‘应该还有弟子留在世上。这件事大姐查了很久,多半当初贺云天的师弟还有人存活,只是不知隐遁在何处,难以查证。“高见心道:”难道这婆婆也是云霞派中人?“说道:”贺云天是不是有个师妹?“薛菲雨说道:”这事倒不曾听说。“高见说道:”好吧。我且把你送到扬州,稍作安顿,想必你们的人还在扬州。“薛菲雨稍稍摇头,说道:”其实我也不想去,在风灵之中我也毫无安全感,不如我跟了高帮主,为你做丫鬟也行。“高见吃了一惊,看看薛菲雨的脸,她不像是扯谎,也不像是试探,而是言辞恳切,目光中都带着浓浓的执着。高见侧过头去,说道:”我高见何德何能,不过是一个昔日长佑帮的帮主,不能存有此想。况且我流离在外,居无定所,岂能叫你一个姑娘随我到处奔波呢?“

薛菲雨的脸突然泛红,猛然凑过来,扑到了高见的怀里,低低说道:“其实这些年,我都过得很苦,遇到高帮主,真是相见恨晚,希望高帮主收容。”高见见到美人主动投怀送抱,自然是心摇神驰,轻轻抱着这薛菲雨,心里难免又如小鹿乱撞,轻轻说道:“既然如此,那只好——”

此话未了,忽然马车陡然停下,马车夫说道:“何人拦路?”

高见两人一听,一时薛菲雨吃了一惊,坐回了自己位置,高见掀开了马车的帘子,说道:“什么人?”一时看到了面前当路上站着一人,却是寻梦到了。

高见一呆,说道:’是你啊,怎地如此巧呢?“寻梦走过来,看到了马车里的薛菲雨,说道:”原来你有美人作伴了,真是不巧啊。“高见说道:‘上次真不好意思,将你一个人丢下。”寻梦说道:“没事,我既没有花容月貌,也没有像人家一样小鸟依人,自然无人理会了。”高见笑了笑,说道:“你别闹了,谁不知道你寻姑娘不好惹,谁主动招惹你,那自然是没好果子吃。”寻梦说道:“三日不见,真是该刮目相看了,你还如此会说话了。好吧,我原谅你了,既然偶遇,不如我们同路,好不好?”

高见看看薛菲雨,薛菲雨说道:‘好吧,既然在此相遇,就是缘分。“

寻梦当真上了马车,三人坐下,马车继续开动。

高见一时觉得马车狭窄,三人坐有点狭窄,于是说道:“我去前面,你们在此安坐吧。”

说完高见一时出了马车车厢,到了车老板左侧的位置坐下,顺便看看风景。

车里的寻梦问道:“这位姑娘,你贵姓大名?”薛菲雨说了。寻梦说道:“哦,薛姑娘,你不是和你师父在一起吗?怎地和高帮主做一路了?”薛菲雨说道:“当时我师父被符离殇打伤了,高帮主救了我,故而我才和高帮主在一起。”寻梦说道:“好吧,等我们把你送到扬州,我们就该分道扬镳了。”

0

十七 缱绻叙谈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