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玄幻>风卷残云之英杰天下>二三 名家风范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二三 名家风范

小说:风卷残云之英杰天下 作者:长风酒剑生 更新时间:2019/2/27 19:21:12

高见一时叹口气,沿河北上,一路无事。

高见不觉间已经到了甘泉镇,这里曾经在地上冒出甘泉,水性绵柔,故而得名。

高见停步在甘泉镇,一时无事,回想起楚斐然楚剑然之举,自然是微微不屑。

高见一转头间,看到了一个五十多岁的人,坐在一处茶摊前,喝着香茶。

这人面目粗犷,大有燕赵遗风,一身土布衣衫,却一尘不染。两道剑眉斜插入鬓,虎目炯炯有神,方形脸,颌下三缕胡须,没带兵刃。高见对此人却不相识,但是从眼神看,这个人武功绝非凡品。

高见留意此人时,看到另外几个人从北面赶来,在这个人不远处坐定,暗中指指点点,不知何意。

高见看那几个后来的人,却也是江湖之人,不知是何来路。

高见正在此坐着,又看到十余骑从北面赶来,到此跳下马来,到茶摊喝茶。

这五十多岁的汉子突然说道:“大漠沙如雪,燕山月似钩。何当金络脑,快走踏清秋。”

那为首一人说道:“欧阳凛,你躲到此地,就能逃出我们的手掌心吗?”这人却淡淡说道:“嘿,你漠北铁兽王,也管不到江南,难道你们都是来这里找死的吗?”那人冷声说道:“欧阳凛,我们王爷说了,叫你滚出燕山,你就真的滚了,也算听话,可是,你打伤了我们十几个人,如何了结?”

欧阳凛说道:“哼,你们都是燕山的骑兵,赶到这里都是强弩之末,还胡吹什么大气?识相的话,就回去燕山,继续为你的主子铁兽王,坐一个好的看家护院的狗好了。”

高见却少闻这漠北铁兽王的大名,只知道他的名头,却不知道其真正的实力。

那个人闻言大怒,说道:“弟兄们,给我上,叫他死无葬身之地。”说完,几个人就抽出腰刀,准备围攻欧阳凛。欧阳凛眼皮都不抬,一时单手划出了一道劲风,高见看到那劲气过处,那十二匹马都惨叫一声,鲜血迸流,血肉横飞,死于当场。

周围的茶客和茶博士都十分惊恐,纷纷躲了起来,不敢过来。

那几个骑兵看到这欧阳凛如此功夫,自然是不敢招惹,眼看着战马死去,痛恨之余,也不想丢了性命,就此徒步狼狈逃向北面。

高见看到那几个茶客都一时纷纷散去,茶博士也不敢来收欧阳凛的差钱了。

欧阳凛还是喝完了茶,扔了一小块银子在桌上,才缓步起身,向南走去。

高见看到欧阳凛这功夫奇特,而且内力运转十分随心所欲,恰到好处,既杀马震慑诸人,又不会损伤到周围其他人和物事,这份功夫倒也是令人叹为观止了。

高见暗自想:“这欧阳凛如此南去,究竟是去往何处呢?”

高见于是不自觉的朝南而去,路上却没看到这欧阳凛的踪迹,想必他投了不同的路径。

高见顺江漂流而上,直奔金陵。金陵素有长江咽喉之称,险峻自然不必说,也是六朝古都,久负盛名。

高见的船只靠近江陵,才下了船,直奔金陵城。

在西城角,高见陡然看到了都灵儿,一时招手,都灵儿急忙奔过来,说道:“高帮主,你怎地来了金陵?”高见说道:‘我路过此地,就来看看。“都灵儿说道:‘我还有要事,以后高帮主如果有所求,可以到金陵给我传信。”高见说道:“恕我直言,你有何要事?”都灵儿说道:“哦,不瞒高帮主,风闻欧阳凛从燕山南下,直奔金陵来了。’高见一怔,说道:‘难道欧阳凛和风灵还有仇怨?”都灵儿说道:“你见过他?”高见说道:’是在扬州以北见过他,不知道怎么突然来此了?“都灵儿说道:’不如你随我前去总坛,我一路上和你细说。”

于是高见随着都灵儿直奔金陵城内,听都灵细说,才得知欧阳凛的事迹。

欧阳凛本是风灵中的邪灵一脉,可是后来偷学邪派武功,故而被风灵驱逐出蜀州,欧阳凛对此耿耿于怀,自然是要暗中对风灵不利。

高见和都灵儿直奔总坛,一时来到了院落外,那是一个偌大的院子,里面传来了说话声。

都灵儿低低说道:“不好了,那欧阳凛来了。”高见说道:‘你怎知晓?“都灵儿说道:”我听到了大姐和二姐三姐开始布置人马,看来来了大人物。“

高见说道:“我们也去看看吧。”果真如都灵儿所料,欧阳凛早已步入客厅。

那时风锦虹,鹿锦宁,乐锦怡都当中而坐,欧阳凛坐下了下手。

风锦虹说道:’欧阳凛,你突然驾临金陵,所为何事?“欧阳凛哼了一声,说道:‘你还不配和我说话,你叫薛柯讷出来见我,我好久都没看过老朋友了。”风锦虹一时怒道:“欧阳凛,你如此说话,是来寻仇的不成?”欧阳凛陡然间看到了风锦虹臂上的黑纱,一呆之下,说道:‘薛柯讷不在了?“

风锦虹说道:‘你何必多此一问呢?“欧阳凛叹口气,说道:‘什么时候的事?”风锦虹说道:’此事与阁下无关,阁下来此,到底何事?“欧阳凛说道:‘风锦虹,若不是看在你是薛柯讷关门弟子的份上,今天我定叫你尸横当场,你凭什么如此和我说话?”

鹿锦宁接过了话头,说道:“欧阳前辈,我姐姐最近心情不好,言语不周之处,望乞见谅。”欧阳凛语气稍稍缓和,说道:‘是何人杀了薛柯讷?“鹿锦宁说道:‘是西海僧王。”

欧阳凛一捋胡须,说道:“西海僧王?他怎地冒出来了?”鹿锦宁简单说了西海僧王的事情,顺便说了下龙泰。欧阳凛说道:“嘿,真是混账,龙泰这个老混账,居然屡次三番的偷袭暗算,简直枉自为人。”鹿锦宁说道:‘前辈,你既然如此深明大义,对于薛柯讷前辈的仇,我们都指望前辈了。“

欧阳凛看看鹿锦宁,说道:“你这丫头会说话,哼哼,这世上能够和西海僧王抗衡的人,也不过区区数人而已。我勉强算是一个。”高见看过他的武功,知道他不是虚言。

风锦虹和乐锦怡都对这欧阳凛的诚意,有些怀疑,毕竟他是被风灵驱逐出去的。

鹿锦宁说道:‘前辈不如在此稍住几日,我等也好向前辈请教几招武功。“此话一出,风锦虹乐锦怡都觉得不妥,鹿锦宁之言大有阿谀奉承之嫌,而且这欧阳凛是风灵驱逐出去的人,风灵中人岂可想他请教武功?

欧阳凛却哈哈一笑,说道:‘你这女娃倒是鬼精鬼精的,我可不成了。比起薛柯讷,我自愧不如,还有什么可以教你们的?就剩下了一把老骨头了,呵呵。“

恰在此时,薛菲雨从外面走来,一时落入了欧阳凛的眼里,登时目光直了。

当时风锦虹三女都是十分不解,不知道欧阳凛是什么意思。

薛菲雨本来是来报事的,却误走此地,见到欧阳凛此举十分不敬,顿时转过身去,说道:“大姐,二姐,三姐,我且回去,稍后再来。”

欧阳凛自言自语的说道:‘太像了,简直太像了——哦,小姑娘,你的母亲是不是昆仑山的何芝欢?“当时,薛菲雨都呆了一下,回身看看他,说道:’你怎地认识我娘?”

风锦虹三女,和暗处的高见,都灵儿都对此十分惊讶。

欧阳凛眼圈突然发红,说道:“因为你,你实在和你娘太像了。”薛菲雨说道:‘我娘早就死了,很多年了,前辈也去过昆仑山?“欧阳凛眼前被白茫茫的雾水遮住,仿佛一下子回到了二十多年前。

欧阳凛低低说道:“二十多年来,我不曾想到,她已经死了,一个昆仑山下的小村里的姑娘,居然叫我如此魂牵梦绕。”高见等人闻言,都察觉到,欧阳凛和这薛菲雨之间,多半有点关系。

薛菲雨心道:‘我娘死了好多年,可是,我始终不知我爹是谁,难道,难道?“

欧阳凛说道:‘孩子,你随我走吧,我好好待你。“薛菲雨愣了,说道:”为什么?“欧阳凛说道:”唉,说来话长。当年我被蜀州风灵驱走,就此西去昆仑山,准备重新习武,一雪前耻。可是,事与愿违,我却在昆仑山那里遭遇了雪崩,几乎死在了山里,幸而走到了一个小村里,被一个姑娘救下了。那就是你娘,何芝欢。“

薛菲雨眼前渐渐模糊了,高见等人都屏息凝神,听着欧阳凛继续说道:“哎,真是冤家路窄,在那里我居然遇到了仇家追杀,不得已在一个早晨,我离开了你娘,独自逃命。”

高见几个人听来,都是心中酸楚。

薛菲雨听着他说道:‘那是昆仑山的高手,号称昆仑三星的人。我当时不是他们的对手,又怕连累到你娘,只好先行遁走,以免他们发现了何芝欢。我几乎是一路狂奔,直至下了昆仑山。“

薛菲雨对此事自然是一无所知,风锦虹等人自然也是毫无知闻。

欧阳凛清了清嗓子,说道:‘昆仑三星,真是无孔不入,叫我无处藏身,我只好继续逃走,直奔天水。可惜,我最后也难以回奔昆仑山,去见你娘。我已经和她,和她,哎,可惜我不能尽到一个男人的职责,叫她独自守在昆仑山,哎,真是罪孽啊。“

欧阳凛言语间都十分恳切,嗓子哽咽,身子抖动,眼前都是雾蒙蒙的,高见几个人闻之心动。

薛菲雨说道:‘你是我的爹?“欧阳凛慢慢点头,说道:‘我不好,我惜命啊,怎么就不能回到昆仑山去看看你啊?”薛菲雨哭泣道:“你若是回来,恐怕我们早被昆仑三星杀了,你不回去,是为了保护我们母女啊?”风锦虹三人自然知道昆仑三星的狠毒,在昆仑山提及三人的名字,那都是谈之色变的,三岁孩子啼哭时,父母都常以昆仑三星之名吓唬孩子,哄其别再哭闹,以免招来昆仑三星。

高见深深懂得,这种父爱的无奈,如果去见孩子,那势必是叫两母女受到牵连,如果不去,却又牵肠挂肚。这真是左右为难。

欧阳凛说道:‘我不曾想到,你母亲居然怀了你,我当时只是一时冲动,和她好了。可惜好景不长,就此招来昆仑三星的追杀。于是,我只好逃走,留下了你母亲一个人,我有罪啊。“

薛菲雨心道:‘这果真是他不知道我娘怀孕,也许这都是劫数吧。“

欧阳凛抹了抹泪水,说道:‘孩子,你跟我走吧,我好好的照顾你。“

薛菲雨一时点头,此时偏巧走来了范廷硕和厉伯恩,费解三人,从后厅进来。

郝云良也匆匆从外面赶来,看到如此多的人,自然也是一阵惊愕。

薛菲雨见到费解三人,都是一时惊呆,走到了欧阳凛身后,神色稍显慌张。

欧阳凛何等眼力,一看就知道这里面有事,说道:‘三位如何称呼?“

费解三人说了,欧阳凛看看周围,一时郝云良过来施礼,两个人寒暄几句。

费解三人就要离开,欧阳凛说道:‘三位,且坐一会,我有话说。“

暗灵费解三人也只好点头,风锦虹三女却已看出欧阳凛此言不善。

欧阳凛突然淡淡说道:‘这几年武功都生疏了,不曾有过像样的对头——“

暗灵费解三个人都没看清,这欧阳凛如何出手,就看到欧阳凛飞身而至,三人不自觉的退后,出手反击,费解攻向了欧阳凛的左肋,范廷硕踢向了欧阳凛的右腰,而厉伯恩抓向了欧阳凛的面门。

三人招式配合的倒是天衣无缝,也算是绝佳的反守反击。可是在欧阳凛的面前,就稍显稚嫩了。厉伯恩一抓落空,而费解和范廷硕的一招也都落空。欧阳凛竟然从三个人的缝隙中穿过,同时内力蓬勃而出。砰砰砰三声,厉伯恩飞了出去,撞到了墙壁上,呕血三口。范廷硕左肋中招,吐血出去,跌倒在地。

那边的费解更惨,凭空飞起了三尺多高,血都喷出了一尺高,才仰面跌倒在地。

鹿锦宁说道:‘前辈住手,手下留情。“欧阳凛方才收招,对三个人恨恨说道:’再敢对菲雨无情,我定叫你们去见阎罗王。”三个人自然是不敢吭声,倒在地上,假作不支。

欧阳凛傲然带走了薛菲雨,风锦虹都没吭声,鹿锦宁等人也不好说什么。

郝云良看到三个人在地上哀嚎,心头大快:“这三个混账,正需要有人教训一下,真想不到,薛菲雨的父亲,居然是如此的大高手,真是奇闻啊。”

风锦虹三女,都是对此惊骇无比。风锦虹喝道:‘你们三个都滚起来,平素里的本事都哪里去了?“范廷硕三个人才哼哼唧唧的起来。

高见暗中看到三个人受到了惩戒,自然也是心头高兴。

高见一时对都灵儿低低说道:‘此间无事,我且告辞了。“都灵儿说道:‘你不和二小姐打个招呼吗?”高见听她言语间都略带余味,心知她得悉了自己和鹿锦宁的一些事情,说道:’不了,有些事情,需要时间去淡化,我去了,你也别说我来过了。“高见和都灵儿出了总坛,两个人挥手告辞。

高见出了这里,想起了薛菲雨的事情,都有点难以置信。一日之间,范廷硕三个人对薛菲雨再见面非得像避猫鼠一般,与之前的百般**大为不同,这就是世态炎凉。

0

二三 名家风范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