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玄幻>风卷残云之英杰天下>七十 脱离险境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七十 脱离险境

小说:风卷残云之英杰天下 作者:长风酒剑生 更新时间:2019/3/15 14:29:36

周围呐喊声震天,桑穆雪都杀红了眼,重剑开处,士兵都是哀嚎不断,马匹都受到了牵连,血肉横飞。龙泰几个人围攻桑穆雪和都灵儿,一队士兵包围常海五兄弟,乱战一团。

此时,高见对决面前两人,一时难以击溃两人,而风俊面对来袭之人,稍显不支。

高见一时剑气划出了一道红色闪电,刺目至极,空中虹影攒动,宛如烈焰飞腾。

这两个人不支,登时退却,同时高见炎门内功攒动,一时单掌炫动之下,周围的一棵树被高见一折之间,断了树冠,一下子向面前两人飞去,同时树干起火,落向了两个人。

这两人一看不好,一大团火朝着他们飞来,登时退却。他们两人一撤,后面的那队士兵遭了秧,火光蹦到了他们身上,加之树冠砸了下来,哀嚎声传来,一片的士兵倒地。

高见又一剑划出了,登时树冠那团火被剑气划开,成了七八团,向四周散射,周围不少士兵身上再次起火,纷纷拍打火苗,阵势打乱。

高见一时咆哮声中,驾龙神功出去,登时一招卷起了鏖战中的风俊,甩向了屋脊上。

同时高见飞身出去,咆哮声中,龙影穿梭,宛如千百巨龙,在空中肆虐,呼啸驰骋,周围几十个士兵都首当其冲,哀嚎声中纷纷倒地惨死,这场景宛如陷入了火海,四下里乱作一团。

高见趁着这周围士兵和高手混乱之时,双掌挥动,常海五兄弟和都灵儿桑穆雪都同时被推到了屋脊上。高见随之飘飞,来到了桑穆雪身旁,一时龙影继续传动,四下里高见几个人奔出了十几丈远,窜出了包围圈。此时偷袭的龙泰几个人,看到高见武功到了如此境地,也十分惊骇,仰面视之。

此次突袭,龙泰又有了三名高手相助,本以为可以一举擒下高见九个人。可是单凭一个高见,就叫诸高手束手束脚,眼看着高见凭借着惊人武功,卷走了几个人,瞬间就奔出了这重重包围,简直惊为天人。此时龙泰和一众高手,带着队伍追了出去,穷追不舍。

高见几个人奔出了五里多路,后面厮杀声不绝。高见和风俊一商量,风俊说道:“我们分三路撤退,我和灵儿一路,高帮主和桑姑娘一路,你们五兄弟一路,我们如果被打散了,都去九江会合。”常海五兄弟点头。一时两路人先撤,高见断后,一招剑气划出,一个店铺的沿街顶棚都被掀了起来,登时火光迸现,砸向了后面的士兵,士兵们纷纷退却。

高见拉着桑穆雪,使出驾龙神功,向东南撤退。

龙泰宇文廷弼和令三个高手,一时追出了好几里远,却不见了高见几个人。这附近东南都是山路,山大林密,这龙泰所带的千余人,搜山肯定不够。另外高见他们在暗,这些人在明,一旦突进山里,这些高手就要各自为战,遭遇高见,多半是凶多吉少。故而权衡再三,一众高手还是收兵回去,张贴告示,缉拿高见等人。

高见和桑穆雪撤到了山里,山路难行,桑穆雪一时神色黯然,缓缓走着。高见搂了搂她的纤腰,说道:“无事,逃出来就好。”桑穆雪似乎要哭,高见说道:“别哭,其实我们败,也没有被擒,就是最大的胜利。‘桑穆雪忍住了眼泪,看看高见,高见说道:”这里只是我们的落脚所在,是我们疏于防范,昨夜都多喝了几杯,忘却了这里是钟亲王的地盘,他还虎视眈眈的盯着我们呢。“

桑穆雪拉着高见的手,都可以感受到高见心头的愤怒。

两个人直走到了天明,堪堪出了山,日光射下来,十分刺眼。

高见两个人在一处溪边洗洗脸,高见说道:“这水好冰,也许我们都该清醒一下了,许昌这地方虽好,可是这里距离朝廷腹地太近。朝廷最近迁都洛阳,必定加强对于新京师周围的防御。凡是荥阳,开封,濮阳乃至许昌,南阳,信阳等处,多半都会设防,我们暂时无处安身。不如且回南面,再做计较。”桑穆雪甩了甩手上的水渍,高见在底襟上抹了抹手,两个人继续向南。

两个人进入一处市集,这里店铺开得倒早,他们去吃了口面,幸好桑穆雪还带着点散碎银子,不然那就要挨饿了。高见向店伙计打听一下,这里叫做张桥,是个小镇。

高见两个人吃完面,出了张桥,直奔东南的项城一带。

两个人一路打探风俊和常海几兄弟的消息,却一时无果。高见想到:“希望他们可以平安无事。”转念又想:“龙泰在哪收罗到了那几个高手,真是奇怪。”

高见两人一路南去,渐渐逼近信阳,在信阳住下。

信阳和许昌相去数百里,可是这里却也张贴了告示,缉拿高见风俊九个人。

高见两人暗道:“这帮家伙算是铁了心,好,只好另做计较。”高见两个人在此草草吃了饭,却已经是囊中空空,兜比脸都干净了。

高见和桑穆雪走在了街头,忽而看到了一处宅邸,上写“钟亲王别院”,高见心头一喜,说道:‘我们的生计,有着落了。“桑穆雪回意,两个人对视一眼,准备夜里来此一游。

夜深了,两人潜入了这钟亲王别院,准备偷点金银细软,然后南下。

高见两人一时来到了一处屋子前,那里传来了人语声,有人说道:“嘿,此次算是抄了风灵的底,王爷差人端了那山庄,叫那伙乱臣贼子一时逃走,不知去向。‘另一人说道:”这伙人也真是嚣张,竟然和王爷作对,真是不知死活。“前一个说道:”嘿,都自恃武功高强,不知道我们王爷神机妙算,运筹帷幄之中,决胜千里之外。“后一人说道:”此时,到处都是告示,他们也在中州无法遁形。“前一个说道:’好,这伙人也该收敛一下了,哈哈。”

高见听得他们闲谈,暗暗好笑,两人寻到了一处屋子里,翻箱倒柜,真的找到了不少金银,还有几个镯子,几个斑指,一个银饭碗,两个人觉得够了,这起码五六百两银子,两个人揣好,出了别院。

高见两人沿着路径,回奔客栈休息。

此人两个人沿路南下,渐近湖北。

两个人来到了麻城,这里距离九江不过几百里路途,心头稍安。

麻城虽小,却也尽显湖北韵味,两个人在街头吃了点东西,再次沿街南去。

街头倒也不太拥挤,四下里都安乐祥和,比之中州不可同日而语。

两个人在街头游荡,甜甜蜜蜜的,有些人还暗中羡慕,指指点点的。

高见两个人出了麻城,往南就是片树林,树林中陡然传来了呼啸声,两个人靠近,发现了一队人围住一个人,在此说话。外围的人都穿着黑衣,带队的却是邓离朴和符离殇,中间之人却是个黑面汉子,双手没拿兵器,身材魁伟,两目如电,气质冷峻,看着周围诸人。

那时邓离朴说道:‘厉王,你今日独自前来麻城,也不和我们打声招呼,是不是于理不合啊?”厉王哼了一声,说道:‘这麻城是你阴鬼门的,我摩尼教的人,就来不得了。“高见想起来,这是和剑王狮王齐名的厉王,他怎么的来了麻城呢?

邓离朴说道:‘厉王,你当初和我们掌门大师兄对决,都败得一塌糊涂,你服不服?“厉王笑道:”你们掌门?钟离煊?哈哈,他都十多年不现身了,我都要问问他是否安然无恙啊?“邓离朴说道:”掌门此次出关,定要和你一比高低,你等着吧。‘厉王笑了,说道:’你等着吧,邓离朴,你们如今却是自身难保,嘿嘿,你阴鬼门曾经托庇于炎门,在炎门不过是个看门狗,如今炎门没了,你们却又和龙宗较劲,几次三番的和人家为难,就是人家龙宗大人不记小人过,不然你区区南海阴鬼门,早就进了南海喂鱼了。“邓离朴说道:”我们不逞口舌之辩,我们就会会你厉王,看看你究竟手段如何?‘

邓离朴和符离殇来到了这厉王近前,两人当先出招,登时四下里出现了黑色的掌影,却是鬼冥气劲。厉王一时冷笑,一招“回眸山阙”,气劲炫动,如封似闭,罩向了两个人。三个人恶斗在一起。

厉王使得是外家的路数,其擅长的本领叫做“枯岭三绝手”,这招式虽然听着普通,可是威力施展开去,竟也不俗。难怪他可以和当初钟离煊对决,果真不是寻常人物。

三个人在此激斗,四周的阴鬼门弟子都看着眼前的一切,四处十分紧张。

高见看去,这邓离朴和符离殇当此时才可以显露出精湛的武学。以往他们多数是偷袭暗算,可是此番却是真刀真枪的和厉王干,自然暴露出真正的势力。邓离朴脚踩云步,招式忽而飘忽,忽而沉稳,内息匀称,确系内家高手。符离殇稍弱,可是这幻影混元掌也是十分精纯,叫高见也暗自道好。

当年阴鬼门掌门钟离煊,意图带领南海弟子北扩,可是在抵达贵州的时候,就遭遇了摩尼教的人正向贵州渗透。双方最后在贵州梵净山一带开战,钟离煊对阵厉王,可是没想到钟离煊和厉王势均力敌,难分胜负。紧要关头,厉王内伤发作,败给了钟离煊。可是多年来,厉王都不服,毕竟那时自己是败给了自己,而不是败给了钟离煊。不久以后,钟离煊失踪,不知去向,阴鬼门也龟缩到了南海,休养生息。

厉王暗道:“钟离煊这厮,复出江湖,可是却藏头露尾,多半是不安好心。”

高见不知道两派的恩怨,可是此时双方对决,却是值得一观。

厉王在此鏖战邓离朴和符离殇,却也不惧。四下里陡然传来了呼啸声,和森森的鬼号。

高见一时心道:‘难道是钟离煊来了?“桑穆雪闻得这声鬼号,一时捂住了耳朵。

厉王和邓离朴两人纷纷退后,厉王喝道:“钟离煊,你来了,还不现身,更待何时?”忽然,一道道声浪从四周传来,激荡得树木花草都十分震惊,地面颤动,空气中都透着迷离的气氛。

厉王看时,见到一个黑袍人从树木后转了出来,却正是钟离煊。

那时,高见看到钟离煊脸色冷峻,一身的煞气,眉宇间都带着一丝冷傲,胡须笔直宛如钢针,眼睛如苍鹰般锐利,鼻子微高,脸庞呈方形,这张脸上沟壑纵横,暗如一块丘陵,十分可怖。

厉王说道:“老家伙,你真是来了,好好好。”钟离煊笑道:“厉王,你还真是不知死活,今天你和两位师弟过招,未分胜负,好,我来会会你。”一时钟离煊踏前一步,厉王挺身上前。

两个人四目相对,这对老冤家就要对决。

钟离煊陡然窜上去,招数变化,却也是鬼冥真气,连着鬼血手,对攻厉王。厉王身子挪移,不断变化,举手投足都带着劲风,枯岭三绝手使开去,却也大开大合,气劲内收,神元内敛。

钟离煊却稍显霸气外露,招数都不断加快,一式式的不断升级,四周的树木都不断摇晃,内力驰骋时,周围的邓离朴和符离殇以及一众弟子都纷纷撤后,以手遮住脸孔。

钟离煊和厉王斗到了百余招,还是不分胜负,厉王暗道:“钟离煊失踪了十多年,陡然冒出来,可是武功却不显进步,不知他都去作甚了?‘这里两个激烈对决,渐近一百五十招。

四下里,哀嚎声传来,却是钟离煊发出的,宛如从地下冒出来,也像从天空中落下,难寻其踪。

厉王诧异时,陡然退开两步,守住了身前要害,这时钟离煊却是一招向前,劲力绵绵。厉王一接触,顿觉不妙,这钟离煊的劲道却在快要贴到厉王的身前,才猛然喷发,十分惊人。

但闻得四周哀嚎声不断,风声鹤唳,天色都微微昏暗,飞沙走石,迷雾红光降临,泣血玫瑰之形陡然绽放,偌大的玫瑰花的痕迹光影,在空中来回激荡,经久不衰。

厉王登时不支,暗道不好,其实这是钟离煊新修的武功,叫做“修罗炼狱”。

厉王喷血出来,撤后三步,一时靠到一棵树上,咔嚓一声,树木折断,整整齐齐,厉王再次喷血,眼前一黑。钟离煊毫无留情,登时上前都要结果了厉王。

高见那时看见钟离煊动了杀机,就要上前相助,猛然间看到一道藤萝之影过来,缠住了软倒的厉王,倏忽间远去。这时,钟离煊知道这是藤王到了,大喊一声:“追。”一众弟子随着三个人追击过去。

0

七十 脱离险境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