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玄幻>隋初风云之拔列宏传奇>二十 对决高手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二十 对决高手

小说:隋初风云之拔列宏传奇 作者:长风酒剑生 更新时间:2019/2/24 8:59:56

两人抵达荥阳北,前面雾气沉沉,天色将晚,两个人却无法赶到客栈,一时直奔前面。

荥阳,由历史上的东虢、京、荥阳、成皋、汜水、荥泽、武泰、河阴、广武等县和地区分合演变而成,其所辖的地域,在郑州城区以西、汜水虎牢关以东、嵩山山脉东段浮戏山以北、黄河中下游分界处的广武山以南。荥阳是历史上的政治要地,荥阳东有鸿沟连接淮河、泗水,北依邙山毗邻黄河,南临索河连嵩山,西过虎牢关接洛阳、长安,地势险要,交通便利,在历史上曾是郡治要地。

在这片广大的地区内,土地肥沃、物产丰饶、人杰地灵、山川秀美,并且有荥阳关、虎牢关等险关要隘,有广武山、鸿沟等名山沟川。荥阳历史悠久、文化灿烂,立县历史已有2200多年,为历代政治要区和军事重镇。

荥阳是历史上的军事重镇,在有记载以来的历史上,荥阳是历代兵家必争之地:春秋时,晋楚争霸,曾大战于此;公元前230年,秦灭韩国后,为加强对中原地区的控制,在荥阳广武山麓建敖仓,储积大量粮食并派驻重兵,使荥阳一跃成为著名的军事重镇;公元前209年,陈胜、吴广亲率大军围攻荥阳,在这里与秦军大战,后吴广战死于荥阳;楚汉战争时,荥阳更是争夺的中心,刘邦与项羽在这里长期对峙、反复争夺,最终以鸿沟为界中分天下;三国时,刘备、关羽、张飞与吕布在荥阳的虎牢关大战,这就是历史上著名的“三英战吕布”。唐初,秦王李世民在荥阳虎牢关、牛口峪一带与窦建德割据势力决战,以三千铁骑败敌十万大军,迫使盘据洛阳的王世充投降唐朝,奠定了唐朝统一天下的根基,这就是史上著名的“虎牢之战”;

荥阳在历史上是水运枢纽,粮储中心,大禹于荥泽分大河为阴沟,引注东南。魏惠王开鸿沟,在荥阳北开口,引黄水经圃田入大梁。秦始皇疏鸿沟以通淮、泗,漕运淮河南北粮食至荥阳敖仓。隋炀帝大规模修治洛、黄、汴河,称通济渠,沟通南北,连接东西,是当时的水运枢纽。唐代输天下之粮于武牢仓、河阴仓,再运至长安。北宋视汴河为国之命脉,漕运四方粮食至汴梁,荥阳人称为运粮河。当时,荥阳经济发达,市场繁荣。

荥阳是历史上富冠海内的“天下名都” 。公元前360年,战国时的魏国在荥阳开凿了鸿沟,自荥阳引黄河水流向东南,与淮水、泗水、济水、汝水等汇合,把荥阳同陈、山东定陶等著名城市以及江淮一带连成一个商业贸易网。鸿沟既可以用于水运,又能灌溉农田,在战国至秦汉魏晋长期的历史发展中,对促进郑州地区的经济发展起了很大作用。鸿沟与黄河交汇处的荥阳,由于水陆交通方便,春秋战国以后地位迅速上升。西汉至西晋、北魏时期,荥阳一直为郡治之所,管辖今郑州、开封的大部分地区。这时的荥阳,不但是郑州地区的中心,而且是中原地区的政治、经济、文化中心之一,这是荥阳的繁荣时期。西汉时期主管财政的大司农桑弘羊,就把荥阳列为“天下名都”之一,与蓟、邯郸、洛阳等著名城市并列。

前面河畔依稀有座石林,约有半里方圆,雾气缭绕下,倒也阴森诡异,处处透着淡淡的杀机。

两人堪堪抵达石林之侧,陡然闻得了一声冷笑,两人吃惊之下,看到一张面孔,却是高廉甑。

拔列宏说道;‘哦,是高前辈,久违了。“高廉甑看了看拔列宏,又瞧了瞧阿史那漠,说道:”你们演的好双簧,从这登封骗到了邺城,说吧,你小子是怎么就成了突厥使团的特使布棘哈勒?’拔列宏哈哈笑道;“前辈,这是个误会,什么布棘哈勒,我就拔列宏,从未见过布棘哈勒啊。‘高廉甑说道;’哼哼,你真会演戏,我已尽知,那布棘哈勒本是个无赖之徒,到了荥阳坑蒙拐骗的,和青麟帮打得火热,最后被青麟帮所杀。而你就借机占了他的名分,企图到我国内窃取机密,居然骗到我和高湛的头上了,真是胆大妄为。你们还不知道,我从突厥人的口中得知,布棘哈勒本不是什么突厥人的信使,其实此次真正的使者是你身边的,阿史那漠公主,关键是你谎话的最大漏洞,就是那布棘哈勒本无兄弟,而是个独子。“

拔列宏两人都没想到,这高家为了确认他们是不是真的使团中人,简直动用了所有的人脉,居然还查到了突厥人那里,可是始料未及。拔列宏说道:“这都是我的主意,得罪了贵国权贵,实在是不得已。”

高廉甑说道:‘臭小子,你真是不知死活,上次你就胡乱参与本国要事,和刺杀高成衷的女子鬼混,接着你又联合突厥人,暗中调查本国的机密之事,真是该死。“

当时高廉甑面目狰狞,一时脸色大变,呼啸的掌风,宛如冬月里的寒风四处猛吹。拔列宏陡然拔出了长刀,阿史那漠也抽出了弯刀,两人合力夹攻高廉甑。可是,高廉甑此时杀气腾腾,招招凶横,而拔列宏两人的配合,却不如上次和邓云闯,鲜于媚配合那么天衣无缝。

高廉甑当时气急败坏,通臂拳施展开去,那一套的七十二路拳法,铺天盖地的打下来,两个人都似乎看到了五六个高廉甑,在地上的影子都凌乱非常,掌影飞舞之下,两个合力,兀自大为不支。

仅仅过了二十几招,当的一声,阿史那漠的弯刀就被掌风劈断,向后跌出,撞到了石林上,立时喷血。

当时拔列宏眼看不好,一时刷的一刀劈出,却是那招来自伍梦妃的一招“袖里乾坤”。

袖里乾坤,其实顾名思义,就是劲力从袖子中暗藏,双掌挥舞,余力却在袖子里,此为袖里乾坤。

伍梦妃使得是玉带,玉带甩出去,劲力暗藏在袖子里,可是拔列宏使得是长刀,这刀气出去,劲力却是暗藏在刀身下方刃上。这似乎是神来之笔,高廉甑一时麻痹之下,陡的一惊,退后半步,险些被刀气的余力划到了手臂弯处,暗道:“这不是天元宗的招数吗?”

一时他惊奇之下,拔列宏飞身过来,拉起了阿史那漠,钻进了石林。

高廉甑大喝一声,从外面直接追击过去。拔列宏一刀劈出,一块大石,朝着高廉甑飞舞而去,高廉甑一掌过去,石头碎开,左右石屑乱舞。

拔列宏拉着阿史那漠,在石林中且战且退,渐至河边。

因为石林里面石头较多,而且道路弯杂,石头高则过人头顶,低也可到胸腹,这种地形下,他也不敢追得太紧,唯恐遭到两人的突袭。就此两人算是逃到了河边,高廉甑尾随而至。

拔列宏背对河水,无法可想,只有背水一战,因此推开了阿史那漠,独斗高廉甑。

拔列宏虽然刀法不算很差,还能和焦振远过了几十招,可是在高廉甑这里几乎占不到便宜,仅凭那几招突发奇想,和偷学自任遨游和伍梦妃的招数,是无济于事的。

当初他学了鬼月刀法,招数上也记得不少,可是临敌之际,除了在那次和伍梦妃交手,还算好用之外,一旦和焦振远,或高廉甑这种高手对招,那鬼月刀法的招数就十分迟钝,难以为继了。

拔列宏对于这鬼月刀法的神髓,也未能尽数领悟,此时在高廉甑面前堪堪到了十招,就有点力不从心了。高廉甑杀气毕露,十分凶猛,招招都打向了拔列宏的要害。随着那阿史那漠的一声惊呼,高廉甑一掌震到拔列宏的心口,拔列宏飞出了一丈来远,跌到了水边,半个身子都跌进水中。

拔列宏吐了口血,一刀点地,陡然窜起,那时水面划出了道道的涟漪,四处散开。

在惨白色月光的映衬下,这水面上的波纹都透着惨白的月影,稀疏迷离挑动诡异的水波,顿时刺激了拔列宏的敏感思维。这散乱挑动的水纹,霎时叫拔列宏恍然大悟:“原来这月影落下到了水里,一旦被人搅动水面,月影变支离破碎,难以复原,看来鬼月刀法的神髓,就在于快,叫人看不到影子,才是最高境界。“

登时,拔列宏陡然刀光一转,化作一道长虹,刷的一声,直扑高廉甑的肩头。

高廉甑一时还招,拔列宏却已变招,刀气上撩,划向了高廉甑的小腹。高廉甑一时诧异,没想到,他怎地突然变了刀法路数,竟然如此扑朔迷离的。他不敢大意,当时掌法袭来,劲气咆哮。

在高廉甑的步步紧逼下,拔列宏背水一战,当时凝霜血玺的劲气在危急时刻,爆发出了惊人的力道,道道的气流在拔列宏身上游走,拔列宏当时身子转动如飞,使得是伍梦妃的步伐,十分诡异。

轻功配合刀法,本是这鬼月刀法的神髓之一,加之要快,叫自己的影子令对方无处捉摸。

高廉甑看到这小子宛如疯癫,身子转动如飞,看似一个人,其实七八人在地上晃动,影子几乎连成一片,同时这刀法也变得十分诡异,高廉甑暗道:‘鬼月刀法?‘高廉甑和这快速转动的拔列宏斗在一处。

拔列宏当时刀法晃荡,劲气如风,转动之快,就如走马灯相似,高廉甑一时眼花之下,吃的一声,拔列宏一刀居然划到了高廉甑的左臂上,鲜血渗出。

高廉甑骇异时,撤后三步,那时拔列宏拉起了地上的阿史那漠,跳进了河里去了。

河水涌动,两个人迅速没顶,钻到了水下。高廉甑看看自己臂伤,暗自想到;“这小子居然悟通了鬼月刀法?”他可没下水去追,而是沿河追去。

拔列宏和阿史那漠在水下穿行,十分迅捷,拔列宏却看到岸上的影子似乎还在跟着,显然是那高廉甑尾随而下。拔列宏当时留个心眼,立时和阿史那漠蹲在了水下,不再向下游游动。而高廉甑却是朝着下游奔去。当时天色晚了,四下渐渐雾气沉重,也干扰了那时高廉甑的视线,当时拔列宏两人看到高廉甑追向了下游,一时两人折向了上游,急速而去。

1

二十 对决高手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