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现实题材>在铁蹄下战斗>第一章:新的工作任务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章:新的工作任务

小说:在铁蹄下战斗 作者:枫叶知秋 更新时间:2019/2/21 17:38:22

**红军从遵义出发前,韩京浩接了一项新的工作任务,他不与**红军一起转移,他将带上两名助手一起去上海抓经济。为**建立新的根据地后,需要大量的物质与设备作好资金积累。为了以后方便联络,**命他只在租界,最好是英租界抓经济。

因为韩京浩在英国留学,工作起来方便一些。而且,他也不用化名,这也是为了他的工作方便。万一上海有他英国同学与朋友,要是用化名,反而暴露了自己。以后去上海找他的同志。不管认不认识都要对暗号。这也是防止**与脱党分子的破坏,更是为了安全。

接头暗号:来人问:“韩老板,我是从老家来的,大哥问你这几年生意做的可好?答:还行,我与伙计们都还有口饭吃。”这暗号只有韩京浩一人知道。

还有一项任务就是寻找或是联络一名失联的党员。给他任务的**首长对韩京浩说:“顾顺章的叛变对我党造成了重大损失。有一位同志在撤离上海前对我说了一件事,就是他在日本期间,秘密发展了一名党员。这名同志年龄小,但是积极性很高,十六岁留学日本,十七岁加入我党。叫封弘。现在可能有二十五六岁。在我们的这位同志回国前,封弘找到他,告诉他。

封弘的导师山田要收他做学生。我们这位同志知道山田不仅是大学的老师,还是日本特务机关的教官。就告诉封弘让他跟着山田去学习。

为了封弘的安全,以后他们将不再有任何联系。我们这位同志告诉封弘不要忘记自己是一名中**员。在他学成回国后,要及时与组织取的联系,就在新闻报刊登一则外甥找舅舅的消息。

会有同志找他的。外甥找舅舅的消息,没有具体内容。但是,记住舅舅名字叫振兴,振兴中华的意思。顾顺章这一叛变,这位同志不知道能不能安全撤离。后来这位同志在撤离的途中遇害。知道封弘这名党员的存在也只有我了。

我们的档案里没有封弘的存档。这些年来,也不知道封弘这位同志回国了?还是还在日本?也不知道他还记不记得自己是一名中国**党员?你到上海后,留意一下报纸外甥找舅舅的广告。对于你对对方的辨别,就看你这些年的工作经验了。如果找到了他,他还是我们的同志,就给他建档。”

“知道了。”韩京浩敬礼带上两名肋手与**首长告别。

韩京浩接到任务后回到驻地,马上换好便装,从**银行领路费和做生意的成本就与大部队一起出发。他吩咐两名助手:江元与王立国先行,在岔路等他。韩京浩要去看看妻子简琼莹。告个别吧。

两名助手同志是**首长身边的警卫员。江元还是**警卫排的排长,他们机智勇敢。之所以选他们与韩京浩去上海,是因为他们俩都识得字。

江元在加入红军前是跑戏班的小武生,见过世面。王立国就是吉安成长起来的的孩子。党性原则纪律都很强。

简琼莹是**一纵队一名外科医生。开始**首长们商议是让他们夫妻一起去上海的。后来考虑到部队在转移中作战,会有很多伤员,药品也难弄到。

而简琼莹懂得中医,她们简家在河源是中医世家。这西药不好找,中草药就好找的多。为了尽最大的努力保证这支革命队伍的战斗力。简琼莹留了下来,与**红军一起转移北上。

韩京浩到**临时医院,那里医生与伤员都撤走了,他紧步的去追赶。韩京浩快步的走着,他要赶上**一纵队,让妻子知道他执行新的任务去了。

韩京浩赶上**医疗队,简琼莹看着丈夫的穿着。她知道韩京浩将不与她一起走了。她轻轻的问:“去哪里?”

韩京浩说:“革命工作,哪里都一样。”

简琼莹明白,丈夫这一去是保密的。她问:“会用化名吗?”

“不用。”韩京浩说:“因为我在英国留过学,也在广州那样的大城市生活过,这一去也是大城市,可能会有人认出来,用化名反而会暴露。” 韩京浩提醒妻子:“在任何情况下都不要去打听我的消息。我们彼此收不到对方的消息,组织也不会告诉我们相互的情况。要相信,我们一直都在战斗,也是安全的。”

“嗯。”简琼莹的泪水流了出来。这时韩京浩的手与她的手碰了一下,她紧紧的抓着不放。三零年他们送儿子韩儒道回了家,她是放心的,四个多月前她又送只有三岁的女儿韩儒杰去了老乡家。她对知道认识女儿留下来养伤的伤员嘱咐:有机会的话,送杰儿回丘岭韩家。

现在四个多月过去了,也不知道女儿怎么样了。丈夫又要离开。她的心是多么的不舍和挂念。就这样流着泪走着。

韩京浩也不说话。他理解此时此刻妻子的心情。走了有一会儿来到一个岔道。韩京浩拍着妻子:“就到这里吧。”

“嗯。”简琼莹松开了丈夫的手,泪眼的说:“你走吧,我看着你离开。”

“好。”韩京浩很想与妻子拥抱一下告别,可是他没有,不能太显眼了。他说:“等革命胜利了,我们会再见的。好好照顾自己,才能更好的战斗和照顾好更多的伤员。保重。”

“嗯。你也保重。”简琼莹对丈夫难舍的千言万语,这会儿什么也说不了了。韩京浩在妻子的肩上拍了一下,毅然的转身离开,江元与王立国后面跟了上去。

简琼莹站在那里目送丈夫的身影消失在杂草丛生的小道中。看着丈夫远去,简琼莹擦干泪水赶紧的走着,去追前面的医疗队。她一直随着**红军到延安,抗战时她一直在前线抢收救伤员。不管她对家,对孩子。对丈夫有多么的想念与牵挂,她也不给家里去一封信,也不向首长去打听丈夫的情况。

韩京浩带着江元与王立国离开部队后,走山路窜小镇过绥阳,到重庆酉阳,经湖北来凤,一个月的行程序到了宜昌。他们走山路,路上没有遇上国民党的军队,天黑遇上村子就借宿,到了小镇就住店。没有村子和镇子就露宿,山洞里也过几夜。

也碰山土匪山贼。在与山匪山贼的战斗中,江元与王立国才知道他们保护的这位首长不仅机智过人,功夫还比他们好。

有的土匪也讲义气,抢劫不成,觉得他们功夫好,也仁义没伤着兄弟们。还会送他们一些财物,有的还会车马送他们一程,他们也在土匪窝里过夜,年都是与土匪们一起过的。也有土匪留他们入伙。韩京浩谢谢绿林好汉们的诚意。一路行走到宜昌坐船来到了武汉。

出了码头,韩京浩买了一份报纸,他想知道**红军走到哪里了。这一个多月来走的都是山村小镇,没有那么快的更新消息。

韩京浩打开报纸,看到新闻说国民党的部队,在贵州赤水河歼灭赤匪残部。这条消息告诉韩京浩,**红军在国民党部队的围困下,还在贵州战斗。他收起了报纸。

看到人来人往,繁华街面。从没到过大城市的江元与王立国以为到了上海。韩京浩对他们说:“还远着。”

“老板。”江元问:“还要走一个月吗?”

韩京浩说:“不要。我们在武汉休息两天,坐火车去上海。两三天就到了”

“是吗。”王立国整了一下背着的包袱说:“这一趟出来,跟着掌柜的可见世面了。”

韩京浩说:“以后你俩要不都叫我老板,要不都叫掌柜的。别一会儿掌柜,一会儿老板。”

“是,韩掌柜。”江元与王立国一起说了出来。

韩京浩笑:“我们现在去找家客栈休息,换换我们身上的衣服。到上海去做大生意,先从衣着开始。”

“是,韩掌柜。”江元与王立国又一起:“您说了算。”

韩京浩前面双手背到后背,挺胸走着。韩京浩想在武汉停留两天,他想看看武汉什么生意好做,他也想着到上海后他做什么生意钱来的快。

只有两根金条的成本,他的事先有个打算。他们进了一家悦来客栈,韩京浩进去看了一下环境还不错,要了两间挨着的客房。他住一间,江元与王立国住一间。他们到了房间在后,韩京浩这边伙计先送水上来,江元和王立国后面送来。

韩京浩洗漱干净换上干净的衣服。

“咚咚。”的敲门声。韩京浩听到江元与王立国站外面喊他:“掌柜的。”

韩京浩扣着衣服去开了门,他看到江元与王立国没洗漱,抱着他们的包袱站在门外,他让他俩进来:“怎么了?伙计没给你们打水洗澡?”他俩不说话进了房间。

韩京浩后面关了门。

“打了。”江元和王立国把他们的包袱放到韩京浩客房的桌子上,王立国又喊声了一声:“韩掌柜。”

韩京浩看着他俩与包袱又问:“怎么了?”

江元打开包袱:“立国和伙计把水打来了。立国让我先洗,他在门外等,我就打开包袱拿换洗的衣服,就看了这个。”江元给韩京浩一个小布包。韩京浩扣好了衣服,接过小布包:“是什么?你看了没有?”

“没看。”江元说:“我一看到我包袱里多了这个东西,就赶紧抱过来让您看看了。这几天都在船上,我包袱就没动。用度都是立国付的帐。这小包袱也轻。没感觉到它的存在。”

“嗯。”韩京浩打开小布包。里面有一封没有落款的信和一张汇丰银行五百块大洋的银票。

韩京浩拆开信,信上说,谢谢韩京浩他们救了他的儿子。在家里住了两天,给他们钱他们又不收。信主人说,看韩京浩与江元,王立国身手不凡。韩京浩气宇轩昂,早年到外面闯过世界的他,那两天听他们的言谈。看出韩京浩他们不是一般人。如果他没猜错的话。信主人说,你们是江西朱毛的人。听说朱毛离开了江西去了贵州,又在这小山村看到你们这样的人。不管你们是什么原因来到此地,也不追问你们又要去哪里。我就表示我一点心意,望笑纳。再一次感谢救了犬子。看完信,韩京浩收着信说:“没什么,你们还记得到那个虎背村。”

“记得。”王立国说:“掌柜您还救了那个老财主他家的儿子。给我们钱我们不要,老财主就留下我们住了两天。”

“是就了。”韩京浩收好信与银票一起又放回到小布包里:“我们不收,老财主就偷偷的给了。是汇丰银行的银票,有五百块,这老远的,又退不回去。我们到上海后,可能会用的上,到时我们去上海的汇丰银行把钱取出来做生意。”

“嗨。”江元说:“这老财主还真是的,心怕欠了我们的情。”

“韩掌柜。”王立国说:“您就给我俩讲讲这银行的事儿吧。一个山里的土财主的银票,怎么到上海都可以取钱?”

韩京浩笑问:“你知道钱庄不?”

“知道。”王立国说:“哦,我明白了。银行和钱庄是一样的。就要是同一家钱庄,拿着这张银票全国可以取钱。”

“对。”韩京浩说:“这汇丰银行是英国人在清朝那会儿就在我们国家开的银行了。”

“是吗?”江元说:“韩掌柜,听家里的家长讲。”韩京浩知道江元说的家长,就是他警卫的**首长们。听江元说:“您到英国读的书,我们去上海,会不会遇上您在外国的同窗?”

“不知道。”韩京浩看他们俩没有要离开的意思。他说:“你们俩不想就这样的与我出去吃饭吗?”

“哦。”两个小伙子不好意思的摸着头,不好意思的笑了笑。站了起来拿上包袱回房间洗涑去了。

韩京浩收起了那封信。这是他们到宜昌前两天的傍晚,路过一个小村庄,本想在这里借宿一晚。可是,看到村里有的人都惶恐不安,他们打听才知道老财主家的儿子不知道吃错什么不干净的东西,直喊心痛肚子难受,还便血。

山中的郎中慌张的开了方子,佣人也给煎熬,少爷喝了药也不见好。要送县城的医院这天也晚了,要是摔倒在路上就更不好。财主家的管家与夫人在烧香烧纸求土地保佑,山神开恩,嘴里念着小儿不懂,望神仙们开恩。之类的言词。

韩京浩与简琼莹结婚这些年来,他是知道一点医学的。他问清了情况,知道财主家少爷起病的原因:财主家的少爷说是天好,就带了两个家仆山上打猎。下午从山上打猎回来,开春了一动就是汗。少爷他今天收获不错,高兴的一进屋就喝了几口冷开水,又吃了桌上的几片糕点。半个小时后就喊肚子痛。

郎中来开了药吃了也没见好。财主老爷就着急的骂人。韩京浩看了一下药灌的药渣。问了一下厨里做事的人。看了药方,他知道 郎中少写了一味药。

韩京浩他的那点医理知识他是不会开什么处方。他走到低着头站在那里不知如何是好的郎中身边:“先生,我听人说,像少爷这个情况用灶火土。”

“哎呀。”郎中抬头看着韩京浩惊喜的说:“看我忙的,少了这味药了。我去对老爷说。”郎中就怯怯跑去跟财主老爷说他少开了一味药,现在加上还来的及。

看儿子难受的样子,一时又没有什么法子,财主老爷同意加上灶火土在给儿子煎药。

郎中小跑就去厨房,从灶坑里拿了一块土出来打细。用厨房里舂香料的石臼,把灶火土舂成粉末。倒出放到刚才煎药的罐子里与刚才煎的药一起煎。

大家都在等着,药煎好后,倒出来放凉。郎中亲自端上给少爷服。在病痛中的难受的少爷也不拒绝服下了这药。他拿过碗一口把药给喝了,他想这样死了算了。他躺在床上,肚子还在痛,他**着。

急坏了坐在床边的母亲,她拿着儿子的手,流着泪。喝了加上灶火土的药汤后,又过了一阵,少爷轻声的对母亲说:“娘,我不痛了,我想睡会儿。”母亲泪眼笑着的问郎中:“少爷他?”

“没事了夫人。”郎中松了一口气:“让少爷睡会儿,给他熬点粥。”

“哎。”夫人就命人去熬粥,她还守着儿子。少爷他安静的睡着了。

这时财主老爷才放下心,听郎中说是韩京浩提醒他加灶火土。财主老爷看韩京浩他们是外乡人,这天也晚了就留他们住下。少爷醒来后喝了半碗粥,还是很虚的躺在床上。

第二天早饭后,韩京浩他们谢谢老财主的盛情款告辞。可是,财主老爷不放行,留他们多住两日。还有一夜也没有回去的郎中也希望他们留下来,他想与韩京浩谈谈医学的事。

韩京浩那会比一个郎中懂的多。他对郎中说是走南闯北听说的,他不懂医药。郎中觉得韩京浩是高人让着他一个土郎中。他对韩京浩拱手敬礼,韩京浩回了礼。

少爷今天早上又喝了一碗粥。郎中看他也好了些,给少爷把了脉,开了个方子对财主老爷说:“照这个方子在吃三副药,一副吃两天,一天三次。注意不要吃凉的东西,少爷就好了。”

管家接过药方给了诊费。郎中说谢谢就走了,他还要给别的病人去看病,他走的时候对韩京浩深深的鞠了一躬,才离开老财主家。

韩京浩看的出来郎中他是个小心谨慎的人。他也有些畏惧财主老爷,看少爷那个样子,慌忙中忘了一味药。还好,有韩京浩的提醒,要不他医病这碗饭就别想吃了。

韩京浩也想离开,可是,老财主就不让他们走,想好好的谢谢他。盛情难却,韩京浩他们就在老财主家多休息了一天。

了解到财主家的少爷是在宜昌读书,过完十五就去宜昌上学。老财主想留下韩京浩他们等过两天过了元宵节与他儿子一起到宜昌来。

韩京浩可不能等,他得早些到上海来开展工作。休息的这一天,少爷子也有过来说过话,很不错的一个年轻人。

但是,韩京浩不能对他说的太多。韩京浩也看出来,这位财主老爷可是不一个山野村夫,也是一个在这一地区有影响有实力有威望的一个人物,看他那一房的书就知道。但是韩京浩没去过多的问别人,老财主提了一下:“年轻时也在外面走了走,风高浪急的,爹娘担心,就回来了。”往下就不说了。韩京浩也就不去打响别人的前事。

韩京浩没想到老财主给了他们这么大笔钱,还猜对了他们的身份。看来深山里居住的这位老财主是经历过风雨大浪的。

韩京浩不去深研这个问题,就算有一天在上海那样的大都市与老财主遇上了,他相信,老财主也不会满大街的嚷嚷他韩京浩是朱毛的人。

9

第一章:新的工作任务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