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无人突击队>第六章 谁是贵人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六章 谁是贵人

小说:无人突击队 作者:西岭隐者 更新时间:2019/2/27 0:29:11

正文006第六章 谁是贵人?

当夜,王小雨收集行李准备出发。父亲把他叫到了房子里,压低声音对他说:“今天,我和你妈妈去参加了陈峰叔公的葬礼”

“啊!”王小雨惊叫一声,“他什么时候去世的!”这个陈峰叔公是他们家的恩人,没有他,父亲就不能参军,更加不能到林业局去工作,现在还得在家种田呢。听说也是他,当年带走爷爷去参军的。

“嘘,小声一点,不要给奶奶听见”。王国丹说“我要跟你说的是另一件事,陈叔公去世前,留下一本笔记,记述了很多他当年在部队的情况,其中就有提到,你爷爷当年并没有牺牲,而是跟着部队进了野人山。”

王小雨点点头说:“没错,这个以前也听你说过”。

王国丹说:“陈叔公的日记里,写的很具体,你爷爷那一个班,是押着一队重要的俘虏走的,不是断后的部队。重要的是,解放战争期间,陈叔叔见到过一个你爷爷那个班的战士。也就是说,你爷爷那个班有人走出了野人山”。

“啊!”王小雨吃惊的问:“那不是说,我爷爷也有可能走出了野人山?那他怎么不回家呢?”

王国丹点点头说:“有这个可能,关于你爷爷为什么不回家,日记中没有提到,但是,日记中多次提到一个叫老兵寨的地方,陈峰叔公的很多信息,也是来自老兵寨这个地方。如果能够找到这个地方,应该能打探到更多的信息。”

王小雨问道:“老兵寨在什么地方?日记中有没有提到?或者有没有什么地图上标示有呢?”

王国丹说:“没有,据推测,应该在密支那以西,高黎贡山周围,也就是说,在野人山深处。”

王小雨为难的说:“在那没有人烟的原始森林,也没办法找呀”。

王国丹说:“你可以先到同古城,那里有一个中国远征军纪念馆,是一位远征军老兵创建的。那里的远征军留在缅甸的老兵信息比较集中,或许能够打听到一些有用的信息,当然如果找不到,那也没有办法,早点回来,不要让奶奶挂念。”说完从口袋里拿出一张照片,是已经过好塑的老照片,递给王小雨。

王小雨接过来一看,他认识这张照片,是一张他爷爷参军前的黑白照,国字脸,带方角的眉毛,跟他爸爸刚入伍时候的照片非常像。

从父亲房间里出来,王小雨给小箐挂了个电话,叫她回公司将其余的人员解雇了,如果她想打工,就将公司关门了。如果不想打工,就经营公司的淘宝和亚马逊两间网店,卖无人机配件也足够养活她一个人。

当夜,月亮在准备了一些换洗衣服,带上地图、手电和望远镜这些出门必备的东西。王小雨揣了妈妈塞的那两万块钱进内衣,再查看荷包,除了证件,就是一些零钞了,哦,还有一张早已刷空了的平安信用卡。

他叼起一根烟,坐到电脑前,将修改好的的AMP开源飞控软件考进了移动硬盘,还用大容量U盘做了备份。带上了联想笔记本电脑,那可是他的无人机地面站载体。

他将两无人机样品装进了背包,就是,上午用来拉网捕住无人机的那两架。那是他用大J红白架机魔改的,新的飞控模块有自动避障功能,还有气压定高飞行,自动跟随功能,当然一键返航那是最起码的配置了。更换新的大容量电池,将之前玩具玩具级别的2025电机,更换成6025低KV值的植保机用的电机。不但提高了升力和航程,还在摄像头下面装了两个遥控开关的挂钩,可以用来投郑东西。最重要的是,其中一架是用作信号中继差转机用的,用来实现隔山传图功能。

为什么要将无人机带到棉北去?是因为王小雨还存在着遇见百乐的幻想。护林防火用的民用无人机,不单有视频摄像,还有红外成像功能,也就具备了一定的侦查能力,是有军事价值的。另外,农业用的植保机等,有十几公斤的载重,也是可以用来改装成微型轰炸机的,时常有媒体报道说,中东的一些民族武装,就是用民用无人机改装成微型轰炸机,让世界头号军事强国也常常感到头疼。由于棉北的局势动荡,冲突不断,自己的无人机说不定就被谁看上了,卖出一百几十架也说不定,这样自己的公司不就起死回生了吗?

打开抽屉检查一下,看看还有没有什么落下的,发现过年时买给小侄子玩的沙炮还剩下两包,就是那种往地上一扔就会炸的炮竹。看到抽屉角落里还有几片创可贴,一卷医用胶布和一些朋带,顺手也踹了进去,出门在外,多做点准备总是好的。

一夜无话,第二天凌晨五点,王小雨两人想乘院外那些社团的哥们最困的时候溜出家门。他和月亮悄悄地打开客厅的防火门,蹑手蹑脚地来到院门后,这院门是可反锁的防盗铁门,全封闭的,只能从猫眼上往外看,观察范围不大,昏黄的路灯下,看不见有什么异常。

两人侧耳细听,街上只传来环卫工人沙沙的扫街声,听不到别的动静,月亮觉的正是时候,悄悄地把院门上的防盗链条解开,将门打开一条小缝,闪身出去。

王小雨正想跟着出去,月亮又像见了鬼一样,吓得掉头冲了回来,差点将王小雨撞倒。他只来的及向街上投去匆匆一瞥:只见马路对面的一辆黑色别克商务车晃动了几下,两侧车门下来四个小平头黑西装的大汉,快步向他们这边跑来。

“丢!”月亮一声省骂,急忙栓上院门。拉着王小雨退回客厅内,又跑回去客厅门紧紧关上,窗户外装了防盗网的,他还不放心,又将窗帘拉的密不通风。

做完这一切,月亮才狠狠的骂道:“妈的,一晚上不睡觉就等我,好像欠他几百万似的”。

王小雨道:“哎,还是想想办法出去吧!”

月亮叹气说:“想什么办法好呢?看来要乘乱才能混出去,要是有警察在就好了,刀疤脸就不敢乱来了”。

王小雨在一旁抽这闷烟,苦苦的思索着对策。

月亮一边自言自语,一边在客厅里转圈。电视里还在放粤语长片,老版的黑白电视剧《诸葛亮》,这集刚好是《火烧博望坡》,夏侯惇在大火中急得像热锅上的蚂蚁。

月亮喃喃道:“打仗时放把火可以让敌人混乱,现在要是有火灾就好了”说到这里,好像灵光一闪,转身对王小雨说:“要不你用无人机去将街边的那几个垃圾桶点燃了,一旦起火,消防警察就来了,我们不就趁乱跑出去了吗?”

“废话!”王小雨看了他一眼,说道:“你听见扫街的沙沙声了吗?你当那些保洁阿姨是瞎子?到时不用刀疤脸了,警察就先告你个纵火罪抓起来!”

“哎呀,那该怎么办呢?”月亮一边焦急地搓着手,一边在客厅里转圈。

王小雨也在苦苦地想着办法,满脑子回忆着《孙子兵法》,好像哪一条都不沾边,套不上啊!

他苦恼地抓抓头发,努力回忆还学过哪些谋略兵书。他平常喜欢下围棋,曾经看过国手马九段写的《围棋与三十六计》,印象特别深刻,所以对三十六计也是比较了解。这时候想来,貌似《三十六计》里的瞒天过海,或者调虎离山有点靠谱。

“那就试试吧!”王小雨站立起来,掏出电话电招了一辆的士,要求司机十分钟后停在院门口左边百余米街道拐角的芒果树下,等候他半小时,等候费用双倍计算。末了,又拨了个电话号码,说:“喂,120吗?我奶奶心脏病发作,快来辆救护车,地址是:东山路213号,对,上个星期你们来过一次这里”。说完挂上电话,得意地对月亮说:“你看我给他们来一招调虎离山!”

话音刚落,父亲王国丹穿着睡衣从里屋冲了出来,急忙问道:“小雨,奶奶又发病了吗?”

此时,他母亲也头发凌乱的冲了出来,焦急地问:“小雨,怎么回事?奶奶又病了吗?”

王小雨压低声音道:“爸,妈,奶奶没有事,是外面的烂子缠着表哥,我们无法脱身,不得已使用调虎离山的招法”。

父亲看了一眼讪讪的王小雨,又一眼背着行李的月亮,似乎明白了,坐到沙发上默默的吸烟。

月亮不好意思的对王小雨的母亲说:“姑姑,老人家真的没事,我们不是有意的,只是想办法混出去”。

父亲打断了月亮的话,说道:“你们都30出头了,也不长进,有什么事也不跟家里打招呼,还自以为是,不听大人劝告。就说这次,你们叫来了120,没有人配合你们演戏,又能起到什么作用?”

母亲也说:“是呀,不要顾头不顾腚,考虑要周全,吃一堑要长一智!但是你动脑筋想办法了,没去蛮干,是一种进步,不过演戏也要演全套嘛。”

王小雨一直以来自己就是以为自己怀才不遇,聪明才智绝不在他人之下,今天这事他是想了办法的,没想到老爸还是不认可。不服气的说:“我叫120来,是使得调虎离山之计,让外面的小混混以为我们座120救护车走的。”

王国丹说:“既然你们叫了120,为什么又喊了出租车在街边等你们,不是告诉对方你要施展调虎离山之计吗?”

王小雨分辨道:“我叫出租车司机在远处的街道拐角等我们,我有考虑到防止暴露意图的”。

王国丹用手指指王小雨,似乎恨铁不成钢,又直指门外,说:“你看,5点钟天还很黑,行车能不开灯吗?在寂静无人的凌晨,别说一百多米,一千米也看的见车灯吧?”

王小雨一愣,他还真没想到这点,脑门冒出冷汗,急忙掏出手机,叫出租司机不要来了。这里是城乡结合部的郊区,人口不多,大白天出租车也不爱来,这深更半夜的冒出一辆出租车来确实很惹眼。

不到十分钟,120救护车就到了,王小雨奶奶是老病号,所以120护士们熟门熟路,车后门直接对上了院门,刚好挡住了马路对面的视线,看不清院门里的情况了。王小雨的父母,抬着一个棉被包裹着的东西,上了救护车。随后救护车响着警笛,呜哇呜哇的向左方朝市区而去。在猫眼里,王小雨看到马路对面的黑色别克商务车也缓缓的跟了上去。

两分钟后,王小雨和月亮跑到了院外,往右朝相反方向奔去。两人平时的锻炼水平,此时就显现出来,大约二百米后,王小雨背着一个背囊,手里还提着一个拉箱,一马当先跑在前头,月亮背着一个背包,踉踉跄跄的快跑不动了。王小雨停下来想帮月亮一把,手机却响了,是父亲的,他说那辆黑色别克,只跟了两三公里就掉头了,估计发现了什么情况。

王小雨心下大急,想快速离开,却一大堆行李。一大早五点多钟马路上看不到的士,连平时满大街的摩的,也不见踪影,只有几个清洁工在沙沙的扫马路,急死人了,怎么办呢?

不管怎么办,先离开远一点这个是非之地再说吧。

这里是市区和郊区的结合部,居民楼不多,都是些学校、工厂之类的大单位,一道围墙就数百米长,无处躲藏,让月亮和王小雨无遮无拦的暴露在行人道上,让人好生着急。好在行人道上的芒果树长得茂密,遮住了路灯的不少光亮,让走在阴影中的王小雨和月亮觉得有一点安全感。

马路上很清静,只有他们两个人拖带着行李,急匆匆的在行人道上奔跑。扫街环卫工人看见他们机匆匆的赶路,好心提醒道:“小伙子,郊区的高铁站还没修好呢,你们走错方向了吧?”

正跑的上气不接下气的月亮,见环卫阿姨问话,本不想回话,又想起刚才姑姑提醒要注意细节,怕不回话引起猜疑更不好,随口胡编道:“没有事,朋友的车在前面等我们呢!”说完从她身边匆匆而过。

王小雨伸出手来拉了一把月亮,一门心思想帮他跑快一点,又听见身后的环卫阿姨似乎不解地道:“这样干嘛不叫朋友开车来接,大包小包的多累!”

王小雨拉着月亮赶紧跑快几步,压低声音说:“下回说瞎话时记得要打草稿,你看连环卫工人都不信!”

旁边是一个房地产项目的配套学校,去年学校还没完全做好就围起了长长的围栏,王小雨朝围栏内看了看,里面是一个好大的足球场,接着隔出一大片草地,还有几个篮球场、网球场,在昏暗的路灯下,几乎望不到头,少说也有三五百米。王小雨心中咒骂房地产商就是嚣张,你干脆配套一个高尔夫球场好了,建个学校起这么长的围栏干什么,害的想找个巷子避一下都难,你这是办学呢还是圈地呢?

一辆黑色的别克商务车正向着王雨的家方向疾驰而来,坐在车内的刀疤脸此刻恨恨地道:“月亮这小子长进了,竟然敢跟老子玩调虎离山,要不是刚才看一辆空载的出租车在掉头,差点上他当了。等一会儿抓到他,老子要把他关到狗笼子里去,喂他吃上三天大便,敢把我当猴耍!”

向着王小雨家门前望去,马路上空荡荡的,没有一个人影,街道两边都是高大的围栏,无处藏人。于是叫一个小弟爬上王小雨家的院墙查看,只见客厅门关着,窗帘紧闭,里面还亮着灯,好像有人。刀疤脸还是放心不下,看见不远处的环卫工人在扫街,于是上前问道,:“喂!有没有看到两个人从那房子里出来?”

如此没有礼貌的问话,环卫工人本不想回答他,但看见他身后站着三位大汉,就不想多事了,指了指王小雨他们离开的方向,说道:“有两个人拿着行李朝那里去了”。刀疤脸一听急了,忙唤了几个大汉上车去追。

环卫阿姨看见刀疤脸走远了,低声骂了句:“刚才那两小子果然不是什么好东西,交的都些什么样的朋友!活该你们走冤枉路。”

刀疤脸命令司机向着学校的方向追出了三公里多,不见人影,就连路过的汽车也没见到,周围都是一些稻田了,实在不死心的刀疤脸一路追到了三公里外正在建设中的高铁站,还是不见人影,才开着车悻悻的往回走。

话说王小雨两人带着行李,不可能在几分钟内逃出数公里,他们两个哪去了呢?原来,走在球场围栏边的王小雨,发现背后远处已经射来了汽车的灯光,情况紧急,拉着月亮翻过了学校的铁围栏,潜伏到了球场边的茉莉花丛中。

茉莉花的清香未能缓解两人紧张的心情,透过围栏,看着去而复返的黑色别克,月亮暗自庆幸躲过一劫。看着汽车从眼前呼啸而过,追向远方,两人终于舒了一口气,月亮正想站起来,王小雨忙按住他,说道:“别动,一会他们还回来。”

月亮只好又趴下了,几分钟后,那辆别克果然又折返回来,呼啸而去,直到三百米外缓缓的停到王小雨的家门口。

“安全了,走吧”,王小雨说道。在茉莉花下爬半天,全身沾满了湿漉漉的露水很难受,月亮首先站了起来清理衣服。

王小雨收拾好背包,刚要站起来,背后突然射来两道手电,一个声音冷喝道:“什么人?站出来!”

两人心中一紧,暗道完了。特别是王小雨,觉得很是失败,自己连三十六计都施展出来了,竟然连黑道的几个小混混都斗不过,这是什么世道?还让不让人活?他没有动,手在地底下摸索着,希望能捡根棍子什么的,跟这帮狗日的干上一架。

月亮倒是很光棍的转过身来,双手举过头顶,应声说:“别开枪,我投降!”

王小雨的手已经摸到了半截砖头,他本想用砖头砸向对方夺路而逃,听见月亮说别开枪,自然以为对方手里有枪,手指僵在了砖头上面不敢轻举妄动。

手电筒往月亮脸上照了照,听见一个人惊奇的叫了声:“咦?是阿亮叔啊?你们怎么会在这里?”

月亮定了定神,借着路灯辨认了一阵,原来是一个远房表亲阿国,在这个学校做保安。这份工作去年还是他介绍的,不过平时没有多少联系。没想到落难的时候又遇到了他。

5分钟后,一个黑西装的小平头匆匆跑向黑色别克车,隔着窗门对刀疤脸说:“大哥,确认啦,月亮那小子真的不在屋内,已经跑出去了”。

刀疤脸狠狠地把烟头甩到地下,吐了口唾沫,道:“走,马上去火车站”。

司机应了声是,一边启动车子,一边嘟嚷着道:“tmd现在做黑社会也不容易啊,除了敢打敢拼外,还得跟别人斗智斗勇。另外又说了,不就是几十万吗,搞得大家比007还遭罪”。

刀疤脸狠狠的一巴掌拍到司机的头上,说:“你懂个屁,老板是要月亮那个沙场的股份,是那个珍贵的采沙权”。月亮跟人合伙承包了老家门前一段数公里长的河道,办了一个采沙场,数条采沙船昼夜作业,每月的收入都是过百万的,虽然是几个人分,要是他不烂赌日子还会过得相当红火。这次也是别人眼红他的股份,设局在赌桌上坑了他。

火车站全天不分昼夜都是人流密集的,很多长途列车都是半夜里到站的,所以摩托、的士,小摊小贩,是通宵营业的。这里也有刀疤脸他们的人,再说月亮在这个小城里是出了名的赌博鬼,混道上的人不认识他的还真不多,很快就弄清楚了,月亮没有到火车站。

黑色别克的司机,转过头来小心翼翼的问刀疤脸:“大哥,要不我们走高速往南追,到广州去堵他?”

刀疤脸又一巴掌扇到司机脑袋上,说:“你猪脑啊?你都想得到我们往南去广州堵他,他会想不到吗?走,我们往北,去赣州等他。”

司机左手摸着脑袋,右手伸出大拇指赞道:“高,大哥,你实在是高!”

刀疤脸得意的说:“社会在进步,我们混社团的也得与时俱进,例如法律常识,心理学,孙子兵法什么的,要懂得一点,要做到别人屁股一翘,就知道他是要拉屎还是要拉尿!”一众小弟投以佩服的眼光。

一个小时后,一辆东风牌校车在北郊的雅居乐小区门口停了下来,小学生们排着队在前门上车。这时候,车后门下来两个提着行李包的年轻人,一个高高瘦瘦,一个络腮胡子,正是月亮和王小雨。

只听见月亮说:“这次幸亏了阿国那小子,要不然我们还得大费周章”。

王小雨笑着说:“这叫出门遇贵人”。

月亮不屑的道:“他一小保安也算贵人?”

王小雨说道:“关键时刻能救你性命的人就是贵人,哪怕他是个乞丐,还是贵人。不是有钱势的人才能成为贵人,比尔盖茨够有钱有势了吧?他又关你什么事呢?”

月亮急忙说:“好啦,好啦,你读的书多,我说不过你。赶紧打的去火车站吧,往广州的列车就要到了”。

王小雨说:“那帮家伙肯定猜的到我们要往南走,去广州的”。

月亮问道:“那我们就往北走,去赣州,让他们想不到?”

王小雨笑了笑,反问道:“客观地说,你觉得是你聪明,还是放高利贷的那帮人聪明?”

月亮摸了摸头发,不好意思的笑了笑,说:“一向来,我认为我比他们聪明的,但自从他们联手坑了我之后,我只好承认他们比我聪明。”

王小雨道:“这就对了,你都想得到,为了避开他们要往北走,难道他们就想不到吗?”

月亮摇摇头,叹气道:“哎,跟你们这些文化人说话就是累,绕半天,还是要往南走。”

王小雨说:“这不一样,我们往西绕道邻近的韶关市去,坐机场快线直接到白云机场,然后坐飞机去昆明。”说完扬了扬手机,说道:“机票我都订好了。”

月亮这下没话说了。不过他还是有点想不明白,这个表弟有如此多的花花肠子,做生意竟然还被别人弄破产了,可见江湖有风险,下海需谨慎啊。

三天后,风尘仆仆的王小雨和月亮,到达了边城镇康。此刻两人的心安定了些,虽然前路未卜,但是料想那帮神通广大的黑社会也不会追到这里来了。

6

第六章 谁是贵人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