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军事科幻>无人突击队>第一百章  铁 鹰 折 翼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第一百章  铁 鹰 折 翼

小说:无人突击队 作者:西岭隐者 更新时间:2019/4/16 9:21:15

100  第一百章  铁 鹰 折 翼

  夜,宁静的夜,山区的夜晚更是静的怕人。

  几里外村庄里的一声狗吠,翻山越岭传到阵地上来,还如在隔壁一样清晰,惊醒了正在昏昏欲睡的野狼军士兵。他是值夜班的是炮兵,外围还有前哨阵地,步兵阵地,这里属于内线,相对安全,因此,当困倦来袭时,忍无可忍他觉得可以无需再忍。

  天上没有月亮,稀稀拉拉挂着几颗繁星,一个黑影从头顶消无声息的掠过,他知道那是一只正在寻找老鼠的夜枭。

  一阵微弱的呼呼声从远处飘来,若有,若无,又真实的存在。

  侧耳倾听,越来越清晰。抬头仰望,天空中又一个黑影在慢慢靠近,它不像夜枭,因为夜枭的飞行悄无声息。也不像飞机,飞机没有这么小。揉揉眼睛,想看仔细点,幽幽夜空,只有繁星几颗,除了一个模糊的黑影在头顶飞过外,更多的是虚无。

  貌似这个黑影人畜无害,想不通就可以不想,困倦的士兵正想再瞌睡一会,呼呼声又接近,你要过便过,要走便走,无端的你又回来扰人清梦做什么?幽怨的士兵打开了探照灯射向天空,一道雪白的光柱直冲云霄,寻找那扰人清梦的宵小。

  八个脚,有两个大眼睛,还带着呼呼的怪叫,是会飞的蜘蛛精吗?还是传说中的外星人?

  士兵惊吓的一激灵,昏睡的脑袋变得清醒。调整光柱却不得要领,目标在摇晃中失去了踪影。左寻右看,上翻下找,唯有呼呼声越来越小,再也找不到那扰人清梦的宵小。只得摘下值班日记,如实向上汇报。

  2号坑道的山洞里,黄嘉豪无比激动,四年来,第一次有自己的飞行器光临野狼军的阵地,将他们里里外外拍了照,录了像。一张张红外照片,清晰的显示了缅军各个阵地的配置和构造。很轻易的,就找那四门肆虐多年的野炮。在山的另一面反斜面阵地上,还有那两门高科技改造的M120迫击炮。

  小红在一旁佩服的说:“丫头,你真厉害,竟然想到利用类似电视转播的方式设置讯号中继站。这个中继站放地面,电源、功率都不成问题,没有增加飞机的任何负担,却使遥控距离和图传距离达到了四十公里。”

  小丫头得意的说:“那当然,也不看看我师傅是谁?那是一代宗师,无人突击队的掌门人哪!”

  听见小丫头这么说,在一旁正在观看红外照片的王小雨不禁有些尴尬,当初开玩笑跟小山茶说她是无人突击队的开山大弟子,那是两个人私底下说的玩笑话,岂能拿到大庭广众之下到处喧嚷?想起自己那个半死不活的无人机公司,哪敢提一代宗师?岂不是笑掉别人大牙?不过他很快就没空去想这些事,手中的这张照片吸引了他,图片中间有一个雪亮的光圈,是相机故障?还是曝光过度?他不禁陷入了沉思。

  黄嘉豪兴致不减,对小山茶说:“丫头,有了今天晚上的情报,我们明天晚上就可以行动了,炸掉那两门催命的迫击炮。明天,要协助我们改装轰炸机哟!”

  小丫头高兴的说:“没问题,这事交给我就行了!”

  “不行!”正在看照片的王小雨突然说。

  “为什么?”黄嘉豪和小山茶异口同声地问。

  “因为我怀疑今晚的飞机被发现了,有可能暴露了行踪,明天敌人很可能会有准备!”王小雨说。

  “怎么可能?”黄嘉豪怀疑的说,“我们的侦察行动很顺利,而且,因为我军没有飞机,对面的山头上从来就没听说过安装了雷达,他们用什么发现我们的飞机?”

  王小雨说:“虽然有夜色的掩护,但是无人机螺旋桨的声音挺大,在宁静的夜晚,可以传很远,别人听得见。另外你看这张照片,左上角有一个很大的光晕,我怀疑是探照灯照射造成的。”

  黄嘉豪走过来看了一会照片,又将照片递给旁边的小红看,然后问小红:“你觉得这个光晕,是探照灯造成的吗?”

  小红认真观察了一会,说道:“有可能是探照灯,当然也有可能是别的原因造成的。但是我认为,就算是探照灯,漆黑的夜空中寻找一个直径只有一米多一点的小小无人机,也是非常困难的。这个光晕圈在照片的左上角,而不是图片的正中,说明它并没有直接照射中无人机,也有可能是阵地上例行的探照灯巡查!”

  其实黄嘉豪也是这么想的,但是现在正是需要王小雨帮忙的时候,也不好直接回驳他,转而问小山茶花:“丫头,这件事你怎么看?”

  小丫头摆摆手说:“你别问我,我一个小孩子懂得什么?反正我认为,小雨哥哥说什么就是什么。”原来这位是个彻头彻尾的追星族,算是白问了。

  黄嘉豪心里认为凭一个小小的光晕,说明不了问题,和野狼军作战了这么些年,对于对方有哪些伎俩早就了然于胸了。他现在也很需要建立功勋将代理连长的“代”去掉,刚当上连长没多久,赌场的事就办成了夹生饭,情报侦察又失败了,其实就算小洪将军不将他撤职,手底下的人也必然不服。所以现在非常需要战功来树立威信,要不然队伍就不好带了。所以他向参谋长报告了这件事,把侦查的成果汇报了,把有可能被发现了也汇报了,请参谋长决定要不要进行下一步作战计划。

  洪参谋长思考了一阵,对黄嘉豪说:“这几天来,野狼军对我方阵地进行持续炮击,特别是还轰炸了紫岩基地,不断造成人员伤亡,严重打击了我方的士气,政治影响也非常不利。所以我们需要一次有效的反击,破坏敌人的计划,振奋我方的士气,当然越快实施越好。你是前线指挥员,可以自主决定出击的时间,但是要做充分的准备,要有详细可行的方案。”

  “是”,黄嘉豪回答道。既然领导说越快越好,可以自主决定出击时间,那就是说同意明天晚上出击了,一会就安排小红和小兰着手做准备吧。

  王小雨现在是一个有奸细嫌疑的技术顾问,军事行动自然是不适合参与的了。在回去睡觉的路上,小山茶问道:“小雨哥哥,你都说敌人有准备了,你干嘛不劝劝他,取消行明天晚上的动?”

  王小雨叹了口气说:“你看看我们身后,随时都有两个士兵跟着,作为一个嫌疑人,能得到这样比较自由的待遇算是很不错的啦,还能指望说话有人听吗?”

  小山茶说:“那不行,我跟舅舅说去。”

  王小雨一把拉住他说:“没用的,无论你说什么,他们都会认为是我叫你说的。”

  小山茶说:“难道,就这样看着他们做无谓的失败吗?”

  王小雨说:“不,失败乃成功之母,他们如果不经历失败,是成长不起来的。另外,我怀疑敌人发现了侦察无人机也只是个推测,并没有足够的证据,他们也还存在着成功的可能。”

  洋妞插口道:“听那个黄嘉豪说,对方并没有防空武器,就算知道有无人机光临他们头上,有夜色的掩护也未必能伤到无人机。”

  王小雨说:“这话你信吗?”

  洋妞说:“谁知道呢,毕竟对方的科技也不发达,人员的战斗力更是不敢恭维,要不然也不会几十年拿民X武装没有办法了。”

  王小雨说:“从民X武装控制的地盘越来越小可以看出,A国军和野狼军并非如外界传言的那样不堪一击,相反,他们是在有计划的蚕食民X武装的地盘,是在步步紧逼。所以野狼军的综合实力是高出民族武装的,小瞧他们必定会吃亏。”

  第二天午夜,乌云密布,漆黑的天空看不到一丝亮光,让夜晚显得更加安静,好像天地间一切都睡着了。只有不时传来的声声松涛,提醒着人们,这个世界并没有静止。

  漆黑的天空,什么也看不见,但是看不见并不代表什么都没有。在野狼军的主阵地上空,成群的蝙蝠在扑食下雨前飞出来的白蚁。角令上校的红外夜视仪里,一只蝙蝠就是一个小小的红点,犹如满天的萤火虫在到处乱飞。自从昨晚接到报告,有无人机飞临阵地后,他就连夜做了安排,将为数不多的夜视设备和防空武器尽数配备给了阵地。白天,一支特勤部队不知从哪里闻到的猎物的气息,携带着两支肩扛式防空导弹,隐没到了阵地周围的丛林中。

  昨晚那个打瞌睡的士兵,今天特别精神,一整晚站在阵地最高的土坡上。上校不但特别表扬了他,还说要把他评为标兵。所以他一整晚都伸长着两只耳朵,聆听着天空的声音。眼前的微光望远镜就没有放下来过,直到压的两个眼眶隐隐生疼。

  昨晚那个呼呼的风声,现在想来就是高速旋转的螺旋桨,那声音跟工厂里的牛角扇有几分相似,很好辨认。只是直到现在那个声音还没有出现,反倒引来无数的蚊子围着他转,心中不断埋怨,难道擦的又是某国的山寨驱蚊水?

  突然间,前哨阵地旁边的树林里轰轰两声巨响,窜起两支火箭,带着长长的焰火扑向漆黑的夜空,那焰火的速度非常快,像流星划过天际,又像闪电照亮了天空,只一瞬间,飞到了山顶500余米处,先后轰轰两声,爆成两朵美丽的烟花,星星点点的火花四溅坠落,像极了过年时燃放的火树银花。

  士兵正感到惊奇,头顶上传来迫击炮弹破空时的呼啸声,来不及多想,一个翻滚扑入战壕,紧闭双眼,紧捂双耳趴在战壕底部,不敢稍动。紧接着,一阵地动山摇,阵地上接二连三响起了爆炸声,其中有一颗距离他很近,炸起漫天的黄泥,将战壕底部的他埋了个严严实实。

  前哨阵地旁,树林边,几个特勤部队的士兵,在互相埋怨。

  一个说:“叫你早点开火,你不信,现在虽然将无人机击溃了,但是炸弹也落到了阵地里面!”

  另一个说:“那无人机就这么大一点儿,500米能击中就算幸运了,我也是在阵地外面就开火了,谁知道还有炸弹落到阵地上,怎能怪我?”

  又有人说:“这防空导弹用的是近炸引信,是接近无人机后自己爆炸,用弹片击溃无人机的,并不是直接撞上去爆炸。没有引爆的炸弹被冲击波炸的做了抛物线运动,而不是自由落体运动,所以才会掉到阵地上去的。”

  还有人说:“管他那么多呢,击落两架无人机就是我们的功劳,掉不掉炸弹又有谁预先知道呢?”

  炮兵阵地旁,两位高射机枪手在窃窃交流:“特勤部队就是牛,无人机还没有进入我们的射程就被打跑了!”

  旁边一位老兵说:“烧高香吧你们,500米早就进入射程了,漆黑的夜空成了睁眼瞎吧你们?”

  一位高射机枪手不服的说:“就怪那打探照灯的家伙,早点开灯,今晚就有咱们一份功劳了!”

  掩体里面,放下红外望远镜的角令上校面露笑容,击落两架无人机是大大的功劳,唯一遗憾的是还有两架被逃跑了。掉几个炸弹到阵地上倒也无妨,早做了安排不会造成人员伤亡。

  山的对面,雇佣军同盟的坑道里,两个士兵看着地面站控制台的雪花欲哭无泪,他们两个的无人机成了两朵烟花。旁边的小红和小兰,满头大汗,手忙脚乱,操控着侥幸逃脱的两架无人机,将炸弹胡乱扔在没人的山沟里扔了,急急回收,直到看到两架无人机稳稳地停在了洞口,才忍不住相拥而泣。

  黄嘉豪,这次行动的总指挥,木然的坐在控制台的屏幕前,没有哭,没有泪,脑袋里只有一片虚空。虚空又慢慢的变成了黑洞,手融进了黑洞,脚融进了黑洞,整个人都融进了黑洞,他觉得自己是云又像雾,是天地未开时的那一片混沌。如果此刻有人去触摸他的身体,他的手是热的,他的脚也是热的,但是他那颗心却是凉的。

  第二天,A国特区政府网站上发布了一组图片,数张照片分别显示着山坡上散落着一些无人机的残骸,配有标题:重大胜利,野狼军一举击落两架民X武的无人机。还配有几行小字说明:昨晚午夜时分,一批经过XX匪军改装的无人机被野狼军击退,其中当场掉落两架,余者溃逃。国家有信心、有能力打败一切挑衅国家主权与领土完整的势力和个人。呼吁哪些妄图武装割据对抗ZF的势力和个人放下武器,回到和平建设轨道上来。

  同时,盖伦同城网站,盖伦风云贴吧等相关网络平台同时转载了该文章。这个时代,几乎人手一部智能手机,消息很快传遍了特区的大街小巷。支持雇佣军同盟的人忧心忡忡,雇佣军同盟又吃一个败仗,不知何时才能够光复盖伦城。支持ZF军的人欢欣鼓舞,说雇佣军同盟连山寨的无人机都拿出来了,说明他们黔驴技穷,全境和平指日可待。

  Z国某边防军事基地,赵峰正在向陈参谋长汇报他的调查结果:“那个小女孩的身份已经查清了,她是雇佣军同盟洪先生的外孙女,今年12岁,小学六年级学生,由于局势动荡暂时在家无法上学。”

  陈参谋长问道:“那她是怎么样跟无人机扯上关系的呢?”

  赵峰说:“是一个华夏人教她的,他王小雨,粤省人,我特意去见了他,他说因为去缅北是为了寻找战争年代失散的爷爷。在越境的途中机缘巧合认识了洪先生,并将自己的无人机送给了小山茶,教会了她如何使用,才有了后来的那些事。”

  陈参谋长说:“我看那个王小雨目的就不单纯,你去找人就找人好了,还带个无人机过去干什么?这不是给我们添乱吗?”

  赵峰说:“我查过他在国内的资料,在广州开有一家无人机公司,生意不怎么样,面临倒闭。据说,前一段时间某省林业厅无人机招标事件,可能跟此人有关,他到来国外是为了避风头也有可能。”

  陈参谋长哈哈一笑说:“这就对了,在国内给我们添乱,还不如到国外给别人添乱去!”说完,话锋一转,说:“有些人天生就不安分,无论如何,这个人喜欢生事,是个不安定因素,你们情报部门以后要留意他。”

  同一天,王小雨和洋妞也在网上知道了雇佣军同盟的失败,两人正在房间里讨论这件事对他们的影响,小山茶气呼呼的冲了进来:“小雨哥哥,他们真的失败了,野狼军早有了防备!”

  王小雨安慰道:“丫头你不要着急,没有人员伤亡,两架小小的无人机在同盟军眼里算不得什么!”

  “哈哈,是呀,胜败乃兵家常事,两架无人机又算得了什么!”话声未落,一位老者从门外迈了进来。王小雨一看,老者身板硬朗,精神闪烁,不正是一身戎装的雇佣军同盟总司令洪先生吗?急忙站了起来,想过去跟洪先生握手,却见洋妞坐在椅子上没动,原来她不认识洪先生。伸手扯了扯她,示意她站起来,才两步过去,握着洪先生的手,说道:“洪先生,终于再一次见到你了,真的很高兴!”

  待双方坐下,门口进来一个女兵,给大家切上了茶。目送女兵离去,王小雨发现,门口的岗哨不知何时又增加了两人。

  王小雨对洪先生说:“洪先生,上次基地的事,我也感到遗憾,但那真的跟我没有什么关系!”

  洪先生摆摆手说:“我们今天不谈这件事,是你干的你赖不掉,不是你干的也赖不到你头上。”说完,她又对小山茶说:“丫头,你带这位姐姐到外面转转,带他去领略一下我们这里的风光”。

  “好的”,小丫头已经忘了她找王小雨是干什么来的,在口袋里掏出弹弓,拉着洋妞的手说:“走,洋妞姐姐,我带你去打鸟!”,听得洪先生满脑袋黑线,听得杨柳哭笑不得。

  等小丫头和杨柳走后,洪先生说:“我们已经找到你表哥月亮了!”

  “啊!”王小雨腾的站了起来,焦急的问:“他还好吗?他现在在哪里?”

  

  

  

  

  

  

  

  

  

  

  

  

  

  

  

  

  

  

  

  

  

  

  

  

  

  

  

  

  

  

  

0

第一百章  铁 鹰 折 翼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