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神圣象牙塔>恶灵(5)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恶灵(5)

小说:神圣象牙塔 作者:于桐 更新时间:2019/10/9 22:30:23

咚、咚、咚……谁在敲门?旭把手把台灯打开,将身边散乱的书胡乱堆了堆,趿垃着拖鞋跑去开门。

门打开,一个黑影闪进来。

你有什么事吗?我和旭不知谁朝黑影问了一句。

“你们好,我叫爱思博,你们的《象牙塔伦理道德与社会风尚》那本书里有我的名字,有我的故事。我知道,你们还没有学到。”

旭,你有预习吗?

我不记得。

“我是象牙塔的广告编辑。”

你在象牙塔工作!那里怎么样?

“不要以为象牙塔随便什么人都可以进去。我们家是世代相传的守塔人员,我的太祖曾和德子并肩作战过。到了我曾祖,他被安排进保密部门工作,然后是我祖父、父亲,我本来可以安安稳稳地工作下去……

可是我辞退了。”

为什么?在象牙担任职务可是万千寻塔者梦寐以求的!

“是么?哼,只有丢了灵魂的人才甘于如此吧!”

你才丢了灵魂!

我们来此都是为了寻梦!

“梦想?梦想就一定纯洁吗?你想要香车美女,你得到了,可别人却没有了;你渴望金钱权利,你一旦如愿以偿了,别人就得服从你从而丧失各自的自由;你渴望功成名就,当你荣摘桂冠时,你的脚下却哀鸿遍野,踩在白骨上面的孤家寡人就一定至高无上吗?你的梦想可能损害大部分人的梦想,在公平的面前,被束缚了自由的梦想显得是多么粗鄙!”

他是个疯子,他在侮辱梦想!我们必须把这个疯小子赶出去,片刻都不能收留他!

他浑身湿漉漉的……朋友,我说,你先去洗个澡吧,如果想在我们这里寄宿,最好停止那些犯众怒的说辞!

“好好,我不说你们的心头事了。人往往生活在现实中却不愿正视,明明知道未来不可触摸却随意妄谈。现在,我给你们讲一讲我的遭遇,我的遭遇不是惟一,但惟一可恶的是,有此遭遇者无人敢公之于众,而成就了我的惟一。”

是啊,快给我们说说象牙塔吧!

哼,快启尊口继续侮辱我们的象牙塔吧。

“请不要打断我的讲述,我的时间不多。我不知道为什么要选择你们来当倾诉对象,也许是我随机的投入、抑或是误叩了房门,在今晚的谈话后,我们可以做两个世界的朋友,我在暗处告诉你你们看不见的东西,当然,如果你们需要的话。

“刚才说过,我在象牙塔做广告编辑。起初我和你们一样,打算把满腔抱负都注入到象牙塔事业中。随着时间的沉淀,我在象牙塔愈来愈觉得压抑,压抑的气氛、压抑的人性、压抑的制度。比如,象牙塔当时只十九层高,而我们打出的广告却必需把它描述成极天际地的大厦;象牙塔的藏书阁只有区区数本现印的伪造书,却非要说成是不少概见的古籍;象牙塔内部明明招权纳赇贪墨成风,却非要把它宣传成奉公守法道不拾遗的宝地……有个寻塔者自以为可以扳正象牙塔的歪风邪气,却被活埋到塔底:有个寻塔者看出了藏书阁的假象,却被剥皮抽筋,将骨头做成书签分别插进伪造的古书里;有个寻塔者说象牙塔原来这么破旧,还不如我大伯家的十层洋楼,结果她被挫骨扬灰,掺进水泥里被筑楼……后来我翻看太祖遗留的笔记才知道,象牙塔一层层叠起的高楼都是由白骨水泥砌就的!我感到阴森、后怕,我怕阴天黑夜幽魂来索命、我怕飘荡在空气间的怨气摄走我的灵魄,我做着助纣为虐的勾当,我觉得自己像是在火锅旁架火的伙计,我痛苦地看到无辜的生命在文火里逐渐消失!

“还远不至于此!……唉,不要动手!你好歹是学过《文明礼貌象牙塔》的人,怎么连倾听真相的勇气都没有?……你不让我说?你可以不听,我没有很多时间了,我总想让一些人知道……我要把真相的种子播撒在尽可能多的脑海里,欺骗不能继续了!文明警察正在四处搜查我,今天下午就到驿站了,他们迟早会抓到我,所以我没有多少时间了,我只求你们再收留我片刻,真的,我不想也没必要骗你们!听我说完——

“我做了广告编辑的这许多年,销毁真实的信息无数,制造的假象也无数。七年前,象牙塔纪念德子诞辰时只给几万在编人员每人一碗豆腐饭,但我们的报告上却要写着‘今天饭菜真是丰盛,珍馐美味令人回味无穷,有啤酒兔肉、弗朗德尔炭火烤肉、绿野鳝鱼、风味香料羊排、密制卤鸡胗、三丝莴笋等诸多美食。’前年,象牙塔大门前的吊桥被泛滥的红河水冲垮了,那段时间象牙塔里人心惶惶,集聚在大桥的残骸旁议论纷纷,他们有的问,报纸上不是说我们捐款的桥能抵抗百年不遇的洪水吗?怎么才二十年不到就塌了。这时候我们就得硬着头皮去解释,当然不能空口去说,我们得拿出库存的资料来说服他们。我们展开报纸,指着上面的标题念:‘民众捐款修筑的大桥能抵抗八年不遇的大洪水’然后我们对群众说,看清楚了吗?你们捐的那点款只够抵御八年的,而我们的桥修了支撑十九年的强度,还不感谢象牙塔?有个老伯拿出攒下的老报纸,说,我这里有压箱底的老报纸,上面的大标题白纸黑字的印着能抵抗千年不遇的洪水。守卫放一支火箭把这个老头引燃,周围的人惊恐地看着一团熊熊烈火在惨烈的呼救声中挣扎成灰。我们指着漫天飞舞的骨灰说,看吧,这是阴谋坏我象牙塔之心不死的老间谍!老天看不过眼,天降神箭射死他!永远记着,象牙塔有绝对权威的知识,不可能出现任何错误,如有什么不对的地方,一定是你们师心自是的德性和纵横交贯的记忆搞热了你们的头脑!

“当然我们对事情的孰对错和事件的真实与否心知肚明,是我们把每一份写有宏伟目标的报纸投入焚毁炉,因为当时制造出它们的目的只是为了充分调动象牙塔群众的热情和自豪感,让他们在优越感中充满动力;只有我们知道那些宏伟的目标只能用来诓诓人,根本没能力实现,于是我们做的便是不断修改谎言的可靠度,直到让谎言对齐成现实来满足群众的自豪感,从而滋生新的动力去实现新的渐渐变成现实的谎言。关于这一切,我气愤难耐,我把这些妄下雌黄的事统统告知了我的父亲,我的父亲把我吊到树上,拿

着一把粗糙木棍狠狠地抽打我,我痛苦——我的汗像热锅上的蚂蚁般在皮肤上成片爬行——我的腿被一段一段硬物压过又抽起后再重重落下来——我的牙床被两排毒蛇一遍一遍地咬过,伤口又叠加新的伤口——我精疲力尽了,我父亲也精疲力尽了,我吊在树上,他一屁股坐在地上。我的母亲拉着父亲请求放我下来,这一声声野鸭般的哭求惹烦了我的父亲,他对我的母亲忍无可忍了,挥动着棍子朝向她。汗水模糊了我的双眼,我眼中形迹不清的场景里一个骨瘦精干的男人正狂噪地鞭打着一个女人,女人嘶哑的叫喊、蓬乱的头发、半举的触电般的双手,在我看来都是那样的渺远。

“第二天醒来时,发现惊醒我的不是过度睡眠后沉闷的头脑,而是伤口愈合时的分崩离析般地炸疼。我想起今天还得去象牙塔,一刹那伤口的疼痛静止了,大脑一片空白,紧接着,我的脑海突然被厌恶和无助的反应填满,伤口也跟着剧烈地抽疼。我需要再睡十分钟,不够!我希望我伤口崩裂昏死过去,这样我就不必去上班了,我什么责任也不负,我今天也就拿不回十九两粮食,没有饭吃他们就会念到我的重要性,不再逼我。我又疼又瞌睡,可这两点总不能完美地结合到一起,让我疼得失去知觉。我……父亲在敲门,

他指关节叩打木门的声音显示了他在这个家庭不容置疑的地位。几下看似客气的敲击后,父亲的耐心丧失了,用拳头狠狠地擂门,小兔崽子,你长志气是吗?给我立刻起床上班去!在象牙塔是多少人梦寐不能求到的工作,我从前一次也未迟到过,一次假也未请过,那次我得了肺炎依然坚持上班,你妈生你的时候我也没离开岗位半步!兔崽子我命令你快给我起来,受点应得的教训就不肯上班?别给老子丢脸,你不配做一个男人!四十秒、我给你四十秒,四十秒之后立即给我走出来,不然有你好看!

“四十秒,滴水的声音变得缓慢,水珠拍打在地上,发出尖锐的哭叫声,骨肉分离后四溅开去,拍打在地上的声音相对母体减弱好几倍,接着又是遥远而尖锐的骨肉分离的哭叫声,我能听到这些,清晰地听到,但我听不到我父亲越来越模糊的声音:四十秒四十秒秒四十十秒……父亲脸在我眼前的门上无限放大、

剥离,一张张属于父亲发怒时狰狞的面孔像飘离的蒲公英一样在我的身边四散飞舞,播撒进我的身体,插入我的脑神经,我怕这种恐惧的蔓延!怕、怕,我怕!四十秒,太漫长了,我都不知道我应该做什么,我怎么办?父亲、内心,生存、良知,畏缩、愤懑,屈从、反抗,无数个反义词飘刻在无数个父亲飞环往复的大脸上,一段接一段飘过,搅乱我的思绪,我到底该怎么办?

0

恶灵(5)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