铁血网帮助添加收藏

手机版

铁血读书>历史架空>神圣象牙塔>损失的记忆(2)
背景颜色:
绿
字体大小:
← →实现上下章节查看,鼠标右键激活快捷菜单

损失的记忆(2)

小说:神圣象牙塔 作者:于桐 更新时间:2019/10/11 23:15:26

“我被送回去了,父亲觉得我给他丢了面子,罚我站在静穆夜晚的客厅。我敬畏我的父亲,非常渴望能像他那样,但我总感到粥粥无能。父亲从小便培育我,他让我用扁担从红河挑两桶水倒进德子像前的喷泉池,几天下来我的肩膀被磨得通红,腰也直不起来了,父亲却总是严厉要求我挺腰直背走路,否则他就用树枝抽打我。那晚我浑身颤抖地站在客厅,仿佛站在父亲肺上,生怕我的脚将他柔软的器官踩爆,他又要对我亮拳头了。我正颤颤巍巍地打着吨儿,猛一惊醒便从直觉里嗅到了父亲的气息,感到他针芒一般锋锐的目光正扫视着我,然后他绕过我发抖的身体打开冰箱拿出下午冰镇的白开水一饮而尽,冷气就是这时候侵袭到我并给我留下了永久的后遗症。

“我和父亲是活在不同世界的两个人,是两树上结下的果子,注定不能走上同一条道路。我不能忍受一个个性强硬的家长完完全全把我的自由束缚住,将我变成他的复制体,他不光要将精血而且要将思维在我身上永久性地流传下去。自由被束缚的人没有渴求永生的欲望,或许我只有结束了被限制的生命才能得到解脱。我把头探出窗外,下水道的恶骚味和街头垃圾的腐臭味立即扑满我的鼻孔,薰乱了我的意识,这时父亲的话又从外面传来:你到底是活腻了,好脸是给够你了!呀,还把门给顶上了——这台桌子是你祖父留下的,从来没磕碰过一下,倘若在你这里出了问题——有多大问题我给你身上上多大包子!在父亲的推力下,压门的桌子开始被迫移动,逐渐失去它的防御作用。父亲有一套打开所有房间的钥匙,即使我在里面反锁了,父亲也能用钥匙随时破门而入。我想父亲只差在我的房间安装窃听器了,他说,我给你的自由足够了,起码你能在晚上安稳地睡觉。睡觉起来呢?我还得照常去做我不喜欢的工作、干背弃良心的活计,我真希望我不是生在象牙塔公务员的家庭,我不希冀什么虚无却禁锢人的荣誉,也不渴望做到比别人高大的工作,我只想平和地生活,面对碧野蓝天牛犊羊群,而不是劳形案牍枯燥数据,我想准确细致地将纯净的大自然装进我的画板,但我的白纸上却被条条框框严格限制着界面,上面被谎言和压榨的黑墨泼得乌七八糟,使得我心神迷乱无从下笔,于是我想到了他们嘴里说的能获得新生的办法,我需要依靠这种方式解脱。我把头伸出去,往下是脖子、胸口、胳膊,再往下是街上行人的惊呼,他们驻足观看,齐刷刷仰起头颅用两只空洞的眼睛锁住我。我怕了,我萎缩了,他们在看什么?他们要看什么?他们希望看到什么?我和他们素昧平生,为何突然间一个个都开始关注我了?我恍然明白了,他们不是在关注我,他们是在关注死亡。

“谁是父亲?母亲与我有何关系?我又是谁?我的血和街道上流进下水道的动物内脏上流出的血有何不同?注定要被命运屠宰,我的命运握在强人手中。我要从他们的手中逃逸,我要获得自由!我纵身一跳,我就冲出牢笼了,那种感觉真好!重重地落下去,轻轻地结合地面,眼前霎时空白了。

“重重的、轻轻的白了、黄了;父亲还在外边敲门,我醒了。昨日的伤口尚在隐隐作痛,父亲已站在跟前,暴突着眼睛一把拖我起来,快给我上班去!我去了。于是我的生活又回复往常。没人在乎我的忧伤,我希望他们别看见却又希望他们能垂询我的遭遇和苦痛。傍晚我没有立即回家,我在家的附近踱步,我在

思考到底要不要辞职。显然父亲是横埂在我所有反抗前的巨大磐石,我渴望把它炸掉……——这太可怕了,我怎么能干掉我的生身父亲?——他给了我生命却剥夺了我的自由!——既然有了生命还奢求什么自由?——不自由,毋宁死!——他们会说我、骂我、打我、指责我、唾弃我、侮辱我,让我终身打上叛逆不孝的烙印……——算了,我别无选择,象牙塔法规定子女无论如何要无条件地孝敬父母,父要子亡子不得不亡,胆敢不从便是大不敬,反驳父母算作忤逆,倘若动手自卫或主动攻击父母则要视为造反,而我注定要被限制一生吗?——我的妹妹被父亲囚在她的卧房终年不许出门,除了祭祀祖先和逢年过节她几乎没有见识过外面的世界。更可气的是父亲在一次铭钉大醉后踹开了妹妹的屋门,我和母亲在反锁的房门外只能听到妹妹不迭的呼救声和床板的**声。后来父亲频繁出入妹妹的房间,母亲每每看见也只能含泪轻轻辱骂几句却不敢声张,因为她的遍体疤痕便是她大力抗议后的教训。她们吃那个禽兽的苦已经足够了——慢着!我想到了‘禽兽’,我的父亲不是人,我杀的只是个禽兽……我为的是我的可怜母亲和我疼爱的妹妹脱离苦海免受折磨,我不光是替我自己在战斗,而是为了我的母亲、我的妹妹,母亲的尊严、妹妹和我的自由。

“我不再怕了!我拿到了一把小巧的水果刀,它只要在父亲的喉结处行使一下自己的职责,我的世界就会有宫移羽换的变化。我的负担轻了,我能用我的工资带着母亲和妹妹散心,环游世界!”

你果然杀死了你的父亲?我很惊讶地看着眼前这位身躯高大清新俊逸的男子,很难想象他经受了怎样一个瓦解冰泮的家庭。

别理这个离经叛道的小子,我早看他不顺眼了,一个连自己父亲都敢杀的人还有什么做不了的?把他赶出去!旭呼呼喘着大气,立起来就要去开门。

“唉,不会有人理解我。我走了。你们不知道我杀我父亲时是怎样的于心不忍和魂惭色褫,我的手在颤抖,我是在搏一个未来……”

滚吧!满嘴疯语的逆子!旭激愤地将爱思博推了个迾趄。我看你根本不曾读过象牙塔的书籍,连做个合格的人都不配!败类!简直败类!还不快滚!你那些奇怪的思想玷污了我们的宿舍!

我责怪旭,你好歹是有教养的人,说话怎么比街角的垃圾场还脏?

旭指着爱思博,对他这样的人就该用那么脏的话!我他妈的还要用豪言壮语夸他不成?

你这人不可理喻!头脑发热得厉害!我撇下旭,问习思博,你是怎么来到这里的?你的家人怎样了?“我父亲死去的当天我就被抓进了塔狱,是我母亲举报的。我能理解她,她不能包庇一个弑父的逆子,

那样的话她和我的妹妹也将吃不了兜着走。妹妹心疼我,给我包了羊肉饺子,闻着喷喷香吃起来却没任何味道,我知道这就是幸福弥漫在悲伤里的味道。母亲一口没吃,忙着准备父亲和我的寿衣。她是个聪明的母亲她这样做是为了维护这个残破家庭的最终完整。临走前妹妹依依不舍地挽着我的胳膊,母亲立在门口红着眼睛看着我。

“七天后我走向刑场。几百个象牙塔公务员和千余名工人朝我丢果核菜叶,隔着十多米的围栏争先恐后地朝我唾口水。我看到行刑场的大屏幕上用漫画的形式扩大着我丑陋的形象,屏幕滚动播放我莫须有的作恶轨迹,每条令人切齿的画面下都附带有目击人姓名,只为显示谎言的真实。深谙其实的我知晓,许多罪状与过往犯人的如出一轨,只不过修改了地点人物,而关于生活方面的不少问题则完全是发生在我同事的身上,现在张冠李戴了,起到隔山打牛的效果也未可知;可不幸担当替罪羊的那个人是我,只是这都无所谓了。我的母亲这时候气喘吁吁地跑来,狠狠地扇了我一巴掌,一缕随风摆动的头发噙在她嘴里,有时被牙齿切切地顶着。她终于被骗了:你这个孽障!你原来一直是个骗子!塔长都告诉我了,你下药把你爸爸的脾气搞坏了导致他没有心情正常的工作这样你才能顺理成章地继承他的职位,你厌恶你妹妹每条多吃一碗饭你就少吃一碗于是你在你爸爸的鼻子里喷了迷情剂诱使你的爸爸强奸你的亲妹妹,你在单位行事浪荡拐卖老母猪走私麻雀圈养蚯蚓你简直十恶不赦,你……你还有很多事我都没脸开口!我从此与你断绝母子关系!还有你的妹妹,她要与你断绝兄妹关系!这时我抬头朝后看我的妹妹有没有来——我看到了她红着眼睛恨恨地钉着我。

“我走向了一种比任何人都更无意义的死亡。死不是我痛惜的,万物甫一出生,已经在死去。我痛心拔脑的是全世界抛弃了我,包括爱我的同时我爱的人。我明白了一个道理:一个人无法永远战斗。同时我明白了另一个道理:谁掌控了话语权谁就掌控了所有。”

朋友,你的伤口太深了,我不能靠你太近,那样我也将伤痕沾身。我只能这样说了。我相信他。你准备去哪里?

“因为我的逃脱,象牙塔绝不允许我的灵魂长久存留,文明警察正在搜捕我,然后把我的灵魂彻底销毁。记得规劝后来人,别去象牙塔;我得继续逃亡了!”

滚吧!我父母含辛忍苦送我来到太平城,全家希望都集在我一人身上,盼的就是我能顺利进入象牙塔光耀祖辈,你却这样大言不惭地诬蔑我的梦想!

祝你好运!能多遇到几个好的倾诉者!

转天早上,我走出宿舍,发现楼道的墙面上写满了反抗象牙塔的血字,许多寻塔者边读边起哄起来,更多人是直眉怒目,骂咧咧地提桶将水泼到墙面上,于是凝固的血字哭泣了,顺墙壁流到地面,沿楼梯默默逃逸了。

0

损失的记忆(2) 的全部评论

点击加载更多
QQ客服 书友交流 在线提问